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司马南:论王林大师之死

2017-02-14  作者:司马南  来源:四月网  

  王林死了。

  很多人难以相信,保佑这个保佑那个,神通法术灵验无比,征服了无数名人官人的大师真的死了吗?大师也会死吗?他为什么不发功保佑自己?

  有一种说法最为独特,大师不是死了, 大师只是肉身死了, 大师的元神早已经飞升了。与这种说法近似的另外一个说法是,大师已经修炼到特异功能的最高境界一一意念控制心跳, 你们都上当受骗了。

  如果王林大师真的死了,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 特异功能很不靠谱,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保佑他人从哪里说起呢?那些在过去的日子里拜过、傍过大师,希冀升官发财有好运的人,应该认真反思了。

  今天,网上, 王林两字一度是敏感词,在王林病危、去世的消息后面, 动辄不能跟评。王林之所以敏感,并非是因为变蛇、变金鱼一类江湖杂耍有什么秘不示人的高深东西,而是因为王林江湖几十年与政界、商界、星界存在着复杂微妙的联系, 而这些普遍联系的某一个结点上, 可能就系着一位说不得碰不得的人物,也因为某些弟子及其追捧者在互联网上手眼通天,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他们不允许自己的声名被一些人肆意嘲弄。

  人在江湖飘呀,哪能不挨刀呀, 在江湖上行走多年, 有风光也有无奈,被人抬过,也抬过别人, 被人踩过也踩过别人, 江湖恩怨恨情仇, 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弟子邹勇之死确与他相关, 王林以自己骤然心脏停跳谢幕的方式来抵尝,此意外的发生不失为一个最终解决的办法。……即使如此,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 一片凋零的树叶带来唏嘘和感叹,亦是可以理解的人之常情。中国有死者为大的传统, 为尊者讳亦为死者讳。

  但是王林大师过往太丰富了,他的那些丰功伟绩不能不拿来说一说。人们最好奇,最关心,议论的也是最多的是他的那个平台关系网。

  始终没有听到身陷囹圄之后的王林究竟讲过一些什么, 这真是一种遗憾, 从正义的角度说,人们由衷希望王林能够为江西官场乃至北京官场反腐败做出一些贡献来, 从好奇心的角度说, 王林大师的不凡人生, 一定有别人不知道的传奇故事,这些传奇或胜过编剧搜肠刮肚的苦心设计。 现在他去了, 因患ANCA相关性血管炎、自身免疫性周围神经炎,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在医院死亡, 如果那些故事在他死亡之前没有被侦查获知记载下来, 到此怕是要画上一个句号了。

  从这个角度看,说王林之死让一些人解脱了轻松了是有一定道理的。

  中国人历来讲哀荣, 虽然人人都怕死,一旦死了, 无甚可怕的时候,就怕哀荣不备。人死的时候,有什么样的排场,决定了这个人的身份和地位, 所以挚爱亲朋孝子贤孙通常以哀荣规格来彰显死者最后的影响力。王林虽称不上“终而有礼”,但绝对是“哀荣兼殊”。

  许许多多的人, 看到王林死掉的消息,头都不抬便在朋友圈里在微博上晒出了王林去世的消息, 多家媒体赶着第一时间从各个角度挖掘有关王林去世的诸种内幕, 王林律师陈有西先生最早披露了王林病危心脏骤停等细节, 引发了广泛的关注,为王林之死媒体传播高潮,作了充分的铺垫。

  须知,关注王林之死的人,并非仅仅在关注王林。老话说拔出萝卜带出泥,如果说王林是一个萝卜的话,人们更关注的是这颗粗大的萝卜生长的环境和条件。

  假如不是因为认识了很多大人物, 假如不是因为与那些大人物共享平台形成复杂的互动关系, 王林至多还是江湖上一个杂耍艺人,无法超越一般的魔术演员, 更难以企及傅琰东刘谦等在春晚上露面的大牌魔术明星, 这个读书不多识字不多苦寒人家出身的地方魔术艺人,因为命运的造化, 体制内外江湖上下傍着一群人,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成功之路。 未知王林大师本人是否清楚, 他生前的热闹与死后的哀荣, 均与那些明里暗里与他关系密切的人物有关。

  那些老百姓到他们名字的时候,便肃然起敬的大人物, 之所以愿意和王林纠结在一起, 只强调王林江湖把戏蒙骗过了他们怕是不够的, 应该说这是一种类似于阴阳鱼的互动, 王林钻营,需要得到权势者的庇护, 那些人前主席台上不苟言笑的大人物, 则需要王林的所谓特异功能为其提供心理按摩,保佑其官运亨通财源茂盛。 几十年的经验一再证明,凡是神功大师装神弄鬼闹的厉害的地方,都有相关的权势人物为他们遮风避雨, 反之,那些言必称马列私底下早已烂透了的家伙们则几乎无例外地求神拜佛没头苍蝇一样祈求神灵的庇佑。

  不错,王林的确说过,他瞧不起司马南, 他痛恨司马南,如果我出现在他面前, 他“几十米之外发功戳死司马南”……

  媒体报道了王林这句斩钉截铁的江湖豪言壮语, 一般人不会去追问,王林从来没有与司马南见过面,为什么这样仇恨司马南。 有人甚至误会,以为王林是司马南的私敌。

  中国的大师也很有趣,他们相互之间其实有各种各样的矛盾, 但当面对司马南的时候,他们异乎寻常地迅速团结起来,手挽手,肩并肩, 行集体之抗争, 扬独家之绝技,要戳死、炸死、捅死、骂死、羞死司马南, 因为司马南是他们不共戴天的死敌。

  司马南没有夺过他们的票子,也没有抢过他们的妹子, 但在概念中,他们无一例外认为司马南是撕了他们的面子,砸了他们的场子,毁了他们的生意, 所谓撕面子、砸场子、毁生意,无非是说过一些实话, 无非是把江湖上大师那些骗人的把戏掰开揉碎告诉百姓, 无非是不忍百姓上当受骗青少年误入歧途而讲了一些科学上的常识, 无非是强调无神论与马克思主义同命运, 无非是强调共产党干部不信马列信鬼神是一种意识形态上的堕落, 无非是强调神功亡国……我说那些话的时候,与唐人韩愈写《原道》时心思和意思差不多。

  与很多人想象恰恰相反,我从来不曾面谋王林大师,也不曾发生过司马南与王林大师在树梢之间跳来跳去施展内功的江湖决斗, 如果我不参加王林大师的追思会, 不去向他的遗体告别,我们两人就此相忘于江湖,正如仓央嘉措讲的那样, 不相见,便不至相恋,不相识,便不相思……

  我可能会有一点儿缠绵, 即使王林大师走了, 江湖上也还会有他的传说, 我可能会在言说其他问题的时候不小心会想起他议论到他, 特别是在看到那些拜他为师,为他叩头,请他点拨人生之路, 后来成为财界巨贾、资本大鳄的那些人的时候, 我可能会下意识地不自觉地想到王林大师。

  这么说,倒不是因为王林大师真有指点迷津的本事, 而是因为那些借助各种条件一不小心骑上财神爷脖颈的人, 有他们自己的认识上的短板, 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突然间他们富可敌国(城),何德何能一下子抓住了命运的小尾巴, 他们以为这是神来之笔, 他们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充满了深深的忧虑和恐惧, 所以对自称特异功能周围有很多人供着的小庙里的菩萨,上来纳头便拜。

  大师不是那么好当的,江湖上腥风血雨血雨腥风, 与我们看的香港的澳门的那些黑社会的片子,确有某些相像之处。

  王林是在2015年7月15日凌晨于深圳被江西萍乡警方抓获的,因其涉嫌绑架杀人案。该案的被害者是江西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邹勇,曾为王林的关门弟子。先是被人绑架,而后又被人杀掉, 媒体报道说若干证据指向王林涉嫌指使他人干了这一票,通俗的说法,就是王林涉嫌杀害了当年崇拜自己后来看出看破骗局企图背叛师傅的弟子。

  大师不仅要人命关天的时候临机决断, 而且要有一些很强的精神控制能力,否则不足以成事, 最让我佩服的莫过于王林大师能够让自己的女人对自己言听计从,绝对忠诚又精干内行。2015年10月18日,公安机关透露,参与办案的江西当地民警钟伟与王林前妻、情妇雷帆勾结,干扰办案,并收受王林前妻、情妇贿赂。《南方都市报》记者刘某在跟踪采访此案中 也涉嫌参与了上述活动。王林涉嫌杀人成了一个案子,最终收上来由国家公安部直接办理。

  王林案情究竟怎么样?涉嫌指使他人杀人,究竟成立不成立?那几宗罪到底有没有?因为包裹得太严,连一点风声都不肯向外透露,愈发让这个王林大师显得神乎其神。有趣的是,今天,陈有西先生说,据调查,王林给人开光,没有此事……

  好嘛,那其他几宗罪的情况怎么样呢?

  恰恰在这个时候,王大师的金刚不坏之身坏了,法院只能依据相关法律中止审理, 王林大师临死之前为老百姓普及相关法律知识又作出了重要贡献,人死如灯灭, 那些罪名自然也随同大师一同消失了。

  王林大师会是江湖上消失的最后一个大师吗?

  目前看,比肩王林的大师还没有出来, 但中国伪科学土壤愚昧迷信的土壤相当丰富,各种各样的邪教组织, 各种各样装神弄鬼的个人, 他们有创新创业的极高热情,加之社会上不著分文便得天下投机取巧的心理永远不会消失, 加之富贵而骄精神空虚的人希冀财富永远属于自己,更多的财富永远属于自己, 加之百姓生老病死,在现今社会条件下,遇到了很多难以解决的具体困难, 加之一些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力的人,不注意检点自己的行为,自觉不自觉地扮演大师的吹鼓手, 加之我们的媒体在愚昧迷信的宣传上推波助澜……下一个大师浮出水面只是时间问题, 潜藏在民间的那些以仁波切、上师、心灵顾问、青年导师、小教派领袖形式出现的高贵者, 很多人都有这希望。

  最后回应标题,到底有没有意念控制心跳这种特异功能?

  最好的回答是,请那些声称具有这种特异功能的人给出相关的科学证据, 把注意力集中在科学证据上的朋友, 请允许我与您握手,我们在科学理性的世界观方面拥有共同语言, 而那些不看证据,坚称意念控制心跳的特异功能存在的人,我提醒您, 要注意精神健康。

  王林大师的心跳现在不用意念控制了。那些曾在王林大师的精神控制当中,很享受这种被控制感觉的人, 会因为王林大师之死而获得解脱吗?

  (此为作者2月10日接受几家媒体采访的记录稿,根据语音整理 。2017年2月10日北京南锣鼓巷8号)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