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革命经典

重读红色经典

2015-05-09  作者:潘永辉  来源:茂名日报  

  近一年多来,午休晚睡前,总喜欢读一点红色经典。是怀旧吗?不是。是随着人生阅历的增加和生命的越来越清澈,对什么样的文化才能真正拯救心灵和社会,解决生老病死的问题,有了深切的体验。

  全世界无数人都承认,现代人活得很痛苦。追问文化上的原因,大概有这么几点:现代社会的生存竞争体制,剥夺了人与人真情交往的可能,人变成了孤立的原子,身边充斥着的都是面孔熟悉的陌生人;现代人心头的贪婪和对物质的追逐,覆盖了生命深处的灵性和境界,心灵成了一个无处透气的密闭黑箱;现代人对变幻无序的感官刺激的痴迷,破坏了生命的整体感和谐感,使生命呈现碎片般的破裂状态;现代人与大自然的强烈对立和对大自然的掠夺,又使人丧失了回归自然家园、获得存在安全感的可能;现代人对自私自利的肯定和对崇高精神的逃避,又造成了人格的萎缩,活得像微生物和爬虫那样可怜。总之,无数的现代人,每一天的生活都在忙忙碌碌,可是却没有意义;每一天都强撑起生存奋斗的希望,可是每一天得到的都是绝望。用马克思的话来说:这是不正常的人类生活,是人类生活的异化。

  文化的运动,与心理的运动一样,往往存在着一种物极必反的现象。现代人的人心人性压抑到了极点,人类实在受不了了,本能地要寻找新的出路。一边承受着现代生活的压力,一边寻找减压的渠道,这是现代人生存状况的真实写照。于是我们看到那么多的人,匆匆忙忙地慌不择路地跑到了各种各样的“非主流”文化中,寻找精神解脱。在中国,所谓“心灵鸡汤热”、“国学热”和“宗教热”的兴起,就是文化运动的必然产物。问题在于,这种种“热”,是否能够、多大程度上能够解决社会人生问题?至少,在我看来,作为中国人,不要忘记另外一种曾经让中华大地充满青春、理想、激情和觉悟的文化——红色文化。

  红色文化蕴含着很大的文化奥秘,等待着有缘人去探寻、发掘。

  传统文化儒、道、佛三家的一个共同特征,就是在心上下功夫。可是论到净心,最干脆利落、直截了当的还是红色文化。红色文化最能净心。且不说红色文化所提倡的大公无私、灵魂深处爆发革命等一般人不愿意仰望的崇高境界,单说心灵的自我引导,就足以见出红色文化的大气和正气。心灵是具有自我引导的功能的,以什么样的思想观念引导自己,心灵就会走向什么样的状态,类似于佛教所讲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因果道理。有一天,笔者读革命作家魏巍老人的长篇巨著《东方》,读到第三部第十五章的一句话:“世界上只有脏的思想,没有脏的工作。”当时大为震撼,一下子就联系到了《维摩诘经》的名言:“随其心净,则佛土净。”这是红色文化的“净土”境界。可惜,不少共产党人不信红色文化,舍近求远,跑到宗教门里,神乎其神,自欺欺人。

  红色文化最能静心。现代社会生活节奏太紧张了,现代人动得太厉害了,太累了,很多人都想静一静。可是什么是静?单是肉体坐下来,闭门不见客,吟诗作对,弹琴描画,不是真静。心灵的放松,才是真静。什么样的心灵最放松?最无私无我的心灵最放松。这既是养生之道,也是养神之道。你看那么多老一辈共产党人,工作忙碌,精神饱满,生活充实,全得益于他们高度觉悟的思想情操。开阔的心胸、坚定的信仰、光明的理想、忘我的境界,是他们永远不变的静,仿如佛家所说的禅定。这种“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动中之静,才是《金刚经》所说的“如如不动”的真静。

  红色文化最能无我。现代人的自我意识呈现出极度压抑而又极度膨胀的矛盾状态,无论是压抑还是膨胀,都是一个“我”在痛苦中伸缩。个人主义、个性、任性等流行观念,无不在强调自我。传统文化的儒、道、佛理论体系,由于缺乏马克思主义所强调的集体主义观念和人类的“类意识”,不容易摆脱个人主义,其所谓修行往往带有把“自我”修成君子、圣贤、仙佛的潜意识,很难真正觉悟无我境界。什么叫无我境界?胸怀宽广无边就是无我境界。你看看雷锋的名言:“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这是何等超越的觉悟,找不到半点自私自利的凡心红尘。

  红色文化最能了生死。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得道就可以放下生死。佛教的根本目标更是了脱生死,了生死就不得不忘身(以及缠绕身心的物欲情欲)。忘身最难,不忘身不能了生死,可是最能忘身的还是红色文化。你怎么清净六根求解脱,都不如一念忘身,在为人民服务中了生死,在了生死中为人民服务。这是比禅宗顿悟法门还要便捷的法门。理解了这一点,也就能够理解红色战士为什么如此大无畏,如此不怕死,如此具有献身精神。

  红色文化最能自信。怯懦的人,心灵不能自主,要攀缘各种各样的依靠。红色文化不求神,不拜佛,只求人民的觉悟,以最大的耐心去启发群众的觉悟。与一般人求神佛保佑不同,红色战士是反过来“保佑”(帮助、保护)人民。所以红色文化有资格批评宗教。红色文化是神性和人民性的完美统一,是真正的“极高明而道中庸”。看过红色电影《万水千山》的老一辈人,应该记得里面一位红军小战士说的一句话:“‘神’就是咱们共产党,只有共产党才能救咱们穷人。”近年来,红色文化在民间渐有宗教化趋势,也有其社会根源。

  红色文化最能圆满宇宙人生,能够把极度的无我境界和美好的人间建设圆满为一体。红色文化既倡导人生在世的积极有为,又倡导超越的无我境界,把二者极其辩证地统一起来,比中国传统文化中入世出世的争吵圆满多了。红色文化是迄今为止中华文化发展的最高峰。

  真的要感谢小时候所耳濡目染的红色文化,所接受过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教育,让后来的自己研究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能有一个高的起点。马克思说:“人体解剖对猴体解剖是一把钥匙。”真正把红色文化的境界领会透了,对古今中外文化一目了然。笔者在讲授中国传统文化和宗教文化时,总要学生读一点红色经典,就是这个原因。

  年轻的时候,对宇宙人生充满好奇,不懂事,不识宝,到处参禅访道,到处奔跑。十几年前,随机缘到云门寺拜会佛源老和尚,第一次见面,双方都不认识,但老和尚对我的情况清清楚楚,令我大为惊异。老和尚珍重叮嘱我一番话,其中可在这里一提的一句是:“一切法皆是佛法。”那时候我对老和尚毫无了解,后来才知道他竟是一代高僧。十几年来,几乎每天都在体会这句话,渐渐知道其不可思议的威力,越加佩服老和尚,真不愧是一代宗师。

  近三十年来,随着大陆社会的变迁和民众信仰的缺失,港台和海外各种思想文化汹涌而入,其中不乏传统文化糟粕的倒流,大有不把红色文化挤垮不罢休的架势。人们不明就里,以为时髦,谓之“国粹”,趋之如骛,于是“国学热”大兴。其实,港台和海外由于没有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洗礼,没有经过血与火的淬炼,心性难以深刻庄重,文化难以凤凰涅槃,生命深处的悲剧感和崇高感无法激发出来,潜在的强大的生命醒悟感无法激活,也就无法理解红色文化的境界。港台和海外地区那种“心灵鸡汤”式的“国学”,是脆弱的,难经风雨的,不可能为中华民族提供长久的精神支持。某些国粹分子,以一点轻浅的人生漂浮感、沧桑感,就想学佛学道,自以为看破红尘,却不能主动发起牺牲奉献精神、舍己为人之心,根本不用望传统文化境界,更不用望红色文化境界。更有部分“进口”的“国学大师”,以对传统文化的一知半解,利用民众的好奇和功利心理,窜行江湖,把传统文化神秘化、庸俗化、商业化,搞得庙里红尘,比世间还要飞高三丈,误导了不少大陆众生。

  十年一觉神仙梦,却悟神仙是凡人。佛说:“一切众生悉有佛性。”毛泽东主席说:“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又说:人民是共产党人的上帝。而群众路线,就是共产党人“修行”的无上法门了。不得不承认,红色文化的确是古今中外优秀文化的集大成者。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