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徐鲜梅:农发所的科研史就是圈子文化和山头主义的活动史

2017-08-11  作者:徐鲜梅  来源:红歌会网  

  殿堂农发所,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有心总被冷漠误,情脑常被鬼意欺!A血型张所长和A血型杜书记被O血型杜志雄处长、副所长联袂O血型吴国宝室主任绑架时代刚结束!老实B血型潘书记、真实B血型新书记和踏实B血型纪委书记又被“人鬼一体、趋炎附势、见风使舵”的AB血型翁鸣和AB血型李国祥盯上了、粘上了,捧得很舒服,忘了党纪,乱了规矩!

  在中央“三令五申”痛加鞭挞拉帮派的“圈子文化”,坚决抵制“小团伙、小圈子、小山头”恶势力,以及清理“四风”、讲求“三严三实”、“两学一做”与“党要管党、从严治党”之际,最高学术殿堂农发所仍然炙热抱团结伙,是习惯,是贪念,也是帮规及使命。

  事实上,农发所的拉帮结派的“圈子文化”由来已久,可以说,农发所的科研发展史,也就是圈子文化和山头主义的活动史。农发所,自1978年建所至今39年,经历了“10届 1届”所长及副所长的更替及权力变迁(参见http://rdi.cass.cn),涉及到了24人。实际上主要是“两条线上”的人,一是“官派”接班人,二是“帮派”接棒人。事实表明,官派,无论是科研态度、学术精神,还是危害程度,却要胜过或好过帮派。从而,在权力更迭中,官派也就不可避免地输给了帮派,或帮派绑架官派,且“帮派”中的“刘派”彻底打败了“陈派”,并形成了帮规。

  一、帮派萌发阶段(1978—1988)

  1978年,37岁的刘老师的出现,使农发所有了“拉帮结派”的“苗种”;1982年,41岁的刘老师升任农发所副所长,正式拉开了农发所拉帮结派活动的序幕,成功排除了农发所首届4位副所长,并与王老师牢牢占有了农发所第二届所有副所长席位(1982—1985)。1985年,詹老师将所长之位传给了王老师,整个农发所的班子就只有王老师和刘老师,即“一正一副” ,从而“出现”了陈教授副所长(1985—1988)。

  二、帮派艰难时期(1988—1993)

  陈教授副所长,加盟农发所领导班子(1985—1988),不仅打破了农发所的一些既定的规定以及刘老师的“发展计划”,而且以所长的名义(1988)将刘老师“驱除”农发所的领导班子,致使刘老师不但没有将“帮派事业”发扬光大,而且不得不将之中断(1988—1993)。

  三、帮派夺权阶段(1993—1998)

  面对帮派势力,一切力量只能“让路”,刘老师以党委书记的身份和带着“院方宝剑重新“ 杀入”农发所领导班子(1993),再次像1982年那样将农发所第四届所有的4名副所长清理出“班子队伍”,并与陈教授所长“平起平坐”,组织规划韩俊副所长以及培养帮派新生力量(1993—1998)。

  四、帮派分权阶段(1998—2010)

  从1998年开始,截至2010年12年间,刘书记老师退居二线及“垂帘听政”,大肆培养博士研究生以及培育接班人。也就是这个时期,农发所进入了“官派”时代,或者说处长绑架所长以及农发所的“三国时期”。

  五、帮派全盛时代(2010—2015)

  前所长58岁“高龄”接替农发所所长之位伊始(2011),就是农发所“帮派”开始进入鼎盛的时代,也就是农发所杜志雄副所长获得了控制全所及绝对权力的时期,并彻底结束了农发所的“三国时代”,最后胜利完完全全属于“杜志雄帮派”(2011—2015)。

  六、迈向科研时代(2016—2017)

  伴随巡视与整改,农发所迎来了新所长、新书记。所长到农发所时间不长,但农发所的变化有目共睹、显而易见。最突出的变化即是科研与课题不再是单纯的牟利手段及福利待遇,而是责任,是义务,是至高无上的荣誉。同时,农发所的学术气氛愈加浓烈,几乎每个科研劳动者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并发挥作用,就连李国祥这样的殿堂小贩也能从单纯科研(闭门关机编辑皮书)中得到快乐。

  然而,新所长,毕竟是一个纯学术人,要管理好农发所这群“混人”,的确有难度,加上院级兴所压力,使他自信不足,以至于倚重李国祥这样的文贩子。李国祥,什么人?按党员党章党规要求,想必农发所任何一个认识他,且智力正常的人都当知道他的为人、德行和品性。

  李国祥的学术水平?不是新书记所说的文人相轻之问题。只要看过新书记的微博文,就知道李国祥的学术文章水平,一种文风、一个文格,文理不通。新书记的微博文水准有多低,殿堂小贩李国祥的学术文章水平就有多高。

  李国祥博导的学术文章不仅尽显中学生死记硬背的青涩,尽有“假大空”远离现实的本色,且是小学生问答题式的体例。胡冰川曾当众说:他随便涂鸦的东西也强过李国祥的学术文章!事实上,李国祥文章的原创性、深刻性未能超过甚至不及同类问题的普通网文。然而,麦克风表演能力,殿堂小贩李国祥是突出的,普通人甚至绝大多数人所不及的,这是他看家本领,也是敛财技能。

  新所长自信,农发所科研就有希望!并非危言耸听,事态再继续演化,不是学术立场与科研导向偏离目标的问题,而是农发所快被新书记弄成殿堂戏班的大问题。真希望新书记与殿堂小贩携手创立一个戏剧表演中心,专门教授装腔作势、笑里藏刀以及麦克风表演技能。

  少数民族、穷学者

  徐鲜梅博士

  二0一七年八月十日

原标题:殿堂农发所时代史与特征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