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艺新生

潘金莲:不能把西门庆想得太坏!

2014-12-24  作者: 潘金莲  来源:  

是,西门庆曾经勾引过我,给武家寨及大郎造成极大伤害,让广大武家寨人民抬不起头来。但毕竟,西门先生在给我带来欢愉的同时,却多次见义勇为、急公好义的驱赶对我图谋不轨的张屠户、嫖必群等地痞流氓,才使得武家寨获得了三十多年的叫唤机遇期。如果只从局部看待西门庆,考虑问题采取二元对立,非好即坏、非黑即白,对西门庆简单地贴标签,则无助于真实地认识西门庆,和我自己。

141M5250H50-143T.jpg


我不止一次说过,武家寨没有能力,更没有意愿挑战西门庆的领袖地位,对全世界来说,西门先生的丁丁里灌装的是,满满的正能量。每次夜不能寐、辗转翻车之时,斜瞄着睡得半死的大郎,俺都巴望着西门先生能破门而入,对着俺实施滴灌、喷灌,最好是大水漫灌,想想吧,多JB过瘾,液!西门先生对于我来说,不仅是灭火器,更是推进器。皇粮吃不饱,大郎就一怂包,充其量在俺饥肠辘辘的时候,井上添花、看看热闹。而西门先生则不然,每次路过我们家都扛着成捆的山东大葱——又长、又白、又粗,还有一麻袋的杂粮,所以说,西门先生才是大拱无私的古道热香肠。


公正的评判西门庆,不仅需要见微知著的显微镜,更要站在黄山之巅才能高屋建瓴的望远镜。这两年,寨子里时不常的冒出些许杂音,尤其那个美瓦和跟着起哄架秧子的疯君,这俩瘪犊子玩儿楞,每次俺刚开始交床,丫就举着探照灯,还敲锣打鼓的、扯着喉咙喊:“谁说的三大P眼儿不能照,我就不信,整天吃大葱,呼吸紧的嗓子眼儿就那么干净?”更有甚者,那个裸腿的四则,不好好回家抱孙子,也跟着阴阳怪气的嘚啵嘚:“据说啊,著名经济学家汤妖姬说过,建立在生意上的感情,超过建立在感情上的生意。”


对此,我想强调一点,跟个人一样,武家寨和西门镇在淫权、自由上都不是十全十美的,武西两家合作是主流,分歧就像滔滔淫河中难免的几朵浪花。为了武西两家能达成管饭而深入的合作,哪怕信而见疑、忠而被谤,我潘金莲受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不止一次的我跟大郎讲,任何时候都要抱有战略定力,既不能被乱花迷眼,也不能被浮云遮眼,只要西门先生原意出口风鸡,武家寨的伙伴都会神魂颠倒。


大清著名女思想家、战略家慈禧,曾在一次举家南巡途中对身边人含沙射影的说,谁不让西门先生卧床时高兴,我就让他一家子、一辈子不高兴!听说消息传回京城,李鸿章当即吓的哏儿屁潮凉,“乓”,立马表态:要继续大力推动热狗运动,不改锅死路一条!至此方奠定了其东方林肯的国际地位,并被当时的《西门施暴》评为影响力十大人物,之首呢,可谓风头雄健、无出极右。(坊间传闻,其余荫竞能悄么声的经年泽被后代,导致了大多族人散落全球,按捺不住的长孙李得瓶无奈之下才通过微博发出【寻人启事】的么。当然,这是后话,也正因如此,武家寨村民才晓得个中原委。)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