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历程 > 闪闪红星

红军游击队何以绝境逢生?陈毅名篇告诉你

2017-05-18  作者:田源 代烽  来源:解放军报  

红军主力长征后,项英、陈毅率领红军游击队在南方开展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仲秋,本报采访组来到江西省大余县陈毅创作《梅岭三章》的故地,聆听历史回音——

百折不挠,艰难岁月不言愁

陈毅同志旧居。本报记者 岱天荣

群山绵延,山路崎岖。从江西省大余县县城出发,近一个小时车程后,记者来到位于大山深处的池江镇兰溪村彭坑小组陈毅同志旧居。

这是一幢依山而建的赣南客家民居,土木结构,青瓦盖顶,上下两层,中间有天井。今年已80岁的刘士华老人告诉记者,这是他家的老宅子,当年陈毅就住在二楼养伤,刘士华的母亲周篮天天帮陈毅熬草药清洗伤口。

大余县位于江西省西南端,处在赣粤湘三省交汇处。3年游击战争时期,大余是赣粤边红军游击战争的中心区域。

1934年10月,红军主力从中央苏区突围长征,留守苏区的部分红军和地方武装,在项英、陈毅领导下,英勇抗击数十倍于己的敌军,掩护主力红军转移,保卫红色苏维埃政权。随着中央苏区形势日愈恶化,1935年3月,项英、陈毅率部突围来到赣粤边的油山,开展游击战争。

“当时游击战争的条件异常艰苦,缺衣短粮、缺医少药。”同行的大余县党史办副主任朱常讲述了一段故事。

当时陈毅的腿在战斗中受过伤,一直没痊愈。一次,陈毅趁开会人员还没到齐,就把受伤的腿横绑在树上,背靠另一棵大树,让警卫员按着伤口往外挤脓血。见伤口有碗口大,警卫员下不了手。陈毅说:“别担心,用力挤干净,我能挺住!”最后挤出小半盆血水和两块枪伤碎骨。随后,陈毅扯了些白布条,抹上万金油,用竹签子一点点塞进伤口。豆大的汗珠不断冒出,陈毅却谈笑自若。伤口包扎好了,开会的人也到齐了。陈毅照常主持开会,越讲越有劲,仿佛忘了伤痛。

历经苦难,初心不改。陈毅“断头今日意如何”的坚定信念和豪迈精神,深深感染了游击队员。从他身上,官兵看到共产党员百折不挠的坚韧品质,更加坚定了革命必胜的信心。在大余县党史办编著的《梅国烽烟》一书中,记载着这样一个故事。一天晚上,陈毅从北山布置任务回到油山,在大余交通站的半山腰搭了个油纸棚。当晚下起雪来,陈毅和两个警卫员裹着两条夹被,3个人互相依偎着在棚子里坐到天亮。第二天早上,陈毅来到交通站,风趣地说:“昨晚我们打了一夜摆子!”

离陈毅旧居不到10米的后山上,有3棵参天大树,树下摆放着几块石板,当年陈毅经常坐在树下看书。

刘士华回忆说,小时候曾听母亲讲过智救陈毅的故事。一天傍晚,陈毅正在树下看书,一群敌兵悄悄向村子包围过来。正在门前河沟洗衣服的周篮急中生智,捡起石块打猪:“死猪还不快跑,这么多兵来了,会把你打死的。”陈毅等人听到信号后迅速安全转移。事后,陈毅感激地说:“大嫂,你真有法子!”

“游击队之所以屡屡绝境逢生,是人民群众无私支持的必然,也是游击队官兵始终秉持革命理想高于天的信念,面对艰苦不言苦、面对挫折不退缩的必然。”大余县人武部部长赖定铭深有感触地说。

沿着古驿道向素有“岭南第一关”之称的梅关方向攀登,在半山腰一个岔道处深入前行,就来到了陈毅梅岭隐蔽处。

“茅草过火,石头过刀。”1936年冬,国民党军46师在地方保安团的配合下,向赣粤边游击区发动了第二次大规模“清剿”。游击队在梅岭被打散后,陈毅隐蔽在山上一个石洞中,被敌人重重包围长达20多天。陈毅想到自己身陷重围,又伤病在身,恐难脱险。于是怀着对革命的无限赤诚,写下了气壮山河的绝命诗《梅岭三章》:“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历史照亮现实。站在刻有《梅岭三章》的石碑前,记者思绪万千。当年,游击队官兵凭着百折不挠的革命精神,历经千难万险,战胜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残酷“清剿”,经受了饥饿、寒冷、疾病、死亡等严峻考验,保存了革命火种并最终赢得胜利。今天,我们正在进行的改革强军是一场攻坚战、持久战,更需要弘扬百折不挠的革命精神,攻坚克难,稳步推进。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近日,东部战区陆军某防空旅官兵正在江西某基地进行实战化训练。旅领导介绍,他们面对实战化训练暴露的“短板”不绕道、不回避,带领官兵拿出百折不挠的精神斗志,将68个问题全部细化分类、逐个攻克,问题不归零不罢休,推动战斗力不断跃升。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