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后沙月光:英国朋友谈TPP邀请中国加入

2017-03-13  作者:后沙月光  来源:后沙月光论古今  

  清晨,火车正在慢慢驶离帕丁顿车站。

  我和福尔摩斯在一等包间内面对面坐着,车架上摆放着两柄渔杆,两个渔筐和他的黑色斗篷。

  我喝着面前的热茶,消解睡意。

  “你在思念大波波娃?”福尔摩斯低头看着报纸。

  我放下茶杯,“怎么可能,她不来添乱,已经谢天谢地了。”我用大笑掩饰失望。真想不通污浊的伦敦有什么好,劝了两个晚上她也不肯走。

  福尔摩斯抬头望了我一眼,“去霍尔湖,你应当强调波光秀丽,而不是钓鱼,女人对钓鱼一般兴趣不大。”

  我懊恼的拍了下大腿,将眼光投向窗外。

  “华生,英国可能要闪电脱欧。”他将《每日电讯报》摊在桌上。

  “脱欧的争吵令人厌倦。”我端着茶杯。

  “TPP会议邀请中国参加。”他继续读报。

  我有些吃惊,“不是散伙了吗?”

  “去年,记得我们谈论过此事。”

  “福尔摩斯,那时中国公知欢呼自己国家被排斥。”我努力回忆着。

  “这支职业哭丧队,终于发现哭错坟头了。”福尔摩斯阴阴的笑着。

  “哈哈,让中国领导TPP?取代美国?”一些国家的嘴脸令我有些意外。

  “华生,这本身是美国围堵中国的一场贸易战。”

  “带头大哥却溜了?”

  “什么是TPP的核心?”

  “贸易?”我想了一下。

  福尔摩斯摇了摇头。

  “经济?”

  他不置可否。

  “政治?”

  福尔摩斯收起报纸,“华生,是制定规则。”

  “TPP规则不就是美国制定吗?”

  “TPP将跨国公司间的贸易规则,置于各国国内法律之上。”

  “特朗普觉得不划算?”我稍稍推开了窗子。

  “问题就在这里,美国发现哪怕是它制定的规则,也无法保证自己利益。”

  “所以退出游戏。”

  “华生,奥巴马潇洒的走了,剩下只有目瞪口呆的签约国。”

  “但它们不敢骂特朗普背信弃义。”

  “于是澳大利亚提议拉中国进来。”福尔摩斯忍着笑。

  “等一下,福尔摩斯,我有点乱,TPP用来排斥中国,OK,现在却让中国进来,以中国的力量,这是要围堵谁……”我试图理清思路。

  “中国未必会笑纳这份厚礼,但会去围观。”

  “中国要改规则?”

  “就像一幢房子,美国拼死拼活打了地基,运了材料,结果被中国捡了现成。”

  “估计要改成中式风格。”我笑了笑。

  “目前,加拿大,日本,墨西哥跟中国还没有自贸协定。”

  “中国要跟他们重谈吗?”

  “华生,不是中国要谈,加拿大已经迫不急待了。”

  “这浓眉大眼的又叛变了?”

  “当年我们跟美国佬打贸易战时,它在英联邦里插刀。”

  “理解吧,毕竟利益至上。”我感觉有点冷,合上了窗子。

  “中日本来在中日韩三边自贸协定里谈,现在韩国出事,日本有点尴尬,但它又要保持矜持。”

  “据我了解,日本人矜持过后就是淫荡。”我做了鬼脸。

  “华生,我们并不是在谈论日本影片。”

  “墨西哥呢?”我赶紧接着问。

  “特朗普的边界墙会将它推得更远,它也没得选。”福尔摩斯点起香烟。

  “美国后宫团,集体给美国带绿帽子。”我大笑着。

  “华生,中国还得装得不情不愿,但又为了保护自由贸易,愿意救TPP一把。”

  “以澳大利亚来说,如果它不跳出来请中国,中国也不会看他们一眼?”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袋鼠受不了眼睁睁看着TPP散伙。”

  “袋鼠的身体很诚实。”我感慨道。

  “军事上依赖美国,经济上依赖中国,这是很多国家越来越显著特点。”

  “韩国也是这么做。”

  “它应当关进疯人院。”福尔摩斯冷冷说着,有点不屑。

  “就算将来TPP由中国作主,日本,新加坡会诚心合作吗?”

  “华生,哪怕是美国主导的TPP,中国都不怕,还会在乎日本?”

  “公知总不能又说中国是最大输家吧?”

  “中国的格局早已超过TPP,美国,中国,欧盟是世界上最大的三个经济体。”

  “过度炒作TPP并不明智?”

  “华生,如果对一带一路战略有所补益,中国会接纳。但中国目标远不止TPP。”

  “中国在盯着欧洲?”我也点了根烟。

  “中国,欧盟,美国三角关系中,只要有两个联手,第三位必然受损。”

  “福尔摩斯,中国担心欧盟跟美国联手?”

  “机会不大,我们已经出来了,今后英国肯定会靠向中国。”

  “欧盟在变弱。”

  “华生,你知不知道,欧盟一直在制裁中国?”

  “还有这事?”我赶紧喝了口茶。

  “中国要欧洲最先进的武器,而这一扇门被关上了。”

  “趁着引领全球贸易的势头,踹开军售大门?”

  “华生,也许不用中国来踹,我们会在脱欧后自由自在的取消对华军售禁运。”

  “中国这个市场很大,也很危险哦。”我有点担心。

  “再不卖,等中国研发出来,我们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法国佬早想出来卖了。”

  “欧盟限制这一切交易。”

  “是的,华生,不用两年,中英就会在武器禁运上取得突破。”

  “这样的话,福尔摩斯,中国可能会击破欧盟这项政治歧视禁令。”

  “势不可挡,不如享受。”福尔摩斯望着窗外,火车正驶过白雪皑皑的斯特劳德溪谷。

  “也许TPP会成为中国的一件工具。”

  “中国会在TPP中实行双轨制,淡化意识形态和政治标准。”

  “福尔摩斯,中国会席卷这个世界吗?”

  福尔摩斯起身拿下钓鱼杆,“记得去年我们用什么渔杆吗?”

  “浙江义乌的。”我悻悻答道。

  “华生,这次,我们不再用义乌的。”

  “赞,福尔摩斯,支持国货。”

  福尔摩斯放下渔杆,慢慢喝着茶,然后靠向椅背,似乎睡去。

  我兴奋的举着渔杆,最后发现产地是Weihai, Shan dong。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