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关健斌|美国人的反导游戏:真实的谎言

2017-03-13  作者:关健斌  来源:作者微博  

  “如果要向朝鲜半岛部署‘萨德’系统,那完全是针对朝鲜,是为了提高现有的针对潜在的朝鲜导弹威胁的防御能力。”五角大楼发言人彼得•库克近日强调,“萨德”绝对不是为了对中国构成威胁。中国外长王毅则一针见血地指出,“萨德”反导系统覆盖范围,特别是其X波段雷达监测范围远远超出半岛防卫需求,深入亚洲大陆腹地,不仅将直接损害中国的战略安全利益,也将损害本地区其他国家的安全利益。可谓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随着朝鲜第四次核试和紧随其后的“射星”,美准备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话题被激活,并有进一步发酵之势。就在美在东北亚“借题发挥”之际,美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的计划也在急速推进着。从美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的说与做,我们可以看出美国人反导弹游戏的玄机。

  当借口“已成往事”

  无独有偶,美当年要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时也是以另一个核问题为借口——伊核问题。彼得•库克上述这番就“萨德”指向的表白不禁让人想起奥巴马当年就美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问题的那段“真情告白”。那是2009年4月5日,奥巴马以首次以美国总统身份访问欧洲时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市中心的广场发表演讲,他当着众人的面说:“一旦伊朗的威胁得到解除,我们的安全基础将更为稳固,在欧洲建设导弹防御系统的驱动力也就不复存在。”很显然,奥巴马把“伊核问题”当成了美在欧部署反导系统的“根本原因”。

  但六年过后,当伊核协议最终签署、伊朗“核威胁”已被解除之际,美在欧部署反导的驱动力却依旧在。2015年7月14日,伊朗核问题六国与伊朗达成了历史性的全面解决伊朗核问题的协议。当日,俄外长拉夫罗夫随即表示,“莫斯科希望,伊核协议后,美将对其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的计划作出调整。”他强调,“美国总统奥巴马2009年4月5日在布拉格表示,伊朗核问题得到调解后,发展欧洲反导体系将失去现实性。我们希望美国的同仁将回忆起这些话并在其计划中作出相应的调整。我们准备就该议题进行对话。”

  而美国国务院7月15日马上回应称,“伊核协议不能消除在欧洲创建导弹防御系统以对抗伊朗导弹威胁的必要性”。三个月后,美海军2015年10月20日首次在欧洲测试了反导系统。从英国赫布里底群岛发射的一枚短程“猎户座”弹道导弹在穿越大西洋上空时被两枚反舰巡航导弹拦截,其中一枚来自于美国“罗斯号”航空母舰。美国防部发布声明称,“这是我们第一次在非美国域内发射“标准三型”拦截导弹,也是第一次在欧洲拦截弹道导弹。”

  而该舰载导弹防御系统仅是美欧反导系统的一个补充设施,它未来将在罗马尼亚和波兰打造的导弹防御拦截系统相互配合工作。根据波兰议会通过的一项技术协议,建于波罗的海沿岸瑞兹科沃的拦截系统将于2018年完成。很明显,当“伊核”这块遮羞布被撕掉之后,美在欧部署反导系统的“司马昭之心”也就大白于天下了,即美在欧洲的反导系统指向的就是俄罗斯。

  当计划“化整为零”

  美国自上世纪50年代启动导弹防御计划以来,从“星球大战计划”到IMD和NMD,一直没有实质放弃该计划,只是不同的总统以不同的形式推进。2001年,美国单方面退出美苏于1972年签订的《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开始在其本土进行了多次反弹道导弹试验。2007年1月,美国宣布计划在波兰建立导弹拦截基地、在捷克建立与之配套的雷达预警基地,作为美国全球反导系统的一部分。这一计划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质疑,特别是俄罗斯的强烈反对。为将这一计划付诸实施,小布什政府历时多年谈判、承受了来自多方的压力。

  2009年9月,奥巴马出人意料地宣布放弃东欧反导计划,改为实施“欧洲反导分阶段适应方案”,把美在欧洲部署反导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在地中海部署2艘美国宙斯盾反导驱逐舰和在土耳其部署1部FBX-T预警雷达;第二阶段增加位于罗马尼亚的陆上宙斯盾基地,并在陆上基地和海上战舰使用强化动能弹头性能的SM-3 Block IB导弹;第三阶段指到2018年实现波兰的陆上宙斯盾基地投入使用,拦截弹更新为SM-3 Block IIA,同时系统具备基于外界传感器交战的能力;第四阶段指到2020年反导系统将彻底完成,主要升级是波兰基地使用SM-3 Block IIB拦截弹。2015年12月18日,美国导弹防御局局长詹姆斯•叙林中将在布加勒斯特宣布,美国完成了在罗马尼亚的宙斯盾反导系统的部署,并将于2016年正式投入使用。

  仔细一看便知,美把布什“一揽子式”的反导计划化整为零,实施了一个对俄的“温水煮青蛙”策略。对此,俄心知肚明,为了阻止美国人在自己家门口部署反导系统,俄可谓是“磨破了嘴、跑断了脚”,先是直接做捷克、波兰等国工作,希望这些国家能够高下立判,随后又争取法、德等“老欧洲”国家的理解,有意通过“老欧洲”国家在关键时刻说服美国和“新欧洲”国家“迷途知返”。

  为了说服美国人放弃这个对美俄关系未来发展“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念头,俄罗斯也是“软硬兼施、锲而不舍”。从停止履行《欧洲常规力量条约》到“在必要的时候”中止《中导条约》,从普京2007年2月措辞强硬的慕尼黑讲话到梅德韦杰夫任总统时于2008年5月签署《欧洲安全新条约》的提议,就是让欧洲人看清“美国人的笑容背后的真实面目”、让欧洲人真正相信“美国的反导系统不会让欧洲更安全,反而让欧洲更危险”的简单道理。终于,俄罗斯和北约2010年在里斯本峰会上商定就反导项目进行合作,但从此再无下文。

  当承诺“只在风中”

  为了劝美在反导问题上收手,俄还主动帮助美国人找“变通之法”,普京先后提出了把俄军通过阿塞拜疆加巴林雷达站所获信息与美共享的“替代方案”、与北约的“共建方案”和派俄军事人员实地监督美国未来在东欧反导系统的“参与方案”,希望通过“共商、共建、共享”的方式淡化美反导系统针对俄罗斯的性质。

  但俄罗斯人的苦心和诚意并未能够阻止美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的决心和步伐。俄美之间就反导谈来谈去,剩下了四方面的根本分歧,就再也谈不下去了。

  第一,俄坚持要美就其反导系统不瞄准俄的承诺给出一个具有实际约束力的法律文件。但美方只愿出个口头承诺,最多也只是“政治文件中的一段表述”,并非“法律承诺”。这一直让俄方心里不踏实。历史的经验告诉俄方,如果只有口头承诺的话,那么总有一天会出现被这种并不需要负责任的承诺再“涮一把”的危险。

  第二,俄希望与美和北约从零开始共同评估“导弹威胁”,以确定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的必要性,但美方认为俄方这是“多此一举”。

  第三,俄提出与美国和北约“共建”欧洲反导系统,实现欧洲整体反导系统。但美方和北约坚持“各建各的”,然后进行必要的“信息交换和共享”。

  第四,俄希望与美共同确定联合反导系统的一系列相关参数,保持欧洲联合反导系统的透明性和可核查性。但美方明确表示不可能在反导技术问题上与俄方完全“坦诚相见”。

  显然,俄美反导弹谈判一触及实际问题就“戛然而止”了。也正因如此,当俄美反导谈判陷入僵局之际,俄罗斯也没有闲着。作为对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的回应,俄战略导弹将配备突破反导系统的先进武器系统和新型高效弹头;在俄西部和南部部署现代化的打击武器系统,保障有效应对欧洲反导系统的火力;俄国防部将加里宁格勒的无线电雷达导弹预警站转入战斗序列,以加强对俄核设施的防护;强调“考虑到进攻性和防御性战略武器之间存在不可分割的联系,俄罗斯拥有退出俄美核裁军条约的理由。”

  俄总统普京2015年12月10日在俄国防企业发展问题会议上说,美国以应对伊朗和朝鲜核计划为借口,掩饰其扩大反导系统的真正目的。可众所周知,伊朗核问题已得到解决,相应协议已经签署,而美国建立反导系统的工作却仍在继续。美国的真正目的是企图消除其它国家的核战略潜力,以得到决定性的军事优势,但俄将发展能突破美国反导系统的打击性武器。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