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历程 > 闪闪红星

你知道有10个邱少云和40个黄继光吗?

2017-08-10  作者:许森  来源:雷锋杂志微平台  

从抗美援朝战争涌现的英雄人物

看我军战斗精神和革命英雄主义的传承和弘扬

文|国防大学科研部编研部部长:许森

我军是一支英雄辈出的人民军队。在长期革命和建设实践中,我军形成了一系列好传统好作风,集中体现在理想信念、根本宗旨、革命精神和铁的纪律等方面。由南昌起义延续而来的人民军队的红色基因链上,中国人民志愿军无疑是更加具有鲜明遗传特征的一代,它传承了红军、八路军、新四军和解放军的爱国主义精神,红心愈坚、赤胆愈壮、热血愈烈。在朝鲜战场上,将对党忠诚、敢打胜仗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体现的淋漓尽致,为中国军人赢得了世人的长久尊重,为新中国赢得了立足立威之战的胜利。

这就是中国军魂

这就是军人,这就是中国军魂。战后,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为杨根思追记特等功,并追授“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级英雄”称号,命名他生前所在连为“杨根思连”。

翻开党史军史,我党我军受挫折而不断奋起,经苦难而淬火成钢,归根到底在于坚定执着的革命理想。杨根思是位老英雄,受党教育多年,在南征北战的战斗生活中铸就了对党忠诚、听党指挥的信仰追求,事事处处敢于喊出“向我看齐”“跟我上”的口号。他的座右铭就是:“不相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不相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

习主席在古田全军政工会上指出,把理想信念的火种、红色传统的基因一代代传下去。党员干部的模范带头作用,是我军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精神力量。这些精神看不见、摸不着,却实实在在流淌在军人的血液中,潜移默化地感召、培塑和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军人。

2

在我军的队伍里,“向死而生”“自我牺牲”从来不是一道哲学命题,而是一张前赴后继、用生命书写的英雄答卷。

人民军队的血脉基因为何如此鲜明,长传不衰?因为那是在无数次生死考验中铸就和传承的。我军从小到大、由弱到强,不怕牺牲、英雄顽强的革命英雄主义始终是战胜强敌的一把精神利刃。革命战争年代,我军很多时候与敌作战面临的不是狭路而是绝路,之所以能够起死回生,是因为官兵们能够向死而生。在极度困苦和艰险的环境下,我军官兵凭着“除了胜利一无所求、为了胜利一无所惜”的精神,杀出了一条血路、闯出了一条胜途。

邱少云(1926--1952)1951年3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1952年10月12日因美军燃烧弹发落在邱少云潜伏点附近,火势蔓延全身,为避免暴露,放弃自救壮烈牺牲,时年26岁。1953年6月25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于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 称号和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

邱少云,1949年12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1951年3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

1952年10月12日,邱少云随部队执行潜伏任务。当守敌向我军潜伏阵地打来几排炮弹进行火力警戒时,一发燃烧弹在邱少云的身旁爆炸,溅上燃烧弹油液的邱少云身上着了火。此时只要邱少云就地打个滚,就能扑灭身上的火焰。

邱少云没动,因为他明白,只要动一下,敌人就会发现潜伏的部队,后果不堪设想。烈火燃烧了半个多小时,为了潜伏作战的最后胜利,邱少云以人类罕见的意志力,突破了人体承受的痛苦极限,在烈火中一声不吭,纹丝不动地死去。邱少云用英雄壮举在人民军队红色基因谱系上浓抹重彩地书写下“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光辉篇章。如今他留给世人的,只有那块烧的仅剩巴掌大的军衣残片,在无声地诉说着那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上最坚韧的潜伏。

此后,中朝两国政府都将邱少云的事迹编进了小学教科书。朝鲜人民在391高地主峰的石壁上刻下一行字:“为整体胜利而自我牺牲的伟大战士邱少云同志永垂不朽!”

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战场上被中国军人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和勇往直前的英雄气概压得喘不过气来。他们不能理解,这些中国军人不惧生死的精神到底从何而来?

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支军队的性质、任务和宗旨,更不了解它承接自南昌起义的红色基因和基因中递增的抢渡大渡河、鏖战平型关、淮海大决战等遗传信息。几十年的精神繁衍,构成了它忠于祖国人民和革命英雄主义的双重基因属性。

牺牲的是生命,延续的是血脉。邱少云的事迹激励着千千万万的志愿军战士们为了祖国蹚冰河、闯烈火,直至取得最后的胜利。

仅过了8个月,1953年6月,志愿军第60军在北汉江以东部署了3500余人的大规模潜伏行动。

白天,韩军曾多次对阵地前沿进行火力侦察,发射了几百发子弹、几十发炮弹,造成第60军潜伏部队15人伤亡。但负伤官兵无一人因伤动弹,因痛呻吟,一天里便涌现出了10多名邱少云式的钢铁战士。第535团5连战士张宝才,被一块拳头大的弹片击中大腿动脉,鲜血汩汩涌出。极度疼痛中,他的两只衣袖全被咬烂了。但趴在血泊中的张宝才,任凭血液缓缓流淌,生命慢慢消失,没发出一丝声响。

一代代军人用自己的力量甚至生命捍卫红色信仰

一代代军人用自己的力量甚至生命,不断锤炼着人民军队的红色信仰,灿烂着人民军队的精神星河,丰富完善着红色“DNA”。优良传统基因,根植在每名官兵的身体里,产生的是“核裂变式”的群体效应和传承效应,建构起一代代革命军人忠诚不变的核心价值观。在黄继光、邱少云等英雄连队,每天集合点名时,第一个被点到的必然是这些英雄的名字,而异口同声地做出响亮回答的,则是全连官兵。听到震耳欲聋的“到”声时,你就会感受到,什么叫做“传承的力量”!

3

是军人,就要有舍生忘死“堵枪眼”的忘我精神,就要有以身许国的使命担当。

一支勇于担当的军队首先是一支信念坚定的忠诚之师。抗美援朝战争中,党组织的坚强领导和我军政治工作的独特优势,是人民军队忠诚勇敢、英雄辈出的强大力量源泉。据统计,在朝鲜战场上,共有30多万志愿军将士立功授奖和获得荣誉称号,约占入朝参战志愿军总数的15%;其中获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的志愿军将士就有12位,显现出蔚为壮观的英雄气象。

黄继光(1931年1月8日-1952年10月19日),民族英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5师135团9连的通讯员。1952年10月19日在朝鲜上甘岭地区597.9高地牺牲,年仅21岁。被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追记特等功,并授予“特级英雄”称号;

黄继光,无疑是最耀人眼目的英雄之一。1952年4月,黄继光所在的部队奉命到五圣山前沿阵地接防。

舍生忘死、为国尽忠并非与生俱来,也不产生于一瞬间,而是长期的思想教育和灵魂洗礼。上甘岭战役打响前,部队经常利用空闲时间开展学习教育活动,多次播放表现苏联战斗英雄马特洛索夫的电影《普通一兵》,他深受战斗英雄马特洛索夫的感染,不只一次对战友们讲,“马特洛索夫是好样的,有机会我也会像他那样子。”杀敌立功,当英雄的种子,在潜移默化的教育中扎下了根,也使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穿上军装,生命就与使命紧密相连;只要一息尚存,就要甘于为使命牺牲奉献。

1952年10月14日,上甘岭战役开始了。10月19日夜晚,志愿军第45师多路反击上甘岭。

在黄继光所在的6连的勇猛攻击下,筑堡据守的美第2师第17团――“水牛团”的一个连队不到一小时就被打垮,连长坎特雷尔阵亡。然而6连也伤亡得只剩下连长、指导员和两个通信员了。

此时离天亮不到一小时,整个597.9高地上,就剩0号阵地还被美军控制。如果不能迅速拿下0号阵地,天一亮敌人就会以此为依托反扑主峰。

黄继光心急如焚,他请战批准后带着两名通信员冲向了阵地。三人分别炸掉了主堡东西两侧的子堡。然而,通信员一人牺牲,一人负了重伤。

黄继光一个人利用弹坑向最后一个地堡跃进中,中弹负伤了。但他仍然艰难地向前爬着接近地堡。当机枪眼再次吐出火舌时,多处负伤、赤手空拳的他用自己的身躯扑了上去。这一扑,让部队赢得战机,打开胜利了通道——当有限的武器用尽后,黄继光选择让自己成为最后的武器。

勇于担当是革命军人的优秀品格。黄继光虽然入伍仅一年多,但在部队大熔炉的熏陶和党员干部的言传身教下,很快学到了人民军队的优良传统,练就了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战前他在决心书里写道;“坚决完成上级交给的一切任务,争取立功当英雄,争取入党”。他肩负着责任和担当,在人民需要的时候,以身许国,用自己的行动实践着铁一般的信仰,铁一般的担当。

连死都不怕的军队,还有什么可畏惧的?

连死都不怕的军队,还有什么可畏惧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史》有这样一句话:“上甘岭战役中,危急时刻拉响手雷、手榴弹、爆破筒、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舍身炸敌地堡,堵敌枪眼等,成为普遍现象。”什么叫“普遍现象”?据不完全统计,在43天的上甘岭战役中,先后有40多名官兵拉响手雷、爆破筒与敌人同归于尽。这意味着,如此壮烈的牺牲,每天都在发生。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哪国军队能这样自豪地宣称“与敌同归于尽”的惊天壮举为“普遍现象”?如此壮烈的献身,使得人类不能不重新认识和表述生命的意义。时至今日,“上甘岭”依然是当代中国军人英勇顽强的代名词,革命英雄主义的同义语,我军光荣传统的关键词。

红色基因 本色不改

90年纪念

“我军人民军队的性质永远不能变,老红军的的传统永远不能丢,艰苦奋斗的政治本色永远不能改。”这是习主席对全军官兵的勉励,更是人民军队薪火相传、向世界一流军队奋进的精神之源。历史证明,呵护好、传承好、捍卫好红色基因,官兵的理想信念就能越来越坚定、战斗精神就能越来越旺盛,就能经受各种艰难考验。新长征路上,还有许多“冰河”需要跨越,还有许多“高地”需要攻克,“堵枪眼”“炸地堡”般的担当须臾不可或缺。身为军人,就应该学习英雄、崇尚英雄、争当英雄,以勇于牺牲奉献的精神投身战斗力建设和改革,担当起当代革命军人应当履行的历史使命。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