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书评

世纪警钟

2015-07-29  作者:傅晨光  来源:  

  世 纪 警 钟

  ——《俄罗斯、中国与世界》一书思想简介及其他

  ○傅晨光

  “雅科夫列夫教授文集的字里行间回荡着警钟之声,提醒人们注意霸权主义西方与其余世界之间将有一场非常残酷的搏斗,后者的当务之急是从现在起就做好这方面的全面准备。”这是俄罗斯历史学博士库利克对雅科夫列夫2002年在俄罗斯出版并于2006年被译成中文的巨著《俄罗斯、中国与世界》一书所作的评论。该书已于2006年被译成中文,由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译者是为孟秀云、孙黎明。是值得中国读者好好地阅读的一本重要的好书。

  作者的基本思想是,苏联解体以后,世界分成了“超级帝国主义中心”(也称“西方富豪国家”、“超级发达中心”、“西方力量中心”)和“边缘地区国家”(也称“其余世界”)。这个“超级帝国主义中心”在冷战后并没有瓦解,而是进一步巩固起来,在联合国合法幌子下提出以西方为主导的“建立国际新秩序”的口号,利用全球化趋势,在世界生活的各个领域中,以经济、金融、外交直至军事手段,展开对这些边缘地区国家的进攻和围剿,控制世界资源,以求达到最终统治世界的目的。

  雅科夫列夫教授这样说道:“在这种态度以及明显的西方力量优势的情况下,按照西方处方并在其指导下建设世界新秩序,而且对此如果不加以阻止的话,就一定会出现对人类绝大多数实行残酷的种族灭绝的局面,目的是让所谓‘富豪国家’,主要是超级发达国家,特别是‘七国集团’的居民能够幸福快乐地活下去。”(第175页)

  因此,雅科夫列夫在这部巨著中大声呼吁,中俄两国作为正在被边缘化的国家,要认真汲取过去中苏冲突痛苦的教训,放弃历史恩怨和成见,坚定地承担起拯救世界、拯救人类的使命。作者在“边缘地区国家”的框架内提出了组成“俄罗斯-中国-印度三角关系”的合作设想,是拯救世界的总体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基石,是全书论述关注的重点。

  以上这些,就是《俄罗斯、中国与世界》一书的主要思想梗概。

  因为这是一部国际关系研究著作,虽然比较艰深,但涉及的问题关系重大,如世界观问题(怎样看世界的问题)、世界发展道路与各国作出怎样的道路选择等问题,很多问题独具“俄罗斯见解”,既与西方学术界不同,也与中国学术界不同。所以特别值得注意。

  例如,中国认为“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流”,雅科夫列夫对此提出质疑,认为冷战以后的世界并不是和平与民主,而是充满尖锐的矛盾。他说:“当今时代的主要矛盾是西方与其余世界在人类生存上的矛盾”,“没有任何可以信服的证据能证明这种矛盾不存在,或者这种矛盾是次要矛盾,不会对当今世界舞台上发生的对峙力量重组产生重要影响。”(第299-230页)

  又例如,中国在1989年提出冷战结束,世界在向“多极化”方向发展。对于中国提出的“多极化”理论,雅科夫列夫提出的批评最多,他从理论上分析认为世界是“两极”而不是“多极”,从世界现实状况看,他认为,冷战结束以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一极(“超级帝国主义中心”)向“边缘地区国家”全面的进攻和压迫,实际上已经使世界形成了“两极”,他认为这个“两极”不排除西方一极内部有多个中心(如法国有时就不听美国的),但他们都懂得“整体利益”,在涉及西方集团共同利益的问题上,西方又是紧密团结对外的,而问题正是“边缘地区国家”,由于缺乏共同一致的行动,力量分散,所以总是挫折和失败!正因为这样,雅科夫列夫教授在他的这部专著中对于“多极化”理论提出了很多批评,认为这个理论既与现实不符,更不利于“边缘地区国家”团结起来对付共同的敌人!

  雅科夫列夫在书中不可避免地还对中苏冲突的原因和历史责任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与中国自己的认识当然也很不相同。由于篇幅所限,不展开叙述和评论,读者不妨认真去阅读。

  《俄罗斯、中国与世界》一书,最终落脚点就是作者提出,当今世界,面临着西方世界企图实现其全球统治的深刻危机,西方的目的就是要建立符合西方利益的“单极世界”。他认为,俄罗斯、中国和印度三个大国应该团结起来,建立以“欧亚大三角”为基石的世界“第二极”,与西方中心抗衡,恢复两极力量均衡,只有这样才能免除全球性的灾难,拯救世界和边缘地区国家和人民。雅科夫列夫教授认为,这样的时机已经到来,他说道:“在世界政治与地区政治领域,俄罗斯和中国能够也应该依靠与边缘地区其他国家的紧密合作逐渐和更加严格对西方霸权主义意向的反抗。莫斯科和北京关于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所达成的一致性,意味着边缘地区已经结束全面退缩并开始克服慌张、沮丧和混乱状况。这种一致性实际上对边缘地区来讲是一种信号,表明已经是‘集中精力’过渡到对抗西方的最初联合反击的时候了!”(第195页)

  雅科夫列夫教授还这样说道:

  1、“‘七国集团’为核心的整个西方首先就人类生存问题与其他国家和人民进行了激烈的对抗。当前,西方没有一个可以自给自足的大国。在西方的领土上集中了地球上大部分的工业和科学技术潜力,而在其余世界则保留着基本的原料和能源资源。换一种说法,要想继续在繁荣的和高消费的社会生存,西方就不得不最大限度地控制其他国家,占领原料产地和高额利润的源泉,实际上就是整个其余世界。这就是当前人类生存历史时期残酷的现实。”(第272页)

  2、为真理而战的时刻已经到来,‘不富裕的几十亿人’离开这场斗争将无路可走。 ”(第394-395页)

  (写于2015年7月28日。《俄罗斯、中国与世界》,(俄)雅科夫列夫 著;孟秀云、孙黎明 翻译,社科文献出版社2006年出版。)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