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尹帅军:调皮的鲁迅

2017-03-13  作者:尹帅军  来源:红歌会网  

  调皮的鲁迅

  有朋友买到一本陈烟桥版画集,其中不少作品画的是鲁迅先生。很调皮,很可爱。特奉上给读者。手机照相,效果有限,还望见谅!

  善射

  播种

  打落水狗

  鲁迅与青年运动

  跳出高墙

  鲁迅先生

  向着既定的目标前行

  鲁迅和他的战友们

  鲁迅与高尔基

  陈烟桥版画集

  附:

  陈烟桥:鲁迅影响了他一生

  ......很早,陈烟桥就与鲁迅交往。1930年10月初,鲁迅与日本友人内山完造合办的第一次外国版画原拓展览会在上海北四川路举行。陈烟桥与几位友人去参观,受到鲁迅热情接待。此后每创作了一定数量的作品,他都向鲁迅请教。

  陈烟桥是直接受到鲁迅先生教诲的中国新兴版画的第一代拓荒者。从1932年到1936年鲁迅逝世,四年时间他与鲁迅的书信往来就多达20余封。在一封书信的复印件上,陈烟桥写道:“月来亦有习作木刻,兹附上两幅,请查收指正。”陈烟桥的次子陈超南说,写这封信时,父亲正寓居香港,每有新作,就寄去给鲁迅看。鲁迅也常常回信,提出自己的中肯意见,鲁迅在1934年3月28日致陈烟桥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我看先生的木刻,黑白对比的力量,已经很能运用的了,一面最好是更仔细的观察实状、实物,还有古今的名画,也有可以采取的地方,都要随时留心,不可放过。”这些信在编撰《鲁迅全集》时都上交国家了,目前大部分在上海鲁迅纪念馆。

  1934年,法国《观点》周刊记者绮达·谭丽德女士提出到法国和苏联举办中国革命画展,鲁迅把征集作品之事交给陈烟桥、陈铁耕;10天之内,他们在左翼美术工作者中征集到一批作品交给鲁迅。征集到的作品由鲁迅和宋庆龄选定55幅寄往法国,陈烟桥的《某女工》、《天灾》、《受伤者的呐喊》和《投宿》等作品均被鲁迅推荐参展。《革命的中国之新艺术展览会》在巴黎和莫斯科展出,受到好评。鲁迅于6月20日夜写信给陈烟桥:“一个美国人告诉我,他从一个德国人听来,我们的绘画及木刻,在巴黎展览,很成功,又从一苏联人听来,这些作品,又在莫斯科展览,评论很好云云。”信中提到的美国人即史沬特莱。

  1934年4月5日鲁迅给陈烟桥写信:“鼓吹木刻,我想最好是出一种季刊,不得已,则出半年刊或不定期刊,每期严选木刻二十幅,印一百本……”《木刻纪程》于当年10月出版。此木刻集收录1933年至1934年8位作者的24幅黑白木刻作品,陈烟桥是作者之一。这是鲁迅自费出版的唯一的中国木刻青年创作的木刻集,在选编付印过程中,得到陈烟桥等木刻青年大力协助。鲁迅寄一本《木刻纪程》给苏联一美术批评家,收到复信,指出作品构图和技术上存在的问题后,肯定了雾城(陈烟桥)等几位作者是大有希望的,信中特别称赞陈烟桥的《窗》及《风景》两幅作品。

  陈烟桥还是鲁迅与上海木刻界的重要联络人。1949年,陈烟桥整理出版的《鲁迅与木刻》(光明书店版),这本书收录了大量鲁迅关于木刻版画的评论文章,是中国第一本全面阐述鲁迅木刻理论的著作。

  1936年10月,鲁迅病重,但他仍然拖着病体参加了第二次全国木刻流动展览会,这一天,陈烟桥最后一次和鲁迅先生合影,11天后,鲁迅逝世。记录这个图景的是著名摄影师沙飞。鲁迅逝世之后,陈烟桥强忍悲痛,赶到鲁迅住所,含泪画下了先生遗容。

  抗战胜利后,陈烟桥携眷回上海,从事美术活动,为党的刊物《群众》及进步刊物《文萃》刻制木刻和漫画。全国木协举办“八年抗战木刻展览会”,于鲁迅逝世十周年之际展出,陈烟桥为筹备人之一。

  “大众的艺术”的实践者

  鲁迅认为版画是大众的艺术,也是战斗的艺术。在革命战争的年代,他鼓励青年木刻家深入民众,走现实主义的创作道路,用木刻这个相对简单容易的艺术形式作为战斗的武器。

  那次木刻展览会上,鲁迅对木刻作者们的赞赏、批评、告诫和鼓励自不必说。鲁迅曾在写给陈烟桥的信中奖掖新作,批评缺点,鼓励前进,具体地指导陈烟桥从事创作。这些对当时还处在学习和探索木刻艺术阶段的青年陈烟桥来说,无疑是终生的鼓舞和鞭策。鲁迅逝世后,当时在场的陈烟桥写了纪念文章表达对鲁迅的哀悼,并陆续创作出木刻或速写《鲁迅像》来寄托哀思。

  在鲁迅倡导下的新兴木刻运动,突出代表着为人生、为大众而艺术的思潮。在政治上,新木刻运动属于左翼;在思想上,它广泛吸收了欧洲版画尤其是麦绥莱勒、珂勒惠支和苏联版画中的人道主义精神;在艺术上,则以外来形式为主。从一八艺社开始,在30年代相继成立过木铃木刻社、MK木刻研究会、春地画会、野风画会、现代版画会、野穗社、无名木刻社、铁马版画研究会、平津木刻研究会等木刻社团,涌现出陈铁耕、胡一川、罗清祯、夏朋、江丰、野夫、力群、黄新波、沃渣、李桦、赖少其等一批青年木刻家,创作了许多值得人们回忆的佳作,如《码头工人》(江丰)、《到前线去》、《饥民》(胡一川),《母与子》(陈铁耕)、《病》(力群)、《鲁迅像》(曹白)、《怒吼吧,中国》(李桦)、《工厂里》(陈烟桥)、《推》(黄新波)、《黎明》(野夫)、《不愿做奴隶的妇女》(沃渣)等。陈烟桥是其中的佼佼者。

  陈烟桥曾应邀为国际友人爱泼斯坦的《人民战争》一书创作插图,表现的内容是中国抗日战争。上世纪80年代初,陈烟桥的两个儿子整理父亲遗物时,曾写信给爱泼斯坦,爱泼斯坦回信说:“你父亲是一个少说话、多做事、光明磊落、勤勤恳恳工作的人。”

  在陈烟桥撰写的《鲁迅与木刻》一文里写道:鲁迅先生于1936年10月8日说,木刻最要紧的是素描基础打得好,作者必需天天到外面或室内练习速写才有进步,到外面去速写,是最有益的,不拘什么题材,碰见就写,写到对方一变动了原来的姿态时就停笔。现代中国木刻家,大多数对于人物的素描基础是不够的,这样,很容易看得出来,以后希望各作者多努力于这一方面。又若作者的社会阅历不深,观察不够,那也是无法创造出伟大的艺术品来的。艺术应该真实,作者故意把对象歪曲,是不应该的。故对于任何事物,必要观察准确,透彻,才好下笔,农民是淳厚的,假若偏要把他们涂上满面血污,那是矫揉造作,与事实不符。

  ............

  文字来源:《宝安日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