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由新华网力捧方方《软埋》看历史虚无主义之害

2017-04-28  作者:王小石  来源:网摘  

   方方的川东土改运动题材小说《软埋》近日引发较多争议,新华网却以《方方的软埋:如何面对历史上的难言之隐》为题,为方方的小说站台助威。在党媒新华网的语境里,在人民革命史中光芒万丈的土地改革历史竟然成为“难言之隐”。

  新华网为篡改革命史的《软埋》站台意欲何为?

  ➊作家方方的小说《方方》以虚构故事篡改土改运动历史,对占大多数的农民公平分到土地避而不谈,虚构几个人物土改运动滥杀地主。这种明显带有政治意图的小说居然发表在《人民文学》上,近日党媒新华网竟为其站台助威,难怪历史虚无主义历久不衰,原因就在宣传部门的纵容。

  ➋方方认为:“土改的历史进展时间并不长,但影响了中国整个社会的生态,尤其是农村,因土改而改变命运的人,何止是千千万万!无数人在这个运动中有着惨烈的伤疼,不愿意记忆,或是不想述说,几乎成为经历者的共性。”

  ➌方方现为湖北省作协主席,享受着新中国给的荣誉地位与福利,却写小说颠覆新中国革命史中土地改革这一重大环节,为被剥夺土地的地主阶级鸣冤叫屈。说其吃饭砸锅并不过分。然而其体现出的精英主义史观更是与平民史观天差地别。

  ➍以否定土地改革为主题的的长篇小说《软埋》,获得了“路遥文学奖”大奖。这样一部带有鲜明政治倾向的小说在激烈的批判声中获奖,与其说一个文学事件,不如说是一个政治事件。(郭松民)至少说明在中国的文艺届,用文学作品的形式来否定土地改革的革命正当性,并非方方一个人。(尹国明)

  ➎鼓励自由主义作家用作品颠覆社会主义国家的革命史与国家凝聚力,是英美控盘的诺贝尔文学奖多年来一直在做的事。1970年把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苏联异议作家索尔仁尼琴,2000年把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持续痛诋文革历史的高行健,都是这种意识形态驱动的产物。

  ➏写过《古拉格群岛》、全盘否定过斯大林与苏联历史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索尔仁尼琴在反思时也说“我害了俄罗斯祖国”。他无奈地承认塑胶解体后俄罗斯走的是一条“最曲折、最痛苦、最荒谬的道路”。当今的俄罗斯没有什么民主,主宰国家命运的是“由过去政权的上层官僚精明的代表人物和用欺骗手段发了大财的暴发户”变成的一百五十个到二百个寡头。他把俄罗斯发生的事情称为“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一场大灾难”,把俄罗斯社会叫做“残酷的、野蛮的、犯罪的社会”。(《俄罗斯思想报》1996年12月5~11日)

  ➐从方方政治意图小说《软埋》发表在《人民文学》期刊上,到人民文学出版社迅速推出单行本,再到路遥文学奖即时奉上奖项,新华网为小说站台宣传,显然在体制内与体制外有一股迅速集结的庞大力量在为《软埋》保驾护航。这是一份集体递交的投名状!

  ➑以地主控诉史替代人民革命史,以精英史观替代平民史观,这是《软埋》真实用意,不得不防!

  近年来,一系列恶性的网络舆情热点事件持续撩拨网民的神经。先是毕福剑在外事场合谩骂开国领袖被曝光,接着大河报刊登国民党反动年画,加多宝与大V@作业本 合作营销炒作“烧烤”,及至近期《炎黄春秋》副主编因抹黑狼牙山五壮士遭痛斥而起诉正义人士。而这几个事件的共通点就是同属于历史虚无主义挑衅行径。幕后隐隐有股势力试图强行闯关,把在网络上诋毁先烈、颠覆革命史、共和国历史常态化,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现象。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虚无历史,同样意不在历史,而在于弱化、瓦解当前政权。晚清大思想家龚自珍曾写道:“欲知大道,必先明史。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夷人之祖宗,必先去其史。”早就讲透了这个道理。如今,很多人却还在受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蛊惑,不自知地为历史虚无主义所裹挟利用。小石(微信公众号:平民王小石)不才,且来梳理剖析一下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来龙去脉。

  何为历史虚无主义思潮?

  历史是一个民族的集体记忆和生存轨迹,血脉所依,魂魄所在。古往今来,一切民族和国家都重视自己的历史,中华民族尤其懂得传承、借鉴自己的历史遗产。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本质上是一种唯心史观,表现为对一个国家民族的历史及历史人物进行不符实际地歪曲和否定。目的则是发动舆论战瓦解当前中国人的民族凝聚力,进而颠覆中国的共产党政权。

  近年来,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在媒体及互联网上沉渣泛起,并不是偶然的,而是有着深刻的背景原因。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兴起往往都受政治目的驱动。虚无历史是选择性的,它只会虚无中国的历史和先烈,同时伴生的则是近乎肉麻的美化西方尤其是美国历史、价值观和政治模式,而境外基金会资助中国网络博主的事实逐渐浮出水面。如此,虚无中国历史的幕后操盘者便不打自招了。美国在苏联解体后便一直视中国为最大的战略对手,它们要通过否定中国的历史来瓦解民众对共产党政权的支持并制造动荡分裂,解除来自社会主义发展道路最大成功案例紧紧追赶其后的威胁。而在中国动荡裂变过程中,西方新“八国联军”将会再一次趁虚而入大肆掠夺经济财富,让逐渐衰败的资本主义体制得以苟延残喘。

  为了达成瓦解当前中国人的民族凝聚力,进而颠覆中国的共产党政权这一目的,改革开放后在中国舆论场上横行无阻的历史虚无主义,无论是在早期的传统媒体时代,还是在如今的互联网时代,翻来覆去也是那么三种手段:贬低抹黑中华民族历史和先烈,直接诋毁中共党史和领导人(重点针对毛泽东),为中共的敌人翻案、美化。

  互联网由于管制宽松、发帖门槛低、易删帖灭迹等特点,因此互联网上充斥了更多的低级谣言段子、文章,传播影响力却非常巨大,尤其是重复传播会影响、洗脑到占网民大多数的年轻人。微博上一众公知大V和大批营销号格外热衷于造谣传播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其中较具代表性的秦火火已经被依法刑罚。我暂且再列举几个典型案例。

  贬低抹黑中华民族历史和先烈的典型案例。2013年5月,与李开复关系密切的大V@作业本发表一条微博称:"由于邱少云趴在火堆里一动不动最终食客们拒绝为半面熟买单,他们纷纷表示还是赖宁的烤肉较好。"另一个作家@张发财转评称:“小赖是去看热闹,结果眼镜挤丢了。找,又挤又呛。死了。他爹好像是绵阳什么干部,上面来记者,报道后发酵,酿成全国英雄。跟雷锋一个路数,就是他妈骗子。”这短短的两条微博就把邱少云、雷锋、赖宁这共和国三代英雄人物进行了恶毒地颠覆和诋毁,而且完全没有事实基础。目的明显是通过诋毁共和国的烈士,来消解民众的凝聚力以及国家的公信力。即便退一万步,邱少云和赖宁只是普通人物,也不能接受用“烤肉”来冷血戏谑同胞。正是这样泯灭人性的@作业本,人民网副总编辑祝华新却在舆情报告中吹捧为“草根智慧、家国襟怀”,究竟居心何在?加多宝近日以赞助@作业本 “烧烤”搞话题营销,口碑反而一落千丈,更被邱少云家属起诉侵犯名誉权而败诉,可谓作茧自缚。

  直接诋毁中共党史和领导人(重点针对毛泽东)的典型案例。 2015年4月2日晚,在北京美泉宫,毕福剑参加了一场与白俄罗斯使馆官员公开交流的外事晚宴,白俄罗斯文联副主席巴巴克,白俄罗斯国立大学紫萱以及组织者刘瀚锴、画家史国良、星光大道歌手吉米等人出席。在进餐前,或许是为了助兴,毕福剑绘声绘色地表演了一段改编的样板戏片段,其中不仅戏谑了党和军队,更用“老逼养的”谩骂了开国领袖毛泽东同志。为了一点点廉价地喝彩与掌声,毕福剑不惜在外事活动中对着外国人诋毁矮化本民族的领袖,不仅暴露党员毕福剑表里不一阴奉阳违的猥琐一面,更是有损国格。虽然对于毕福剑的党纪处理决定迟迟未出,然而网民们面对删帖仍持续抗议并批评毕福剑的行为,足证公道自在人心。

  为中共的敌人翻案、美化的典型案例。2012年,茅于轼发表博文:“对汪精卫我也没有任何研究,但是引起我的思考。从人民的角度看汉奸和从国家的角度看很可能是不同的,有时候可能是绝然相反的。卖国求荣的汉奸当然不耻于人类。但是也可能有一些汉奸并不是为了自己升官发财,而是为了减轻人民的痛苦,作为抵挡日本人对中国人的欺压的缓冲器。这样的汉奸非但没有错,而且是真正的英雄。他自己下地狱,为的是减轻老百姓的痛苦。”事实上,1939年12月,汪精卫签署“日汪密约”,规定中国领土领海皆“毫无遗漏地由日本持有或控制”。这还不是卖国害民?南京伪政权成立前,汪精卫又对追随者说,他们“所欲保存者为国家之元气与沦陷区人民之利益。”但汪伪政权在沦陷区助纣为虐,派遣百万伪军协助日军压制民众、征收物资,其基层官员还横征暴敛,更甚于蒋介石政府。谈何保存“沦陷区人民之利益”?汉奸只会效忠侵略者助纣为虐,何曾减轻老百姓的痛苦?为了抹黑中共,竟然为公认的汉奸洗地,历史虚无主义之不择手段可见一斑。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巨大危害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危害巨大,现实中就曾发生过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祸国殃民的真实案例。

  苏联就是“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的前车之鉴。苏联曾是美国全球争霸的头号对手,二战后美国动用了几乎所有可能的手段试图制服苏联,从代理人热战到面对面冷战,从经济比拼到登月军备竞赛,但收效都不明显。到了1970年代末,美国由于长期陷于越战,加上73年的石油危机以及资本主义阵营内部的分化,霸主地位被严重动摇,而同时期苏联军力强势扩张,在美苏争霸中美国渐渐处于战略守势。此时,美国只能更加侧重意识形态攻势。

  作为卡特政府(1977年~1981年)的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鼓动苏联的自由化知识分子集中力量攻击和丑化斯大林。他认为,一旦把斯大林全盘否定了,苏联共产党政权的历史就站不住脚,苏共的执政地位和领导作用就会失去合法性和民意支持。苏联的自由化分子正是按照这个反共战略展开对苏联历史的诋毁攻击,后来竟然得到了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的响应和力推。在成为苏共总书记前,政治局委员戈尔巴乔夫在叛徒雅科夫列夫的引荐下拜会了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就已经埋下了推进苏联政权垮台的导火索。戈尔巴乔夫上台后,为了给受到欧美国家元首盛赞的背离马克思主义“改革”路线制造舆论,他在1986年2月召开的苏共27大上提出“民主化”、“公开性”的方针,特别是在1987年苏共中央一月全会上号召实行“最大限度的公开性”和“苏联社会不应有不受批评的禁区”之后,社会上的自由化思潮很快泛起,否定党和苏联历史的现象也随之迅速发展起来。据布热津斯基透露,1987年5月戈尔巴乔夫在与匈牙利共产党最高领导人举行的一次私人会谈中指出:“苏联自1929年以来的经验全部都是错误的。”在戈尔巴乔夫、雅可夫列夫等人的支持下,苏联的知识界和舆论界的自由化知识分子以历史虚无主义打开突破口,猛烈攻击和诋毁斯大林,进而直接诋毁列宁,彻底否定十月革命所开辟的社会主义道路。卫国战争时期出现的许多英雄人物,例如女英雄卓娅和奥斯特洛夫斯基等,都未能避免受歪曲和遭诬蔑的命运。与此同时,刮起一阵阵翻案风。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被描绘成英明和善的君主,自由化知识分子对他的被处死寄予无限的同情,报刊连篇累牍地发表文章谴责布尔什维克的暴行。苏联民众被历史虚无主义舆论的强势引导下,也开始仇视苏联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直接导致苏联解体时“竟无一人是男儿”。苏联解体的原因非常复杂,但历史虚无主义的泛滥横行确实对于瓦解苏联人民捍卫国家制度的意志上发挥了重大作用。

  “夷人之祖宗,必先去其史”,则属琉球王国最为典型。琉球王国位于中国大陆东方的大海中,为一群岛。《隋书》中即有《琉求传》,这是琉球群岛名称的由来。据琉球国史及各种史料记载,自洪武十六年(1383)起,历代琉球王都向中国皇帝请求册封,正式确定君臣关系,成为中国的藩属国,这种关系延续了整整五个世纪。然而,1879年4月4日,日本悍然宣布“废琉置县”,即吞并琉球国改为冲绳县,并把琉球国王尚泰王等人软禁在日本。随即大肆抢掠中琉往来的文书、文物和宝印,以及琉球国的政府档案,企图销毁和隐匿历史见证。此后百多年间,日本对琉球社会实行了非常彻底的同化政策。琉球本来有自己的语言,但在今天它已经相当脆弱,日语成为官方语言,琉球人也都使用了日文名字,更在教科书中有意消除包括1945年日军战败后强迫当地平民集体自杀的诸多历史真相。经过多年的历史虚无主义灌输,2007年的一项调查中,竟有71.4%的琉球民众认为琉球被日本吞并是一件好事。琉球人的历史记忆被日本抹杀曲解,民族凝聚力就被打散了,独立复国已基本无望。

  由上述实例可知,历史虚无主义的危害非常严重,通过在舆论场上的反复灌输,会逐渐瓦解掉民众的民族凝聚力,进而消解民众对于国家民族的捍卫意志,灭史确可亡国。长期灌输甚至能抹灭掉一个民族的历史文化记忆,那更是万劫不复。

  在舆论场策动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已成为西方势力针对敌对国家发动意识形态心战的核心手段,配合鼓吹宪政民主体制及普世价值(实为美国价值观)不断瓦解民众对本国文化价值观的向心力,然后以炒作社会负面事件为导火索煽动民怨引发暴乱,就会引发社会重大动荡,而此时公知们或可出国避难,国家和老百姓受害是最深重的。因此必须高度警惕谨慎应对。

  如何应对历史虚无主义?

  首先,既然历史虚无主义是一种舆论战手段,那么就必须压缩它在舆论场的生存空间。对于传统媒体和网站,要求事前针对历史翻案、历史秘闻类的文章、报道进行更为严格审核,事后要依照新闻法规以假新闻进行追溯与惩处,增加媒体放纵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成本。

  其次,扶正才能驱邪。国家要大力弘扬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强化民族的历史自信和文化自信,尤其对于近代史、中共党史、共和国历史和毛泽东生平及思想要多出一些优秀的书籍、电视纪录片、电视剧、电影乃至动漫作品,让国人真正地了解我们中国在近代遭受的列强掠夺苦难,正确认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是如何抛头颅洒热血建立了新中国,重新在西方列强面前昂起头颅。在这里面,历史教科书由于其覆盖面全,以及能够影响青少年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因此一定要高度重视、优化改善。中国各级历史教科书虽然史实较为可靠,但比较刻板、枯燥,应该丰富更多历史细节血肉来让历史教科书更加鲜活、生动、可读性强。

  最后,要严格执行党纪国法让恶意贩卖历史虚无主义者望而生畏。

  中国当前正处于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关键时期,全社会都在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这时我们更不能容许某些势力助推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来破坏我们的事业。“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写下这首诗的龚自珍在对西方列强“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的忧思中故去,但他极富洞察力的思想却一直警醒着这个民族。

  中华民族每次危难时刻都会有人挺身而出不计得失,如林则徐,左宗棠,毛泽东...

  这个中国,因而不朽!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