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顽石:擎旗应有后来人

2017-05-19  作者:顽石  来源:红歌会网  

擎旗应有后来人

  在香港纪念《五·一六通知》发表五十一周年会议上的发言

  各位尊敬的前辈、亲爱的同志们:

  由于时间关系,我今天只谈一个问题,即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问题。

  对文革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毛主席发动文革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培养千千万万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早在1964年7月14日,毛主席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关于赫鲁晓夫的假共产主义及其在世界历史上的教训》一文中,明确提出了他关于如何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战略构想,他认为:“为了保证我们的党和国家不改变颜色,我们不仅需要正确的路线和政策,而且需要培养和造就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问题从根本上来说,就是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所开创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事业是不是后继有人的问题,就是将来我们党和国家的领导能不能继续掌握在无产阶级革命家手中的问题,就是我们的子孙后代能不能沿着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正确道路继续前进的问题,也就是我们能不能胜利地防止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在中国重演的问题。”“这是关系我们党和国家命运的生死存亡的极其重大的问题。这是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百年大计,千年大计,万年大计。帝国主义的预言家们根据苏联发生的变化,也把‘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中国党的第三代或者第四代身上。我们一定要使帝国主义的这种预言彻底破产。我们一定要从上到下地、普遍地、经常不断地注意培养和造就革命事业的接班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上述伟大战略构想的伟大实践。理解了这个构想也就理解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同时也就能理解为什么年事已高的毛主席还要在天安门城楼八次长时间接见红卫兵。

  尽管受到这样那样的干扰,但从整体看,文化大革命正是毛主席有计划有步骤地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过程。令人痛心的是,这个关乎党和国家根本前途命运的伟大构想尚未完全实现,毛主席他老人家就离开了我们。我说的尚未完全实现的意思是,文革培养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还没有完全成型、成熟。虽然亿万中国人民都经受了文革的洗礼,到文革的中后期,有大批的新生力量进入了各级领导班子,但由于时间短,经验不足,他们没有能够成为党和国家命运的主宰力量,因此在毛主席去世后,走资派翻案复辟很快就变成残酷的现实。文革旗手被非法抓捕判处极刑,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千百万先进分子被当成“三种人”遭到清理,甚至被关被杀。以习主席几次考察过的河南兰考县为例,从县、公社到大队共有1200多名干部被捕入狱,并且被正式判刑;深受兰考人民爱戴的功勋卓著的县委书记张钦礼被判刑13年。林老所在的福建城东人民公社就有三个党的好书记惨遭杀害。

  说接班人不成熟还有两个事件可以证明。其一是文革旗手被抓的时候,亿万干部群众(按照当时的说法应该叫革命群众)居然热烈庆祝,只有极少数人在当时表现出了较为清醒的认识;其二是走资派上台后全面否定文革,大多数中国人并没有觉悟到“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的时候即将到来。走资派利用人民对党中央的信任,通过中央会议和决定的形式全面否定文革,全面否定毛主席继续革命的理论,却并未受到太多的阻力。人民群众对党中央的盲目信任本身就是不成熟的最好说明。历史已经反复证明,党中央并不总是正确的,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王明等为主要领导的党中央就犯过许多错误,有些错误几乎毁灭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事业。毛主席曾反复告诫我们,党中央也会出修正主义,并教给了我们对付修正主义的办法。可当修正主义真正出现并占据主导地位的时候,亿万中国人民,包括在文革中得到过锻炼的千百万红卫兵绝大多数都没能按照毛主席的要求思考问题,认清形势,进行斗争,以致社会主义事业遭受了重大的挫折。

  我们知道,共产主义事业是一项复杂的、长期的、艰巨的伟大而神圣的事业,它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可能一帆风顺。受挫折,甚至倒退在所难免,这是符合历史辩证法的。可毛主席一去世,我们的事业就遭遇这么重大的挫折,除了某些偶然的原因,其实也是一种必然的结果。导致这种挫折的因素有很多,而其中的接班人问题应该是一个十分关键的因素,教训不可谓不深刻而惨痛!假如毛主席多活十年,千百万接班人再经过更长时间和更多实践的锻炼,我深信当代历史的轨迹一定不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走资派不可能给中国造成这么大的危害。但历史不能假设,我们只能从中去发现问题、吸取教训、认识规律并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正因为文革后走资派实现了全面复辟,一些人认为文革失败了,甚至是彻底失败了。我更愿意把它当成是社会主义进程中的挫折,这是历史向前发展或早或迟都要经历的过程。如果说,在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那一段还看不出毛主席培养接班人的伟大意义的话,再往后看,我们就能发现,正是因为文革中锻炼了亿万中国人民,正是因为有毛泽东思想哺育的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存在,正是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重新聚集到了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下,中国才没有步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后尘。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是共产党在领导,走资派仍然不敢公开从《党章》《宪法》中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社会主义剔除,还不敢公开改旗易帜。诸位想一想,如果没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没有文革培养的千百万接班人,会有这样的局面吗?这个结论正确与否,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看。苏联亡党亡国之前实际上已经没有多少人追随(更不要说捍卫)列宁、斯大林的路线,由于马列主义在当时的苏联已经失去了广泛的民意基础,致使亡党亡国成为必然。面对亡党亡国,偌大苏联“竟无一人是男儿”,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而这几十年的中国与解体前的苏联不同的是,信仰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人越来越多,力量越来越大,这就是颜色革命在中国屡屡失败的根本原因,这就是文化大革命的伟大功绩。从这个角度看,文革毫无疑问是成功的。

  然而,面对今天的现实,我仍然是喜忧参半,甚至忧多于喜。喜的方面前面已经讲过了,而忧的最多的也还是接班人的问题。

  去年我来香港参加纪念文革50周年活动的时候,古老(新四军老战士古正华)对我说:“看到顽石这么年轻的人对文革有这样的认识,我很高兴,说明革命事业后继有人!”我听了这个话既感动又悲哀。我之所以感动,除了因古老等前辈对我个人的鼓励与期望之外,更主要的是因为看到古老等一批古稀之年、耄耋之年的前辈还在为我们的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呕心沥血、战斗不止。可是,在90高龄的古老面前,我算得上年轻人,而实际上60后的我真的不再年轻了,如果没有千百万80后、90后、00后走进我们的队伍、继承我们的事业,那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前途、中国的命运都将不堪设想。这就是我常常深怀忧虑的原因。用艾青一句诗来表达就是“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在资产阶级思想的腐蚀下,在西方腐朽文化的潜移默化中,在就业难、高房价等巨大的生存压力面前,今天中国的大多数甚至是绝大多数青少年都不关心国家大事,而只关注自身得失,只贪图个人享受,只梦想做人上人,丧失了对崇高理想的追求,丧失了对民族命运的关注,甚至丧失了做人的基本底线,生活只剩下眼前的苟且。“少年强则国强”,当绝大多数青少年都成了没有信仰没有灵魂的驱壳,甚至成为西方文化和西方势力在中国的代言人,中国的前途在哪里?中华民族的前途在哪里?我认识的很多左翼同志都有我同样忧虑。

  要让我们的事业后继有人,要让中国不重蹈苏联覆辙,我们左翼同志不能只是眼睛向上,一定要眼睛向下;我们不能只是怀念毛主席,更要真正去实践毛泽东思想。我们要走到工人中去,走到农民中去,走到青少年中,去唤醒他们,影响他们,团结他们。只有唤起工农千百万,唤起青少年千百万,同心干,我们的事业才会有前途,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才真正有价值。

  毛主席写过这样诗句:“先烈回眸应笑慰,擎旗自有后来人。”我改其中的一句作为我今天发言的标题,那就是“擎旗应有后来人”。

  最后,我用马克思的一段名言和同志们共勉:“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我们就不会为它的重负所压倒,因为这是为全人类所作的牺牲;那时我们感到的将不是一点点自私而可怜的欢乐,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万人,我们的事业并不显赫一时,但将永远存在;而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2017.05.15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