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视野

美国民粹主义的历史源流及现实走向

2017-03-04  作者:周爱民  来源:光明日报  

u=929754204,216249096&fm=11&gp=0.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美国民粹主义的发展历史及产生根源

美国民粹主义的发展历史与世界民粹主义的发展历史基本吻合。世界民粹主义的发展主要经历了19世纪中叶、20世纪六七十年代和20世纪90年代三个历史时期。目前正在全球蔓延的民粹主义被广泛认为是第三波民粹主义高潮的延续。美国的民粹主义与这三波民粹主义相呼应,并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美国民粹主义的第一波肇始于19世纪末期的“人民党”运动,人民党也被西方学界视为最早的民粹主义政党。第二波民粹主义高潮是民粹色彩浓厚的“茶党运动”,至今仍然影响深远。当然,以“占领华尔街”运动、“桑德斯旋风”为代表的左翼民粹主义也表现突出。第三波民粹主义是当下以特朗普为代表的右翼民粹主义,它标志着美国即将进入一个新的民粹主义时代,对美国政治乃至整个世界秩序而言都将是一个分水岭。

综观美国历史上民粹主义的兴衰,民粹主义与经济、社会和政治危机有天然联系。不管是人民党运动、茶党运动还是新近右翼主义运动,本质上都是民众对不安全感的回应。民粹主义之所以崛起,代议制民主模式危机、民族国家模式危机、社会文化多元化融合危机、大众传媒的变革以及政党内斗造成的政府功能失调等,都是直接因素。但追根溯源,最根本原因是美国资本主义制度基本矛盾所造成的经济动荡、周期性金融危机引发的社会恐慌,加之民众诉求长期得不到呼应、利益受损,使民众对政府代表的政治方向产生怀疑。

现阶段美国民粹主义呈现的新特点

以白人中产阶级为代表的保守主义者是参与主体。19世纪、20世纪初的民粹主义者主体是社会最底层的工人阶级,新近的美国民粹主义则主要来自中产阶级。近年来,物价水平持续上涨,新增就业岗位日益减少,社会养老负担日趋加重,导致中产阶层收入水平大幅下降,中产阶级规模不断缩小。据统计,2015年,全美中等收入人口40余年来首次跌到50%以下,而在1971年,这一比例则接近61%。按照家庭数来看,2015年,全美中等收入家庭占家庭总数的比例仅为43%。由此可见,作为美国社会稳定基石、“美国梦”的主要载体的中产阶级的主体地位不断衰落,使得他们在政治上变得更为激进,不满情绪随之加剧、爆发。

社交媒体推波助澜。特朗普的逆袭成功,关键得益于数字化、信息化、网络化时代的政治形态的出现。信息革命带来了社交媒体的蓬勃发展,而社交媒体具有分散性、个性化以及高度有效的组织性等特点,将过去碎片化的草根阶层联合起来,改变了曾经的信息不通畅和不对称状况。这不仅对美国主流媒体所捍卫的“政治正确”主导舆论形成了有力挑战,还进一步强化了各族群内部的身份认同。如果没有社交媒体的鼎力支持,结局将会截然不同。对此,特朗普对谷歌、脸书等社交媒体所发挥的积极作用做出了充分的肯定。

“代表政治”明显。“99%反对1%”,在政治层面,就是反对政治精英。特朗普无论从哪个层面来说,都可以说是十足的“精英”。但这并不妨碍很多来自底层的民众将他看作自己利益诉求的代言人,或者把他看作自己的“代表”。很多人自然而然地把民主和精英对立起来,以为民主好像就是反精英的。其实不然,即便是民粹主义政治,也同样离不开精英,甚至可以说精英色彩更加浓厚。作为民粹主义的代表,特朗普背后有着相当广泛的“民意基础”,尤其是中下层普通民众的支持。

特朗普任期内美国民粹主义的走向

特朗普的竞选成功是右翼民粹主义的胜利,而右翼民粹主义则通常带有种族主义、民族主义和本土主义的色彩。事实上,左右两种民粹主义运动在美国历史上的危急时刻曾多次出现。回顾以往的民粹主义运动,其基本特点都是在活动没有新方向的情况下渐趋平静。同时,特朗普任期内,新的民粹主义也并不意味着会达成新的共识。但美国错综复杂的国内矛盾,将使两大政党各自进行深刻的内部调整,既要避免各自政党的内部分裂继续恶化,又要通过重组与协调,促使两党之间再度达成政治妥协。

特朗普任期内,尽管美国确实面对着民粹主义情绪持续发酵的事实,尽管民粹主义情绪的蔓延会对美国及世界各国和谐与稳定构成威胁,但无论哪个阶段的民粹主义,作为一种政治力量,其未来都取决于其领导人能否将不同的派别联合为稳固的联盟。

美国民粹主义的发展对美国及世界的影响

综观美国民粹主义的发展历程,无论是声势浩大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还是民粹色彩浓厚的“茶党运动”,都没有影响美国的政治生态,也没有撼动美国的两党格局。但“人民党”“茶党”作为独立的政治力量却为美国两党政治格局之外提供了一种替代性政治的可能,也为美国政治文化注入了民粹主义元素,成为美国政治光谱中的一个重要色系。“茶党运动”改变了民主党的政治方向,并将其转向了“右翼”。以特朗普为代表的右翼民粹主义,各方面都认为变革的幅度将会大很多。他的施政纲领,可能会面临法律障碍、国会阻力和行政部门官僚机构的反弹。但毋庸置疑,特朗普的当选将是美国政治的一个新起点或转折点,它将重塑美国政治。

种种迹象表明,特朗普执政后充满着不可预测性和不稳定性。若民粹主义得势,就会出现种族主义与排外主义结合、白人种族优越论与反共意识形态结合、贸易保护主义与反华排华势力结合、孤立主义与美国例外论结合、冷战思维与反全球化主义结合、麦卡锡主义与基督教原教旨主义结合等政策走向,并通过新总统的内阁团队付诸行动,其负面影响将不可估量。

特朗普宣称“美国第一”原则,强烈排斥拉美裔和穆斯林移民,要求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重新签订“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并要求实施贸易保护政策。他认为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导致中国、日本等国夺走了美国劳动者的就业机会,将使中美关系、美日关系以及欧美关系等蒙上阴影,使弥漫于西方的以反伊斯兰和反移民为代表的民粹主义,影响世界一体化的进程。如果美国右翼民粹主义与西欧如法国右翼民粹主义的崛起相呼应,必将给欧洲乃至世界的安全埋下不稳定的种子,很大程度上会给国际社会带来紧张甚至失序。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