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艺新生

女性高跟鞋与文化大革命批四旧

2015-05-28  作者:文化红卫兵  来源:红色故乡网  

女性高跟鞋与文化大革命批四旧

    作者:文化红卫兵

     选择一双高跟鞋,就是选择了一种人生态度和生活方式。文革时期焚烧高跟鞋,也是从文化上入手,彰显豪迈女权的人生态度和生活方式。

  鞋跟由高向低的变化与妇女解放的程度相伴而行。随着女性自我自由意识的觉醒,降低鞋跟的高度,女性才会成为整体的人,而不再是胸、小腹、和胯股的机械结合体,即不断作用于男子性情绪的性生物。

  回望历史,女性是如何被蒙蔽穿上高跟鞋,在温和权力规范性训练之下悄悄上当失去自由的?女人自动踩上高跟鞋,如何悄悄掉入男权世界的阴谋?温和权力是如何以场域和资本为诱饵,通过高跟鞋隐性实现对女性身体形塑影响的?

  高跟鞋的发明,无疑又是男权世界的一个阴谋。15世纪时期,一个聪明过头的威尼斯富商经常出远门经商,担心美丽的妻子会外出招惹是非,商人便请人制作了一双后跟很高的鞋。船是威尼斯水城的主要交通工具,商人认为妻子穿上高跟鞋后就无法在跳板上行走,也就无法到处乱跑了。事与愿违,让他没想到的是,妻子穿上这双鞋子,摇晃臀部,婀娜多姿,更加招人迷,于是讲求时髦的女士开始纷纷效仿。这种女步的另一动人之处在于行走时提起裙子,微露穿高跟鞋的脚和脚上的丝袜,给人以惊鸿一瞥之感。19世纪50年代,美国新奥尔良市有一家叫做“凯西夫人宫”的著名妓院,一个法国来的穿着高跟鞋的姑娘,颀长的性感大腿和摇摆的身体吸引了男人色迷迷的目光。高跟鞋的一夜风头,使她一下成了头牌。于是,高跟鞋很快在美国风行。当年玛丽莲?梦露就是穿上金属细跟高跟鞋才一举成名的,并在政客的床上赚了大把钞票,她曾当众承认高跟鞋对她的事业有极大的帮助(玛丽莲?梦露在场域和资本的诱导之下,自觉穿上高跟鞋)。

  穿高跟鞋对于女人来说,其重要性绝不亚于抹脂粉。它对女人的吸引和对男人的催情作用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高跟鞋同时为男人和女人敞开了一扇色情之门。花心的女人们也因男人的神魂颠倒而洋洋自得。穿上高跟鞋后,自然要收腹挺胸才能保持身体平衡,于是乳房轮廓突现出来了,呈现每走一步都摇曳多姿的色情动态,令男士们看了想入非非。正是高跟鞋对女人的吸引和对男人的催情作用,它首当其冲地成为情欲和性暗示的代言人,在几乎所有的情色电影中都是类似的画面:姿态各异的女优即使全身赤裸也无一例外地紧系着一双浓艳挑逗的高跟鞋,以一种绝对强势的气场撩拨着男人的征服欲望,于是腾起激情而香艳的味道。

  穿高跟鞋在欧洲甚至全世界逐渐演变成一种温和权力下的规范化训练,暗含男权专制的规范化训练,一种文化专制的规范化训练。高跟鞋变为为色情的化身而被顶礼膜拜,因此要求女性始终给人以充满性活力的形象。女子高跟鞋是君主专制时代时装方面最重要的发明,而那个时代最重要的特点是通过高跟鞋展示女性的胸部。威尔柯克斯在评述16世纪的欧洲时说:“行走时摇晃臀部在当时欧洲人眼里是一门艺术。而中国裹小脚的传统习俗本质上也是女人失去自由的象征,但更深远地暗含了女性不惜伤害自己而讨好男权社会的附属地位,她们不得已“出卖”自己,只为迎合男人的把玩心理与男权专制。欧洲君主专制时代的男性痴迷于女性穿高跟鞋后呈现挺拔的乳房,与中国封建时代的男性痴迷于女性的“三寸金莲”一样,都属于病态的怪癖,这一怪癖使女性深受其害。中国宋代以来程朱儒学专制登峰造极的时候,女人的头与脚最重要,所以男人喜欢品头论足。过去女人长胳膊长腿地招摇,就称之为“大洋马”;现在的女人就喜欢腿长,不长的话就用高跟鞋来铺垫。国人一千多年的缠足史都伴随着血与泪,民国初年提倡天足的日子里,思想上最为抵触的反倒是女人,她们已经被规范化训练,愿意受其大罪,并形成专制文化。山西大同脚为最,符合“瘦、小、尖、弯、香、软、正”七字诀者极多,因此大同年年有赛脚会。脚小女人出嫁,轿夫吹喇叭卖力且吹得好听;脚大女人出嫁,轿夫吹喇叭就难听。

  今人嘲笑古人缠足,也许会同样嘲笑今人的高跟鞋,以苦换美,甘愿受罪。

  脚是人体的“第二个心脏”。医生不断地劝告女性尽量不要长时间地穿高跟鞋,不少疾病都是因高跟鞋引起。高跟鞋导致乳房下垂,挺拔的乳房固然好看,与爆发的乳腺癌也不无关系。长时间穿高跟鞋可导致足、腿、髋、腰、背、肩等部位的不适或各种疾病,如脚掌骨骼变形、静脉曲张、腰间盘突出,增加扁平足的风险,同时引起慢性骨科疾病,肯定会累坏腰椎:穿高跟鞋,人体重心被迫上移至腰部,腰椎小关节和关节囊处于紧张状态,长期下去容易发生腰肌劳损,引起腰痛。鞋跟越高,穿的时间越长,到最后就可能发展成椎间盘突出、骨质增生。正常人在行走和运动中,脚踝容易产生向内的翻转力,鞋的外侧总是最先磨损,人的自身也在不断地调整这种翻转力,以维持平衡。但穿上高跟鞋后,调整能力就会减弱,容易崴脚,鞋跟越高,向内翻转的势能越大,受伤程度也就越重。当人体重心前移,全身重量会过多地集中压在前脚掌上,趾骨会因此负担过重而变粗,这不仅影响了关节的灵活,而且有可能造成趾骨骨折。但是,女性已经被悄无声息的温和权力规范化训练,对高跟鞋情有独钟的中国女性仍照穿不误,以牺牲健康为代价也在所不惜,沉重压力下,将五个脚趾硬塞进十分窄小的空间。

  我们疏理一下福柯的理论视角:[u]福柯认为权力是通过控制意识灵魂,来控制身体(意识灵魂是身体的牢笼),身体处处打上社会的烙印。一部人类历史就是身体的历史,身体相应刻写历史的痕迹。福柯写道:“身体有可利用性和可驯服性,身体如何被安排、征服、塑造、训练都是由某种政治、经济权利来实施的,身体自身的变化来自权力。权力总是积极施展规范化训练的手段,权力的规范化训练手段主要有“层级监视、规范化裁决、检查程序”。层级监视的任何一个目光都将成为权力运作的一部分;规范化裁决是强求一律的;检查程序是一种追求规范化的目光,是确保权力实施定性、分类、惩罚的最后手段。正是这些规范化训练手段,造就了驯服的身体,这是温和权力作用的结果”。规范化训练,就是权力通过监视、训练、检查等手段按照规范塑造个人。规范化训练不是一种明显手段,而是一种让人感知不到,自我内化的力量,这比强制的力量更强大的权力技术,实现规范化训练主体的自我服从。温和权力作用于女性身体的手段主要有目光、话语,并且以场域(职场、文化、家庭等)、资本为诱饵,使得女性按照权力规范塑造自我,自觉将美凌驾于身体之上,悄悄的上当。[/u]

  没有强制任何作用,女性依然选择穿上让自己痛苦的高跟鞋,将美丽凌驾于健康至上,本质是一种温和权力规范化训练的结果,这种权力来源于聚焦于身体的各种社会力量的总和;另一方面,权力通过从女性的意识形态辅以话语,使得女性遵从一种被感知的存在,从而让女性悄悄上当。权力是制约人权的资本,资本是寻租人权的权力,所以权力还以资本和场域为诱饵对女性进行密切的身体检查(权力演绎成资本和文化对女性的意识形态进行格式化,久而久之形成暗中的文化专制)。女性穿上高跟鞋是权力专制、资本专制、文化专制共同作用的结果。写到这里,想起周武王与姜子牙的周礼。周武王与姜子牙害怕人民觉醒反抗,便想办法掏空人民造反的资金,便设定礼仪,规定人死后,把钱随死人带入棺材,并让其形成风俗,通过反复的规范化训练,在人们的意识形态辅以格式化话语,让人民悄悄上当。而孔子偏偏顽固恢复周礼维护封建权力专制,在董仲舒的鼓吹之下,独尊儒家,又捆绑我们智慧2500年。

  人类历史其实就是一部身体的历史,对高跟鞋的态度是女性审视自我的根本标志。文革时期焚烧高跟鞋,既是保护女性的身体,也是避免女性自身异化,从而彰显女权,反对温和权力专制,彰显自由,解放女性,提高女性社会地位,根本改变几千以来女性的从属地位。女性不能摆脱了千年的缠脚陋习,又套上西方高跟鞋的枷锁。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文化大革命是全世界灵魂深处的大革命,是从文化上反权力专制,为全世界人民指明了方向,也是对世界政治文明作出的巨大贡献。文革让女性改变了看自己的方式,以主体自我的目光来审视自我,实现本我、自我、超我的思想跨越,不以别人的目光、话语来感知自身的存在(定义自己的身体),而是自我感知,抵御话语、场域、资本的诱惑,才能真正获得自由。女性不是权力和资本的奴隶和工具,在这个意义上,文革时期烧高跟鞋是有意义的,因为文革时期是中国女权最豪迈的时代。一些头脑简单的人总是戏说调侃文革时期烧高跟鞋荒谬,沉迷于头脑简单的喋喋不休与陈词滥调,但文化上的大革命确实比我们普通人考虑的超前而又深刻,我们真的深度思考研究过文革吗?我们有什么资格诋毁谩骂文革?

  当年海尔冰箱出现质量问题时,张瑞敏当着全体员工的面激烈的打砸冰箱,这是痛下决心!后来海尔续写一个又一个的不朽传奇。这成为EMBA的经典管理案例!

  不砸不立,不烧不立,不破不立!

  我们能理解张瑞敏的打砸冰箱,为什么就不能理解文革批四旧的激烈方式呢?

  我甚至认为批四旧的激烈方式应该作为EMBA的经典管理案例,如同文革样板戏作为企业精细管理的案例一样

  权力规范化训练的力量比较强大,久而久之,让不少人产生认同,如果以风俗礼仪的形式约定俗成,那人类还不知道要在错误的方式上持续多少年啊?

  1、刚反对缠足的时候,甚至很多妇女强烈反对,因为她们已经默认这个风俗礼仪了。要改变确实很难,只能采取革命激烈的方式,从这点我们应该理解后来文革的激烈方式;

  2、周礼的厚葬甚至延续几千年的陋习,被武王与姜子牙形成风俗,孔子又继续巩固,要改变确实很难,直到今天我们还在重复昨天的故事。要彻底改变也只有通过激烈的方式;痛下决心就是激烈方式。

  3、同理,要反对高跟鞋的陋习,以后可能也是革命激烈的方式

  要变革需要通过激烈的革命方式,痛下决心,才能深入人心,占有人心,才会有变革效果。

  1、春秋战国,墨子提出节葬理念,反对武王、姜子牙的阴谋,但是没有采取激烈方式的机会,所以没有效果,直到今天死人的排场越来越大,这是封建陋习

  2、五四运动后,孙中山与青年学生谈话,孙中山说:“你这种运动还不算革命,我给500条枪,你组织500个学生攻下城楼,才算革命”

  3、再联系到毛时代的文化大革命激烈方式批四旧,我们终于领悟到:原来孙中山、毛泽东对革命取得变革效果的重要性都有自己独到的心得啊!

  综上,在当时国人文化水平普遍偏低的情况下,结合国际环境,我们确实需要用三年时间走完三百年的路,我们终于应该理解文革批四旧的激烈方式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