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军建制 > 工农红军

见证历史的红军树

2014-12-14  作者:  来源:  

   

 
 
 

    白杨树的眼睛有幸阅读了中国现代史上那光辉的一页。她的瞳仁深处,隐藏着许多令今天的年轻人感到神奇而又神秘的英雄故事。

    太阳翻越高高的雪山,一束温暖的阳光照在一棵巨大的白杨树的尖梢,碧绿碧绿的树叶像绿宝石一样熠熠闪亮。清冷的风吹拂着,树叶哗啦啦发出金属般的响声。白杨树的脚下,就是滔滔的梭磨河,翻滚着白色激浪的河水,像一条冲出深峡的巨蟒,向着川西北的大金川奔腾而去。白杨树站在河岸上,显得伟岸、挺拔而威严。

    一棵生命蓊郁的树。

    树叶在欢笑,在歌唱。作为生命,她有纵情欢笑和大声歌唱的理由。

    因为和一部伟大的传奇和一个伟大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她有了一个光荣的名字:红军树。

    卓克基,本是一个遥远而偏僻,谁都不知道的藏区村寨。因为红军在这里驻扎过,因为这里住过毛泽东、周恩来等伟人,因为红军领导人在这里开过会,它便有了名气,它的名字便留在了史册上。

    我不知道白杨树确切的年龄,可以肯定的是,她是一位耄耋之年的慈祥长者,苍老的躯干证明她经历过时代的风雨和历史的沧桑。我放眼望去,树干上一个个节疤,像一双双有着黑睫毛和黑眼圈的眼睛,在望着这条峡谷,望着这个世界。

    白杨树的眼睛有幸阅读了中国现代史上那光辉的一页。她的瞳仁深处,隐藏着许多令今天的年轻人感到神奇而又神秘的英雄故事。

    那是1935年6月,毛泽东等指挥中央红军到达懋功地区,同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后,党中央决定红一、四方面军北上创建川陕甘革命根据地。为了执行这一战略方针,必须控制懋功以北的卓克基。

    卓克基扼川北要隘。这里属藏区,有一座土司索官瀛的官寨。蒋介石收买藏族头领,封官许愿,资助武器装备,散布谣言,诬称红军“杀人放火”,要“烧毁寺庙,消灭宗教”,是“吃人肉、喝人血的妖魔”,蒋介石任命索官瀛为“卓(克基)、松(岗)、党(坝)三土游击司令”,企图利用藏族地方武装阻止红军北上。

    先头到达卓克基的红二师六团,通过通司(翻译)喊话,希望和索官瀛谈判,向他“借路”。但索官瀛拒绝谈判,妄图凭借有利地形,阻止红军前进。不过,索官瀛的武装远没有蒋介石期望的那么强大。夜幕降临,红军发出三颗示警的信号弹。索官瀛的士兵看到夜空中射出的红、黄、白三色耀眼光团,立时惊恐万分,以为红军有神相助,施展法术,发出了“神火”,若不躲避,必遭大劫。索官瀛急忙令家人携带贵重财物,偕亲兵仓惶出逃,躲入深山。

    不战而胜,红军进驻了官寨。蒋介石的民族离间政策也并未完全奏效,红军进驻卓克基后,严明的纪律,模范的行动,很快消除了部分藏民和上层人物的顾虑,得到了他们的信任和支持。

    高高的白杨树,以惊奇的眼神,看到了长长的红军队伍。他们衣衫褴褛,但精神饱满;他们武器落后,但充满锐气。毛泽东在两河口参加完政治局会议后,与周恩来等一道,随军委纵队,翻越长征途中的第二座大雪山梦笔山,于7月1日到达卓克基。白杨树看见了那个身材高大的湖南人毛泽东,看见了那个英雄的留着大胡子的周恩来,看见了身上背着铜号,铜号上系着红飘带的年轻小战士,看见了一颗一颗闪亮的红五星。地处川西北的卓克基,过去头上只有苍鹰飞过,路上只有马帮经过,沟坎上只有经幡飘动,如今因为一支神奇队伍的到来,荒僻的山沟变得欢腾喧闹起来。

    白杨树不再孤独,令她格外高兴的是,毛泽东的马就拴在了自己的躯干上。她看清楚了,那不是追风的“的卢”,也不是日行千里的“赤兔”,而是一匹普通的小青马。但它驮过老人,驮过负伤的战士,驮过戴八角帽的领袖,驮过沉重的书,驮过英气勃勃的革命真理。

    马打着响鼻,快乐地吃着草料。它是无言的士兵,是革命队伍中的一员。马浑身上下散发着汗的气息。长途跋涉,穿越枪林弹雨,从马身上,可以感觉到五岭的云雨,乌蒙的泥泞,金沙江的激流,泸定桥的硝烟。

    “拴过毛泽东的马”,白杨树高昂着头,每一片绿叶都在深情地回忆。

    白杨树看见毛泽东背着手,大步走进了官寨,走进了这个依山傍河而建的藏式城堡。官寨始建于清代乾隆年间,外墙用石块砌筑,内体用木材装修,高二至六层,内部互相连通,形如巨大碉堡,利于战守。毛泽东步入二层“蜀锦楼”,这是书斋,藏有“四书”、“五经”等汉文书籍,镶嵌大理石的书桌上,一部线装古本《三国演义》打开了,还未合上。这一切,说明主人既是藏族头领,又深受汉文化熏陶,是一个文化人。这样的人,只要讲清党和红军的政策和主张,晓以民族大义,是可以团结争取的。

    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在这里住了5天,长途征战,难得有这样一次小憩,难得有这样一次读书的机会,毛泽东饱览索氏藏书,满足了他平生喜爱博览群书的嗜好。他手捧那本还未合上的《三国演义》,翻阅那些精彩的章节,深谙书中的合纵连横之术。虽在艰难困顿之时,但他满怀信心,要挥动手中长缨,缚住在黑云中不可一世的苍龙。

    毛泽东遗憾没有和藏书的主人见面,共叙长谈。临走,他命令部队一定要保护好这座官寨及其物品,不准拿藏胞的一针一线。

    春去秋来,斗转星移,换了人间。白杨树还记得,1952年的一天,这深沟里响起了喜庆的锣鼓,那是索官瀛从北京回来,索官瀛作为西南少数民族参观团成员在北京受到毛主席的接见,并在中南海一起吃饭。周恩来总理指着索官瀛说:“主席,这位就是我们长征过川西北雪山草地时在卓克基住过的那个官寨的主人。”

    毛主席说:“啊!你就是当年卓克基的长官司!长征时,我们可惊扰过你哟。可惜那时我们未得一见。现在你来北京哪,我们该好好叙谈叙谈。”毛泽东谈索的藏书,谈那本还未合上的《三国演义》,谈党的民族政策,亲切和蔼,平易近人,使索官瀛深受感动。

    索官瀛满面春风地从北京回来了,他要把毛主席的关怀和胸襟,告诉故乡的每一座山,每一棵树,每一块石头,每一条河流。以后,他在促进民族团结,社会安定,实现民主改革和恢复发展生产等方面,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我在白杨树前盘桓。她那黑睫毛黑眼圈的眼睛在望着我。我看到了她藏在瞳仁深处的那份欢喜和自豪。她是幸运的,不是每一棵树都有这种幸运。她见证过历史。尽管那只是一次与热血与勇敢的邂逅,也足以让她荣耀一生。“红军树”,多壮美的名字!她感到了生命非同寻常的价值。她要用生命照耀群山,照耀道路。我没有带来花环,如果有的话,我真想献给她,安放在她老而弥坚的枝杈上。如今,我只有从心里祝福她,希望她像红军精神一样,永远常青,永远。(喻晓)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