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军建制 > 工农红军

红四方面军一份密电码的奇特功绩

2014-03-31  作者:  来源:  

  “毛主席用兵真如神”的敌情依据

  四渡赤水,飞夺泸定桥、强渡大渡河,突破乌江,奇袭腊子口等一个个成功战例,足以说明,就作战指挥而言,正如萧华在其《长征组歌》里所说:“毛主席用兵真如神!”

  从现有资料看,毛泽东用兵的决策依据主要来自截获和破译的敌军的空中情报。本文所要记述的是红四方面军电台对中央红军长征的贡献。

  张国焘在《我的回忆》中说:“我们配合中央红军的军事行动, 是1934年12月间开始的。估计中央红军将与红四方面军在川北以西地区会师,我们义不容辞地要策应他们。“我们事实上放松了对四川军阀作战。仅有的侦察电台,日夜不停地工作,只有小部分时间用在侦察四川敌情。多数时间用来侦察中央红军行进所在(地)及其四周敌情。中央红军行进到广西贵州边境地带时,我们即开始供给中央红军情报。这是一件相当繁重的工作,侦察电台每天都译出大批密码电讯,再由参谋人员扼要做成通报,经我鉴定后拍发给中央红军,我们的电台须守候中央红军电台出现,有时从晚7时余守候到翌晨3点左右。有时我自己也守候在电台旁,解答对方的疑难。

  “至少约有两个月的时间,中央红军是完全依靠我们供给情报(特别是他们由遵义向云南方向行进时)。他们日夜在行进中,因而电台没有时间作侦察工作。每当他们宿营或休息的时候,立即与我们通报。根据我们所供给的情形,决定行动,发布命令。而我们这种行动,等于(为) 著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极尽了耳目的作用。”张国焘的这种说法,是自我吹嘘还是果有实情?

  曾任红四方面军电务处处长兼电台台长的宋侃夫在他的回忆录《电台工作的日日夜夜》里说:“1934年底,中央红军在贵州被敌人堵截、追击,每天行军很紧张,没有时间收听敌台广播,我们就跟踪敌人电台,逐步查清了中央红军前后左右的敌情,整理后,先送总部领导看,然后再发给中央红军电台。会师后,见到中央红军电台的同志,他们说:红四方面军电台提供的情报很快、很准,对一方面军摆脱敌人的围追堵截起了一定作用。为了胜利,我们每天都在昏暗的小油灯下坚持‘战斗’。有一天晚上,蔡威、王子纲和我,三个人都患了疟疾,我发烧体温升高到三十九、四十(摄氏) 度,总部突然打电话询问敌情,我打开收音机,坚持收听敌台广播,及时向总部报告了重要敌情。

  徐海东、程子华同志率领红二十五军长征过陕南,我们专门组织一架收音机,收听敌台广播,掌握他们的活动情况,报告总部和中央。红二方面军长征入川,我们也是通过敌人电台,了解到他们少粮缺衣,生活艰难。”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