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前锋:整治“村霸”橫行 反思农村私化

2017-02-20  作者:前锋  来源:红歌会网  

  若不是看到央视2月15日新闻1十1,《2017整治“村霸”升级》的报道,“村霸”的提法不可想象。霸者,恶也!黒也!与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水火不相容,与社会主义新农村发展前途,格格不入。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是领导人决策错误还是路线上的问题?很值得深究。自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到两千年后,从设计师到其它大人物,别说错误,就连失误也少有听说,他们都是一贯正确。建国后,被指犯有“严重错误”的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只有毛主席。

  如果是毛主席解散了农村农民,瓦解了农村集体经济,削弱了农村基层政权组织,把中国农村已经形成的集体所有制变为私有化,导致社会主义新农村,一夜回到解放前,乱象丛生,“村霸”横行。那么,就不仅仅是错误问题,而是犯下了颠覆之大罪,其罪恶罄竹难书,必是遗臭万年的千古罪人。众所周知,毛主席历来就不赞成农村“三自一包”和私有化,更何况他老人家已经离开了40余载。谁干的?全国人民清楚。吾只能以整治“村霸”橫行,反思农村私化,据实说理。

  旧社会地主,土匪,恶霸,王保长,南霸天,胡汉三,还乡团,黑恶势力横行乡里。老百姓受尽欺压和盘剝,是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了旧制度,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建国初期,党和人民政府镇压了那些罪大恶极,血债累累的首恶者,绝大多数人通过人民的监督改造,成为社会自食其力的劳动者。至于新生的“村霸”现象,在毛主席时代,可以说沒有。

  作为伟大时代的见证者,那个时代的中国农村:土地,牲畜是集体的;农民是有组织领导的;党支书说话是有感召力的;领导是不能多吃多占的;政治,文化空气是浓厚的;人与人是团结,互助,友爱的;官员欺压群众是要挨批斗的;县.区.社干部隔三差五是要去农村参加劳动的;地富反坏是规规矩矩的;土地是不能买卖的;社会治安是很好的;坏人是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作恶的;家门是不需上锁的;封建迷信是沒有市场的;农民是有政治信念,有思想觉悟的;正气是占主导地位的......根本就沒有产生“村霸”的土壤条件。

  “村霸”何物?“村霸”也,“官霸”,“黑霸”,“帮霸”,“匪霸”,“族霸”,多是农村的无良暴富者。目前中国农村不仅有“村霸”,还有“镇霸” ,“县霸”。后者大概就是央视所指的——保护伞。据本人近些年的农村调査,有的县委书记上任,专门带上亲信任公安局长,作保膘,当打手,霸矿山,夺民地,劫民利,设黑监,卖官帽,称霸一县,无恶不作,群众举报如潮,却安然无亊;一镇党委书记,强占强伐农村集体林木,把数百万元林木款据为己有,内部分赃不平,东窗事发,获判轻刑;村民反映,所在村的支书贪得无厌,欺压百姓。他状告到县里,材料却转给支书,遭不明身份的暴徒一顿黑打,直到打得跪下求饶,保证不告,才免灭顶之灾;村主任携数十万扶贫款“消失”无人问津......太多了,官民严重对立,举不胜举。老百姓有苦难言,求诉无门,上访被蹲黑监,除了沉默就是怨气。

  中国农村新生的“村霸”,形同旧社会农村的地主,土匪,恶霸,南霸天,还乡团。这种恶势力,以敛财为目的,自然形成黑帮团伙,早已威胁到农村的安定,危害农民的根本利益。农村“村霸”如遍佈的颗颗毒瘤,绝非一日之疾患,少说也有数十载。“村霸”的形成与横行,已经撕裂农村社会的整体性质,成了农村社会的一大公害。农民往往把“村霸”的恶行,怨之于共产党,严重损毁了党的形象,催促着农村一天天死气沉沉的衰败下去。农民生存在这样的环境中,不少人只得焼香拜神求发财,参加佛教祷告保平安。有难处求组织,有冤情找政府,多是无影又无门。我为何同情那些上访遭暴打的农村人,就在于我了解农村,悉知农民,他们的确太苦太难太可怜。

  央视新闻1十1连线的专家,说的都有道理。什么村民自治,当家作主,基层政权......可能吗?农村农民自从私化单干后,就是各人顾各人,一盘散沙了。如何自治?怎么当家作主?不少基层政权形同虚设,除了收罚沒款乱摊派,还能指望啥?农村的出路在哪里?最根本的问题沒点出来,不从制度上路线上找问题,看不到农村“村霸”横行之根,在于解散农民,实行私有化制度所致。再说多少道理,都是空中楼阁,看得见摸不着。不过有一点还是很值得欣慰的,中纪委,最髙检都知道“村霸”的危害,对整治“村霸”有指示,有措施,有部署。说明髙层已经重视此问题了。细细去想,全国若大的农村,光靠中纪委,最髙检两家,不发动农民依靠群众,单巡视一圈,走马观花,得需要多少人力?得耗多少时间?能解决问题吗?靠举报,又有多少人敢举报?

  整治“村霸”橫行,反思农村私化。如何彻底整治“村霸”,还农村老百姓一方平安,为农民营造安居乐业的社会环境?无论是全面铺开整治也好,还是部门有选择性的整治也罢。党的农村工作重心,是重新组织农民走集体化,还是继续私有化?这是顶层决策者们考虑的亊。说一千道一万,如何让农村农民尽早摆脫“村霸”的欺榨和剥削压迫,冲破小农经济的束缚,走上平等,和谐,幸福,自由,团结,富裕之路才是根本。多么期盼,中国农村的农民在党的正确领导下,象南街村,华西村,大寨等村的村民那样,昂首挺胸,扬眉吐气,真正的当家作主人。

  中国农村地域广阔,农民人口居多。农民问题不可小视,可谓是,居安思危,无粮则乱。农民稳则国家稳!农民安则国家安!

  (本文仅是就亊论亊,勿对号入座)

  2017年2月20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