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书评

读艾思奇著述的一点收获

2015-05-25  作者:草民  来源:红色故乡  

 读艾思奇著述的一点收获

这几天一直在看《艾思奇全书》第二卷。这套全书我从去年开始看,断断续续,才看到第二卷,进度有些慢,不过,我有了重要的收获:艾思奇写的哲学让我耳目一新,体制教育内的编写教材与之相比只能是垃圾。

艾思奇简直是个哲学天才。西方的哲学,中国人阅读的一般都是翻译过来的,而哲学书籍思辨色彩浓厚,理论性很强,因此,要想翻译好西方的哲学书籍,是一件相当难的事。翻译者既要善于运用本国的书面语言,还要非常熟悉它国的书面语言,更要对哲学本身有相当的理论修养。通过艾思奇转述讲解的哲学,读起来不再那么拗口,不再那么让人难懂,他的写法就是让读者知道哲学是怎么一回事儿,知道唯心论唯物论是怎么一回事儿,知道矛盾的对立统一是怎么一回事儿,知道辩证法是怎么一回事儿。

所有的知识中,关于方法的知识最重要,而在关于方法的知识中,思考问题认识社会的方法又是最最重要的。哲学就是关于思考问题认识社会的方法的学问。因此,哲学是很厉害的知识,是过去私有制社会统治阶级最不愿让被统治阶级了解的知识。

在学习艾思奇的著作中,我明白了矛盾是万物存在的状态,概无例外。任何一个革命者,任何一个共产党员,自身也存在矛盾。这个矛盾是什么呢?就是做为一个社会化的人,有自己的私欲,私欲增长一分,党性便减少一分,因此,当年毛泽东时代,“斗私批修”是正确的,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坚守党员的党性,才能防止红色江山永不变色。“当年忠贞为国愁,何曾怕断头?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业未就,身躯倦,鬓已秋;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任付东流?”这篇《诉衷情》,相传是毛泽东他老人家的最后一首词作,今日读来令人心碎。

因为矛盾是万物存在的状态,因此用这种观点去分析问题,从方法上而言便高人一筹。比如现在父母们普遍对于孩子的教育问题的焦虑。孩子的教育,按照任何事物是可以分析可以认识的原理,肯定存在正确的教育和错误的教育,它是一个物质存在,是客观存在的,不是人想象出来的。那么何谓正确的教育何谓错误的教育,确是需要努力才可以尽可能去接近它,不是简简单单就能获得的,因为这个物质的认识是复杂而又困难的:人是不能随随便便拿来做实验的,正确的教育只有从大量案例大量的事实中去分析从而获取。有些父母,认为自己对孩子的教育问题上的把握是较为正确甚至是绝对正确的,这很有可能是一种唯心论的表现。信神信鬼是唯心论,不错,是的,但是现实中唯心论大量的表现不是这样的,这就是学校哲学教材最无能的地方。

辩证法,就是关于矛盾运动的知识。事物的运动首先是取决于内部矛盾的运动状态,外部是条件。一切事物都是动态的,静止是相对的——是量变时期的状态。因此,看待事物,既要注意名称、形式,更要注意本质和内容,本质和内容因为内部矛盾的运动和外部条件变化而变化,本质和内容发生质的变化,名称、形式便徒有虚名。中国有两个成语:名副其实和名不副实,就非常有浓厚的辩证法色彩。

从艾思奇的书里,我才真正地认识到马列主义是一套严密的体系,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真正的共产党员,应该知道这套体系是怎么一回事儿。解放前,新中国前三十年,中国人文盲半文盲居多,让大部分党员学习这套体系是困难的,今天,随着新中国的发展,应该说,以前的困难不存在了。马列主义包括马列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要想入门,我个人的经验以为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除了好的马列文本之外,还需要其它相关知识甚至包括社会经验。例如其中的哲学和政治经济学,需要学习者了解西方殖民世界五百年的历史——事实上,这段历史并没有结束。个人的感觉,如果了解这段历史,那么学习历史唯物主义和政治经济学时会变得容易些。

艾思奇的书,曾被毛泽东高度重视。抗战前夕,在经费紧张的情况下,毛泽东点名在国统区购买他的《大众哲学》,“作为学校与部队提高干部政治文化水平之用”。我也是在阅读了《大众哲学》后,才发现哲学原来可以这样写,发现哲学并不神秘,随着阅读的深入,终于意识到哲学原来是很厉害的学问。

草民

2015512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