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历程 > 国史

我们向往的黄金时代

2014-12-31  作者:新罗夫人  来源:红色故乡  

右派公知们鼓噪说民国是黄金时代,无论如何,那个时候日本在入侵中国,军阀在混战,南京大屠杀死了30万,黄河花园口淹死100万,听说那时的人均寿命34岁。

 

  依稀记得小时候学校广播站的高音喇叭里放颂的儿歌:“迎着早上灿烂的阳光,我们的歌声多么嘹亮,在毛主席的亲切培育下,我们茁壮的成长。热爱祖国,热爱人民,工农兵是我们的榜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那时候公路上没有现在这么多的汽车,家长很放心孩子自己走到学校上学,那时候天空湛蓝,白云朵朵,青山翠绿,河水清澈,小鸟在枝头歌唱,蜻蜓漫天飞舞,阳光暖洋洋的。那时候校长不会奸淫学生,家长对老师说:“孩子不听话就使劲打。”老师不会摸女生的胸部,走过去时鼓励式轻轻拍一下学生的脑袋,好温馨的感觉。那时的学生没有起跑线,低年级的上半天课。放学后,女生捉蝴蝶,男生捉蜻蜓,把蜘蛛赶走,抢走人家辛辛苦苦编织的网。高年级的学生因为要考大学要上整天课,但是没有家庭作业,放学回家看读托尔斯泰、高尔基、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卓娅和舒拉,听刘兰芳的《岳飞传》和曹灿播讲的《李自成》。

 

  那时候上学不用择校,教室里前方正中央挂着两个领袖像,旁边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后面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个大字,紧挨在下面的是黑板报,是同学们自创的散文诗歌快板,稚嫩而充满朝气。那时候要带饭盒,统一送到校门口的大蒸锅里热。中午前后桌面对面聚餐,饭盒里是白米饭和馒头,炒鸡蛋,炒蒜薹,炒土豆丝,偶尔有人带饺子,每人分一个,其乐融融。老师在讲台上吃饭,有个男生把饭盒弄掉地上,撒了,脸红了,老师把自己的饭盒让给了学生,然后拿起笤帚把地扫干净。

 

  那时候大部分人国家统一分配至各单位工作,极少数人在街边摆小摊,小贩们很自觉,没有城管、没有工商、没有质检、卫生、防疫大盖帽来监督也并没有毒食品,苏丹红,瘦肉精。那时候国营商店占霸主地位,小市场是补充,国营商店的售货员有点牛,有人气哄哄的说要到小摊上去买,票证还在用但是一点点再消失,有人兑换全国粮票,一斤换5分钱。那时的蔬菜都是绿色食品,那时的粮食都是有机大米,那时的猪肉都是笨猪,那时的鸡蛋都是笨蛋。那时的豆油炒菜好香好香。

 

  那时考大学是全国一张卷,统一录取,不分省市地域亦没有体育加分。上大学不要钱,还有助学金,若是学习好的能获得奖学金,饭费的问题就解决了,大家好羡慕师范大学的同学连书费都免交了。那时的大学生被称作天之骄子,毕业后被各单位争抢,好多人不要去政府机关,在工厂企业里挣得更多,分房的机会也更多。到了工厂后过年给同志领导送张贺卡,写上壮志凌云的名言:“成功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的天才”。每个星期三下午政治学习,请老红军讲长征的故事,请学雷锋先进人物作报告,读报领会党中央最新指示精神,憧憬四个现代化的宏伟蓝图。那时后还没有公知,右派还未平反,中国人衷心拥护共产党。

 

  放学了,学生自己回家,那时候没有拐卖儿童,也没有抢劫强奸,淘气的学生在路上弹起了玻璃球,煽纸烟盒叠成的三角四方,女生跳皮筋、跳房子、扔口袋、踢毽子,毽子是用鸡毛和铜钱制成的,康熙通宝,据说留到现在很值钱的,好多人后悔没有保存下来。有个男生来捣乱,女生翻了翻白眼:“滚蛋,明天把你告诉老师。”有自制玩具的,木头小汽车、木头飞机、还有套裁的军舰模型,三毛钱一张,剪纸剪,浆糊粘,把皮筋拧紧了,军舰在水中劈波斩浪。长大后他们都成了工程师大学教授。

 

  那时候老太太倒了有一大堆人嘘寒问暖,截住一个路过的解放汽车风驰电掣的驶向医院,医院是不要钱的,医院大夫对相送的路人说:“回去吧,我们有学雷锋小组,我们会把老大娘送回家。”一个工人模样的坐在诊室里痛苦的皱眉头,医生把温度计举起来看看问:“诊断是开3天还是5天?”那时候的公共汽车上不会抢座,有女售票员到座位上买票,五分钱一张,有个农村老大爷走迷路了也把钱弄丢了,售票员把他送到返程回家的车上。穿着人民服的年轻人在车上抓紧时间背外语单词,单词写在纸条上,从左面的衣兜里掏出一张,背下来后装进右面的衣兜里,售票员提醒他别坐过了站。

 

  夜晚的天空,群星璀璨,谈恋爱的年轻人在马路上或是公园里的暗影羞涩的牵起了手,花两毛钱看一场电影也是不错的选择,那时的电影屏幕演青年男女谈恋爱的镜头就是两个人近距离对视,那时候最时髦的女影星梳两条大辫子,穿的确良衬衫,一把抓纱巾。银幕上放着《小字辈》,李秀文甜蜜的唱:“青春啊青春,多么美好,多么美好,我的心啊,有时象燃烧的朝霞哟,有时象月光下的大海,想到那更美的未来。”坐在黑暗里轻声的谈工作、谈学习、谈理想。男青年是大学生、预备党员,女青年眼里流露出崇拜和骄傲,爸爸是劳模自不必说,妈妈那里也已经过关了,说这样的上进青年有出息。妈妈已经在准备结婚用品,两套料子服已经备齐,还有的确良衬衫。

 

  邻居家包饺子了,送过来一盘子品尝,顺便讨论:“厂里要提拔当车间主任,干不干呢?现在当钳工挣60多元,将来晋到八级工可以挣到100元,当车间主任后工资40多元,算啦,家庭人口太多,不当了。”临走时嘱咐“你家房门上个锁,总是用冰果棍插也不是办法。”三伏天真是热,好多人家开着窗子睡觉,没有防盗窗防盗门,那时没有小偷,偶尔来个要饭的,衣服缝满补丁但是浆洗得很干净,给个馒头站在门口就吃了。远处的池塘蛙声阵阵,墙缝里的蛐蛐鸣叫不停。无忧无虑的人们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这就是我们向往的黄金时代,与右派精英倾心的黄金时代一样,时光匆匆,过去的事情一去不复返。今天还是雾霾天,还是要在车流滚滚的路上拥挤,还是要吃色泽鲜艳的肯德基早餐,还是要面对老板冷冰冰的面孔。华灯初放,流光溢彩,在光影陆离的商场里依依不舍的看完项链,试用完香气馥郁的香水和韩国化妆品,重新回到熙熙攘攘的大街。对面的电影院里放着变形金刚3,小摊和城管又打起来了,路旁的钟点房里传出男女放肆的喘息声。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