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李杰:要更加关注未来的印度洋方向

2017-08-11  作者:李杰  来源:微信“昆仑策研究院”  

  在《祖国》杂志社举办纪念建军90周年暨第七届(2017)国家安全论坛—一带一路与人民军队的主题发言

  当前,我们不要光盯住中印陆地边界的矛盾与纠纷,近来不少网友都在网上喊打打杀杀,似乎只有打一大仗,方能最终解决问题。今天,我不对这些观点作评论,我只想强调一下海上方向,尤其是印度洋方向的一些问题。

  印度洋方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海上方向,无论是当下我国海上贸易运输量的85%,或者未来的石油运输量的2/3,在印度洋某海域或马六甲海峡西北口方向,未来都可能成为制约我们海上通道的重要瓶颈。

  鉴此,下一步我们要特别关注印度洋方向的海洋形势及印度兵力部署的调整:

  第一,就是安达曼和尼科巴群岛,两个群岛位于新加坡海峡的西北口,距离上述端口约两百公里的距离。多年来印度已在此建立了三军联合司令部,配备有相当数量的海空军兵力兵器,包括作战飞机20多架,舰艇十多艘,还在岛上配备有一定数量的部队和岸舰导弹。因此,如果一旦中印双方发生冲突或严重危机情况下,特别是爆发陆上边界冲突情况下,印度极有可能把马六甲海峡西北口周边的海上通道封住,使用武力拦截或封锁过往的中国船舶,届时我海上通道安全将受到严重的威胁,我海上运输线畅通将受到重大影响。

  第二,近年来,印度相继从美国进口了大量的P-8I反潜巡逻机(最终将达到12架或12架以上)。P-8I反潜巡逻机按照印度的要求增加了一些系统,适合印度洋特点进行反潜巡逻作战任务,例如有可能加装新型海上监视雷达AN/APY-10,能够获得陆地和海上的高清图片;此外,还将装备“鱼叉”Blok 2反舰导弹、6-8枚MK-54 MOD0轻型反潜鱼雷。这批反潜机服役后,将对中国到印度洋地区的活动潜艇威胁非常大。一段时间以来,印度曾多次声称,中国共有16艘核潜艇和常规潜艇进入印度洋地区,并污蔑称“对该地区造成巨大的威胁”。

  第三,对我海上护航编队“耿耿于怀”,声称在必要时要解决这个后顾之忧。从2008年12月26日开始,中国在印度洋的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派驻有一支海上护航编队,主要实施反恐和反海盗,迄今已经将近9年的时间。对于中国的护航编队,印度一些人士或部门始终认为:此举是对其海上安全的威胁与影响,是对印度传统势力范围的挑战,因而一直“耿耿于怀”。针对我们海上护航编队,印度认为:除可使用P-8I反潜巡逻机和岸基作战飞机之外,也可用这些年发展很快的潜艇兵力来加以有效对付(印度海军现拥有各类潜艇20多艘,包括俄制“基洛”级、法制“鱿鱼”级、德制209型等)。

  第四, 2017年7月11日中国建立了第一个海外综合保障基地——吉布提基地。这个综合保障基地虽然目前人数不多,但各种保障能力在稳步提升。今后,类似的海外保障基地,我国将会建设和部署得越来越多;但是,对于像吉布提、瓜达尔,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等基地、港口来说,特别是它们的地位、建设和安全问题,印度等国始终“心存芥蒂”。所以,在进行这些基地、港口建设时,对于其安全和保卫问题一定要未雨绸缪、要有忧患意识,要考虑未来可能面临的各种问题。一旦陆上方向出现危险情况时,印度必然会在海上方向对我采取行动,由此将产生一系列对我不利的行动与影响。因此,我除了在陆上方向严阵以待,做好准备外,海上方向受到的威胁将可能更是多元的或是长期的;所产生的不利影响对我将是深刻的,甚至至关重要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