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历程 > 闪闪红星

川军三一二旅喋血长治城

2017-08-11  作者:何允中  来源:人民政协报  

C2017-08-10zx1001_P_1_364_438_1206_998.jpg

民众欢送川军部队出川抗战

抗战全面爆发后,川军出川抗战。1938年,第四十七军在军长李家钰的率领下奉命守卫山西省东南长治等七县。

2月,日军108师团攻陷东阳关和黎城,从北东南三个方向向黎城西南的重镇长治城攻击而来。一场壮烈卓绝的战斗就此展开……

构筑工事

1938年2月18日夜,第四十七军军长李家钰调整部署,命令一○四师三一二旅旅长李克源率六二四熊岗陵团守长治;一○四师师长李青廷率师部直属部队占领长治城外东北的高地,策应守城作战。一○四师有两个旅四个团,但有两个团被派到晋中寿阳一带游击。因此,在长治作战的只有两个团的兵力。

三一二旅旅长李克源接到命令后,将城防司令部设在城中心的十字街口,命令六二四团第一营营长傅瞩瞻负责东北门的守备;第三营营长宋钰光负责西南门的守备;又在城外各派一个排哨监视敌人。

同时,李克源下令堵塞了北、东、西三个城门,仅以南门暂留通道,并备足物料随时填堵。

19日下午,日军先头部队约数百骑兵到达城东十里的关村镇,遭到四十七军城外部队的袭击。稍后,敌大部队源源而来,开始构筑炮兵阵地。

敌炮试射之后,十余门大炮对准长治城垣猛轰,数架敌机同时飞临,轮番轰炸。日军大部队向城垣两侧推进,迅速分兵截断了城外部队同长治城中的联系。县城被北、东、西三面包围起来。日军留下南门,打算兵不血刃,用大炮把守兵轰走。

旅长李克源下令堵塞了南城门。

防御城墙

19日晚,日军展开围城夜战。四十七军则以城外的小股部队开始在敌后袭扰,小股队伍不断冲入敌阵,展开纵深战斗。东门和北门外有多处民房,成了三一二旅最好的掩蔽物。敌人防不胜防,遂把民房全部点燃。

20日拂晓,三架敌机呼啸而来,对着长治城投弹扫射,炸死平民十余人。同时,日军集中火炮轰击北城门。城垣上烟雾四起,砖石乱飞,城楼燃起熊熊大火。敌人的数十挺重机枪又猛烈地响起来,掩护着步兵冲锋。这次日军一直冲到城墙下,不见有人还击,以为城内早已空无一人,于是搬来云梯爬城。

正当敌人拥挤在城垣下的时候,三一二旅突然从防炮洞中冒出来,迅速登上城墙。紧接着,手榴弹如雨点般地从天而降,步枪、机枪一起开火,打得城墙下的日军死伤惨重,只得在重机枪的掩护下狼狈后退。

21日上午9时,鬼子集中火炮再次猛轰北城,北城墙被炸开一个大缺口。随着城垣垮塌,双方围绕这个口子展开了拼死的争夺。在北门督战的团长熊岗陵一看城墙破口,立即命令身边的一名排长带领全排填堵。排长带领全排冒着密集的炮火冲上缺口,除三人外全部在缺口上倒下。

敌人攻占了缺口,立即集中机枪封锁缺口和周围的城垣。猛烈的机枪压住三一二旅的火力,一群敌人在机枪的掩护下涌入缺口向两侧城墙猛攻。守在城墙上的连长杨显模、夏抚涛率领部下在城头拼命堵截,用手榴弹和刺刀两次把冲上城墙的日军打了下去。

不久,敌人在机枪火力的掩护下,再次攻上城墙。连长杨显模、夏抚涛见状,当即率领全连战士冲入敌群,在狭窄的墙头展开拼杀。杨显模连长胸部被刺五刀,光荣牺牲。夏抚涛连长头部中弹,为国捐躯。两位连长殉国后,敌人控制了缺口。

杨显模时年仅28岁,战后军长李家钰亲笔致信其父:“显模连长以身殉国,其壮烈牺牲,洵昭青史。”

激烈巷战

就在三一二旅准备反击的时刻,两架敌机突然飞来。敌机飞行员射击极为准确,飞机几乎贴近墙头、沿着城墙的延伸方向反复扫射,马达声震耳欲聋,而城墙宽不过5米,根本无处躲藏,用砂袋堆成的工事只能阻挡水平方向射过来的子弹,对来自空中的打击根本没有掩护作用。城墙上的守兵不断倒下。涌上城墙的日军则借助飞机的掩护向缺口的东西两侧城墙推进。

旅长李克源见敌人攻上城墙,立刻派参谋李浩东督师向占据城墙的鬼子反攻。敌人则居高临下架起机枪,用猛烈的火力压制反攻队伍,三一二旅在内城墙下无法施展,在机枪火力的扫射下伤亡惨重。

这时,团长熊岗陵冒着弹雨亲赴前线指挥,命令第二营营长杨岳岷率预备队一个连誓死向缺口反攻。可这个连在冲向缺口时大部牺牲,余下的也被敌人的机枪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敌人则抓住时机不断扩大战果,有200多敌人跳下缺口,冲入北门大街,与三一二旅进行巷战。此时营长杨岳岷退入街区,一面指挥巷战,一面亲自带了20多人向敌人后面迂回包抄,不幸在冲锋时被一串机枪子弹打中,当场殉国。

北城墙失守后,东、西两门守军立时受到城墙上和城墙外的夹击,再加上敌机的俯冲扫射,伤亡陡增,终于不能支持。东、西两门也相继失守。敌人乘势从东、西两门冲进城来。

李克源见北、东、西三门均失,立刻命令团长熊岗陵带领二营余部向西阻击。二营余部已经是最后一支预备队了,该营派出后,李克源又将旅、团的参谋、警卫、电台及伙夫等全部集中,拿起武器组成总预备队,命令参谋李浩东率领其中百余人阻击攻入东门之敌。

此时的长治城除南门一隅外,无处不在拼杀。敌人持有火力的优势,又占据着三方城墙作为制高点,以猛烈的机枪火力扫射三一二旅守军。三一二旅仅有的机枪已多数被敌人摧毁,剩余的也被敌人火力压制,根本无法为反击部队提供掩护,士兵整排整排地被机枪子弹打倒,但坚守不退。战斗进行异常惨烈。

在长治东北方向高地的一○四师直属部队,看见城内危急,多次向围城敌人发起攻击,但被敌人强有力的火力阻隔,增援部队根本无法打破敌人的围困。

此时在晋南作战的中国军队以中条山为界被划分为东路军和西路军。四十七军划归东路军,东路军的总指挥为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指挥为彭德怀。当长治激战时,彭德怀亲到距长治不过50公里的高平县指挥各部。李家钰眼看长治难以维持,急电东路军总指挥部请求支援。彭德怀得到李家钰来电,立即命令在晋城的赵寿山师向北急援。可赵寿山奉命派出的援兵走到距离高平10公里的康营村时,便停止北进。

缒城突围

战斗进行到下午,三一二旅弹药消耗殆尽,城外绝援,已成孤城,战斗力渐减。旅长李克源见状,已知无可支持,乃报请军、师,决定弃城突围。李克源来到南城门,看见正在指挥同东、西两城墙敌人作战的三营副营长龙晖,命令道:“部队准备在南城门缒城突围,快做准备!”说完之后,李克源又返回城中心,提着手枪指挥预备队逐街逐巷战斗,轮番掩护后撤。

龙晖受命,立即带了几个人到民房中收集绳索,最后找到一些套马索、大车绳之类,系在城墙垛口。深夜之后,退到南城墙的部队逐渐缒城突围。

从南城墙缒城而出的官兵一共有400余人。旅长李克源、副旅长李光渊、副团长杜长松、参谋李浩东等均负重伤。未能撤退出城的官兵全部拼杀至死,一些重伤官兵在城中自爆自戕,壮烈殉国。排长高起予重伤之后不能行动,把自己的军校证章交给身边的士兵,托付带回。随后杀身成仁。

据战后统计,在城中阵亡官兵有营长杨岳岷以下千余人。据国民政府中央通讯社电称:“李家钰部前在东阳关、长治一带抗战,其可歌可泣之事甚多。该军器械不如敌军之优越,然官兵牺牲之精神,莫不令人敬仰。在长治城中,全团殉城死节,子弹完后,继以枪托拳脚与敌巷战肉搏。官兵宁愿饿死,不愿掠夺,深为民众所景仰。”

中共中央南方局机关报《新华日报》对李家钰所部“坚守长治四门,苦战累日”,城破后,“我守城司令李克源等督率士兵,肉搏巷战,杀敌极多”,“营长杨岳松、连长夏抚涛等血战不屈,为国捐躯”事迹进行了纪实报道。(何允中)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