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郭文贵,你也有脸说反腐?

2017-05-02  作者:林雨山  来源:猫眼看天下    

  4月19日,中国外交部已经证实:国际刑警组织已向犯罪嫌疑人郭文贵发出红色通缉令。

  郭文贵是谁?一句话你就懂了:北京奥运鸟巢旁边,有个盘古大观。他就是那栋盘古大观的老板。

  据媒体报道,郭文贵及其相关人员涉嫌多宗犯罪,包括挪用资金、骗取贷款、骗购外汇、非法拘禁、销毁账目和会计凭证、侵犯隐私等,其中所摄取的巨额资金,部分通过地下钱庄转往境外。

  喔对了,郭早就逃往境外了,现在据他自己说是阿联酋公民。自拍是这样:

  这几天,郭文贵很闹腾。他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反腐斗士”,但依我看,他自己却是腐败温床中的残余势力,是侵蚀国家血肉的蚂蝗。

  要知道,他的“朋友圈”里,既有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也有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还有方正集团原CEO李友。正是凭借他们,郭文贵才能驰骋商界、无所不能。

  要明白,他的不满为谁不满,他的哀鸣为谁哀鸣,他的挣扎为谁挣扎。而他所代表的利益集团,很可能已经放弃郭文贵这张牌。

  因此,郭文贵要想活命,只有一条路——死咬中国政府。在穷途末路中,他只能极尽疯狂。今天我只给你扒一扒郭文贵的“朋友圈”,跟他有交集的,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裹挟”保监会主席项俊波

  一位农民的儿子,摇身一变,在二十年间竟然摄取了数百亿资产。只有在权力的庇护下,郭文贵才能畅行无阻,成为游荡在灰暗地带无所不能的“战神”。

  凭借利益集团,郭文贵裹挟了越来越多的权力,借助国家机器的力量介入财富争夺。就连掌握中国经济命脉的“一行三会”中保监会的主政官员项俊波,也成了他的“后勤管家”。

  已落马的项俊波长这样,最近的新闻常出现:

  根据公开报道揭露,在2010年时任农行董事长时,帮助资金极度困难的郭文贵,以盘古大观后续装修工程的名义,获得了北京农行亚运村支行32亿元的开发性贷款。

  他就像躲在权力霾影里的一个幻影,以人民的名义横行当今社会中,长着獠牙张着血盆大口的吞金巨兽,是侵蚀吞噬中华民族、社会、执政党的灵魂肌体的恶鬼亡灵,是国家民族生存发展大业中的叛徒汉奸国贼。

  驱使国安系统“首虎”马建

  一介布衣商人,却能驱使手握重权,掌握国家核心机密的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为他擦屁股解决麻烦。这个“反腐斗士”怎么能自圆其说?

  不久前,被捕回国的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在视频中公开披露,郭文贵先后向他贿赂6000万人民币财物,曾多次以国安部名义协助郭文贵解决麻烦。

  当年郭文贵的商业地产金泉广场违法增加建筑面积面临拆除,马建找到当时北京市副市长陈刚,最后罚款了事,为郭文贵挽回数亿元损失。

  更加猖獗的是,在迄今为止公布的大案中,除了赖昌星逃到加拿大以外,从未有第二个犯罪嫌疑人,在要抓捕他的时候就逃掉了。就算他的盟友,正部级项俊波、副部级马建都未能顺利逃脱。

 

  (图:郭文贵逃掉了,现在过得纸醉金迷。)

  郭文贵的疯狂咬人恰恰说明,他的内心极度恐惧,因为反腐斗争狠狠打痛了他们;也恰恰证明,中央高压反腐的方向是正确的。

  反腐斗争,已经让郭文贵和他幕后的利益集团流血流泪,坐立难安,最终不得已舍弃郭文贵这张牌。

  征服“河北王”张越

  出身农村,只有初中毕业的郭文贵,一步步将自己镶嵌入权力体系,巧取豪夺上百亿财富,运筹帷幄惊天规模的金钱权力游戏。无数的事实证明,所谓的“反腐斗士”,却活生生拜倒在了权力的石榴裙下。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郭文贵为了炫耀实力,曾“口出狂言”:“我让张越2个小时赶来,他绝不敢迟到”。果不其然两个小时之内,张越果然赶到。张越到后,郭文贵对其相当怠慢,张越则乖乖听命。

  在郭文贵面前俯首帖耳的张越长这样:

 

  按照知情人士描述,“一进门郭坐在办公桌前身子都没有抬一下,对李友介绍说这就是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然后对张越说,你就在那个椅子上坐吧。那把椅子就在门边,而客人坐的沙发还空着,张越就在门口的椅子上坐下了。”

  大名鼎鼎的 “河北王”、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为什么对一个白手起家的商人“俯首称臣”?

  郭文贵的身世显然难以作为有力的支撑。“河北王”在一个商人面前如此卑躬屈膝,或许让惧怕的并非郭文贵本人,而是他背后利益集团所拥有的无上权力。

  “干掉”金融高管李友

  郭文贵利益集团更需小心的是,此人并非会乖乖的任人摆布,而是忘恩负义,见风使舵的小人。

  “恩人”马建曾评价他 “没有道德底线”。曾经多个帮助过他的大佬被送进监狱。郭文贵巧取豪夺民族证券逾八成股份,也因此与北大方正原CEO李友为争夺利益而输死搏杀。

  后来,郭文贵实名举报李友,没想到却误伤了自己曾经的政治盟友马建——预感不详的李友被有关部门带走协查前,留下实名举报信,披露马建向其索取巨额贿赂之事。因此在李友被带走的短短12天后,马建也接受组织调查。

  郭文贵和李友,熙熙攘攘,皆为利往,昔日“盟友”,反目成仇:

  很难说,因被放弃而失去理智的郭文贵,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枉顾事实、众叛亲离也都在意料之中,因为他在乎的只有自己的利益。

  作为农民的儿子,郭文贵愧对中国农民的朴实与勤恳。作为当代商人,他愧对中国商人诚信经营的古训。作为中国人,他愧对中国人亘古不变的气节。

  就酱的外逃“红通”人员还有脸说反腐?

  去年官方的调查数据显示,公众对反腐的满意度高达92.9%!

  中国政府长久以来秉承的反腐决心,是由亿万中国人民支撑起来的,是经得住历史的考验的,是不容许任何人通过任何方式进行干扰的。任何意图阻挠当前反腐大势的行为,都是螳臂当车,换来的只能是人民与历史的唾弃。

  请记住,中国的权力只为人民服务,中国的利益只应人民享有。

  还有一点是确定的:中央的反腐也绝不会因郭文贵而停止,更不会让他螳臂当车。反腐之路将未有穷期——将清除所有的马建,所有的张越,所有的郭文贵!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