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史海钩沉

看押江青的女兵:我和江青的故事

2015-08-30  作者:整理  来源:网摘  

  文章来源老有所乐 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简介:从1976年10月,到1991年5月14日江青在狱中自杀身亡。长达十五年的牢狱生活,江青究竟是如何度过的,发生了一些什么事呢?听看押江青的女狱警首度揭露这些内幕故事。

  【以下视频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看】

  看押江青的女兵:我和江青的故事

  “20年前,共和国把神圣而特殊的使命交给了一群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年轻人,于是,我们的人生从秦城真正开始……”

  ——摘自《秦城战友通讯录》

  1978年4月17日18时,年轻漂亮的20岁女兵李红站在哨位上,她惊讶地发现,她和同样年轻的战友们看管的人犯仍然丰韵犹存。

  “20年前,共和国把神圣而特殊的使命交给了一群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年轻人,于是,我们的人生从秦城真正开始……”

  ——摘自《秦城战友通讯录》

  1978年4月17日18时,年轻漂亮的20岁女兵李红站在哨位上,她惊讶地发现,她和同样年轻的战友们看管的人犯仍然丰韵犹存。

  22年后,已经42岁的李红,仍然清晰地记得她第一次见到江青的情景:一袭长袖的黑色布拉吉,优雅的背影,浓密的黑发,高傲的神情、白皙的脸庞……

  2001年3月下旬,李红拿出尘封了22年的已经发黄的日记,开启封闭了20年的话匣子,叙述了一个女人和另一个女人之间的故事,道出了一个普通人眼中的江青,在燕山脚下的秦城监狱,等待共和国审判日子里的点滴历史。

  “江青也是一个女人”

  1978年3月22日,为了配合共和国空前的历史性审判,共和国第一支“武装警察干部大队”在北京秦城监狱成立。这支特殊的队伍是由当时的汪东兴副主席提议,华国锋主席、叶剑英副主席、邓小平副主席、李先念副主席于1977年7月15日批准建立的。这支300多人的队伍来自全国13个省,经过了严格的政审、考察。李红,这位在河南长大的军人的女儿,穿上军装,于1978年3月14日到了秦城监狱,李红这一天的日记中写道:“当汽车往山沟开时,我越觉得不是滋味,唉!”

  他们知道了自己的任务:接受共和国的神圣使命——看管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要犯。李红等22个女兵组成了独立分队,这些平均年龄19岁的姑娘们负责203监区“7604”的看管、提审、押送工作,防止犯人逃跑、行凶、自杀等事故的发生。

 

  “7604”是江青的代号。

  1978年4月17日,是独立分队接管后的第一班岗,李红和王广珍上哨了。

  江青是一个很敏感的人。我第一次上岗,很好奇,但是有军规,不敢说话。江青一见到我们是生面孔,眼睛直直地盯着我们,显得很惊讶又不可思议的样子。

  当时的江青已经64岁了,但从我的眼光看,一个60多岁的人皮肤和身材保养这么好真是奇迹,我是女孩子也爱美呀!我看到江青穿了一身黑色的布拉吉、长袖,从背面看衬出她姣好的身材,腰板笔挺,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很高傲。

  江青习惯戴男式的带沿帽子,黑框眼镜,很高雅,在这方面,我不能诋毁她。

  李红日记:下午6点到8点,我和王广珍上了第一班哨,心情紧张,过去从未干过这一行,何况又是面对如此一个“大人物”呢?”

  李红说:江青其实也是一个女人,有女人纯粹的一面,我们之间开始熟悉。我开始从以往的记录中了解到江青的一些脾气。“04”(即江青)喜欢说话,更喜欢胡闹,不太好管……一不注意就攻击中央领导……(李红日记,1978年4月22日)

  江青在女兵面前保持着自己的风度,尽管她时不时发着政治牢骚和不满,但女兵们从不接话,后来江青也注意到她们,毕竟是看押她的女兵,所以,即便是在聊天,也不再谈政治,只谈化妆、衣服等女人关心的话题。

  在一次上岗时,江青和蔼地对李红说,你的面部轮廓清晰,拍侧面照片很好看。“我当时心里很高兴,江青毕竟是搞艺术出身,当过演员,眼光应该不错。”不久之后,李红去北大照相馆拍了一张侧面照,在一次值班时,她偷偷地拿给江青看,江青说:“多漂亮啊,轮廓多清晰,中国人面部的轮廓不清晰。”这张李红喜欢的照片她一直压在办公桌的玻璃板下面。

  江青在秦城监狱里,过着简单寂静的生活,她的监舍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不到20平方米的房子,一个只有马桶和一个面盆的卫生间;床就是放在地上的木板,像日本的“榻榻米”,有褥子、被子等。

  江青给李红起了个外号叫“黑大个”,一个来自山东的女兵江霞被称为“白大个”,在江青接受审判时,就是这一黑一白将其押送到北京正义路一号公安部的。

  江霞原名“江青厦”,看押江青之后,在李红的建议下,改了。

  江青的生活

  尽管李红慢慢地适应了看管“大人物”的工作,但是也越来越觉得工作的枯燥无味。同时,独立分队又接受了看管其它监区林彪集团要犯的任务,李红又接受了看管201监区的任务,更忙了。

  江青仍然在固有规律的生活中打发光阴。在每天9—10时的放风时间,江青、姚文元、张春桥、毛远新等人在不同时间里放风,江青总是从门口开始打太极拳,打到放风门口再回去,或者散步。在小小的风井里,江青到哪儿,李红她们就跟到哪儿。

  江青吃的东西也都是专门订的。除了饭菜之外,还有水果、牛奶。但她有时要求吃粗粮。李回忆说,江青的身体不是太好,由于便秘,她每天呆在卫生间的时间稍长一些。

  李红说:“江青有时像个孩子,有依赖心理,可能是养尊处优的生活养成的吧。”李红说,江青大便干燥,就吃香蕉通便,但是她刚吃下不久,就问李红怎么还不拉啊?”李红打趣说:“你又不是直肠子,怎么能说拉就拉?”

  江青更多的用看书来打发时间,她的监舍里,有有线广播、有《毛泽东选集》、《人民日报》、《红旗》杂志等。据南方周末消息,她经常看的书就是《毛泽东选集》,看后夹一纸条,第二天再接着看。

  李红说,江青在监狱里,仍然没有忘记她的专业和喜好,她经常在屋子里唱京戏,边唱边表演,尽管隔着门听不清楚唱什么,但通过观察孔可以看到她的一举一动,有板有眼,“真是一个内行!”

  看押江青的期间,年轻的李红仍然憋不住问了江青几个问题,李红有次问江青:“听社会上流传说,周恩来总理的胳膊断了,是你把他从马上推下来摔的吗?”

  江青断然说:“我不可能,也没有这个胆量。”江青认为周很有风度。

  在看押江青之前,李红她们专门去了一趟毛主席纪念堂瞻仰主席遗容,当时李红激动得哭了,写了一篇长长的感想,带着对主席的好奇,李红问江青,主席有多高,江青说1米82。

  江青在秦城监狱,除了专案组的提审之外,惟一能够日日相伴的就是这些青春年少的女兵们。在审判前,没有一个亲人去看她。即便有看她的人也只能通过观察孔,时传祥的夫人、江青的上海保姆都只能这样。

  江青觉得闷的时候也要求出来走走,监区周围有菜地,她的要求有时也得到满足,让她到菜地转转。在李红的印象中,江青只有几套衣服,并且全是黑色的:布拉吉,男式中山装,帽子,裤子,鞋。

  江青用的碗是塑料的,没有筷子,只有塑料的勺子;没有牙膏,只有牙粉。“这是为了防止她出意外。”李红说。

  李红和江青的冲突事件

  现在的李红是一个性格坦率得惊人的人,可以让人感觉到她的透明和可爱。李红说:22年前我也如此,脾气没有改。

  在秦城监狱日子里,李红被冠以“刺儿头”的雅称,就是因为李红倔强不服输的劲头,使她和江青之间发生了一次让秦城监狱“震撼”的冲突事件。

  李红日记:XXX要走了,他对我说:“我并不喜欢这个地方,我是不愿意离开你们这些战士,我担心你们的青春是否毁在这秦城了。你们要好好学习……”(1978年6月12日)

  李红日记:“上午和亓玉梅到203(作者注:江青监舍),中央专案组要提审“04”,向04(注:江青)宣读中央文件,对她的问题作了准确的结论,我们执行押解任务。该犯态度极为反动,大吵大闹,表示对中央的决定不满,那也无际(济)于事。”(1978年6月16日)

  李红日记:“……刚接受任务时,信心还比较大,不管是监视犯人和记录都比较认真,可是时间长了,天天如此,一站两个小时,我认为浪费时间,浪费青春,大材小用,我们20多个青年人让这么个犯人困在这秦城,真是有点屈材(才)。过去还觉得挺光荣,现在觉得低人一等,简止(直)快成了犯人的服务员了……”

  时间过得很快,李红说。一转眼陪伴江青已经将近两年了。1980年2月,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作出决定,国家主席刘少奇得以平反,软禁在201监区、被李红称为“气质高雅迷人”的王光美,从女兵的视野里消失,走出秦城,获得了自由。

  江青从广播里知道了这件事。李红说:有一天,全国下半旗、停止一切文艺活动,悼念刘少奇主席,但203的江青不知是有意或者无意地在监舍大唱京剧,并一边笔划着表演,哨兵们通过观察孔观察到之后,还作了交岗记录。

  这起冲突事件还有一个最直接的因素:在一次放风时,由于时间差没有打好,江青看到了在同一个监区的毛远新,而江青原来并不知道毛远新也被关起来了。

  中午的时候,监管人员给江青送饭来了,李红看到江青正在因为饭菜发泄着不满。江青在使劲儿地敲门,李红就来开门了(按照秦城的规定,犯人有事一律叫报告,但是江青从来不喊报告,有事就敲门)。

  李红:“什么事?”

  江青:“饭送晚了,是凉的。”江青说着说着,就把话题转到了刘少奇主席的平反上了,表现了极大的不满意,开始吵闹。李红说,饭菜可以热,可以换。江青依然不依不饶。

  江青抱怨说:“主席尸骨未寒,还把他惟一的亲人关起来(指毛远新),这是对主席的不恭。”还说:“把主席夫人关起来了,不把我当人看,我有什么错?”

  李红说,我实在没有办法,怎么劝都不行,门又不能强行关上,闹了近一个小时,当江青一说上面这句话后,李红一急说:“你是主席的第几夫人?第一夫人是杨开慧!”

  李红解释说她喜欢杨开慧,是因为杨开慧爱穿白色的学生装,而李红也是酷爱白色衣服的,而江青却从上到下都是黑的。“也许我幼稚,我认为江青是对着干的。”

  江青闻听此言大怒,就用一句上海话骂了一句李红:“你个小瘪三!”

  李红当即回敬了一句。

  江青大怒,将一口唾沫吐了李红的脸上。

  李红说,当时我很冲动,觉得受了侮辱,想伸手打她,但被同哨的战友拉住了。后来传言说我打了江青一耳光是不确切的。

  李红说,后来监管人员赶来了,强行把门关上了。江青很恼火,气得她在屋子里差点撞脸盆。当时各方面都在为特别法庭审判做准备,绝对不能出差错,听到动静后,我们立即打门,制止了江青的行为。

  “江青很恼火,坚决要求把我调走。”李红说。

  领导接到汇报后,赶到秦城与李红谈话。领导首先表扬李红坚持正义的态度,但是方法不对。当晚,独立分队开队会时,战友把一颗糖塞进李红嘴里,塞着李红的嘴:“李红,会上千万不要说话,上级怎么批评都行!”

  会上领导要批评李红,说她没有负起责任,精力不集中,监控不严,爱说话。李红终于憋不住了,把糖吐出来,开始辩解。李红说,第一是“04”的饭菜凉,第二是“04”心里有气,第三是管教干部没有听“04”饭凉的意见,等等,坚持认为自己在哨位上尽职尽责。

  事实上,秦城监狱和主管武警干部大队的上级并没有怎么和李红过不去。

  关于李红和江青发生“事件”还有一个“版本”,但是李红说:“这个版本有些出入”。

  2000年12月7日,《党史博览》杂志刊载了《隔离审查期间的“四人帮”主要成员》,文章写道:

  说到女警战士,我们发现江青最记狠的就是属李红了。她几次向我们提出要把李红从她身边调开。原因是李红威胁、谩骂过她。

  我们经过调查得知了事情的原委:

  有一天,江青对李红说:“搞修正主义,主要是你们上头的人搞的。至于你们下面的,是个执行的问题,我对你们并没有意见。”继而她就开始诬蔑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形成的中央领导.

  李红当即对她进行了反驳,并对江青说:“对现在首要的是老实交代罪行,好好改造自己。”江青被激怒了:“我看你是个参加***事件的小反革命分子。”李红哪吃这一套,反斥江青:“你是流氓、叛徒、坏东西。”

  这下把江青气急了,扑上来就要抓扯。李红也不示弱,顺手拿起一把大扫帚,喝道:“你敢再胡闹,我就把你扫到历史的垃圾堆里去,变成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江青被李红横眉立目的样子震慑住了,忙改口说:“好了好了,我刚才是跟你说着玩的,我们有意见分歧,但还是好同志。”

  从那以后,江青再没和李红直接冲突,但背后反复向管理部门要求不要李红当值,说李红来她就不放风、不吃饭,但管理部门没理她那一套。当然,她也没因此而放弃吃饭、放风。可得着机会,她便重提调开李红的事,我们也没有答应她。

  (李红在2001年3月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监舍里没有扫帚,我也没有说那些大义凛然的话。)

  第二天,江青监舍的一幕,让李红感到吃惊和意外。

  当天李红是8:00—10:00值班,江青敲门,李红去开门。李红看见江青端盆热水,拿着毛巾、香皂站在门口,对李红说:“对不起,昨天太激动了,对你态度不好,洗把脸吧!”她用这种方式向李道歉。

  李红回忆说:“当时我想,作为一个年长的、而且有特别身份的人对一个20多岁的人道歉,也不容易,我原谅了她,她毕竟是个老人。”

  最后的押解

  1980年9月29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16次会议通过了决定,成立最高人民检查院特别检察厅和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检察、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10名主犯;1980年11月5日,最高人民检查院特别检察厅向10名主犯送达了起诉书。

  李红说,江青是在秦城监狱接到起诉书的,是我和江霞一起押解的,怎么走,谁先谁后,训练了将近半个月。在镜头上,那个在江青前面女兵的大特写就是我。有一次我在长城游玩时,忽然觉得有人给我拍照,我非常警觉,我穿着军装啊。就把人家的胶卷抽出来曝光了,后来才知道人家已经盯着我了,是个日本的记者。

  审判前江青的安全保障显得尤为重要,我们压力很大,毕竟她是归我们“保护”着的。

  李红回忆说,为了防止在最后的关头出意外,有一天,李红和战友带江青出去洗澡,在此期间,有关技术部门在江青的监舍安装了闭路电视探头,以便随时观察江青的一举一动。

  江青特殊的地位和处境,已使她的生活空间没有隐私可言。

  但当这一切完成,李红等押江青回监舍时,敏感的江青迅速地向监舍看了一遍。她说:“墙上怎么有个黑点,是不是苍蝇?”李红说“可能是个脏东西”,借此解除了江青的疑虑。

  1980年11月19日23:30

  上级指令,押解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离开秦城监狱。独立分队的“黑大个”李红和“白大个”江霞担当了此次押解江青的任务。她们护着江青登上了一辆三排坐的吉姆车。

  车内,中间一排座已被拆掉,司机与后面之间被一白布帘隔开,江青、李红、江霞坐在后排,江青坐中间,她的面前放了一个痰盂。

  李红说,江青内分泌紊乱,汗腺失调,说出汗就是一身汗;再加上江青告诉过她,生李讷时落下了一个毛病,说小便就小便,所以她们的车就做了这样的处理。李红说,后来人们说江青在法庭上害怕得流汗什么的,其实不是,她有病。

  江青从秦城出来到正义路一号的公安部礼堂,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说,表情很严肃,不紧张。李红说:一排长龙,几十辆汽车……

  11月20日开庭时,在礼堂的侧门,李红等人把江青交接给了法警,是两个从天津调来的女警。

  李红说,审判时她没有进去,据说江青扭头一看不是李红和江霞,有点生气。审判前,江青对李红说:“到时候我要求你们俩跟着我。”但是她不懂程序。

  李红说,休庭时,她们在侧门解押江青。江青看到李红和江霞后,眼泪在打转,说:“你们俩为什么不跟着我?”

  以后的事,成为世界公开的事情。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