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孔和尚:十字岭上话左权

2017-07-28  作者:孔和尚  来源:网摘  

   我们翻过千重岭,爬过万道坡,终于来到了十字岭。

  本来按照计划,我们应该今天上午到达此处。可是上午呢,我们没能来,中午也没能来,下午都快过去了,黄昏时分,一轮残阳垂挂在西方。我觉得这都是天意,就在这个暮色苍茫中,我们来到了这个地方。因为这个道路非常艰难。其实我们走的是现代化的道路,我们乘坐的是现代化的交通工具,竟然没有想到,耽搁了将近一天,我们才到达这里。

  我们想若干若干年前,半个多世纪以前,来到这里是何等的艰难。用我个人的感受来讲,不要说让我当八路,你让我当伪军、你让我当鬼子,我可能都不干。也就是说在那个时代,谁活着都不容易:当好人不容易,当坏人也不容易。

  那么人类之间为什么要你死我活地搏斗呢?谁不想安安稳稳地在家里坐着,喝点儿酒、吃点儿饭呢?可是呢,就是有那么一些人,他活着不让别人好好活;有那么一种阶级,他活着不让别的阶级活;有那么一种民族,他活着不让别的民族好好地活。没有办法,他逼迫着其他的团体、其他的阶级、其他的民族要奋起反抗。所以呢,人类流血,总有另一种声音去呼唤和平。可是我们发现不论怎么呼唤,和平与战争,好像总是交替进行着。和平好像是战争的间隙,毕竟我们已经享受了这么多年幸福的生活。

  当我们来到这个左权将军殉难地的时候,我一走进这片广场,我很高兴地看到我们的农民朋友在那里生产,在那里摆弄他们的粮食。这种情景和我们背后的烈士亭,它没有关系吗?它显然是有关系的。这边一轮残阳照过来,那边的柱子旁边写着“下有悬崖,请勿攀爬”。这是提醒我们安全,但我们恰恰想到了当年烈士和那些八路军的英雄们,他们为什么要到这个“下有悬崖”的地方来?

  就在刚才我们车上来的半路上,有一个地方叫南艾铺,这就是当年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和左权将军分手的地方,是他们见最后一面的地方。当时周围上万的敌人,包围了我们小小的八路军总部。说起来八路军总部,好像威名赫赫,其实没有多少人。因为八路军的主力部队都在四面八方作战,这些高级首长身边的警卫部队的人数寥寥无几,大多数是非战斗人员——后勤啊、新华日报啊、记者啊、学校啊这些机构,老幼病残很多很多。他们如果整体突围的话是不可能的——整体突围就意味着全体陷没。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将军,只开了几分钟的会就决定分头突围。当然他们的决定都是井井有条的。

  在此之前,其实左权将军已经不止一次掩护过八路军最高首长的突围。那么说到这儿呢,我们可能会想:情况是如此的凶险吗?我们再想一想,昨天我们去过的那个百团大战的纪念遗址,想想百团大战就知道了。

  到了1940年这个时代,国民党基本上都跑到西南一隅去了。大部分国土——特别是我们国家最肥沃的部分,已经全被敌人占领。谁来收复这些地方呢?是共产党领导的武装,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以及其它各种地方武装。所以日军抽调了他的主力部队、精锐师团来对付八路军,对付新四军。所以1940年以后,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遇到了空前的困难,当然也就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其实远在1938年的时候,在临沂的一次战斗中,左权将军就掩护过朱德总司令。当时他们身边也是只有两个警卫连,也是打得很险。后来在百团大战中,左权将军也是在一次激战中,掩护彭德怀副总司令先走,他断后。那么在同样的1942年——左权将军是1942年5月份牺牲在这里的——在2月份的一次扫荡中,他又一次让彭德怀副总司令先走。也就是说,左权将军的牺牲,我们都感到很惋惜,其实这不是偶然的。

  那么说到这里,我们可以简单回顾一下左权将军的生平。

  左权将军是1905年生的,他是湖南醴陵人。从小是个穷人,但是很早他就接受了先进的理论,后来就接触了马列主义,再后来加入中国共产党。那个时候国共是合作的,所以他去了黄埔军校,他是黄埔军校一期的学生。当然我们大家都知道,黄埔这些学生不是在家里死读书的,他们是要参加战斗的。他在东征陈炯明的战斗中表现突出,很快就连续地升任,从排长连长一直升上来。所以黄埔军校后来就派他们这批优秀的学生去苏联留学,去人家那儿深造,学习高深的军事理论和其它的马列主义理论。

  就在他们临行之前,国民党中宣部长来给他们讲话,国民党中宣部长告诉他们:你们到了那里,要好好地学习马列主义,为革命打下坚实的基础。大家知道这位国民党中宣部长他是谁吗?他的名字叫——毛泽东。很多人不知道,其实毛主席本来是国民党的部长。毛泽东在国民党里当部长的时候,蒋介石连国民党的中央委员都不是。就是说如果毛主席在国民党里边混下去,那没什么蒋介石的未来。蒋介石能竞争得过毛主席吗?只不过人家毛主席要选择一条光明的革命的大路。

  左权在苏联和我们党其他一些早期领导人一起在那里勤奋地学习,所以他是一个智勇双全的人。不论邓小平、刘伯承、林彪,都非常佩服左权的。

  左权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共产党的武装力量。回来之后他就到苏区,担任红军的领导。在几次反围剿战斗中,左权都是表现非常突出。他曾经担任参谋长军团长很多重要的职位,毛泽东朱德都是非常器重他的。后来在长征路上,他又战绩非常辉煌。他一度担任过红一军团的军团长。正因为他有这样的辉煌的历史,再加上他有深厚的理论修养,我军的很多战术,都有左权的贡献。所以在工农红军改编为八路军的时候,关于让谁当参谋长的这个问题——我们讲职位,它有一个复杂的这样一个统计:它必须要考虑人的资历、考虑你的战功、考虑你党内的位置、考虑你的表现等等,它是一个综合的表现——那么毛泽东是力举左权。

  大家知道八路军的战斗序列吗?八路军的总司令是谁?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那么八路军的参谋长是谁?叶剑英。副总参谋长——就是左权。

  因为参谋长这个职位它非常重要,参谋长的要求必须是全才。参谋长能够指挥打仗,能够训练部队,能够制定作战计划,还要管许许多多的杂事。而左权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天才。所以很多研究军史的人非常惋惜,假如左权不牺牲的话,那么我们想,他如果活到解放后,他应该是什么位置?是不是这个十大元帅评起来就比较困难了?是不是啊?恐怕十大元帅不够了。他起码是国防部长以上的,他应该是元帅级别的。所以左权将军的牺牲,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从共产党角度看、从八路军的角度看、从整个中华民族的角度看、从人类军事史的角度看,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说到左权将军的牺牲,在这里要谈一个事情:就是很多的果粉,鼓吹国民党抗战的功绩,他们的逻辑很有意思——他们动不动就说,我们国民党死了多少将军。我们首先说,这种逻辑好像是值得质疑的。就是评论一个团队的战功,能不能以你死了多少人为标准?说中国奥运会代表团取得了辉煌的成绩,因为我们残疾了80个人。能不能这样去评功?那我们都知道奥运会不能这样评功。或者说我们这台春晚演的非常好——导演和演员三天三夜没有睡觉。能不能根据这个就说这个春晚演得好?同样我们知道,我们要评战功,首先要评你杀了多少敌、你消灭了多少敌人、自己付出了多少代价,就是敌我伤亡比。这是一个重要的数据。第二个还要看有没有达成战役目的,最后是有没有达到战争目的。你死了多少人,达到了什么目的,这是第一个逻辑。

  第二个逻辑,国民党确实在抗日战场上阵亡了很多的将军。可是第一,他没有打胜仗,是被人家追着尾巴,被人家在后面打死的。第二,很多将军是他死了之后追赠的——也就是说他生前不是将军,大部分生前都是团长、参谋长。这几个师参谋长、军参谋长,因为他们阵亡了,我们算他是抗日英雄,所以国民政府追赠他一个少将。就把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算起来,他一共阵亡了125个将军。最高的我们都知道,就是张自忠将军,这个我们都耳熟能详。

  那么共产党对这些在抗日战场上牺牲的国民党将领,都是高度尊重的。我们大家知道,毛泽东朱德有一个规定:不能以现任领导人的名字来命名城市、街道。所以你看新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城市有毛泽东路、有朱德路,没有。但是有一些城市街道是以人名命名的——中山路,有多少城市都有中山路。我们还知道,北京市有张自忠路、有赵登禹路、有佟麟阁路。三位国民党的将军,命名了三条北京市的道路,没有改变过。还有一个县,叫左权县,就在这里。

  其实按照国民党追赠将军的原则,共产党牺牲的将领,比国民党要高一倍。也就是共产党牺牲的团级以上干部,这些团级以上干部一共是200多人,正好是比国民党多一倍。只不过那个时候国民党他不给我们军衔,他只给我们3万人的编制,后来连这3万人的军饷都不给了,后来就让你们自生自灭了。那我们自己发展到一百多万人,他没有给过我们军饷,也没有给过我们编制。就好像我们自个儿办个大学,国家不给咱们承认,不承认咱们是教授啊。那咱们只能自己承认自个儿是教授。我们发的是地方粮票,这地方粮票解放后能够转成中央粮票,转成全国粮票。那按照国民党的标准,我军牺牲了200多位将领,包括八路军、新四军,还有最可歌可泣的东北抗联。

  东北抗联牺牲的人物是什么重量级的?大家举几个东北抗联的英雄的名字我听听。杨靖宇,赵尚志。这都是政治局委员级别的。国民党从来就没有牺牲过这个级别的、这么重量级的人物,他没有牺牲过元帅级别的人物。还有国民党牺牲的那些将领,基本上全是杂牌军的将领,老蒋的嫡系中央军就没有过。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站在左权将军这个亭前,真的会感到一种万山同悲的感觉。有多少中华儿女,就牺牲在这个巍巍太行山下。

  有时候我们旅游,看看山石,看看自然风景。但是山,不仅是从自然风景的角度看这么美那么美。山是有性格的,山是有气质的。我从河北走到山西,我看过很多很多次太行山,我认为只有太行山,它称得起“巍巍”两个字。很多山都是美的,但是我们如果说喜马拉雅山是“魏巍”好像不准确。喜马拉雅山应该是另外一种美。张家界是另外一种美,九寨沟是另外一种美……但你到太行山你就知道,太行山是巍巍的。如果你懂一点美学,你在这里走一走你会知道,在这里诞生的人民是不可征服的。

  我也在日本待过一年,我一看那个破富士山,我说这叫什么民族啊?就这么一个大坟包子,全民族崇拜?这是一没出息的民族。当然日本有人家的优点,有人家值得咱们学习的地方。咱就拿山来比,它就没有巍巍太行。这个巍巍太行,和平时期给我们这样一个赏心悦目的旅游的享受。但是在战争年代,它就和那种不屈的民族精神结合起来了。所以刚才我们的车一路上来,我心里翻腾的是,在这里发生过什么什么样的战斗。我脑海中想象的是各种战斗的场面。所以我一路上,不管我们最后有没有到达这里,其实我都是在旅游了。

  最后我们说一说这个十字岭突围战,十字岭突围战可能大家都查过一些材料了。首先它说明,八路军和日军互相战斗之激烈。因为在此之前,日方已经下了决心,要彻底消灭八路军。而且他有一个类似于我们今天常说的“斩首行动”这样的计划。

  全世界特种兵是中国发明的。我们今天都知道有特种兵,特种兵是红军发明的。但是到了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就采用了这种特种兵计划。他抽调了200个特种兵,组成两个纵队——其实就是连队,两个100人左右的连队。他日本人这个汉语学的很好玩儿,他就直接叫便衣杀人队。要说咱们今天成立两个特种兵部队,不可能叫杀人队呀!但我一看这个材料很奇怪,日本他就直接写这个杀人队。这两个杀人队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杀朱德彭德怀。他是要下了决心,要斩首的。而且给他们每人都发了头像,就像我们今天博客上的头像一样的。我曾经在微博上发过那个头像,那个头像印的那个毛泽东朱德。可是不知道那头像他怎么得到的,好像有错误:就是那个头像跟朱德毛泽东相差甚远。所以我说是不是情报工作有误啊?拿着那个照片是绝对找不着本人的。但是我们能看到他的决心。这两支部队是昼伏夜出,白天就隐蔽在丛林里边待着,他们带着四天以上的粮食,专门在夜间行军,而且他们的战斗能力极强。大家看过一个电视剧叫《亮剑》是吧?《亮剑》里面就表现了日军这个特种部队他的超强的作战能力。他这百十来个人,可以随便消灭咱们二三百人。确实是很危险。而在那种情况下,在南艾铺一带,不幸八路军的总部指挥机关就陷入了这样的重围。

  我们要想想当年的情况是非常危急的。假如说这个总部真的被人家包了饺子之后,那对八路军、对整个华北抗战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所以我们也想,左权将军他拼死掩护高级首长,不仅仅是他的职责的要求,更是他有一个全局观。其实左权本人也非常重要,他难道不知道自己重要吗?那肯定是遇到了不得不挺身而出的这种巨大的危险。

  因为我也经常研究军事,我有的时候也反复去想:这一仗有没有更好的选择?有时候我们想去鸡蛋里边挑骨头,可是我看了很多十字岭突围的材料,我基本上找不出更好的一个方案。也许我们在别的战斗别的战役中可以——比如说给百团大战、给淮海战役我们可以提这样那样的意见,但是我想十字岭突围,你换任何一个将军一个部队,恐怕当时那种情况,拿不出更好的方案,恐怕还会遭到更大的牺牲。结果是,这个战斗的结果证明他们的方案是正确的。因为他们分了三路突围,全都成功地出去了。当然代价是有的,但是没有一个单位被彻底地消灭掉。但是非常可惜的就是,左权将军就在他自己完成了所有的阻击任务——就是我们站的这片土地,十字岭,始终控制在八路军的手中,因为它是一个制高点。我们看看周围的地形就知道,只要控制这个地方,就可以掩护其它几路突围,这个地方始终控制在八路军的手里。当时那个总部警卫连的连长叫唐万成,他和左权将军非常熟,左权将军以前还批评过他,因为他对战士可能比较粗暴——就在最后完成任务之后,左权将军说那行啦。他松了一口气了,他也可以走了。就在这个时候炮弹飞来,还不是敌人冲上来了,所以这个令人惋惜就在这里。如果是子弹的话,那就叫流弹。那个炮弹可能也不是瞄准他的,但是很不幸,这一颗弹片就击中了他的头部。可能是当时就击中要害部位了,据目击者说,当时他就倒在血泊里了。而且当时情况非常紧急,在场的同志就草草地把他埋在一棵树下了,非常好的就埋在树下了,然后就回去汇报了。

  很不幸的是,这个消息迅速地被日方得知了。然后日本人就马上派人返回这个战场,就找到了他的尸体。找到了之后就拍照,然后就马上大肆宣传。我们看我军为什么也要同样的、这么高规格的宣传?大家看了那个碑,碑的四面刻满了领导人的文章、题词、诗作等等。就因为是敌人先宣传了。比如说日本,他阵亡了很多高级军官之后,他都是能隐瞒就隐瞒。美国也是这样,国民党也是这样的,这种例子是举不胜举的。那么他竟然能够击毙了八路军的副总参谋长,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喜讯。对我方是一个——确实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应该是这么讲。

  我们看到这里除了刘伯承邓小平彭德怀,他们都有悼念之作之外,长期以来被人们所传颂的是朱德总司令的那首诗。我们大家在另外的场合也都看到了“愿拼热血卫吾华”,“太行浩气传千古”。我们在一些地方写着,看到那个“太行浩气”四个字,其实就是从朱总这首诗里面来的。

  我还告诉大家一件事:就是一向沉默寡言、基本上没有什么文学创作的林彪元帅,专门为了纪念左权,写了一首诗。而且大家不可想象的是,这首诗长达一百多行。我们知道林彪一般是不怎么跟别人交往的,他给谁写过诗啊?所以就从这个举动,能够看到林彪跟左权关系之密切。因为他们都是从黄埔军校毕业的,也都到过苏联,而且也都一起在红军从反围剿,到长征一路并肩战斗过来的。可见左权的牺牲,就在林彪的心上,它引起多么大的波澜。我觉得我有时间我还想好好研究一下林彪的那首诗,他是怎么悼念左权同志的,再把其他领导写的这些诗都加起来。

  说到最后,我觉得左权将军他之所以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人提到他不尊敬不悼念,是因为在他身上凝聚了一种“八路“精神。

  其实八路这个名字,被正式命名只有几个月。就在抗战一开始,平型关战役刚开始,平型关战役还没打完的时候,国民政府就下了命令,这个八路军改名叫第十八集团军。本来按理说他们早就不应该叫八路军了,但是共产党自己,全国人民坚持把他叫八路军。而且最后这个八路呢,成为一个符号了。我们知道到了抗日战争胜利之后,这个共产党领导的部队都叫解放军的时候,全国人民还管他叫八路,国民党军也把他叫八路。“八路”这个名字已经不能变了。

  国民党的残部逃到台湾之后,仍然把他们叫八路。据说台湾的公共汽车,没有第八路,就怕受刺激。我三次去台湾,我专门儿在马路上找八路,真没有。我说难道把人都打击到这种变态的程度了吗?

  可见这个八路已经不是一只部队的番号,八路是一种精神。但是因为他不是一个正式番号,可能我军没有派工作人员去总结这个八路精神。我觉得站在这里,我们可以试图去思考一下,八路精神是什么?我觉得在左权将军身上,就有这种八路的精神。这种精神也很好地在朱总司令的那首诗里反映出来,从这首诗中我们也看到,一代名将,怎么样才是实现自己价值一个最好的途径?就是把自己的智慧、把自己的生命都贡献给自己的祖国,为捍卫自己的祖国愿意誓死奋斗,直到献出生命。

  我们今天中国是不是也重新面临着有可能被侵略,主权有可能受损的这一种形势呢?我们在网上看到很多热血青年那种爱国的激情,当然我们想,光有爱国激情是不够的,要有意志、要有智慧、要有斗争策略等等。过去我们正是因为有很多左权将军这样的英雄,当然我们也不忘国民党部队有张自忠将军这样的英雄——张自忠将军也是可以不死,而最后选择了死。我记得阿忆老师讲过张自忠将军的事迹,我觉得阿忆讲得非常好。大家可以去网上查那篇文章看。正是因为我们的民族有这样的汉子,有这样的英雄,所以不论敌人多么强大,多么凶恶,最后的胜利是这个民族的。

  所以我今天来到这里,我也有几分激动。我是多少次在这个太行山麓里边走,包括北京的香山、八大处,其实都属于太行山余脉,在那里都能够体会到巍巍太行的一点气息。那么今天在这里,我觉得我们是真正地得了正宗的“太行浩气”了。希望我们带着这个浩气,回到我们各自的工作生活领域中去,让这个浩气充满我们的生命。让那些侵略我们的家伙,就像刚才那一轮残阳一样,现在已经落到地平线下面去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