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视野

中俄联手再投否决票,不变的大国游戏

2017-03-04  作者:后沙月光  来源:后沙月光论古今  

联合国安理会2月28日就向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实施制裁投票。中国和俄罗斯再次“双否”了这份草案。

中国代表刘结一还直接把话挑明了:曾经所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被用来作为借口发动战争,给中东地区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历史的经验教训必须记取,这样才能避免重蹈覆辙。

也就是你美国不可能永远骗得了世界,因一己之私,不顾在别人国家制造尸山血海的惨剧,然后,拍拍屁股念两句“民主自由”就走了。

本次表决,15个理事会成员中有9个国家支持制裁;除中俄外,还有玻利维亚也跟了一票;埃塞俄比亚、埃及、哈萨克斯坦则投了弃权票。

按江湖规矩,中俄一张否决票就可以阻挡制裁决议通过,两票联手,更说明这种制裁意图,理由,动议的荒谬。鬼知道那些化学武器是谁家提供的?

一票否决权,是大国的特权,人们把联合国安理会五位常任理事国,形容成五大流氓,其实这也是五常之外国家的心声。

国际政治,小国命运,从来没有摆脱过大国的牵制和影响。无论是大马士革还是朝鲜半岛,无论是地中海还是中国南海,都是大国的角力场。小国要么各抱大腿,想办法置身事外,要么就被卷入历史的齿轮中,绞得粉碎。

本文不谈及中东局势,主要写写大国特权是怎么固定下来的?

从国际联盟到联合国

游戏输赢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游戏规则。体育如此,政治也是如此。

国际政治规则,从来就没有公平过,因为制定它的人就是那么几个大国,规则首先保护大国利益和特权。

最早促使国际联盟概念产生的动因是:防止战争

欧洲当时国家众多,战争此起彼伏(领土的,宗教的,民族的),经常出现两国交战,其它国家也不能置身事外的烦恼。

早在16世纪末,法王亨利四世就提出这种建议,他倡导设立一个由欧洲独立自主国家参加的欧洲联盟,以谈判协商方式来避免战争。

英王詹姆斯一世赞同这个提议,但就在亨利四世启程去德国谈论此事时,1610年年5月13日,一名狂热的天主教徒拉瓦莱克刺杀了亨利四世,计划也随之夭折。

但整个构想并非亨利四世首创,原创者是他的财政大臣萨利公爵,因为法王的身份和地位,自然得归功于亨利四世。

可要是将这种欧洲式智慧,去跟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连横合纵等谋略相比,又有点拾人牙慧之嫌。

真正意义上的“国际联盟”是在一战后的巴黎和会上出现,1920年1月正式成立,美,英,法,日,意为五个常任理事国。但一开始极力主张“国际联盟”的美国,最终却拒绝参加国联。

威尔逊总统在签定和约后, 并没有过了国会这一关,参议院拒绝批准,所以美国并不是国联成员。

根本原因是当时美国无法在这种具有制约权力的联盟中取得优势地位,统治集团担心国联被英法控制,不符合美国利益。

1945年2月4日至2月11日的雅尔塔会议上,美,苏,英三国就已经在着手建议新的国际机构来取代国际联盟。设想二战胜利后,由美苏中英法来制定新的托管制度。

托管制度将成为《联合国宪章》一部份,五国自然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安理会是联合国最重要的机构,展开就是安全理事会,还有什么比安全更重要的事?

要让联合国能长期发挥作用,必须得有一个尽可能合理的《联合国宪章》,因为这涉及到许多的主权国家利益,它比创立一部国家宪法要经历更多的时间和耐心。

当然,主导宪章的还是美苏英三国,中国和法国发言权很小,不过两国已经很满足的了。

美国在吸取上次教训后,罗斯福在旧金山会议(联合国筹备会)前,就把国会议员拉入了美国代表团中,杜鲁门接任总统后,延续了罗斯福定下的代表团阵容:国务卿斯退丁纽斯,重量级参议员范登堡,康纳利,众议员布卢姆,伊顿,高级顾问赫尔(前国务卿)。

美国的目标是:

一,联合国规则尽量由美国主导(与苏联较量)

二,取得原先日本在太平洋各岛屿的托管权,保障美国战后交通线安全。

在原殖民地问题上,苏联主张让他们解放或独立,美国无法不赞成,因为它自己也是通过斗争取得了独立。英国叽叽歪歪,比如像抓着香港不撒手。

当然,对美国而言,所谓独立,就是控制,像菲律宾。

1945年4月19日,斯退丁纽斯国务卿将旧金山会议提纲与杜鲁门进行最后讨论并确认。

制定规则的较量

1945年4月25日,各国代表团抵达旧金山,会议正式开幕。杜鲁门给代表团的底牌是同意给苏联三个会员名额的要求,即接纳白俄罗斯和乌克兰为联合国最初会员。

在罗斯福在世时,斯大林就跟美国在代表名额上较量过,苏联在雅尔塔上提议并不是三个,而是16个加盟共和国都独立成为会员国。这意味着苏联将在联大会议上有大量票数。

罗斯福提出了反建议,如果斯大林坚持加16票,那么美国48个州也要成为独立会员,苏联当然不干,也不再坚持16票。

5月1日,执委员果然全体通过了接纳白俄罗斯和乌克兰成为会员的提案。同时,墨西哥提出了让阿根廷成为会员国的问题。

美苏再次较量,莫洛托夫外长明确反对阿根廷加入,因为它是法西斯的帮凶。

这下美国火大了,作为交换,苏联应当接受潜规则,刚刚同意你两个共和国加入,那你拦着阿根廷,搞事情呀!

澳大利亚外长伊华特跳出来刷存在感,说苏联有道理,阿根廷是亲法西斯,是个坏蛋,但相信它会变成正常国家,还不如接纳。所以大会应延期讨论,不要马上做决定。

苏联,美国都冷冷看着袋鼠,心里想:有你什么事?你家老大还没说话呢。

这样英国不得不表态,外相艾登反驳了袋鼠,表示延个屁期,大家投吧。

美洲各国全部站在美国一边,加上英联邦。执委会票开出来是九比三,反对三票是:苏联,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

中国民国想来想去,美苏都不好惹,算了弃权吧,中国弃权票看来是有传统的。还有一票弃权是伊朗。

在全体会议上,票数更加悬殊,阿根廷终于得以参会。

其实美国并不支持阿根廷法雷尔政权,但法雷尔见势不妙,向美国表示效忠,并向轴心国宣战,美国自然要拉它一把。这就是政治。

5月3日会议,问题又来了,就是处理战犯问题。

早在1942年8月,罗期福就说过要将纳粹分子送上国际法庭,并表示将由战胜国一道组成调查战争罪行委员会。

5月2日,美国派出法官杰克逊为代表和总顾问来进行控诉战犯准备工作。

原定的战犯是六名:希特勒,墨索里尼,戈林,戈培尔,希姆莱,里宾特洛甫(可增加)法官美苏英法各出一名(或加小国三名代表)

审判时,提交起诉书,提呈证据,同时,战犯们也可以写申诉书,为自己辩护,其它像盖世太保成员这些也将先后审判。

这有问题吗?按现在的思维,法律审判,罪有应得,彰显正义,有什么不对吗?其实不一样,我们已经被法律至大意识锁死了思维。

两个概念:法律审判和政治审判

英国内阁一致反对法律审判,要求实行政治审判。就是说这种人根本不需要再走法律程序,直接由战胜国宣布死刑,立即枪决。

丘吉尔告诉旧金山法官罗森曼,他支持政治处理,也告诉过斯大林英国人的态度,不走法律程序,政治问题政治解决。

但英国遭到了苏联和美国联手反对。斯大林坚持用法律审判,杜鲁门提议设立国际军事法庭来审判战犯元凶。

5月6日,英国服软,同意派法官参加国际军事法庭。英国佬一直很实现。

三大国之间的妥协,就是后来各种军事法庭成立的依据。

什么是政治审判?就像新中国刚成立时,镇压地主恶霸那种,大会宣布完罪行,就执行命令。

英国做为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提议政治审判并非没有道理,如果按它的来,后来的日本战犯会死很多。

当然,现在人们法律意识很强,就不多说了,再说我成法盲了。但还是要提醒一句,对ISIS这种宗教极端组织,适合法律审判吗?

5月21日,最大的问题来了:一票否决权

除美苏中英法之外,所有国家心里都对安理会的投票程序非常不满,五国抱成团,维护一票否决权,共同抵御小国们的攻击。

维护的理由很充分,这是雅尔塔会议协议赋于的大国否决权,你们这些小国不要BB了。

对美国来说,如果不拥有一票否决权,回来后,国会不可能通过协议。小国们群起而攻之,想修改雅尔塔会议所采取的投票程序。

其它议程结束后,这个问题就成了争论焦点。21日会议攻防战后,一直拖到6月1日问题仍未解决。

僵局产生后,大国和小国必须找到一个妥协点。

关于对某成员国制裁(经济和军事)大国拥有否决权,小国(相对五国)意见不大。

难点在于:大国还拥对争端议题的讨论和协商的一票否决权。就是说,如果某大国不想讨论这个问题,它可以动用否决权中止讨论。

在拉锯战后,美国,中国,英国,法国同意五常放弃这项权力,讨论本身不能被否决。

苏联外长莫洛托夫坚持可以否决这种讨论。所以问题一直拖到了6月1日。

6月2日,美国代表团团长,国务卿斯退丁纽斯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斯大林也许不知道莫洛托夫的立场和逻辑。

这样,他用电话请求杜鲁门直接跟斯大林联系,通过上级命令让莫洛托夫停止这种对抗。

6月6日,在莫斯科的总统代表霍浦金斯(以前是罗斯福的代表,跟斯大林相当熟悉),发回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斯大林否定了莫洛托夫的立场,接受美中英法的立场。

最大的障碍被清除,五常否决权虽然小了一点,但足够用,小国也觉得争得了一点权利。

6月23日,《联合国宪章》通过,大会闭幕。

6月25日,杜鲁门来到旧金山,上百万人涌上街头欢呼美国加入联合国。

六天后,美国国会批准美国成为联合国会员。

人类世界有了一个解决争端避免世界大战的工具。

但今天看,其实这还是一个强权世界,特别是美国,仍然赤果果的行使着霸权,到处打人。

而印度,德国,日本,一个劲的想挤进安理会五常之中,成为六常,七常。特权谁都想要,理由总是冠冕堂皇,公平啦,正义啦!

如果不是中俄一直在安理会连续使用否决权( 俄罗斯七次投否决票;中国六次), 那些极端武装早已经在西方武力支持下打开权力之门,然后,叙利亚就成了一个永无宁日的教权国家。

这世界哪有公平和正义?去问问伊拉克,叙利亚人民就知道了。

中国被人欺压,瓜分,一百多年时间里,公平,正义死哪去了?

只有自己不断强大,才能跟人家谈公平,正义,才能维护世界公平和正义。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