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历程 > 闪闪红星

开国元勋共拍板:人民海军首个五年建设计划制订始末!

2017-05-18  作者:吴殿卿  来源:徽章与荣誉  

QQ截图20170515110940

新中国海军是在炮火中诞生的。缘于当时的政治环境和经济条件,海军创建甫始可谓举步维艰。海军第一个五年建设计划的编制确定,不仅牵动毛泽东、周恩来直接参与,而且引发身居党政军领导要职的十几位开国元勋进行了一场大讨论……

遵照军委要求及周恩来、朱德的指示,海军三年建设计划拟订

1950年4月14日,海军领导机关成立。不久,司令员萧劲光一边组织“搭架子”、“铺摊子”,一边考虑编制海军建设计划的问题。

1949年底至翌年初,毛泽东、周恩来率代表团访问了苏联。访苏期间,斯大林为支持新中国建设海、空军以实行拟于1950年下半年进行的解放台湾战役,答应“以优惠条件”给中国贷款3亿美元。中苏两国政府《关于贷款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协定》签字后,毛泽东、周恩来当即决定,将其中的一半,即1.5亿美元用于海军建设,接着与苏方签订了购买1.52亿美元海军装备的协议。获悉这一消息,刚刚到位履职的海军各位领导,司令员萧劲光、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刘道生、副司令员王宏坤、参谋长罗舜初等,既振奋又兴奋。大家通过碰头会研究,达成一致意见:立即着手编制计划,利用这笔经费把急需的部队先搞起来,以适应解放台湾的需要。

然而,他们谁也没想到,计划编制工作启动不久,事情就发生了变化。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6月30日,周恩来在中南海西花厅约见萧劲光,向他传达了中央对形势发展的估计和中国的态度。周恩来说:形势的变化给我们打台湾增添了麻烦,因为有美国在台湾挡着。但也有好处,因为我们自己也还没有准备好。现在我国的态度是,谴责美帝侵略台湾、干涉中国内政。我们军队的打算是,陆军继续复员,加强海、空军建设,打台湾的时间往后推延。并具体提出,假如以50万人打台湾的话,即使分两次运,海军也还要准备几十万吨船。我们看待当前的形势,正确的态度应是“惧无根据,喜不麻木”。随后,萧劲光汇报了工作打算:初步考虑近期召开一个党委扩大会,具体讨论、研究一下海军建设的实施方针和规划问题。周恩来表示同意萧劲光的想法,说应该抓紧开个会,理理头绪,海军建设要从长远打算,制订一个三年建设计划。

获悉海军要制订三年建设计划,朱德于7月13日给萧劲光等海军领导写了一封信。信中指出,要加强海军建设,“就必须有造船厂、飞机厂”,“有了这两种厂能自造还不够,必须要有石油厂,才能强化起来”,“你们应有计划地请求燃料部,在三年至五年内,必须设油管”。接到信函,萧劲光专程去中南海,向朱德报告制订计划的初步设想,请示工作。朱德又当面作了指示:“应该利用现有的时机和兵力,首先把沿海海岸各要地及岛屿的防御工事、防御设备建立起来,把各基地组织起来。这一任务应成为当前的工作任务,且应成为首要任务之一。”“不能单从打台湾打算,而忘记了海军的基本建设”,“海军的防卫在海上……要在海上建立生产、建立家务”。最后,他郑重提醒,“向军委打个报告,要求重工业部注意发展燃料工业”。

周恩来、朱德的指示,为海军把握形势、制订三年建设计划提供了重要依据。主持计划起草的罗舜初等,加班加点突击工作,7月中旬,“以执行作战任务之最低需要为基本依据”的《海军三年建设计划(纲要)》基本完成。计划中,确定了三年内要建立的舰队、航空师、海岸炮兵团的数目;提出了自造、改装和购置舰船、飞机、岸炮的设想、数目;确定了建设多少个基地、水警区、巡防区,修建多少个码头、仓库、机场、阵地,以及开办哪几所学校、培养多少名干部,等等。同时,还拟订了海军建设、装备发展须遵循的方针、原则。如在处理自力更生与争取外援关系方面,计划明确指出:“三年建军中必须从自力更生的思想出发,但又必须争取外援。所需舰艇,除非十分必要从外国购置外,力求自己修装、改造及自造部分船只。因此,建议政府发展造船工业,整理充实现有之江南、大连、黄埔、青岛等造船厂,并请求将黄埔、青岛二厂及上海修理厂移交海军作专门修理船只及制造小型舰艇用”,等等。整个计划为海军在三年内的基础建设,描绘出了一幅可喜的蓝图。

8月10日至30日,海军临时党委在北京召开了决定海军发展方向、大政方针的建军会议。作为会议的重要议程,与会人员,机关各大部领导,华东海军、大连海校等单位的领导,对《海军三年建设计划(草案)》进行了充分讨论。对其中许多内容,从每个项目的具体数字到文字表述,都作了认真修改、补充。会后,萧劲光与王宏坤、刘道生、罗舜初等四人联名,将《海军三年建设计划(草案)》与建军会议情况报告,一起报送军委并周恩来、毛泽东。

《海军三年建设计划(草案)》原本即是遵照军委要求及周恩来、朱德的指示拟订的。海军建军会议前的8月9日,萧劲光还和罗舜初一起带着计划初稿向周恩来及主持总参谋部工作的聂荣臻作了汇报,对计划内容作了具体磋商。按说,即使送审计划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了。没想到,刚过两个月,《海军三年建设计划(草案)》就作了第一次大调整。

海军经费一减再减,三年计划改为五年计划

1950年10月26日,周恩来与聂荣臻一起约见萧劲光等海军领导,共同研究海军建设计划及翌年装备订货问题。由于此时中央已决定出兵朝鲜,而苏联政府不同意出动空军入朝掩护中国军队作战,中央决定集中力量加快空军建设,以利与美军争夺制空权,保障地面作战和交通顺畅。据此,周恩来提出,海军三年建设计划要适当压缩。且具体提出,为了集中人力、财力加速空军战斗部队建设,使其能尽早开赴战场,海军要暂缓成立歼击机航校和海军航空兵司令部,目前可以在海军司令部成立一个管理海军航空部队的部门,成立水鱼雷机航校。同时,周恩来还说:购置装备需苏联提供,所以三年计划须先提请苏联海军帮助审查。为缩短时间,萧劲光可带着《海军建设三年计划(草案)》前往莫斯科,与苏联海军负责人面商。

战争是大局,萧劲光等海军领导自然无意见。回机关后,他们迅即按照周恩来的指示精神对《海军建设三年计划(草案)》作了调整。11月下旬,萧劲光、罗舜初带着海军建设计划稿(题目改为《建设中国海军的初步计划》)抵达莫斯科。此行,在苏联派驻中国海军首席顾问库兹敏陪同下,萧劲光等参观了波罗的海舰队的一些军舰,参观了造船厂,与苏联海军领导就《建设中国海军的初步计划》及翌年提供海军防御设备的项目、数量等问题,进行了会谈、磋商。苏方未对中国海军建设计划提出异议。萧劲光以为,海军建设计划可能就这样敲定了。结果,回北京一个多月后,又发生了新的更大变化。

1951年1月的一个深夜,周恩来召开紧急会议,传达了毛泽东的指示:为了集中人力、物力支援朝鲜战争,将原准备给海军订货的经费大部抽出,主要用于解决朝鲜战场急需的空军和炮兵。1951年只能给海军少量经费购买教育器材、训练干部、准备条件,待朝鲜战争结束再来发展海军。

这一决策,对矢志建设强大海军的毛泽东来说,也是一个痛苦的抉择。从大局看,这一决策无疑是正确的,但对海军建设无异于一次“急刹车”。这样一来,就不仅是像数月前暂缓航空兵建设似的局部削减,而是整个计划大变,海军整体建设大大推迟,但海军无可选择。会后,萧劲光等海军领导立即召开会议,统一认识,讨论压缩计划事宜。经过此次压缩,海军建设计划连原计划的三分之一也不到了。

然而,经过这样压缩的新的三年建设计划,当年底又发生了更大的变化。

11月16日,中央军委整编工作会议在中南海居仁堂召开。会议就海军建设计划再次作出决定:一要缩小,二要推迟。周恩来作了说明:根据毛主席提出的“战争必须胜利、物价不许波动、生产仍须发展”的战略方针和国家的财力,海军的三年建设计划要到1955年完成。换句话说,就是要将三年的计划改为五年计划,而且数量上还要减少。

按照这一精神,海军于会后将三年计划改为《海军五年建设计划》,并大大减少了购置舰艇、飞机和岸炮等装备的数量,缩小了部队基础建设规模。12月12日,周恩来审阅了《海军五年建设计划》并将其转报毛泽东、朱德、林彪,同时附函说明:“现送上请主席审阅批准,以便按此计划分五年订货,并拟在1952年先订五分之一约二亿零三百万卢布的货。”次日,毛泽东批示“同意”。

之后,按照惯例,将《海军五年建设计划》电传苏联帮助审查。苏方反馈消息说,斯大林认为“计划小了,应扩大一些”。1952年初,海军经请示军委批准,根据斯大林的建议,又对五年建设计划作了扩充。这样,海军建设计划总算基本确定下来。

磋商落实一波三折,最后达成中苏“六四”协定

海军建设计划一变再变,但两个基本点没变:一是主要用苏联的贷款,二是装备由苏方提供。基于这两点,加之《海军五年建设计划》按照斯大林的意见作了扩充,所以最后的确定仍须请苏联海军帮助审查。为此,萧劲光于1952年4月至6月再次率团访问了苏联。

考虑到落实五年装备订货计划有许多具体问题要磋商,这次代表团增加了人,行前作了比较充分的准备。萧劲光任团长,参加人员除罗舜初外,海军修造部部长林真、政务院重工业部船舶局副局长罗叔平等,也一起赴苏。他们此行在莫斯科待了一个多月,与苏联海军部部长库兹涅佐夫、苏军副总参谋长法金及各方面专家等,进行了多次会谈、磋商。当时中苏两国关系非常密切,军事情况彼此了解,几乎无秘密可言。所以会谈一开始,萧劲光就介绍了中国海军建设的战略方针、五年建设计划的主要内容,坦诚地提出请苏联海军帮助审查中国《海军五年建设计划》等问题。此后,代表团或合或分,与苏联海军领导及有关人员具体磋商了当年订货、此后几年内需购置的武器装备和希望转让的技术等问题。总的说,这次访苏是成功的。双方先后进行正式会谈六次,还多次非正式地就技术问题具体交换了意见。最后,当年订货定下来了,苏方对中国《海军五年建设计划》表示赞同,并且对承担转让项目需要设立哪些机构等,提出了一些有价值的建议。遗憾的是,没有签订落实订货的书面文件。访问结束前,罗舜初委婉地向法金提议双方签一个供货协议,法金回答说,这次会谈的结果,他们还要向政府汇报,所需经费也要由政府核准,待政府批准后双方签订正式协定,然后才能执行。

尽管代表团回国后,毛泽东给斯大林写了信、打了电话,以表示感谢并敦促协商成果的落实,但仍然迟迟没有得到苏联政府通过“核准”的通知。于是,罗舜初于同年8月、翌年初又两次访问苏联,与苏联海军领导进行了长达数月的谈判和磋商。直到1953年6月4日,双方才达成共识,以两国政府的名义签署了《关于海军交货和关于在建造军舰方面给予中国以技术援助的协定》。按照签订时间,通称中苏“六四”协定。

中苏“六四”协定是由在苏联访问的政务院财经委副主任、重工业部部长李富春,代表中国政府与苏联政府签订的。其主要内容是:

苏联政府保证在1953年至1955年内向中国提供海军装备和建造军舰技术上的援助。具体内容、项目,按“协定”的三个附件所列执行。

关于“六四”协定的内容,有两点需要说明:一是直接购置装备的项目、数量,与上年磋商过的《海军五年建设计划》相比有了很大减少;二是装备订购计划只签订了三年。

其中第一个问题,即购置装备项目量减少,主要是受了斯大林逝世(1953年3月5日)的影响。斯大林对中国海军建设是支持的。特别是1951年、1952年两年,他为中国人民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表现出来的国际主义精神、大无畏英雄气概所触动、感染,多次表示,苏联政府要尽一切可能帮助中国建设海军。正是基于这一思想,他主动提出中国《海军五年建设计划》“应扩大一些”,致使军委、海军机关一些人把后来扩大了的海军建设计划称做“斯大林计划”。斯大林逝世后,苏方一再强调困难,无法按中方计划要求提供装备。新上任的苏联领导人马林科夫,甚至讲不知道斯大林曾提议中国扩大海军建设计划,以及苏方曾审定过中国《海军五年建设计划》的事。所以,“六四”协定签订的数量,也是经罗舜初再三申明意见,全力争取才确定的。

至于“六四”协定中装备订购计划由“五年”改为“三年”,苏联方面强调,主要是因为“苏联第五个五年计划已过了两年,订货计划只能安排三年,而余下的两年,须待下一个五年计划另行商定”。

看到“六四”协定文件后,萧劲光对比核算了一下,文件最后确定的购置装备数量,舰艇是原五年计划的三分之一,驱逐舰砍掉了一半,而飞机仅仅只有原计划的六分之一。还好,这只是五年建设计划的一部分——三年的订货,下面两年或许可以增加一些!然而,萧劲光这一想法很快被打消了,接下来海军装备经费,再次进行了缩减。

开国元勋共议海军发展,海军第一个五年建设计划最后敲定

“六四”协定签订后,萧劲光等海军领导遂组织机关业务部门按照协定中所列各项,制订落实计划,部署工作。然而一个多月后,即1953年8月,海军又接到军委通知:根据中央财经会议精神,为了做到外汇平衡和发展重工业,军费将有所缩减。军队各大单位要处理好需要与可能的关系,重新考虑原定的五年计划,使之更加符合国家的实际情况和中央的要求。海军应本此精神将中苏两国签订的海军三年订货计划(即“六四”协定),再行缩减,以减少经费尤其是外汇开支。

接到这个通知,萧劲光着急了。联想到部队日益繁重的护渔护航任务和面临的解放浙东沿海岛屿的战斗,他感到有必要向中央反映自己的想法。经过慎重思考,萧劲光于8月24日直接给军委毛泽东主席,朱德、周恩来、彭德怀副主席,写了一封信。信中说:

自海军建立以来,恰值朝鲜战争时期,海军建设处于极次要地位,原来海军在苏订货之经费,大部转拨建设空军。海军建设四年以来,新增力量仅有46艘快艇(其中旧的36艘)、螺旋桨水鱼雷机32架(今后只能做教练机用)。小口径海岸炮四个团。如果再将三年计划缩小的话,现在我们已建设的各种学校,都很难维持下去。为了国家重工业建设削减军费,我们认为是应当的,但海军建设是否可以从整个军费内适当调整,以使其逐渐生长,以应付海上斗争的需要……

萧劲光这封信报送上去后,中央领导层高度重视。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12月4日召开的扩大会议上,主持了对《海军五年建设计划》的审查。在与会人员一一发言(多数人同意萧劲光的意见,认为不能再缩小了,也有部分同志感到经费上有困难)后,毛泽东总结大家的意见,作了指示。他说:“为了肃清海匪的骚扰,保障海道运输的安全;为了准备力量于适当时机收复台湾,最后统一全部国土;为了准备力量反对帝国主义从海上来的向我国的侵略,我们必须在一个长时期内,根据工业建设发展的情况和财政的情况,有计划地逐步地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同时,毛泽东提出,军委和政务院有关部门要召开会议,对海军建设问题进行一次专题讨论。

遵照毛泽东的这一指示,周恩来于1954年1月23日分别致函彭德怀、黄克诚和萧劲光:“根据毛主席指示,拟于军委高干会后,四中全会开会前,商谈一次海军建设计划问题(具体时间另通知)。现将毛主席1953年12月4日在中央会议上对海军建设指示的纪要及海军提出的海军五年建设计划的规模和第一机械工业部提出的造船工业发展计划的报告材料共四件送上,请抽暇先阅。”

接到周恩来的信函,萧劲光深受鼓舞,迅即召集业务部门研究,起草了一个详细介绍海军五年建设计划依据的汇报提纲。

2月12日,中共七届四中全会刚结束,周恩来即在中南海西花厅主持召开了专题研究海军第一个五年建设计划的会议。

这次会议出席人员规格之高、与会领导人之多,是空前的。他们是:军委、总部领导彭德怀、刘伯承、贺龙、陈毅、聂荣臻、谭政、黄克诚;政务院副总理兼财政部部长邓小平,中央财经委员会副主任李富春,政务院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黄敬、第二机械工业部部长赵尔陆、重工业部部长王鹤寿;海军参加会议的有,司令员萧劲光,副司令员罗舜初、方强,参谋长周希汉。总参装备计划部部长万毅,军委办公厅主任萧向荣等,也出席了会议。会议由周恩来主持。他点名萧劲光第一个发言,介绍相关情况。

萧劲光首先介绍了《海军五年建设计划》的内容。计划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前三年,即1953年至1955年,按照“六四”协定执行,购置规定武器装备及半成品材料;另一部分即五年计划的后两年,1956年至1957年,依此前与苏联方面的约定,再从苏联订购一批舰艇和造舰材料。前后两部分加起来,共需13亿多卢布,约合人民币十二万六千多亿元(旧币)。到会的海军其他领导方强、周希汉等也分别发言、插话,作了说明、补充,表示赞同萧劲光的发言。

萧劲光等海军领导发言后,大家围绕海军的建设计划展开讨论。执掌政务院财政大权的邓小平说:“主席指示,第一个五年计划内国家机关经费最后要做到不超过国家支出的30%。根据这一原则,军费今后只能每年递增4万亿元。不管你想干什么,钱就是这些,否则只有改变30%的比例。”

黄克诚以副总参谋长身份兼任着总后勤部部长,掌管军费全局。他接着补充:“按邓小平同志所说,第一个五年内的军费,除去经常费必须开支外,现各兵种提出的五年建设计划尚差七八万亿元。”

听他们几个说明情况后,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军委副主席彭德怀简单介绍了各兵种五年计划的概况,而后强调指出:“第一个五年内国家机构经费最后做到不超过国家支出的30%的原则不要动摇。应以此为标准拟定各兵种的均衡发展计划。”

黄敬先向大家介绍了国家造船工业的状况,继而提出:“第一个五年计划内,除海军要求造军舰3万吨、辅助船6000吨以外,民用方面要求制造民船48万吨。从造船工业的发展速度来看,无法满足上述要求。”

随后,陈毅、贺龙、刘伯承、李富春等相继发言,一致主张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应集中国家的财力发展重工业,各特种兵建设应尽可能缩减。

最后,周恩来作了总结讲话。他说:“从我国造船工业发展速度、国家财政能力和与苏联订有三年协定等情况出发,海军五年的建设计划应该是在五年时间内实现中苏三年海军订货,即以苏联根据协定供应的海军装备作为我国海军五年建设计划方案,不可能再增加新的两年订货计划。”同时,他责成彭德怀召集中央军委有关部门开会,研究从空军、陆军部队抽调部队和干部,支援海军建设。

4月15日,周恩来将这次讨论的情况和主要意见,向毛泽东、刘少奇并中央作了报告,中央很快批准了这一方案。从此,中国海军开始进入以执行“六四”协定为主的海军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全面建设时期。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