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安邦保险集团与吴小晖大起底

2016-10-03  作者:佚名  来源:今日澳洲网   

  

QQ截图20161002090515.jpg

  安邦保险集团与吴小晖大起底

  今日澳洲网10月1日刊登了一篇题为《安邦未解之谜:吴小晖和他的红色贵族之路》和一篇题为《安邦之谜:中国大财团竟是一堆村民股东 隐匿权贵》的报道。转载如下:

  安邦未解之谜 吴小晖和他的红色贵族之路

  最近,《纽约时报》对安邦保险集团的所有权结构进行了调查,并根据公司申报文件得出了一份名单。名单上的90多人是39家公司的股东,而这39家公司又持有安邦的股份。时报发现,他们当中至少十几人来自温州平阳县一带,且大部分有一个共同点:他们是安邦董事长吴小晖的亲属和熟人。来自平阳的吴小晖曾从事汽车销售工作,当过反走私稽查员,后来娶了邓小平的外孙女。但最近几年,吴小晖本人和邓小平的外孙女卓苒均未被列为股东。

  那么,安邦真正的所有者是谁?其股东是代他人持股吗?对安邦今年提出的收购要约进行审核的美国监管机构也提出了这些问题。

  在寻找答案期间,记者在最近几个月前往平阳地区,采访了数十名当地居民,包括名字出现在安邦股东名单上的几个人,以及吴小晖的亲戚。9月初发表的两篇文章详细介绍了时报的不少发现。但其他很多线索仍有待发掘,其他很多问题也仍未得到解答。

  以下是其中部分问题:

  安邦最初的所有者是谁?

  安邦在2004年10月26日召开了首次股东会议。那次大会的会议记录提供的线索,指向了安邦惊人崛起背后的强大家族。吴小晖、陈小鲁(革命元帅陈毅之子)及他们的亲戚,共同掌握着安邦最初七家企业股东中六家的股份或高层管理职位。剩下一家股东为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是一家国企,而吴小晖担任汽车经销商时卖的便是该公司生产的汽车。几年后,吴小晖的妻子——邓小平的外孙女卓苒——或是和吴小晖的家人,或是和陈小鲁一起,成为其中多家企业的所有者之一。但这些股份往往掩盖在一层又一层的壳公司之下,鲜为人知。

  吴小晖是如何结识并通过婚姻成为红色贵族的?

  记录显示,陈小鲁、吴小晖和卓苒最初持有的股份紧密地交织在一起。当时经常有他们三人中的至少两个人,或者更多的时候是吴小晖众多亲戚中的一个人,共同持股。对认识他们三个的人士进行的采访显示,与陈小鲁的关系是吴小晖能和卓苒成婚的原因之一。陈小鲁的密友陈平表示,没有陈小鲁,吴小晖永远不会认识卓苒。在90年代,陈小鲁聘请卓苒在自己在北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任职。在位于北京市中心的领导人居住地中南海,陈邓两家曾是邻居。邓小平的传记作者、哈佛大学荣休教授傅高义(Ezra Vogel)称两家关系亲密。

  吴小晖在安邦扮演着什么角色?

  几年前,傅高义教授第一次见到吴小晖,地点在北京。当时在场的还有卓苒及其母亲邓楠。在接受电话采访时,傅高义表示过去几年里在若干场合见过吴小晖,北京和马萨诸塞州的坎布里奇都有。傅高义称,吴小晖更注重建立人际关系,而他手下的员工则更注重业务细节。他说起有一次在坎布里奇当地一家非常有名的海鲜餐厅的豪华午宴上见到吴小晖时的情景。“不是很在意细节,更关心你认识什么人、你是什么人,如此这般,”傅高义说。

  持有安邦股份的是吴小晖的什么亲戚?

  吴小晖的三名亲戚提供的信息,将安邦股东的姓名同吴小晖家人的姓名对应了起来。这三人要求不具名。

  这些亲戚连同吴家在平阳县周宅村的一些邻居表示,吴小晖的父亲叫吴传信。此人曾被安邦最初七家企业股东中的一家列为法人代表。直到前几年,他还持有安邦背后另一家持股公司的股份。吴小晖的弟弟吴家齐和另一个亲戚吴晓薏也一样。这三人均未列为现任股东。

  吴小晖的妹妹吴晓霞、表弟林聪、表妹林海,以及他母亲这一边的另外两个亲戚林康和林强,均被指是现任股东。直至最近,这五名亲戚通过企业股东间接持有36.9亿股安邦股份,占总数的大约6%,价值超过170亿美元。

  在现在的股东名单上有很多其他姓林和姓吴的人,提供上述信息的亲戚未给出这些人的身份。当安邦出价16亿美元收购总部位于艾奥瓦州的信保人寿保险公司(Fidelity& Guaranty Life)时,纽约州的监管人员曾问过公司,股东中几名姓氏相同的人之间有什么关系,据一位了解情况者说,该人要求匿名。安邦在5月下旬撤回了那笔收购。

  亲戚们是怎样成为安邦股东的,为什么?

  吴小晖的一个亲戚是安邦最早的股东之一,此人已不再持有公司股份。他解释说,他当时是应吴小晖之求提供帮助,与公司没有太多关系。“他让我们参股,我们就参股呗。具体我们也不问那么多,”这名亲戚说。

  吴小晖是谁?他的妻子是谁?

  吴小晖来自一个长期信奉天主教的家庭:在周宅村,他婶婶的餐桌上摆着一个十字架,她戴着有圣母玛利亚画像的项链。但亲戚们不知道吴小晖是否也信教。多年来,他偶尔才回趟老家。但一位年长的亲戚说,吴小晖与母系表弟林聪、表妹林海的关系很亲密。吴小晖前年到老家给外公和爷爷“上坟”后回家吃饭,只待了几分钟就走了,那名亲戚说。“他又不喝酒不抽烟,一直以来的习惯......实在没办法了倒一点葡萄酒礼貌一下。”

  吴小晖的亲戚,以及周宅村的其他村民知道吴小晖和邓小平外孙女的婚姻关系。但他们都不认识她本人。上述亲戚说,据他所知,吴小晖从未带着卓苒一起回老家与家人见面。

  为什么吴小晖使用两个名字?

  在安邦保险公司的记录里,吴小晖以吴小晖和吴光辉这两个不同的名字出现,在不同时期被列为股东或董事会成员。亲戚和村民说,这两个名字都是他的:吴光辉是吴小晖的大名。一个亲戚说:“吴光辉就是吴小晖。他大名就是吴光辉。大家都叫他小晖小晖就这么叫。就变成吴小晖。”安邦提交的文件里,最初的董事会成员名单中是吴光辉,不是吴小晖。

  公司文件显示,吴小晖这个名字在2013年11月取代了吴光辉的名字,出现在董事会成员名单上。同在那个时候,吴小晖也取代了时任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董事长的胡茂元,成为安邦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

  平阳县周围还有谁持有股份,他们是什么人?

  其它的一些持股人的姓氏似乎和吴小晖家乡附近村镇的人有关。例如,时报确定的90多名安邦股东中,有13人姓黄,还有7人姓梅。许多人看来有亲戚关系。这些人是透过一长串壳公司持有安邦控股公司股份的最终股份持有人。过去几年,这些安邦控股公司经常更换所有权和所有人。

  名单上有一个叫黄茂生的人,他是来自附近灵溪镇的商人。他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自己与吴小晖有商业关系,但不愿详细说明。在黄茂生的老家山北村,记者采访了几位村民,包括村党支部书记,他们说,黄茂生是当地最富有的人之一。他们把一栋两层楼的白色大农宅指给记者看,农宅周围环绕着稻田和蔬菜地,黄茂生年迈的母亲仍然生活在那里。但她拒绝回答记者的问题。

  山北村的村民提到的另外四个名字,与安邦股东名单上的姓名一一对应:黄茂生的弟弟黄茂前和堂兄弟黄茂川、黄茂海。村民称黄茂前在温州做汽车经销商,黄茂川和黄茂海是农民工,曾在外地打工赚钱。村支书黄登记表示,黄茂川已于今年早些时候去世。他还说另一个人黄茂晓也是黄茂生的兄弟。通过控股公司,与这五人同名同姓的人总共持有至少26.4亿股安邦股份,目前价值约120亿美元。

  尽管黄家人看起来持有股份,但村支书和接受采访的山北村其他村民均不知道黄家与安邦或吴小晖有任何关系。大部分处于劳动年龄的成年人都会离开山北村,去附近的镇子或城市找工作或做生意。村支书说,在外面取得成功的那些人回到村里时,往往不会炫耀自己的财富,以免更穷的村民来借钱。

  该文网址:http://austoday.com.au/thread-211073-1-1.html

  

  安邦之谜:中国大财团竟是一堆村民股东 隐匿权贵

  安邦之谜:村民股东、白手套和隐匿的权贵

  平阳县的苍翠山峦至今仍会让人想到一个早已不存在的中国。稻田和村庄环绕着喧闹的城镇,田野里,农民趟着泥地插秧,和过去千百年没什么两样。

  你不会想到,因一系列全球性收购引发华尔街关注的中国大财团,其所有者会是在这样一个地方。但这个地区就有这么一小群人——他们是小本经营的商人和村民,却偏偏控制着安邦保险集团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股份。该公司目前是位于纽约的华尔道夫-阿斯托里亚(Waldorf Astoria)酒店的所有者,还拥有各种全球知名的品牌和产业。

  现在,美国监管机构正在询问这些股东是谁——他们是否是在代表他人持有股份。

  这些问题增加了这家公司的神秘性,它凭空出现,提出要花费超过300亿美元收购世界各地的多项资产,令交易中介机构深感意外。

  安邦的疯狂收购属于中国资金外流的一部分。这些交易改变了全球市场格局,但它们往往遮遮掩掩。有时是由中国知名人士所为,他们想把财富转移到国外,但不想引起国内的注意。这给国际监管机构带来麻烦,因为他们需要确认重大收购行为背后的买家的身份,以便评估这些交易的风险。

  在平阳地区的安邦股东是通过一系列错综复杂的控股公司持有该公司股票的。但在对几十人进行采访,并查看数千页安邦公司文件之后,《纽约时报》发现他们中不少人有一个共通点:他们是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吴小晖的家人和熟人。吴小晖是平阳本地人,后来通过婚姻进入了中国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最高领导人邓小平的家族。

  从许多方面看,安邦和吴小晖似乎都像是中国随心所欲的资本主义与共产党主导地位相结合的典型产物。这种结合为将近40年的恣意增长提供了动力。

  2004年,安邦作为一家汽车保险公司在中国东部城市宁波成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它一直只是个小角色。但是随着它在财务上变得更加激进,买入几家中国银行的股份,通过向普通民众销售高风险、高收益的投资基金吸纳资金,迅速发展起来。

  49岁的吴小晖之前是一名汽车销售员和低级别反走私官员。他领导安邦实现了这个转型,如今已是中国最成功的商人之一。他穿着剪裁考究的西装和锃亮的乐福鞋,与黑石集团(Blackstone)的苏世民(Stephen A. Schwarzman)这样的人过从甚密,有时还在哈佛大学演讲。

  但他在安邦的报备文件里并不是企业所有者。

  在中国,富人借别人的名义在公司里持股是很常见的。这种人在中文里被称为白手套,他们往往是值得信任的亲属或熟人。很多人为这种手法进行辩护,称在一个有钱可能会惹来麻烦的国家,这是一种保护隐私的方式。但有些人则表示,白手套可能会被用来掩盖不当获利,妨碍腐败调查人员的工作。

  在被问到吴小晖是否是公司股东时,安邦公司没有回应,也拒绝回答有关公司所有者的其他问题。

  安邦的一名发言人表示,公司“拥有多名股东,他们都依照中国法律进行了必要的披露。其中既有个人,也有机构股东,他们做出了投资公司的商业决策。因为有这些长期股东的支持,安邦现在成长为一个全球性的公司”。

  对投资者和监管机构而言,白手套让人很难评估一位中国买家的财务健康状况。所有权可能集中在少数人手中,构成潜在的风险。有政府关系的企业可能容易受政治变局的影响,或者成为腐败行为的多发地。

  “企业需要知道在和谁做生意,投资者需要知道他们是给谁投资,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开展企业诈骗调查的奥迈公司(Alvarez & Marsal)驻香港常务董事韦谦信(Keith Williamson)说。

  目前尚不清楚平阳县的股东是否是代表别人持有大额股份。但今年5月27日,安邦撤回了此前向纽约州政府提出的以16亿美元收购艾奥瓦保险公司信保人寿(Fidelity & Guaranty Life)的申请。一位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表示,监管机构询问了公司几名同姓氏股东之间有何联系。

  安邦另一项价值65亿美元的交易正在等待美国政府的安全审查结果。该交易包含对多家酒店的收购,其中纽约艾塞克斯豪斯酒店(Essex House)和几家四季酒店(Four Seasons)。今年3月,安邦撤销了对经营威斯汀(Westin)和喜来登(Sheraton)酒店品牌的喜达屋(Starwood)集团提出的140亿美元收购要约,此举令华尔街摸不着头脑。

  这家企业可能会面临更严格的审查,因为它计划明年将自己的人寿保险业务在香港上市。

  另外,中文杂志《财新周刊》在5月报道,中国监管机构正在调查安邦风险较高的金融产品。尚不清楚调查是否仍在进行,以及安邦的所有权结构是否也在调查之列。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后发起了一场反腐运动。最近,使用白手套的做法成为了调查的对象。“‘白手套’与权力‘黑手’相伴而生,”共产党的纪律检查机构在去年的一篇报道中写道。

  安邦的所有者引发怀疑的时候,中国企业正在全世界做生意。它们有时候代表的是,中国的权贵阶层在开展行动,在本国经济放缓、共产党加紧控制民众的日常生活之际,将资金转移至国外。

  中国鼓励可以提高投资表现、扩大其影响力的某些资本流出。但权贵阶层把钱转移到海外的议题在政治上颇为敏感,会让人怀疑这些财富的来源及他们对中国经济的信心。

  中国军方前总参谋长之子罗宇表示,中国最具政治影响力的一些家族向海外转移资产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他们不相信他们能够做多长,早晚要垮台,”罗宇说。“所以他们才把资产往外转。”罗宇曾是中国军队里的大校,他弟弟与安邦的一位创始人曾是生意伙伴。

  在2004年成立时,安邦董事名单拥有的政治背景令人印象深刻。记录显示,安邦早期的董事包括前国务院总理之子朱云来(Levin Zhu)和当年协助共产党上台的一位元帅的儿子陈小鲁。

  还有吴小晖本人。他本名吴光辉,但从年轻时起就改名吴小晖。亲戚称他在一个天主教家庭长大;他的一位婶婶家的餐桌上放着一尊耶稣十字架受难像,她戴的项链上也有圣母玛利亚的画像。

  吴小晖娶了卓苒,后者的外祖父便是带领中国走出毛泽东时代混乱局面的邓小平。公司备案文件显示,吴小晖、卓苒、陈小鲁及他们的多名亲属拥有或管理的公司共同控制着安邦。

  凭借去年收购华尔道夫-阿斯托里亚酒店,以及试图买入喜达屋连锁品牌后又放弃,安邦一跃登上了全球舞台。到今年,安邦的资产已增至2950亿美元。

  尚不清楚是什么促使安邦突然对海外资产发生了兴趣。但在发生这一转变之前,安邦改组了自己的所有权结构。改组还促使公司得到了逾75亿美元的注资。

  提交给中国多家机构的公司文件显示,在2014年的六个月时间里,持有安邦股份的企业数量从八家增至39家。这些公司大部分获得了大量的资金注入。与此同时,安邦的资产也增加了四倍多。

  当年年底,邓小平的外孙女卓苒从所有权记录中消失。吴小晖的许多亲属也一样。吴小晖本人及陈小鲁的名字则此前已在相关记录中不见踪影。

  到2009年,在安邦提交的备案文件中,看上去未持有安邦股份的朱云来也从其董事名单中消失了。不过直到2014年,他在网上的政府备案文件中仍被列为安邦董事。

  时报未联系到卓苒,吴小晖、陈小鲁和朱云来则未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今年3月,朱云来对中国记者表示,自己不是安邦的董事。

  安邦目前的持股公司在中国并非知名企业,一些公司似乎仅仅是为了持有安邦股份而成立的。其中一家的地址写的是北京一栋尘土飞扬的办公楼的27层,但那里实际上空无一人。另外两家公司的地址是北京一家邮局楼上的代收邮件的地方。

  时报借助公司备案文件搜集了一份名单,罗列了在这些公司里持有股份的将近100个人的名字,并且发现其中十几个人来自平阳县及其周边地区。记者赶赴位于华东地区浙江省的这个县,采访了数十名居民,包括名单上的一些人。他们还采访到了吴小晖的一位舅舅、一位婶婶和一个堂侄。

  包括后两人在内的一些当地人表示,名单上的一个名字与吴小晖的妹妹吴晓霞相吻合。家人称,还有若干名字与吴小晖稍远一些的亲属相吻合,其中包括两位表亲,以及他母亲一方的几名亲戚。通过在安邦持股公司里的股份,这些人控制着代表价值逾170亿美元资产的股权。

  另有一些名字指向吴小晖在当地的熟人,其中包括当地的商人黄茂生。他在接受简短的电话采访时确认,他和吴小晖有生意上的往来,但拒绝做详细说明。

  村里的一位领导及一些邻居指认,名单上有黄茂生的四名亲属——有的据他们说是普通工人。这些人持有的安邦股份代表着价值约120亿美元的资产。

  另一位居民梅小京表示,名单上有两个名字与她的亲属相吻合。当被问及是否认识吴小晖时,她说“是吧”,随后挂断了电话。电话再打过去便无人接听了。通过多家持股公司,这三人控制着代表约190亿美元安邦资产的股权。

  随着安邦的崛起,吴小晖本人的形象也高大起来。2013年,吴小晖开始在哈佛大学亚洲中心(Asia Center of Harvard)担任为期一年的访问学者,加入了日益壮大的既有政治人脉又和哈佛有联系的中国亿万富豪的行列。

  哈佛大学荣休教授、邓小平传记作者傅高义(Ezra F. Vogel)表示,他在若干场合见到过吴小晖。

  “为他工作的员工都很精干,”傅高义说。“看起来他们在做具体的工作,而他则是待人友好、负责处理各种关系的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