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书评

读“卢暖:拯救的政治性——再读话剧《救救她》”有感

2015-03-03  作者:昆仑山Z223  来源:乌有之乡  

 

读“卢暖:拯救的政治性——再读话剧《救救她》”有感
昆仑山Z223
2014年12月12日至15年2月24号
卢暖先生对“话剧《救救她》”等文艺作品的剖析,可谓既切中时弊,
又是对某些历史年代昙花一现之文艺作品恰如其分的评判。
虽然本人未曾参加过“文革”,但从曾几何时实行“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这种显然属于形而上学的指导思想之后,中国大地竟然由毛泽东时代国泰民安,人民安居乐业、扬眉吐气,牛鬼蛇神只许老老实实,但又不免仍存在“走后门”等不正之风的社会,逐渐蜕变为实现四个现代化成泡影,假冒伪劣产品和假冒伪劣的人事倒层出不穷,可谓曾如某记者所言:问题成堆,腐败成灾,见到老虎猛烧香,见到老鼠乱开枪,既混淆或颠倒了大量的人民内部矛盾与敌我矛盾的区别,又掩盖了少数货真价实的敌我矛盾,导致社会发展的总趋势由人变鬼,甚至打假越打越假,反腐越反越腐,反恐越反越恐,缉毒越缉越毒之无情和血淋淋的社会现实来看,简言之,从曾几何时至少局部地方由基本真善美蜕变为基本假恶丑的社会现实来看,如果说并非一天两天或一年两年的历史和现实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颠扑不破的真理之一的话,那么除了白痴和认贼作父、为虎作伥者之外,恐怕都能意识到: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所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称“文革”到底是真善美的化身,还是假恶丑的代表了!
改革开放年代的某些岁月中,之所以往往把真善美的东西改革掉,把假恶丑的东西开放出来,这对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来说,也许就在于由实现四个现代化的良好愿望出发,却未曾认识到中国社会科学院陈奎元院长“关于中国具有两种改革力量的论述”
这其中一种改革力量是要按照邓小平为首的党中央,曾提出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清除精神污染”这个改革开放的灵魂和大方向进行改革开放,借以巩固和完善科学社会主义的思想体系、社会制度、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
另一种改革力量则是打着红旗反红旗,利用党和人民国家某些高级领导人被胜利冲昏头脑,认为“你也不是妖怪,我也不是妖怪”,甚至自以为比马恩列斯毛泽东还高明,从而自我陶醉、自废武功、自毁长城、自掘坟墓、自欺欺人,妄乎所以地打开“潘多拉盒子”,把古今中外的英雄豪杰、仁人志士们,不惜千辛万苦和流血牺牲,好不容易才抓住关入镇魔盒子的妖魔鬼怪、毒蛇猛兽、害人虫,统统不加阶级分析和区别地“开放”出来危害中国和世界,至少导致局部国家、地方、部门、机关、单位或领域、独立王国,不搞科学社会主义的以德治国和依宪治国,而搞资本主义及封建主义残余的“依法治国”,或实行普遍性的“一国两制”,即一方面:党纪国法往往成为束缚全国各族人民和党政军等组织中普通工作者,以及拒腐蚀永不沾的领导干部的钢绳铁索,另一方面:党纪国法对新生资产阶级腐败分子及其社会基础——尚未改造好的地、富、反、坏等牛鬼蛇神,包括怙恶不悛的叛徒、特务、汉奸、卖国贼而言,却往往成为烂草绳或伸缩性极大的橡皮圈!
确切点说,不是在科学社会主义德治的基础之上,以科学社会主义宪法及其相关的法律法令治国,而是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而根本与党纪国法相违背的“潜规则”治国。简而言之,不搞科学社会主义思想路线的人治,而搞资本主义及封建主义残余思想路线的鬼治,却美其名曰“普世价值”!
如此而已,往往以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之标准,要求难免有这样那样缺点错误的人民群众和好的或基本好的干部;而以五毒俱全、无恶不作的标准,要求当代的妖魔鬼怪、毒蛇猛兽、害人虫!导致只许贪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甚或只许强盗放火,不许世人点灯的强盗逻辑盛行!
其余暂且不论,现仅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及“一户一宅”,或“一夫一妻”的法规为例谈点个人肤见:如果确实“民主、平等”地实行资产阶级革命时期提出来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之口号,那倒也没什么可异议,换句话说如果仅仅在“港澳台”地区实行“一国两制”,至少策略上在一定的历史时期之内并不会错,然而,至少局部地方普遍性地实行“一国、省、市、县、镇、乡、村”均实行“两制”,那就成大问题了!至少也如同革命导师列宁所论断:“只要再多走一小步,仿佛是向同一方向迈[近](进)的一小步,真理就会变成谬误”了。
如此一来,党纪国法便只有在无权无势的贫民老百姓,或党政法等组织机关中的普通工作者身上是钢绳铁索,而在货真价实的新、老资产阶级腐败分子面前,却成为烂草绳或伸缩性极大的橡皮圈了;至少局部地方一方面让成片成片的田地抛荒,或让房地产资本家搞房地产屠宰场的资本原始积累,另一方面则不惜党和人民国家的钱财,在高山顶上毁林造假田地,滥竽充数“十八亿亩”农田红线,便似乎成为“大势所趋”了!
同时,在房地产问题上,城乡既无权无势又不擅长请神送鬼的贫民老百姓,申请要求审批建房用地的“指标”,往往都跑上跑下非常困难,甚至三年五载或十年八载都希望渺茫成泡影;官商勾结的房地产资本家奸商的“建房用地指标”,却盖了卖、卖了盖,可谓源源不断;换句话说:酌情依法该审批建房用地的人家,若不脚踩马粪托官势,或擅长请神送鬼或坚持“持久战”,往往三年五载甚或十年八载都不予以审批;酌情依法不该审批建房用地的人们,只要有权有势或脚踩马粪托官势,或能以钱财“租用权力”者倒被反复审批了;与此相配合,酌情依法该强拆的违法违章建筑物往往不予以强拆,甚至还帮助伪造“老屋旧址、原拆原建”等伪证据加以庇护;不该强拆的倒被任意加上“违章”或“违法”建筑物的莫须有罪名,进行强拆或一而再、再而三地制造人为地震,非摧毁、破坏、捣乱为大大小小圆明园遗址的组成部分不可,即略一斑足全豹了!
再则,据说在毛泽东时代里“严重的问题在于教育农民”; 对知识分子则实行“团结、教育、改造”的方针政策,而如今凡是机会主义者占居统治地位的地方、部门、机关、单位中,即便能给人们办事,也往往要以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来办,比如:即使能应城乡某些贫民家庭的依法申请,而给予审批建房用地之前,据说也非要其左邻右舍签名盖章不可。
如此办事,倘若是要求遵纪守法、通情达理的左邻右舍协助办理,显然是理当法该的,然而,如果是见利忘义、得寸进尽,或过河拆桥、以怨报德,甚至恩将仇报的左邻右舍,也非要当事人请求左邻右舍签名盖章不可,那便必然不是助纣为虐,也是扶邪压正了。
因为诸如此类形而上学的办事逻辑盛行,便必然自觉不自觉地使“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清除精神污染”这个改革开放的灵魂与大方向,不是成为空谈,也是千疮百孔了;尤其到底是共产党领导一切,还是新生资产阶级腐败分子及其社会基础——尚未改造好的地、富、反、坏等牛鬼蛇神,包括怙恶不悛的叛徒、特务、汉奸、卖国贼,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注:此对策若针对错误的思想路线,从而“将在外君命有所不从”,或者消极对抗“秦桧假传圣旨”又是正确的)的“潜规则”,或只要别人遵守执行的所谓规章、制度、决定等之类土王法实际上操纵一切,简而言之,到底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继续领导一切,还是反党反共反人民的反革命腐败势力实际上操纵一切,同时,嫁祸于名副其实之共产党人的头上去,那就务必要事事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才能得出准确的结论了!
该文中有如下一段话:“李晓霞和流氓团伙有着怎样的关系,她又为什么会怀孕,怀上的是谁的孩子;这些问题都没有明确提出,我们只能通过前面的信息猜到一二。而在揭露这些事实之前,剧作开始了下一场戏:几天之后,在方媛的家里,李晓霞在用力地洗衣服,脸色阴郁,仿佛希望用劳动来减轻自己的痛苦。老师一来,她就把洗衣盆推到了一个不明显的地方。在方媛上场之前,我们就听到了她欢快的喊声,原来,李晓霞写了一篇很好的作文,让老师为之兴奋。方媛的赞扬让李晓霞百感交集:对于一个遭到精神判决的孩子而言,似乎早已忘记了被赞扬的感觉。其实,这篇作文写的就是整个戏剧的总的主题:个人的命运与党、国家、人民的命运是紧密联结的;四人帮时代,国家前途渺茫,个人也前途渺茫;粉碎四人帮之后,党和国家得到了拯救,个人也得到拯救。剧本正是希望通过李晓霞个人的堕落与拯救的经历,去表现四人帮时代的万恶,以及新时代的完美;万恶的时代让她犯罪,万恶的时代造就了对她苦苦相逼、不允许她走入正轨的坏人;而完美的新时代赋予了她实现四个现代化的理想。这种剧作形象与历史政治的彻底锁定,以及这种历史政治观念的浅陋,就是全剧无法酣畅地表现人物心理层次的原因。简单的锁定是僵死的,更何况这种简单的锁定并没有深入细致的历史分析、政治分析,有的只是一种非黑即白的是非判断。笔者一直在叹惋,一个创造出了细腻动作的作品,因为被这种简单粗暴的是非所左右,进而沦为话剧史上的昙花一现”。
我想:所谓“四人帮”时代,恐怕不过是擅长打着红旗反红旗和指桑骂槐的帝修反分子,妄图实现反党反共反人民的狼子野心,才把毛泽东时代歪曲为“四人帮”时代吧?反正昨晚大年三十一件事,便似乎使我意识到:凡是反革命修正主义及机会主义的思想路线占居统治地位的地方、部门、机关、单位中,一切是非好坏、善恶功罪…敌我友,都被有意无意者所混淆和颠倒了!同时,也仍然存在着荷花出于污泥而不染的好人好事。
何事呢?昨晚刚好大年三十日,我家老房后边上大半截树着火了。为啥着火呢?因为这大半截树干的树皮如同共产党人的良心已被某些国盗民贼挖掉一样,不知何时被剥得一干二净而干枯和烂心了。为何干枯和烂心的树干顶部会着火呢?我怀疑是有人借放鞭炮故意破坏,有人认为这是我多疑了,但认为凡是想借早放多放鞭炮找老天爷保佑的人,都是没什么真本事的无用种。但愿我多疑了,也诚愿人们早日从自欺欺人的美梦中醒来。
反正我认为要把该大半截树干烧毁,与当年狠心地偷剥掉该大半截树干之树皮,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者的邪恶用意是一致的。因此,我首先给当地的110打电话,要求派员前来查看是否有人故意纵火?结果,至今无人影前来甚表遗憾!当地公安、城管、交警机关的领导人员们,虽然时常日夜操劳很辛苦,但对既浪费钱财,又时常扰民,更隐患无穷的烟花爆竹热,以及骗人害人的非法广告或手机短信到处涂贴或时常发送、有钱人的小车时常侵占盲人道口等行径熟视无睹,而对违规停车或轻度酒驾等违规违法行为,如据某农民工朋友说:其中餐喝了几两酒晚上收工驾车回城,也要被如临大敌、大动干戈,既要被罚款500元,又要被扣驾照,同时要交180元费用进行所谓重新学习后再考证照;甚至为推销农产品而根本无碍市容村貌的正常广告牌,倒不许做的行为更应纠正。
严重的问题在于:一方面靠生产酒、烟之类抓收入,更通过国家的喉舌宣扬“喝了酒鬼酒”等等,如何“馥郁香万里”简直飘飘欲仙,另一方面则又要动辄罚款等等,这岂不等于“举起右手在水源头投毒,举起左手则悬壶济世”吗?诚然,对于醉生梦死、铺张浪费钱财,甚至浪费公款而不可一世的醉驾者,予以严查并及时进行处罚是必要的;每个城镇都有人民广场等公共场所,若能引导城镇民众到此类地方燃放烟花爆竹也许并非不妥。
再说,我为什么要对这大半截树干恋恋不舍呢?因为从我家二层楼顶拉到该树干顶部的铁丝,平日可以借滑轮及拉绳晾衣物而苟且偷安;为何我要如此挖空心思地为自家晾衣物的问题着想呢?因为我家目前还没地方晾衣物。为何我家目前还没地方晾衣物呢?因为一则我们当地官商勾结的房地产资本家、尤其是奸商资本家,至少基本占居了城乡贫民老百姓的所谓“建房用地指标”,因此,凡没有脚踩马粪托官势或不擅长请神送鬼的人家,要想依法申请审批“建房用地指标”都非常困难,其中包括我家在内。反正我家从05年冬开始三番五次地依法申请要求审批建房用地,至今首尾已近10年了,却仍然是无法实现的“中国梦”的组成部分!因此,连小资老婆认为我无用也想与我分道扬镳了,但愿事情向中央巡视组和路线教育督导组反映之后,对于新、老资产阶级腐败势力,至少垄断局部地方房地产市场的局面会有所改观,尽管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好。
对于上述树干顶部起火燃烧事故,虽然本户从来不干既铺张浪费,又时常扰民,更隐患无穷的蠢事,因而不但此火患事故与我们毫无相干,而且歹意者有烧毁我们家木料房子,危害我们家财产和人身安全之嫌,因为树干下面就是我们家遮有塑料薄膜等易燃物而待建的木料棚房,但邻居中某妇人,自从其家人到某邻居家的新建房内泼大粪,结果当事人被依法拘留之前,其家人要求我妻子作伪证,我妻子拒绝做之后便耿耿于怀、神魂颠倒,因而凡事往往都力图颠倒是非善恶,反正上述火患事故竟然也想嫁祸于人,说什么“与我们家人做邻居八辈子都侮气了”云云!
上述火患事故因消防总队有关指战员接电后,曾两次赶到现场并将死灰复燃的火患点及时用水枪灭掉了才未酿成祸害。这就是我前面所说的“同时,也仍然存在着荷花出于污泥而不染的好人好事”。可惜据说浙江萧山某处有三名消防指战员,在救火中竟然不幸牺牲了,其他地方的消防指战员,也有继续本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和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为人民消除火害和造福人民的过程中不幸牺牲伤亡的!
最不幸的是:大众传播媒体、尤其是网络世界中,往往只是有意无意地采取自然主义的态度为报道而报道,可谓今天滔滔不绝地宣扬天灾此伏彼起,明天广而告之地宣扬人祸接二连三,后天不厌其烦地宣扬人祸加天灾层出不穷……却似乎极少有人指出这是抛弃和背叛邓老为首的党中央,曾经提出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清除精神污染”这个改革开放的灵魂与大方向的必然结果!比如:大众传播媒体只报道某年月日浙江萧山某厂火灾致六名消防官兵死伤”,死伤官兵被授予烈士等荣誉奖励;该厂女职工李丽娟“因工作岗位调整等原因产生的怨愤”便成了故意纵火犯;某年月日该纵火犯被法院判处死刑便了事了!又如:大众传播媒体只报道某年月日,“吴硕燕”在山东招远的“麦当劳餐厅”,被数名“全能神”信徒在光天化日之下活活打死了,某年月日“全能神”的信徒已有2人被判死刑,有几人被处无期或有期徒刑多少年云云也了事了。
至于浙江萧山某厂本来该作为工厂主人翁之一的李丽娟女职工,为什么竟然会走到故意纵火将自己的“家”烧毁的地步呢?据报道:“纵火犯李丽娟”仅“因工作岗位调整等原因产生的怨愤”便不惜成纵火犯了。倘若事确如此,只能认为该工厂只顾搞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赚钱,而把人培训为毫无自我控制能力的冷血动物了吧?
还有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把本来属于阶级兄弟姐妹的“吴硕燕”活活打死的五六名农民男女,为什么会变成既害人又害己的“全能神”魔鬼呢?为什么本身由人变鬼成邪灵了,还血口喷人诬说别人是“邪灵”而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呢?把吴素燕为代表的工农兵等子女活活打死的“全能神”犯罪团伙,是罪大恶极的害人者不假,然而,到底是谁把张立冬为代表的本来属于农民阶级的家庭之一,变成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家庭呢?每发生一场人间悲剧,到底是把罪犯或替罪羊抓判了就万事大吉,还是该把主要精力放在追查:当时当地党政公检法以及工会、青年团、妇联等组织,是否已经名存实亡、甚至已助纣为虐了呢?
诸如此类问题似乎都极少有人以阶级分析的立场、观点、方法提出问题和回答问题;除了曾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组织大讨论,把毛泽东时代及其组成部分的十年文革,讨论成“十年内战、十年破坏、十年浩劫,国民经济到达崩溃的边缘”等之外,更似乎没有人以血淋淋的客观事实为依据,再续提“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之大讨论了。相反,大众传播媒体、包括党和人民国家的喉舌,尤其是网络世界中,似乎都既有意掩盖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实质真相,又不是在不厌其烦地搞恶作剧的“娱乐至死”,就是请专家评判新老资产阶级家庭收藏的宝物,到底是真品还是假货或约有多少价值?或者给国人和世人展览对工农兵等劳苦大众而言,不但无益反而有害的奇人异事或怪人怪事怪物了事。之所以说此类展览对工农兵等劳苦大众而言,不但无益反而有害,因为别有用心的导演者们从来都不说:它们搞这一切的罪恶目的就是要让被剥削压迫欺凌奴役者,认为自己技不如人、命中注定就要受苦受累受穷受骗受害一辈子,而怪人怪事怪物摇身一变成“圣人”之类,则必然要主宰人世间一切。其实凡不能给人类带来任何益处的怪人怪事怪物之类,除了根本没有什么实用价值或自欺欺人的“功夫”了得之外,便连要饭都没什么门路了。于是,当昙花一现的历史过客陷入穷途末路之时,往往不是走坑蒙拐骗或图财害命的歧途,就只好轻生厌世而自尽了结了。
正因如此,曾几何时至少局部地方假冒伪劣的产品和人事层出不穷,甚至打假越打越假,反腐越反越腐,反恐越反越恐,缉毒越缉越毒,自然就不足为奇了。
然而,这到底是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之下,实行科学社会主义的思想体系、社会公有制、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的必然恶果呢?还是在封资修思想的诱导之下,实行资本主义及封建主义残余的思想体系、社会私有制、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的必然恶果呢?换句话说到底是实行“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清除精神污染”这个改革开放的灵魂与大方向的必然恶果,还是抛弃和背叛这个灵魂与大方向的必然恶果呢?到底是路线方向问题,还是细枝末节问题呢?自称“铁流”等等封资修卫道士们的回答是前者,左派将士的回答是后者。由于阶级立场的不同,对同一人事和问题的答案便截然不同,所以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才会成为颠扑不破的真理之一。
当人们好不容易在大众传播媒体中听到我国“粮食九年连增”,工业也“日新月异”的好喜讯,转眼间又传来男女养老金发放岁数要推迟的“新规”;早已批判过“四人帮”搞“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如今却至少局部地方依然如此;某地农民工讨薪无望要跳楼;某处拖欠教师工资闹罢工等等不幸的消息更接踵而来……这即便不是自欺欺人也很难自圆其说了吧?结果,自然不但于事无补,反而会让国人和世人丧失生活的信心,增加人生的恐怖感,直至对党和人民国家产生怨恨和叛逆的心理情绪与行为!难道不是吗?
事实反复证明:无论是毛泽东时代,还是改革开放年代,凡政治闭塞、经济落后、文化落后,而反革命修正主义及机会主义的思想路线占居统治地位的局部地方、部门、机关、单位来说,阴暗面不但在所难免,而且是占居统治地位的。这也符合纯是相对的不纯是绝对的总规律,更符合军事战场的总规律。诸如新中国虽然1949年就成立了,但全国各地的土匪和阶级敌人的残兵败将,以及阴谋搞捣乱破坏的特务还到处存在一样,尤其是中国数千年来的封建迷信思想还根深蒂固。因此,无论是话剧《救救她》,还是其它相类似的作品所暴露的阴暗面,如果仅指毛泽东时代5﹪以下的人与事,恐怕都比较客观和现实,但如果指95﹪以上的革命干部和人民群众,那就不能不是封资修两面三刀分子别有用心地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了,或者说不能不是形而上学自欺欺人地肯定一切或否则一切了!
如今受到张宏良老师等左派将士猛烈抨击的电视剧《老农民》,如果是不同程度和范围指毛泽东时代和改革开放年代里,已被假冒伪劣的共产党人所推行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及机会主义的思想路线,占居统治地位的局部地方、部门、机关、单位来说,同样也比较客观和现实,但如果指全国的政治体制而言,那就只能是擅长打着红旗反红旗,而无耻攻击诬蔑和歪曲诽谤中国共产党和新中国的反革命宣言书了(注:昆仑山将对假冒伪劣的“老农民”和假冒伪劣的“革命干部、群众”进行剖析批判;对左派战将之一的黎阳先生,为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1周年所作的“解释世界’与‘改变世界’文中,把马克思所说的“解释世界”与“改变世界”完全对立起来进行立论的形而上学偏见,也将进行专文评述;沂蒙老兵”转载和称为“邓小平传世佳作”的短文及简评则直接附此文之后
改革开放年代显然是毛泽东时代的继续,如果说毛泽东时代与改革开放年代有什么区别,那就是毛泽东时代的领导干部,不但基本坚持党性和原则立场,事事以身作则,而且爱抓主要矛盾,注重阶级斗争问题的及时解决,因此,敌我矛盾和民族矛盾已基本解决了,剩下的基本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较严重的问题也就是走后门之类不正之风和八级工资制等资产阶级法权了。这如同高明的医生主持的医院重视治未病,因此,爱抓主要矛盾,注重防治恶性肿瘤和癌细胞的滋生与发展,因此,除了伤寒感冒之类一般性毛病之外,极少重症患者一样。相反,改革开放年代至少局部地方的执权者,往往只要求别人和广大人民群众,充当不食人间烟火的活神仙,而自己却放任自流,极少数甚至五毒俱全、无恶不作,至少也不爱抓主要矛盾,根本忽视阶级斗争问题,从而自觉地不自觉地以人民内部问题代替和掩盖阶级斗争问题,且只顾眼前利益不顾长远利益,于是,小病不治成大患、且恶性传染,急速害人性命的政治精神的和物质经济的非典病毒、猪流感病毒、禽流感病毒、埃博拉病毒接踵而来,形形色色的政治癌症和身体癌症病人层出不穷。如此而已,纵然不是巫婆神汉取代高明的医生开药方,也至少不免有庸医开方之嫌了!
至于毛泽东时代名副其实国泰民安、人民安居乐业、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人人学雷锋做好事蔚然成风、无名英雄层出不穷、人民扬眉吐气、牛鬼蛇神不许乱说乱动而令世人向往的中国,曾几何时被搞成“乱世”之后,某些人又竟然提出所谓“乱世用重典”的方略,那只能认为这是力图占妻霸子女和夺家产的“奸夫”的逻辑,相反,只有继续在行动上而不是阳奉阴违地坚持中国共产党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从而主观与客观相联系,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既考虑个人、集体、国家的眼前利益,又考虑个人、集体、国家的长远利益,切实实行邓小平理论的正确部分,即把“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清除精神污染”这个改革开放的灵魂和大方向,作为一切具体工作的行动指南,经过数十年的艰苦奋斗和勤俭建国,重新把假恶丑的一切改革掉,把真善美的一切开放出来,首先则把大众传播媒体、包括党和人民国家的喉舌中,已经被混淆甚至被颠倒的是非对错、善恶功罪、真假美丑等,乃至敌我友要重新颠倒过来,尤其是网络世界中“只许贪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甚至只许封资修强盗放火,不许马列毛战士点灯(注:更有甚者则在文艺作品中,把为民除害和火眼金睛的孙大圣与吃人不眨眼的白骨精,也巧妙地通过疯癫演员的出色表演进行了颠倒),包括把“共产党”和“红军”等等都列入“非法词语”或“敏感词语”,以便作为封杀批判帝修反搞和平演变阴谋之战斗檄文借口的局面要根本“改革”,才有可能逐渐“玉宇澄清万里埃”!难道不是吗?
借此机会顺便请仍能在《博客中国》发文的网友,代为询问一下有关网管领导和老师:
本人在《博客中国》已经发表了500多篇评论拙作,先后已经过5年多的战斗历程,正、反点击已达20多万人次,到底为什么从2014年3月中旬开始,便将本人在《博客中国》开设的:“昆仑山的博客中国专栏”封杀掉无法发文了呢注:经复查现又可发文了,谢谢有关网管领导和编辑老师的鉴辨辛劳
也请代为询问一下腾讯网有关网管领导和老师:本人借用“流星”526894831的QQ号,转发和批判了wqqaa在网络世界中散布的反党反共反人民的反革命言论,凭什么就说我发布了“不良信息”,而借“保护模式”的美名,竟然将“流星”的QQ号封锁掉无法读文和发文了呢?!请予以解答。
“卢暖:拯救的政治性——再读话剧《救救她》”原图文附后:
作者:卢暖 发布时间:2014-12-09 来源:乌有之乡
细读《救救她》我们不难发现,毛时代反对官僚主义的历史任务在舞台上延续着,而革命性的人生价值观却被悄悄地抹杀了:劳动光荣悄悄变成了将劳动分为三六九等的观念,集体主义也悄然变成利己主义……
曾为中国人民的革命和解放事业立下汗马功劳的邓老,曾向世人所作的触及灵魂的深刻检讨和自我批评,而被沂蒙老兵”转载和称为“邓小平传世佳作”的短文及简评也附后,请网民、网友和同志们一并参阅和批指:
邓老在“文革”期间,作了上述及灵魂的深刻检讨和自我批评之后,曾在改革开放年代主政时期代表党中央,提出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清除精神污染”,这个改革开放的灵魂和大方向。
此灵魂和大方向及其在《邓小平文选》中提出的相类似的结论,可谓是“邓小平理论”的正确部分,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应予以肯定。
至于他曾提出的“猫论”、“先富论”、“不争论”等模棱两可,而极易被阶级敌人所利用,从而必然导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论说,如果邓老在地下有知的话,当他得知自己的9个“如果”成为现实之后,想必会后悔莫及了!
所谓一国两制,倘若只是在“港澳台”地区实行,而非普遍性实行的话,则至少策略上在一定的历史时期之内是不会错的。
还有邓老认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此说至多也是半对半错吧?因为科学技术只有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之下,才能成为第一生产力,而在封资修思想的诱引之下,却只能成为杀人不见血的第一破坏力!
国人和世人曾耳闻目睹的形形色色打着“法制”之旗号的非法强拆行为即证明了这一点;至少从美英联军非法入侵伊拉克前后开始,导致世界性不同程度“炮火连天,弹痕遍地”,生灵涂炭,民众遭殃此伏彼起的血淋淋之现实更证明了这一点;本户套房地基的铁拉门及门楼顶盖和房内备建新房的柱子钢筋等,被“人为地震”摧毁为“圆明园遗址”的组成部分也证明了这一点;本户老房后48米宽的合法地基,被曾经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过的规划局研究室中某位“女能人”,用电脑“小扒手”扒成366米等,如此加上到底是共产党领导一切,还是牛鬼蛇神领导一切的问题,至少在局部地方尚未根本解决,故多年之后连我想给近90岁高龄的老母亲,先盖一间新房暂住一下之“中国梦”的组成细胞都至今无法实现……这似乎也“略见一班”,便足知至少曾多年来害党害国害民的“全豹”了!网络世界及银行金融等领域死灰复燃的封建等级差别和显然坑蒙拐骗的事件,加上对良好物质设施窗口不进行使用的摆设浪废,不知是否属于高科技集散地的真善美,也逐惭不同程度地被假恶丑“改革”掉了,因而理当法该重新改革回来呢?诚愿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