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历程 > 党史

“整风运动”是中共保持“金身”不败的“法宝”

2015-07-18  作者:辽宁王忠新  来源:原创  

  “整风运动”是中共保持“金身”不败的“法宝”

 

改开以来,“不搞政治运动”已成不可忤逆的“天条”。为此,一些公知精英和权贵党棍,恶意将“整风运动”污名化、妖魔化为十恶不赦。以致 “整风运动”不仅成了禁区,甚至成了禁言,皆怕谈“政治运动,”被扣上“文革余孽”,唯恐避之不及。可事实果真如此吗?非也,绝对非也!

一、思想建党是毛泽东对马列建党学说巅峰性贡献

马克思主义哲学一个突出特点,就是追求本源、本质、本来。要认清一个事物,要讲清一个事物,所要坚持的一个最基本的思想方法,无疑是追本溯源。而要刨根问底的了解“整风运动”,则必须要了解思想建党。

1、在特殊的国情如何建立无产阶级先进政党。在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在一个经济极为落后的农业国;在一个以农民为主体的国家;在小资产阶级思想像汪洋大海包围的国家;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纠结在一起,反动势力十分强大的国家;在以革命的武装对阵反革命武装,长期处于严酷军事斗争的国家,如何建立一个无产阶级的先进政党,并保持这个先进政党的先进性,这成了横在中国革命面前一个尖端课题。

尤其,到了井冈山斗争时期,随着吸收大批的农民、小资产阶级分子入党,无产阶级思想与农民、小资产阶级思想的矛盾,就成为党内突出矛盾。革命队伍中出现了信念危机,甚至有人提出“红旗到底能打多久”?旧军队军阀作风和各种旧军队习气盛行。在以军事斗争为主要斗争形式的历史时期,建党和建军必须一并进行,很多建党精神,也直接体现在建军上。

2毛泽东创造了极具中国特色的“思想建党”毛泽东以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眼光最先看到贫苦农民的革命性,他认为:人的出身不能选择,但人的思想可以变化。把出身与思想分开,破解了党建一个死结。而他早期提出的思想建党学说,就包括:坚定“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坚持“无产阶级的思想领导”,克服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影响,进行理论武装和积极的思想斗争;树立“真心实意地为群众谋利益”,依靠群众进行战斗的宗旨;教育党员“为人民打仗”、“为主义而牺牲”;充分发挥党员模范带头作用;坚持官兵一致等。

如果说,“三湾改编”确立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那支部建在连上,班、排有党小组,则保证了红军艰苦奋战而不溃散,更使党组织彻底改变了旧式会党的格局。毛泽东通过“思想建党”,带动了“思想建军”,使红军肃清了旧式军队的影响,并使之完全建立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础上。

二、“整风运动”是进行思想建党的最佳形式

形式和内容是统一的,这是哲学一个重要范畴。毛泽东创造的“延安整风运动”,为思想建党创造了最好的形式。

1、“延安整风运动”是个伟大创举。19415月,毛泽东同志在延安高干会议上作《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报告开始,到1945420日六届七中全会通过《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为止,“延安整风运动”进行了四年,时间之长,民主革命时期绝无仅有;在严酷的战争环境下,将各根据地党政军领导,穿越敌占区集中到延安,克服千难万险实属不易;参加两期整风学习的干部近两万名,同时中央宣传部发出《关于在全党进行整顿三风学习运动的指示》,可见整风运动普及之广;毛泽东不仅亲自抓整风,还亲自撰写了《改造我们的学习》、《整顿党的作风》和《反对党八股》,并亲自讲课作报告,并将这三篇雄文作为整风运动的学习教材,更古今唯一。

2、“延安整风运动”的五大意义影响深远。以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整顿党风、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的“延安整风运动”,它是中历史上一次全党范围的马克思主义普遍教育运动,大大提高了全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它还是一次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破除了将苏共经验和共产国际指示神圣化的教条主义;它使全党确立了一条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还将毛泽东思想确定为党的指导思想,极大地推动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它使全党达到了空前团结,如没有“延安整风运动”的统一思想,就绝没有“七大”团结胜利的大会,也没有全党空前的统一;它还为中共抓思想建党创造了一个成功的模式,为保证马克思主义政党的纯洁性提供了自我净化的主要方式,这是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中极具创造性的贡献!。

如果说,在中共的历史上,“遵义会议”的伟大,是从组织上选择了毛泽东;那“延安整风运动”的不朽,则是确立了毛泽东思想。“遵义会议”是历史的定论,“延安整风运动”更不可颠覆!

三、用“整风运动”去保证中共金刚之身不坏

当党的工作重心由农村转向城市,当共产党从地下党转向执政党,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提出“两个务必”。而“进京赶考”,该如何保持“两个务必”?该如何不当李自成?毛泽东的答案:不断抓思想建党,不断抓“整风运动”。

1、建国以来加强党建的“整风运动”不断。建国以来,以加强党的建设为主的政治运动,毛泽东就搞了十几个。诸如,195051日起到年底,全党全军开展大规模整风运动;195112月,中央决定在全国展开“三反”运动(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19531月起,全国各地开展“新三反”运动(反官僚主义、反命令主义和反违法乱纪运动);19557月,中央决定在全国开展厉行节约、反对浪费运动;19574月,展开全党范围的整风运动。6月转入反右派斗争;19578月,全国农村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 19605月,中央发出在全国农村中开展“三反”运动(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而以反贪污为重点);19632月,全国城市开展“五反”运动(即反贪污盗窃、反投机倒把、反铺张浪费、反分散主义、反官僚主义); 19665月,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以整党内走资派,“防止和平演变”为目的,决定全面开展“文化大革命”运动。这期间还穿插了批判胡适、批判胡风思想运动等。

2加强党建的“整风运动”有五大特点。这些带整风性质的政治运动显现出五大特点:一是毛泽东高度重视“整风运动”,把它作为保持金刚之身不坏的“法宝”;二是将政治运动和思想建党紧密结合,让党员干部在运动中受教育;三是常抓不懈,让整风运动不断;四是突出反贪污的重点,建国后,仅直接反贪污的政治运动,就有“三反”、“新三反”、全国农村的“三反”(以反贪污为重点)、城市中的“五反”等;五是绝不整老百姓,绝不运动群众。整风是整中共自身,整中共自己,整领导干部。应该十分肯定地说,毛泽东连续发动的这些整风运动,对于加强党建,特别对反腐败,保持干部廉洁自律,起到了不可估量和不可替代的作用。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靠法治,能真正解决的腐败问题,毛泽东用“整风运动”做到了,他创建了举世公认的,全世界最为廉洁的政府和干部队伍。

四、搞运动是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的充分体现

1947年,黄炎培到延安考察,谈到“其兴也焉,其亡也忽焉”的兴亡周期律。毛泽东表示:“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而建国以来的各种整风运动,就是最充分的发扬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用民主来监督共产党和人民政府。那毛泽东是如何“让人民来监督政府”?对此,弄清两个问题,就能了然于胸。

1、搞“政治运动”的依靠对象是谁?任何一场运动的性质,根本在于依靠谁?毛泽东搞的这些整风运动,到底依靠谁?《聂荣臻元帅回忆录》中说:“毛泽东时代什么时候专制过?容许人民贴大字报,容许人民大辩论,容许人民大鸣大放!容许工人罢工,还写进了宪法!容许人民批斗当官的,这是最真实,最彻底,最伟大的一人一票!也是人类历史上最民主的时期!当年全世界都学习中国的民主,只有中国指责美国没有人权!美国哑口无言!”这就是聂老帅心中真实的毛泽东时代的人民民主,也是人民民主对政府监督的写照。

再看看《秦基伟回忆录》里一个细节,秦在朝鲜战场上,那可是威风八面的王牌军军长,有回在战利品中发现一件美军的皮夹克挺好,就穿在身上了。可军部开党员民主生活会,就惹麻烦了,有个女文工团员在会场站起来,当面指责秦军长不像话,一切缴获要归公难道你忘记了?这件皮夹克应该给文工团,我们演美军军官正缺这个道具。秦军长挨批评后,被“掉价”后:“我只好把皮夹克脱下来,让人给文工团送去了。”

或许,今天来看,这都是“天方夜谭”,可这就是整风,这就是群众监督,这就是真实的历史定格。而这仅是毛泽东时代发扬民主的一个浪花,但窥一斑而知,就足以说明毛泽东时代的整风运动,那是最充分的发扬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而领导也习惯于在群众是照相机、录音机,这种民主监督的氛围中工作,对群众的批评也不感到讶异。

2、所有“整风运动”的运动对象是谁?毛泽东发动的各种“整风运动”的英明伟大,就在于都是整共产党自己,都是整党内的“官僚主义阶级”,都是自我洗澡,绝不整老百姓。20世纪60年代初期,毛泽东就指出中国共产党内有一个官僚主义阶级。20世纪70年代初期,毛主席更深刻指出共产党的最大敌人,就是“党内走资派”。这个关于党内走资派的论述,是以对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状况和特点的深刻分析为基础,以两个阶级和两条道路的斗争,必然要反映到执政的共产党内,也必然会产生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根据。所以,他明确无误地讲到:“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更是十分明确的整“党内走资派”

3、少奇的夫人和儿子如何看待“运动”。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实际是共产党进行一场最大规模的“整风运动”,就在这场运动中,不管历史如何充满偶然性,但刘少奇是被打倒了,也遭受一些不公正的对待。作为“政治运动”被打倒的最高领导,他的夫人和儿子应该最有发言权来评判。对此,凤凰卫视记者采访刘少奇夫人王光美实录中有这样一段话:“夫人,您是怎样看待当年毛主席的一张大字报——《炮打资产阶级司令部》的?王光美沉思片刻……,说:看今天的社会,毛主席当年是对的!”王光美发自肺腑的还在韶山题词:“深切缅怀毛主席!学生王光美 19831128日”。在王光美家里,至今挂着毛主席和王光美及孩子们亲切谈话的巨幅照片。作为少奇之子的刘源上将,更声言:“反毛小丑打着我父母的旗号反毛,其用心是险恶的。中国人民要擦亮眼睛千万别上当!再说我父母从来没反毛,对毛是很尊敬的,只是路线不同。经这三十年检验,我父亲的方法有问题。我最痛恨的就是那些以同情刘少奇的名义反对毛泽东的家伙。”相形之下,王光美和刘源的话,该让谁无地自容;王光美和刘源的品德,更将谁显得丑陋不堪?

五、共产主义运动就是组织千百万群众的政治运动

公知精英和权贵党棍,不仅恶意将“整风运动”污名化,更将“政治运动”一概妖魔化,可他们无论怎么妖魔化“政治运动”,但有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却怎么也无法抹煞:共产主义本身不就是一个伟大的运动,共产主义本身就是将亿万人民组织起来,为争取自身解放的伟大政治运动!

1、共产主义本身就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政治运动。说到共产主义,它是理论与实践的统一:一方面是共产主义理论体系,是共产主义的制度设计,目标的确立等;一方面共产主义运动实践,用共产主义理论指导的共产主义运动实践,这个运动实践的本质,就是无数奴隶起来造反的群众运动。这个争取无产者和劳动者获得解放的伟大政治运动,包括非暴力的政治运动和暴力的政治运动。而民主革命时期,  中国共产党是靠搞群众运动起家,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的直接体现,一方面为共产党领导和组织的罢工、罢课、罢市,游行、请愿、示威,抗租抗捐、分田分地等工人运动、学生运动、农民运动、士兵运动(策动敌军士兵起义等兵运工作)。当年害怕农民运动说“糟的很”,毛泽东则深情的呼喊“好得很”。害怕群众运动的人,绝对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一方面动员人民拿起枪来,以革命的武装对抗反革命的武装。正是这两个方面的运动,两条战线的运动,才汇成伟大的人民解放运动。而组织群众搞各种政治运动,不正是共产党起家的本领?不是共产党的看家绝活?

3、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作为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这是一个事物不可分割的两方面,这是一个相互作用的统一体。要不要搞政治运动,这直接涉及一个问题,要不要搞社会主义革命。毛泽东认为:“革命和建设的实践都已证明,一切工作的进步都应以思想进步为基础,都应该紧紧抓住思想教育这个中心环节”。

生产关系中的生产资料所有制,决定生产关系的性质;生产关系中的分配关系,决定生产中的阶级地位。所以,在整个社会主义的历史阶段,绝没有“唯生产力”的纯粹经济建设。搞什么纯经济建设,那就如用工资的平等,掩盖剩余价值的剥削一样可恶。为此,毛泽东坚持“抓革命,促生产”!而要搞社会主义革命,就要组织群众,就要有群众运动。在新中国国民经济恢复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开展了三大政治运动:抗美援朝土地改革和镇压反革命,这三大政治运动是政治与经济的统一,是革命和建设的统一,是国内和国际的统一,是保卫国家和建设国家的统一。

19551月起,全国开展的肃反运动;195510月,开展的农村合作化运动;19572月,在全国开展的增产节约运动等,不都是动员群众将革命和建设一起抓。包括创造性开展地“扫盲运动”,若不搞“运动性扫盲”,中国文盲率能在很短的时间,能以世界历史最快的记录,由95%缩小到20%吗?!抓运动不正是精神转化物质,极大的解放人这个第一生产力!搞好各种政治运动,不更是动员群众对敌斗争的有效方式?而由这些政治运动传递的热能,不正燃烧着一个火红时代?

六、不断搞“政治运动”是保护和爱护干部队伍

公知精英和权贵恶棍们控诉和妖魔化“政治运动”,采取的一个基本手法,就是攻其一点的,就是夸大其词的,说什么政治运动中谁谁被批斗了,谁谁被迫害死了。连邓小平都认为:“凡是这样的运动都要伤害一批人,而且不是小量的。”那么,搞政治运动到底是保护了干部,还是迫害了干部,这要用两个方面的事实来说话:

一方面保护了整个中共干部队伍的金刚之身不坏。毛泽东率领共产党“进京赶考”没当李自成,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政府是世界最廉洁的政府,应该就是政治运动对干部队伍的最大保护;在政治运动中受教育警钟长鸣,不要忘记人民群众,毛泽东时代的干部队伍是紧密联系群众的,干部队伍是得到群众尊重的,这不是对干部队伍的最大爱护?“掌握思想教育是团结全党进行伟大斗争的中心环节”,通过不断的搞“政治运动”,让中共的金刚之身不坏,这不是有目共睹,这不是世界公认,这不是破解了一个世界性的尖端课题,这不是一个非凡的成就?

改开后,中共“不搞政治运动”,至少在局部地区已发生根本性癌变,这绝对是不争的事实!仅以山西省为例,在习近平这轮反腐风暴中,就有升任副国级的领导被擒,7位省级领导在任时被抓(一多半省委常委);11个地级市中5个市委书记+2个市长中箭;11地级市均有市级领导落马,以致省管干部一度空缺300 。山西仅一个交通系统,下至建管处、事业单位负责人,上至副厅长、厅长,就涉案230人(涉及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干部170余人,涉及各类企业人员60余人)。还有多少没查出来?整个山西的腐败“窝案”是“一坨一坨”的,是“塌方式”的,这话出自山西省委书记之口,还不令人震惊?让朴实的山西老百姓,“我该拿什么爱你”呀--山西的共产党!

一方面“不搞政治运动”让大批干部走向反面。毛泽东时代不断开展的政治运动,真正做到了领导干部,不想贪,不敢贪,不能贪?而改开“不搞政治运动”,干部队伍是,不贪白不贪,敢想又敢贪,能贪抓紧贪。这种搞运动和不搞运动的严重反差,还不清楚的说明点什么吗?搞运动难免语言过激,行动过火。“延安整风运动”那么伟大,但非完美无瑕,也有“过火”的言行(公知精英们桀犬吠日,徒劳的进行污蔑和虚无)。但同改开的“不搞政治运动”,干部腐败达到登峰造极相比:省部级大员就有200多锒铛入狱,地厅级官员数千名身陷囹圄,县团级以下数十万被判刑(有人形象的比喻:能站满天安门广场),甚至被处以极刑掉脑袋。在毛泽东时代,你听说过有几个厅局级干部因腐败被审判?两相对比,不断地搞“政治运动”,给干部总敲警钟、总“洗澡”、总打“预防针”,让他们不敢走向贪污犯罪相比,这不是最大的爱护?而且,从近期反腐败呈现的特点看,一个领导干部的贪污腐化入狱,往往就是带领一个家庭,一个家族在腐败中毁灭。相比之下,搞“政治运动”教育干部即使过火点,那不是对干部家庭的最大爱护?

文强被杀头前,曾遗憾的问:为什么我走到今天,组织都没和我谈过一次话,提过一次醒。若有“政治运动”,他又何至于此!假设给周永康、徐才厚等数十万被抓的贪官出一道选择题:是选择肆无忌惮的贪污入狱?还是选择在“政治运动”中受教育?试想:他们会选择啥?所以说,从改开30多年的实践来看,“不搞政治运动”,这是对干部个人成长的极其不负责任,遑论对整个干部队伍建设负责?

当然,搞“政治运动”,会有过火的言行,是夸大一点,否定全部?是倒洗澡水,连孩子也倒出去了?还是实事求是的坚持真理,实事求是的纠正问题,回答这样的问题,还有多大难度吗?鲁迅:“譬如勇士,也战斗,也休息,也饮食,自然也性交,如果只取他末一点,画起像来,挂在妓院里,尊为性交大师,那当然也不能说是毫无根据的,然而,岂不冤哉!”如果说,我们真正要坚持毛泽东思想,那他老人家创造的“思想建党”和“整风运动”,我们的党能丢吗?敢丢吗?我们能丢得起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