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革命经典

列宁:论阶级变动

2015-06-01  作者:列宁  来源:中国红期网  


       1917年6月27日(7月10日)
     任何革命,只要是真正的革命,都可以归结为阶级变动。因此,启发群众的觉悟,揭露用革命誓言欺骗群众的行为,最好的方法就是分析这一革命中究竟发生了和发生着怎样的阶级变动。

    在1904——1916年,即沙皇制度最后十几年,俄国的阶级对比关系表现得特别鲜明。以尼古拉二世为首的一小撮农奴主——地主掌握了政权,他们同那些获得欧洲闻所未闻的暴利并且签订对自己有利的掠夺性外交条约的金融资本巨头结成了最紧密的联盟。

    以立宪民主党人为首的自由派资产阶级处于反对派的地位。它害怕人民比害怕反动势力还要厉害,通过同君主制的妥协逐步接近于取得政权。

    人民,即工人和农民,连同被迫转入地下的领导者是革命的,是无产阶级的和小资产阶级的“革命民主派”。

    1917年2月27日的革命扫除了君主制,使自由派资产阶级掌握了政权。自由派资产阶级直接同英法帝国主义者达成协议,曾经想搞一个小小的宫廷政变。它决不想超越有选举资格限制的立宪君主制。当革命真正发展到要彻底消灭君主制并建立苏维埃(工兵农代表苏维埃)的时候,自由派资产阶级就完全成了反革命的阶级。

    现在,革命过去了4个月,立宪民主党这个自由派资产阶级的主要政党的反革命性已经昭然若揭。大家都看到了这种反革命性,而且不得不承认这种反革命性。但远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正视这个真理并且考虑它的意义。

    现在,俄国是一个民主共和国,由可以在人民中间进行自由鼓动的各政党通过自由协商来管理。在2月27日以后的4个月中间,所有比较大的政党都已经完全团结起来和组织起来,在选举(苏维埃和地方机关的选举)中出头露面,这些政党同各阶级的联系也显露出来了。

    现在,在俄国掌握政权的是反革命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民主派即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党则成了反革命资产阶级“陛下的反对派”。这两个党的政策的实质就是同反革命资产阶级妥协。

    小资产阶级民主派为了执掌政权,首先占据了地方机关(就象自由派在沙皇制度下首先夺取地方自治机关一样)。现在这个小资产阶级民主派想同资产阶级分掌政权而不想推翻资产阶级,这跟过去立宪民主党人想同朝廷分掌政权而不想推翻君主制一模一样。

    小资产者和大资产者的深厚的阶级血缘关系使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同立宪民主党人妥协,就象资本家和生活在20世纪的地主的阶级血缘关系使他们围绕在“受人崇敬的”君主周围互相拥抱一样。妥协的形式改变了:在君主制度下,这种形式是笨拙的,沙皇只准许立宪民主党人在国家杜马中占一个角落。在民主共和国时代,妥协已经成了欧洲式的巧妙的妥协,即准许小资产者在内阁中占无害的少数,扮演一些无害的(对资本家来说)角色。

    立宪民主党人占了朝廷的位置。策列铁里之流和切尔诺夫之流占了立宪民主党人的位置。无产阶级民主派占了真正革命民主派的位置。

    帝国主义战争异常地加快了整个发展进程。没有帝国主义战争,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就很可能望着部长的职位叹息几十年。可是这场战争还会继续地加快发展进程。因为战争不是改良主义地而是革命地提出问题的。

    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党本来可以按照同资产阶级达成的协议,给俄国带来不少的改良。但是客观的世界政治形势是革命的,改良不能改变这种形势。

    帝国主义战争蹂躏着、摧残着各国人民。小资产阶级民主派也许能够短时期地延缓各国人民的死亡。但只有革命的无产阶级才能使他们得救。
原文题目:列宁:论阶级变动
载于1917年6月27日(7月10日)《真理报》第92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32卷第384—386页
注释:
“陛下的反对派”一词出自俄国立宪民主党领袖帕·尼·米留可夫的一次讲话。1909年6月19日(7月2日),米留可夫在伦敦市长举行的早餐会上说:“在俄国存在着监督预算的立法院的时候,俄国反对派始终是陛下的反对派,而不是反对陛下的反对派。”(见1909年6月21日(7月4日)《言语报》第167号)——[359]。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