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中国医疗体系正在沦为毒品集散地和杀人机器

2017-03-13  作者:吴辉  来源:微信公众号“大医治国”  

  按语:“中国医疗体系正在沦为毒品集散地和杀人机器”,这是我在2017年3月2日9:27从微信群看到的一则消息,转发这则消息的朋友叫“仁爱和平”。我当即把这条消息转发了很多个群。

  我不怕得罪人吗?

  中国那么多医生,那么多医院,你这么去说人家,“毒品集散地和杀人机器”,你这是血口喷人!你就不怕那么多人找你算账?

  我不怕。

  有本事让他们来砍死我!砍死我我也不怕!

  我十年求医问药,饱受痛苦,现在我活了下来,我知道仁爱和平所转发的这个话是对的,我自己就是见证人。我怕谁?

  我不仅要替自己说话,我还要替那些死去的冤魂说话!很多人没有我这么幸运,被杀人机器杀死了,他们没有机会在这里表达他们的声音。

  我们先来看看,“仁爱和平”所转发的这则消息:

  中国——医学悲剧

  医学,以帮助人民获得健康为宗旨的医学,被西医彻底地腐蚀、侵害,沦为毒品集散地,沦为杀人机器。

  当中医这个原本还能够尊重生命的医学体系,经过民国那帮留学生的轻率革命后,逐渐沦为可有可无、苟延残喘、靠边站的药材小铺。西医,如同他们欧美舰船利炮,一口气,轰掉了五千年残存的一点智慧。从此,医生们,以举刀切肉为荣,为术,为傲!

  随着西医的蔓延、侵蚀,国人的健康,从此无望。疾病如同洪水蔓延,从老到小,攻城略地,从南到北,无一安宁之地。若说阴谋,或许,引入西医为主流,才是真正祸国殃民的阴谋。不知道有多少人丧命与此,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倾家荡产。

  为何可以明确西医为主流的医学,具有比战争还大的祸害呢?

  要知道,医者,本应该以帮助人们恢复健康,远离疾病为宗旨!而今,主流医学如何看待疾病?他们对几乎所有的慢性疾病患者都说:目前你的疾病,病因不是很清楚,暂时没有有效的药物,你只能够吃药控制一下,这药不能够停下来,停下来会有生命危险,你要终生服用!然后,开始吃药,吃一个无效的药!终生服用!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病人,甚至博士、教授,会接受服用一个已经说明无效的药,并且同意终生服用?

  降压药、降糖药、注射胰岛素、抗过敏药、抑制哮喘的激素、控制乙肝的药物、抑制免疫力的药物,等等。医者,掌控着话语权!医院、医生、卫生部门,那些顶尖的医学专家,他们居然认为疾病是不会好转的!没有人可以治疗高血压!没有人可以治好糖尿病!医学家、专家、医生,居然把不能够治好疾病,当成理所当然!而且,这就意味着,由这些专家、教授带出来的学生,将从一开始,认定,这些疾病统统治不好!这样,也就不会去打算治好,更不会去研究治好的可能性!他们认定,甚至肯定地说,任何声称能够治好的,都是骗子!能够治好的都是骗子!这就封死了所有的路!

  世界上,只剩下骗子,和治不好的疾病,并且根本不相信疾病能够治好的医生。所以,当你排队、挂号,去见专家!无论哪一种慢性疾病,结果都一样,他们在给你看病的时候,根本就不认为、也不去想,可以把你治好!他们的脑袋里,装满了治不好疾病的药方!一边写,一边心底早已经认定,你的病,永远治不好!一个认定疾病治不好的人,怎么配当医生?怎么有资格拿到行医执照?人们为何要接受,并且维护这样的体系来管理我们的健康、生命?

  医学院、教授、医院、医生、专家,集体统一,高度一致!无论是慢性鼻炎、胃炎、哮喘、荨麻疹,还是甲状腺亢进、甲状腺低下、红斑狼疮、强直性脊柱炎、类风湿关节炎、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痛风、胆结石、肾结石,等等。

  开刀,剩下看似解决办法就是开刀!脱裤子,消毒水、麻醉剂,开刀!拿掉那个组织,那个器官!把这种也叫作医术,叫做治疗!却不知,手术之后,你不是病愈了,而是残废了!永远失去了身上的组织、器官,残疾了。开着,无效的药物,控制着病因不是很清楚的疾病!拿着手术刀,切下,病因不是很清楚的组织、器官,切完,告诉你,手术成功,成功地拿掉你身上的器官,让你终身不会康复,成为治疗!

  还有更荒谬的么?更无耻的?更不科学的?更可怕的?人民,为何要维护这样的体系?对于医疗的改革,人民实在是太过麻木不仁,任由这样一个祸害,理所当然地扩张!占领着,科学的高地、生死的话语权。这样的悲剧,真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天!

  朋友们,亲人们醒醒吧!您若患了西医所说的治不好的慢性疾病,西医只会让你人去财空、家破人亡!与其这么悲惨,求医不如求己,不如我们自己学会用中医艾灸、经络穴位按摩、脉诊、针灸、拔罐、针刺、中药等方法持续进行自我调理直至康复,坚决捍卫中医!

  以上文字一共1459个字,除了加粗的部分是我标记,我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改,错别字都没有纠正。

  第一,让病人吃无效的药物,终生服用。举例:降压药、降糖药、注射胰岛素、抗过敏药、抑制哮喘的激素、控制乙肝的药物、抑制免疫力的药物,等等。

  第二,医生和专家把治不好疾病当成理所当然。举例:慢性鼻炎、胃炎、哮喘、荨麻疹,甲状腺亢进、甲状腺低下、红斑狼疮、强直性脊柱炎、类风湿关节炎、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痛风、胆结石、肾结石,等等。

  第三,手术不是让人治愈,而是让人残废。

  结论:让西医成为主流医学,比战争祸害更大。

  ——三条理由和一个结论,都是真的!

  庄则栋被治死了,我的两个同事被治死了,死亡的过程非常悲惨!他们至死没有怀疑过医院,没有怀疑过医疗体系,没有怀疑过西医的治病哲学。我和庄则栋老师差不多同时发病,我也找过西医,做过各种检查,吃过各种药物,都没有效果,而吃药过程的各种毒副作用,让我痛苦不堪。

  而且中医也不解决问题,中国三位顶级的中医大师,关庆维、彭鑫、潘德孚,指出了我的疾病所在,给我提出过关键性的治疗方向,开出的药物也暂时缓解了我的痛苦,在某种程度上,是救了我的命。但是他们的处方终究没能让我康复。潘德孚老师更是在第一次处方之后拒绝再给我开药。

  心理的疾病,脏器的虚损,靠药方不解决问题。必须靠自己正确管理自己的身体,并且长期调养。这个世界上没有神医,也没有秘方。要想康复,只能靠自己!

  有多少人在指望神医?有多少人不懂得依靠自己?有多少人把健康交给医院?有多少人不知道正确管理自己的健康?

  庄则栋老师选择了手术放疗化疗,受尽折磨,2012年痛苦离开人世。我有幸在2010年非常琐碎地接触了一些中医的理论,然后像无头的苍蝇,拿着自己的身体做各种变态的折磨。我有好几次拎着麻袋去邵东廉桥药材市场批发各种药物,一次吃上三个月,搞得自己五脏衰竭。还有一次我听人说饿肚子可以康复,连续一个星期不吃饭,然后差点心力不支而死。吃药断食并非没有效果,问题在于,我不懂得和自己的身体状态结合起来,一根筋去走极端。各种花式虐待自己。

  各种反复试错之后,一直到2013年我才灵光迸发,读懂身体的工作原理,并且找到康复的方向。2014年我的气血不断回升,2015年初,我完全康复到2006年发病前的状态。至此,我已经在生不如死的亚健康状态下整整折磨了十年。

  2015年我快乐了一年,把地狱的煎熬慢慢忘掉了。2016年艾跃进老师去世,唤醒了我,所以我把自己的康复经历写成了文字,《大医治国》,给更多的人分享。

  庄则栋死了,艾跃进也死了,我活了过来。我知道,还会有很多人继续去送死。他们不会来看我的书,不会相信我说的话,不会接受我的医疗哲学与健康哲学。他们会继续在医院花尽自己的积蓄,吃无效的药物,毒害自己的五脏,割掉自己的器官。临死之前,他们也不会对作死自己的医疗体系有丝毫的怨恨。

  甚至死到临头我再去问他,你后悔吗?你当初为什么不看我的书?为什么不愿意学习?他仍然会非常麻木,他会觉得你吴辉的理论是非主流,不是官方医学,他没有看到我的书,没有听到我的理论,这很正常,因为大家都这样,大家都是跟着主流走,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我对他们心存怜悯。

  但人终究会有求生的欲望,不会所有的人都拒绝学习。这是我今天要把《大医治国》分享出来的原因,如果有人能听我的讲座,看我的书,就不会步艾跃进庄则栋的后尘。这也是我不惜以命相搏,为“中国医疗体系正在沦为毒品集散地和杀人机器”这一结论点赞的原因!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