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人的本质与阶级斗争

2017-07-21  作者:synbad  来源:红歌会网  

  马克思恩格斯从人类的社会存在和历史发掘出人的基础本质:意识传承下的劳动创造。具体表述为:人为了生存,与他人结成社会关系,在意识传承下合作,生产创造了需要的生活物质。在此基础上,人类发展了物质和精神生活,拓展了人类的认识领域。人类的社会实践与社会意识促进了人类的全面发展。

  这个表述,我们称作人类的理想。他体现了人类的方向是向前;分析人的具体社会实践是以劳动者为基准,​劳动过程是意志与体力的自由结合,成果是劳动者创造的物质。扩展的社会实践应该有利于人类需要的物资创造,和精神创造,有利于人在物质和精神两方面的发展。衡量一个社会是否正义,首先看劳动者在劳动中意志与体力的​是否自由的结合。这种结合的程度体现了社会正义的程度,用这个标准衡量出各个社会形态的进步差别,生产方式人道的程度。分配社会实践的成果是否参照劳动付出-参与生产的脑力和体力付出。如果这两条不存在,或者程度标准低,这个社会没有正义或正义程度低,自由平等民主权利是镜中花水中月。

  马克思主义很现实,与劳动者生活密切相关。劳动者感觉到自己生活舒心,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在这个社会推展了。劳动者感觉自在和自由,这一定是马克思主义获得阶段性胜利。马克思主义好衡量,他却不容易实现。他的理想需要艰苦的努力,才能获得劳动者的认可。马克思主义者需要较高的哲学素质,劳动者的立场。他的理论是为了实现劳动者的理想生活,实现劳动者的全面本质,他必须得有以劳动者为标准的实践精神。马克思主义在实践中随时矫正自己,提高认识服务于劳动大众。有了方向,标准,人的全面本质认识,劳动者就会容易的辨别社会是否在前进。人是物质与精神的结晶,是物质与精神的创造者​。只有创造才会推动人类前进,社会才有正义公平。

  拿人的全面本质和理想本质做参照标准,马克思恩格斯展开了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批判。马克思主义有自己的价值观和劳动者阶级立场,并不完全是一般逻辑的产物。所谓科学性是他们力求在历史和现实社会寻求必然性,来验证自己的价值观。资产阶级站在他们的立场上,以他们的价值观为标准,也在历史和现实中寻求必然性。在人的本质和本性上要取得一致性,如同人类对物质自然规律一致性看法几乎不可能。分歧点在于人们认为人类社会是否有一个先在的客观真理,而且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规律。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都在强调自己掌握的是这个先在的最终真理,依据是各自的价值观和立场进行表述。

  那么人类社会有没有发展规律?如果有这规律依据那些​主要矛盾发展?如果承认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是人类社会的主要矛盾,那么社会存在是由什么构成的,是人造物质和人类意识构成的吗?如果是物质,那么是否由物质主导了人,人是无主观意识的物质被动反应物?如果是人类意识,那么就出现了意识决定意识的的同意重复,产生出荒诞的推论。回答社会存在的构成与社会意识的关系,成为当代最重要和迫切的哲学问题。现实中这对矛盾的解答与人们的阶级立场紧密相连,与阶级的价值观紧密相连,与人的本质论述紧密相连。

  比如中国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已经完成,作为掌握资本的剥削阶级已经被消灭,阶级不存在了还有阶级斗争吗?一般认为,还存留剥削意识,在意识形态里还存在阶级斗争。如果以人本质中劳动的自由程度为标准,​以劳动为价值观为标准,物质形态上的阶级依然存在。这个阶级就是管理者。劳动中只要存在精神与体力的分离,管理与劳动的界限,分工的壁垒,这阶级就现实的存在着。国家资本主义的存在是历史的需要,也表明资本管理权没有实际落实到劳动者联合体。先锋队代表人们执掌权力,管理国家资本,章程和道义规定了他们与劳动者的利益一致,名义上不存在矛盾。如果能消除管理分工的壁垒,确实消除了矛盾。而实际上让官僚们解除自己占有的优势-权利,物质与精神支配权,在意识上和现实中都是个难题。让官僚们消灭自己,把自己变成劳动者,变成劳动的带头人,社会主义建设中的新型先锋队员工,这就是现实中的难题。东方国家坍塌都是没有解决这个难题,管理阶层变成推行资本主义的先锋队而造成的。

  对于这个实质问题只有毛泽东有深刻的认识,他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就是要消灭管理界限,劳动分工的壁垒。1975年宪法中最特殊的一条是干部要参加劳动,这是人类宪法中仅有的一次消灭劳动分工的表达。毛泽东曾提倡的鞍钢宪法,在微观上,在经济实体组织中体现了消灭劳动分工壁垒的要求和趋势。毛泽东从理论到现实都为社会主义建设指明了方向,也是他为共产主义做的创新和发展。

  辩证唯物主义的实践观,是指他们的兴趣不在于对最终永恒真理的追求。而是在于把劳动者解放当作一个历史过程,是逐步实现的。理论的目的是为现实中的无产阶级劳动者服务,实践必须以劳动者的利益为预期目标,实践主体必须是劳动阶级,价值观必须是劳动创造。理解了这个意义,就明白共产主义不是乌托邦,不是虚无缥缈的理想,他与现实紧密相连。共产主义有自己的现实目标,有自己的价值观,也有自己的理想。他的理论与自然研究追求的规律不一样,不是以客体,自然的客观为尺度,而是以无产阶级劳动者为价值尺度,带有固定的主体主观社会意识。以物质自然的科学意识来衡量辩证唯物主义,冠以科学的名义会带来误解,也会捆住自己的手脚。无产阶级劳动者的理论与现实追求带着强烈的主观意识,与自然研究追求的客观规律差异巨大,就像资产阶级和剥削阶级追求的社会真理与自然规律差异巨大一样。历史是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辩证发展的结果,各阶级的社会意识自觉和不自觉的对社会存在起到反作用,这就是与自然规律的差异性。如果能把劳动者的物质和精神要求理解为科学,认为这些要求符合科学,那么与辩证唯物主义就不矛盾了。

  阶级斗争是客观存在的。没有了阶级斗争,说明差别消失,管理与劳动不存在界限,分工不存在壁垒。以1956年后中国的现实做对比,上述矛盾没有消失,阶级斗争必然存在,只不过转换了形式。社会主义阶级斗争的新变化,统一下的对立矛盾及其演变,造就了东方阵营的发展历史和曲折现实。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依据:管理与劳动的分工壁垒,体现在经济和政治上的管理阶层与劳动和劳动者的对立。要消灭这个理论,必须消灭其理论的现实依据,消灭管理与劳动分工的对立。指责毛泽东晚年犯了严重错误,首先应该论述清他的理论依据是否存在,管理与劳动的分工壁垒是否存在,政治和经济上是否存在这个基础。如果存在这些矛盾,就说明他的理论有合理的现实依据,剩下的是如何斗争的策略问题。

  现实中人类解决重要矛盾有完美的策略吗?美国解决中东问题,既有经济核武器,也有战争手段,有巡航导弹,阿拉伯人科技落后只能用人肉炸弹对付美国人。谁更恐怖?那得看您站在谁的立场上,怎么看待正义问题。一谈到人类社会问题,总是离不开价值观标准和立场问题。人类目前难以取得一致的社会立场和价值观。

  钻牛角尖的要问:鸡和蛋谁在先?劳动者的现实问题比这个紧要,等他们过上正常人的生活,精神与物质不再分离,他们会有时间研究这个问题,也一定能回答: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关系问题。​

  答疑:传承二字表达以语言文字​为载体的交流。语言文字这个工具很重要,在原始时期汉语是交流需要,对自身与外界命名事物命名,语言与事物形成对应关系。这是人们区分事物,意识进化的重要标志。幼儿浓缩了人类发展的早期历史,幼儿在学说话阶段,常常表述不清自己和外界事物,这是他词汇不广泛,与事物没有建立起一一对应关系。人类早期的意识和语言的关系如同幼儿,如果没有语言,人类意识就处于混沌,连彼此关系都很难分清,更无法积累,广泛交流,也就不可能产生主体意识,自我意识。人类传承的意识基本经过加工的自我意识和主体意识。以语言文字为载体的传承意识是人类与动物的区分标志。在笔者看来,马克思说动物没意识,是在这种语境下的比较。语言是人类社会交流的产物,语言奠定了人类自我意识的基础。语言是人类合作制作工具的纽带。​

  马克思与恩格斯1846年在《德意志意识形态》有关费尔巴哈第二部分是这样论述的:“​但是这种意识并非一开始就是“纯粹的”意识。“精神”从一开始就很倒霉,受到物质的“纠缠”,物质在这里表现为振动着的空气层、声音,简言之,即语言。语言和意识具有同样长久的历史;语言是一种实践的、既为别人存在因而也为我自身而存在的、现实的意识。语言也和意识一样,只是由于需要,由于和他人交往的迫切需要才产生的。​凡是有某种关系存在的地方,这种关系都是为我而存在的;动物不对什么东西发生“关系”,而且根本没有“关系”;对于动物来说,它对他物的关系不是作为关系存在的。

  因而,意识一开始就是社会的产物,而且只要人们存在着,它就仍然是这种产物。当然,意识起初只是对直接的可感知的环境的一种意识,是对处于开始意识到自身的个人之外的其他人和其他物的狭隘联系的一种意识。同时,它也是对自然界的一种意识,自然界起初是作为一种完全异己的、有无限威力的和不可制服的力量与人们对立的,人们同自然界的关系完全像动物同自然界的关系一样,人们就像牲畜一样慑服于自然界,因而,这是对自然界的一种纯粹动物式的意识(自然宗教);但是,另一方面,意识到必须和周围的个人来往,也就是开始意识到人总是生活在社会中的。

  这个开始,同这一阶段的社会生活本身一样,带有动物的性质;这是纯粹的畜群意识,这里,人和绵羊不同的地方只是在于:他的意识代替了他的本能,或者说他的本能是被意识到了的本能。由于生产效率的提高,需要的增长以及作为二者基础的人口的增多,这种绵羊意识或部落意识获得了进一步的发展和提高。与此同时分工也发展起来。分工起初只是性行为方面的分工,后来是由于天赋(例如体力)、需要、偶然性等等才自发地或“自然形成”分工。分工只是从物质劳动和精神劳动分离的时候起才真正成为分工。从这时候起意识才能现实地想象:它是和现存实践的意识不同的某种东西;它不用想象某种现实的东西就能现实地想象某种东西。”(注:这个段落是笔者划分的。)

  这个段落体现出马克思与恩格斯共同的主体意识,​把人类与动物做比较。这篇文章是他们到中年后都认为是成熟的哲学思想表述,恩格斯根据人类的新发现对他们的论点补充论据。达尔文1859年发表的《​物种起源》,1871年发表的《人类起源》,佐证了马克思与恩格斯对于人本质的天才见解,证明了哲学的先导作用。​

  Karlliu说:“达尔文《人类的由来》发表于1871年。在此之前,马克思不可能预先假设从动物到人的发展史。

  人与自然的关系马克思当然谈过很多,但真正质的东西,基有些短板只能在本没有探讨。至多是说劳动是人的类本质。马克思在这方面的理论活动一般集中在早期,产生这种情况是很正常的,因为那时候人们还不知道人是从动物发展来的,物种起源提出人由猿而来是在1859年以后。所以44年手稿不可能如我们可以从动物到人的历史演变的角度,长视角研究人和劳动的本质。即使是对动物的认识都是很肤浅的。这只有到恩格斯晚年才可以有所补充。”

  门捷列夫的化学元素周期表,在人类对元素全部实验以前就排列出,​并且为后人验证其正确性。这就是天才的洞察力,天才是把人类传承的意识运用在恰当的地方。天才的哲学家能预见到人类发展的步伐,完全靠他证和实证那是科学家的工作。像门捷列夫和特斯拉是引导科学家工作的天才。达尔文只是佐证了天才,而不能用进化论来否定马克思天才般的哲学论述。

  哲学以社会现实为基础,但他不是验证后的总结报告,这就是与自然科学的区别,多数情况下不允许进行验证。比如你认为某国执政不合理念,自己想要代替,这就是不切实际。而科学研究,只要你说得有道理,有实现的可能,就能实验。条件不具备,人们会努力积攒条件。自然研究方式无法推广到社会中,其实践方式也不能在社会中实现。所谓解放思想,大胆实践那是掌管国家权力者的口号而已,是他们鼓励人们进行他们预想的预设的实践。社会实践从来没有自由过,那都是带有前提条件的。不分清自然与社会的界限和各自的特殊性,只能造成人们的天真。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