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历程 > 国史

红马大叔也来说说有关中国石油的情况 (上篇)

2014-09-06  作者:红马大叔  来源:原创  

  红马大叔也来说说有关中国石油的情况 (上篇)

  ——红马大叔写于2014年9月9日之前

  红马大叔在2014年9月3日写的前言:今天是抗日战争数量纪念日,现以此文作为纪念!

  据《历史档案》2005年第2期提供的史料,西方国家在清·同治年间就开始将少量煤油输入中国;到1882年(光绪八年),沿每年进口煤油数量已达数百万担“马关条约” 签定后,外国人获得在中国开办工矿企业的特权,各国侵略者纷纷在中国开办工矿企业。

  据1905~1906年(光绪31~32年)的海关资料:中国在这两年,每年购买“洋油”要支付白银1500万两以上。因此,清廷在1904年准拨地方官银8.1万两,在陕西筹办“延长石油官厂”。——1907年4月,在延长西门外首钻第一口油井,8月完成,井深240余英尺,日产原油近500斤,用小铜斧提炼原油,每口可获灯油25斤……

  今日中国的一些“专家”,就写文章把1907年评说成“中国石油工业”的开端。接着,在1909年,又“有人”在新疆独山子开凿油井,似乎产量极小。在宣统皇帝被推翻后,美国一个公司在1913年组成调查团到我国陕西、山东、河南、河北、甘肃、东北等地进行石油地质调查,并于1914年在陕北打井7口,均不具有工业开采价值。在1922年月,被誉为“美国地质专家”的E.Blackwelder教授,发表了一篇极具影响力的“论文”,公开宣称:“中国没有中、新生代,古生代沉积也大部分不生油,除了中国西部、西北部某些地区外,所有各个年代的岩层都已剧烈褶皱、断裂,或多或少被火成岩侵入。因此,中国决不会生产大量石油。”——于是,“贫油国”的谬论,就长时期阻碍中国人在神州大地进行较大规模的石油勘探与开采。

  在新中国成立前,中外“专家”和“自称专家”们不仅用“贫油国”的绳子捆住了北洋政府和民国政府的手足,造成旧中国“当权者”们长时期不敢在中国开展较大规模的勘探与开采地下石油的行动;致使旧中国在很长时期只有几个地质调查队,只有几十个地质勘探人员,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国土面积没有进行必要的石油地质调查。

  在“贫油国”谬论的束缚下,即使在抗日战争爆发后的1937年,中国的石油进口通道陆续被日军掐断的年代,国民党政府也只是在中国的西部和西北部进行极小规模的石油勘探与开发。1938年冬,孙健初等9人骑着骆驼,顶着寒风在戈壁滩上进行艰难的石油勘探,在酒泉盆地和河西走廊地区进行地质勘查,在1939年月1日发现了日产原油10吨的老君庙小油田;接着,又有地质勘探队在中国的新疆独山子与甘肃玉门等地发现小油田,进行小打小闹的石油开采,并炼制出少量的成品油;这种小打小闹的石油勘探与开采,直到1949年,中国的石油产量,历时42年的累计数仅为278万吨,年均石油产量只有6吨。——在1949年,除台湾外,中国大陆只有玉门、陕北延长和新疆独山子个小油田,石油产量仅为12.1万吨。

  “贫油国”的谬论,在另一方面,又为旧中国“当权者”们不愿多花钱在中国进行石油普查与勘探提供“依据和理由”;因为,从英美等西方国家进口石油和成品油,一直是旧中国“当权者”们能够获得源源不断财富的重要途径之一。

  一、说说新中国石油工业在1960年进入快速发展的新开端

  新中国成立时,全国石油职工只有1.1万人。其中,石油地质工作者仅有20多人,钻井工程师10余人。

  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一直不相信中国是“贫油国”,一直不相信中外的“专家”散布的“中国贫油”的诸多“说法”与“定论”;早在1946年解放区就勇于用极为落后的简易设备进行石油勘探与开采,并生产出400吨石油,接着又在1947年生产石油1.09万吨,紧接着又在1948年把解放区的石油产量提升到5.87万吨!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就迅速发动刚刚站起来的中国人,一方面在中国大江南北和长城内外进行空前规模的地下资源大普查;一方面在新疆克拉玛依、甘肃玉门和青海冷湖迅速建成三个石油基地,不仅使中国石油年产量从1949年的12.1万吨,迅速提高到年产145.7万吨,同时还为把甘肃玉门油田作为新中国中国石油工业的大学校、大试验场、大研究场所,让玉门油田担负起了“出产品、出人才、出经验、出技术”的历史重任,必须迅速为新中国培育出第一代石油工人的骨干队伍。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让大批的技术专家、工人、学生和年轻农民从四面八方向玉门汇集。刚刚站起来的中国人,在1952年底就把玉门油田的原油年产量迅速提高到14.26万吨,成为新中国最大的油田。致使玉门油矿在1953年,被列入国家“一五”计划。

  在新中国建国初期,为了加快发展新中国的石油工业,中共中央军委决定在1952年8月1日把解放军第19军第57师近8000名将士改编为“中国石油师”!这是中国石油工业史最值得赞誉的里程牌:“8千子弟兵” 集体转业到石油战线,在新中国极需石油的创业时期,不惧千辛万苦和万里风霜,在物质极为匮乏、生活异常艰苦的岁月里,行走在戈壁、荒原……为新中国寻找石油。原石油工业部副部长秦文彩谈起那段历史,依然激动不已的说:“我们是脱下军装的解放军,不怕死,更不怕苦。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我们没有一个做逃兵。”

  在1952年9月,李四光被国务院任命为新中国地质部的第一任部长后,毛泽东主席多次强调:新中国的地质工作,必须首先重视调查研究。在1953年毛泽东就特别强调:新中国的“地质部是(共产)党的地质调查研究工作部。”毛泽东在迫切需要快速发展新中国石油工业的1956年,再次强调:“地质部是地下情况的侦察部,它的工作搞不好,一马挡路,万马不能前行……”

  在第一个五年计划刚刚开始时,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就在中南海约见李四光。在谈话中,毛泽东极为关切地问李四光:“中国天然石油的远景怎么样?”

  “中国天然石油的远景大有可为!”李四光用极为肯定的语气告诉毛泽东和周恩来。——紧接着,李四光就用地质力学理论分析中国地质条件,十分肯定的说:“在中国辽阔的领域内,天然石油资源的蕴藏量,应当是丰富的;松辽平原、包括渤海湾在内的华北平原、江汉平原和北部湾,还有黄海、东海和南海,都会有‘极有经济价值的沉积物’!”

  毛泽东听到这里,极为高兴,当即为新中国作出了迅速开展石油普查勘探的战略决策;周恩来总理根据毛泽东的战略决策,迅速部署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战略性的地下资源大普查和天然石油重点勘探的具体工作;国务院在1955年正式成立石油工业部,全面负责中国石油、天然气资源的勘探和开发工作。周恩来还决定由石油部和地质部联手,依据地质力学理论,在一些辽阔的中、新生代(约200多万平方公里的面积)内,进行不同程度的石油大普查……;

  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在1957年底取得极为辉煌的硕果。那时,正值冷战,西方国家继续想用石油“窒息红色中国”。新华社在12月发布了“新中国第一个石油工业基地在甘肃玉门建成”的消息——“玉门油田在1957年的生产原油75.54万吨,占全国石油总产量的87.8%。”——但是,唯一没完成“一五计划”的石油部就面临必须奋起直追的巨大压力;于是,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就在1958决定由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余秋里出任石油部长,在全国范围内同地质部联手进行地质普查,加快重点勘探石油工作。

  地质部在李四光的领导下,经过3年的地质大普查与重点深入考察,不断进行理论探索和实践,我国著名地质学家黄汲清、谢家荣等人在找油的过程中,迅速发现许多有利于证明松辽盆地蕴藏大量油气的证据;地质部和石油部在充分的认真调查研究过程中,陆续打了3000多口“钻井”,总进尺超过120万米;不仅(初步)摸清了中国石油地质的基本特征,还证实了“中国的松辽平原、包括渤海湾在内的华北平原……,确实蕴藏着极为丰富的石油资源。”

  在石油部和地质部联手进行大规模地下资源普查和重点勘探的1959年7月,在石油勘探工作的射孔队,来到黑龙江肇州县附近的高台子“松基三井”进行井壁取芯工作;于1959年9月6日对“松基三井”下部油层实施首次射孔。经射孔、提捞、关井、憋压、开井、放喷等一系列作业施工后,在1357米至1328.5米之间的油层,“松基三井”于1959年9月26日16时25分喷出了值得所有中国人欢呼的工业油流……

  “1959年9月26日16时25分”,——新中国石油部和地质部的勘探队“在松辽盆地发现特大油田”的喜讯,立即通过电波迅速传遍了松辽油区、又迅速传到了北京……;令新中国的领袖们欢欣,令华夏儿女雀跃!大同镇沉积盆地

  “1959年9月26日16时25分”,已经临近新中国建国十周年的时候,黑龙江的松辽盆地发现了特大油田!——时任黑龙江省省委书记的欧阳钦极为高兴的建议:把新发现的油田命名为“大庆”,作为新中国地质勘查人员敬献给新中国建国十周年的特殊厚礼!

  “1959年9月26日16时25分”,“松基三井” 大量喷出的黑色原油,不仅为李四光的地质力学提供了极好的“验证”,还彻底否定美国地质学家认为“中国决不会生产大量石油”的谬论,进而改写了中国石油工业发展的历史!

  在新中国经济最困难的1960年,大庆油田的发现,既是新中国石油工业发展史上最为辉煌的里程碑,又是中国石油工业进行快速发展时期的新纪元!——1960年2月,石油部就下令让1952年的“石油师人”,从祖国各方尽快奔赴大庆油田重新集结,为 “大会战”组建成最能攻坚的“先锋队伍”,迅速拉开“新中国第一次石油大会战”的序幕!

  在新中国经济最困难的1960年,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及时批准在黑龙江松辽盆地进行石油大会战;中央军委给大庆分配了3000名转业军官;沈阳军区、济南军区、南京军区的3万退伍兵相继加入会战的行列。——在新中国经济发展历史上,只有石油工业是一直由转业、退伍军人做主力军。才能在国家经济极为困难的时候,在极为困难的地区,在极为困难的条件下,带动参加大会战的所有人员为新中国艰苦创业!

  在新中国经济最困难的1960年3月,数万石油大军就从四面八方迅速挺进到松嫩盆地一个小镇附近,一个人烟稀少的荒野,克服“没有路、没有粮、没有房……”等等困难,,在滴水成冰的季节,开始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庆石油大会战!”——

  在新中国经济最困难的1960年3月,在国家能拿出的投资很少的情况下,4万多人和几十万吨设备,在极短时间内汇集到松辽盆地一个小镇附近,必然会有无数很难战胜的困难。特别是初期,“无路、无粮、无房……”给石油大会战带来生产与生活的艰苦与困难,加上没有开发特大油田的经验,大会战党组织的第一个决定,就是号召从领导干部到全体职工,认真学习毛泽东同志的《实践论》和《矛盾论》。以“两论”为指针,进行石油大会战,为新中国开发建设好大油田。

  在新中国经济最困难的1960年,以人民解放军转业、退伍军人做大会战主力军的大庆职工们运用《矛盾论》关于抓主要矛盾的论述,一致认识到,这困难,那困难,都是暂时的,局部的困难,而国家缺油才是最大的困难。上有困难,退下来国家和人民的困难就更大。新中国的石油职工一定要“为国争光,为民争气”,为了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只能迎着困难上!

  在新中国经济最困难的1960年3月,来自玉门油田的王进喜率领1205钻井队来到大庆,发出豪迈誓言:“宁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王进喜的誓言,迅速成为参加会战职工在当时的共同誓言。

  在新中国经济最困难的1960年3月,王进喜率领1205钻井队从玉门油田奔赴大庆后,不惧当时极为恶劣的自然环境,不顾当时财力和物力的严重匮乏,勇于发愤图强,敢于艰苦创业,在一片缺少人烟的荒野中,“鼓足干劲拼命干”,为新中国石油工业快速发展,写出了最为辉煌壮丽的篇章!

  在新中国经济最困难的1960年3月,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及时批准进行大庆石油大会战,在1960年4月14日王进喜率领1205钻井队就开钻大庆油田的第一口油井,在1960年6月1日首列满载大庆原油的21节油罐车从萨尔图火车站开出,高鸣汽笛奔向锦西第五炼油厂,历时不足百日!——当第一批大庆原油运入锦西第五炼油厂时,历史用不容置疑的事实,再次展示出站起来的中国人确实能够把“贫油国”的帽子扔进太平洋!确实能够通过发愤图强的拼搏,打破国际反动势力“用石油卡住新中国脖子”的美梦!

  在“大庆石油大会战”胜利结束的1963年,大庆油田万新中国献出石油439万吨,并形成600万吨的生产能力!——周恩来总理闻讯后极为高兴,在1963年12月3日给全国人大二届四次会议做政府工作报告时,郑重宣告:大庆石油会战基本解决了中国石油自给的问题。“中国人民使用‘洋油’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在今日中国,在赞誉大庆的同时,我们一定要记住:毛泽东、周恩来、李四光、余秋里、黄汲清、谢家荣、王进喜……

  在今日中国,在赞誉大庆的同时,我们一定要记住:“石油师”和千千万万为新中国石油工业快速发展而投入石油战线的复员退伍军人……

  在今日中国,在赞誉大庆的同时,我们一定要记住:新中国第一个天然石油基地——玉门油田!在新中国最急需石油的1959年,玉门油田为新中国生产原油140万吨,占全国原油总产量的51%。玉门油田作为新中国石油工业的大学校、大试验场、大研究场所,玉门油田在在新中国经济最困难的年代,就担起了“出产品、出人才、出经验、出技术”的历史重任。一批批玉门人南下四川,北上大庆,东去庆阳,西进吐鲁番。每一个油田建设的主战场上,都留下了玉门人的足迹。玉门油田先后向全国各油田输送骨干力量10万多人、各类设备4000多台(套),曾被誉为新中国石油工业的“摇篮”。——工人阶级的杰出代表“铁人”王进喜,就是在玉门油田从一个没有过小学的放羊娃被培育成先进钻井队长,在大庆石油大会战中成为新中国工人阶级的杰出代表。

  在今日中国,在赞誉大庆的同时,我们一定要记住:在新中国经济最困难的1960年,全国有5000多家工厂企业为大庆生产机电产品和设备,200个科研设计单位在技术上支援会战,石油系统37个厂矿院校的精兵强将和大批物资,在极短时间内就陆续集中到大庆……

  在今日中国,在赞誉大庆的同时,我们一定要记住:1958~1960年,一直是今日中国“自称精英”和“网上精英”们在1982年以后所炮制的一些“县志”,其中就有不说明原因的“农村和小城镇人口”在大跃进年代“人口数减少统计数据”,这些“不说明原因的人口数减少”,就成了今日中国“自称精英”和“网上精英”们长时期用来“饿死”新中国农村和小城镇“N千万人”的“有力依据”。——事实上,新中国在“大跃进年代”的新增加的职工人数就多达2858万人,绝大多数是农村青年和复员退伍回农村年轻人!在大庆石油大会战的参加者中,绝大多数人是从农村和小城镇走进石油企业和人民解放军部队的年轻人;在参加大庆石油大会战的数万复员退伍军人和数万来自全国石油部门的员工中,绝大多数是从农村中走出来的年轻人;在新中国经济最困难的1960年,新中国的职工人数就新增加了694万人,在1960年全国职工总数5969万人中,所占比重高达11.63%;这是不容置疑的历史事实:在1960年全国职工总数5969万人中,就有2858万职工,是在“大跃进年代”新增加的职工,比重高达47.88%,这2858万新增加的职工,绝大多数是农村青年和复员退伍回农村年轻人!

  在今日中国,在赞誉大庆的同时,我们一定要记住:今日中国的大庆油田的员工和大庆市的市民,在1958年以前几乎为“0” !——那时候的松嫩盆地,只有一个名为“大同”的小村镇,走出这个小村镇,就是“没有路、没有房、没有人烟……”的荒野,既没有大庆油田,也没有大庆人,更没有大庆市!在新中国经济最困难的1959~1960年,在已经站起来的中国人发愤图强艰苦创业的1959~1960年,新中国在松嫩盆地“没有路、没有房、没有人烟……”的荒野中不仅发现特大油田,还在没有开发大油田经验的情况下进行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石油大会战;在数万复员退伍军人为主力军汇集到松嫩盆地一个名为“大同”的小村镇附近,首先用《矛盾论》和《实践论》武装头脑、指导行动、制定各项工作的计划与日程、统筹大会战的部署……,不足百日,就把满载大庆原油的21节油罐车从萨尔图火车站开出,高鸣汽笛开进锦西第五炼油厂……;于是,我们中国就把“贫油国”的帽子扔进太平洋,有了享誉全国的大庆人、大庆员工、大庆市民和具有常住总人口为290多万人加暂住人口35万多人的大庆市。

  在今日中国,在赞誉大庆的同时,我们一定要记住:在新中国经济最困难的1959~1960年,不仅有数万走出中国农村的年轻农民和复员退伍军人来到大庆油田参加,还有成千上万离开农村的农民“盲流”到大庆油田。——他们大多是“自然灾害时期”离开受灾农村“闯关东”的“逃荒者”,这些“盲流”的大庆油田的农村青年,有男有女,也有中年农民带着妻子儿女“盲流”到大庆油田……;他们在油田大会战时期,一部分人被急需劳动力的石油部门和大庆镇的后勤服务单位接纳,一部分成为大会战初期的小商小贩,一部分成为大庆油田的临时勤杂工、厨房小工、短途搬运工、还有给石油工人理发、补鞋、洗衣、缝缝补补……等“不计报酬,只求温饱”。这些从四川、河南、安徽……农村的“盲流”人员在大庆油田默默无闻地做出过诸多奉献的时候,成为1959~1960年被纳入“农村减少人口数”,在1982年后又被“自称精英”和“网上精英”们纳入新中国大跃进年代被“饿死”的中国人。事实上,被“自称精英”和“网上精英”们“饿死”的“盲流“农民,不仅给大庆油田和大庆市的做出诸多默默无闻的奉献,还为西北和华北地区各个油田的石油工人提供过最廉价的日常生活必须的社会服务;在新中国经济最困难的1959~1961年,从农村“盲流”到各个大油田的年轻农民,一部分在1961年底成为“被清退”的对象;他们同全国各个城市工矿企业、商业和社会服务单位“被清退职工”一样,重返农村,造成中国农村人口在1962年和1963年的“大增长”,被中国的“自称精英”和“网上精英”们纳入“新出生人口数”,用于为新中国炮制“人口出生率高峰年”……;在今日中国,在赞誉大庆的同时,我们一定要记住:在新中国经济最困难的1959~1961年,在新中国石油工业开始进入快速发展年代,有成千上万的中青年农民出四川、河南、安徽……农村“盲流”到个大油田,为新中国石油产量的快速增长,默默无闻地做出过诸多奉献!

  二、别忘了大庆油田曾经为新中国开创不用“洋油”的历史事实

  历时3年半的大庆石油大会战,充分展示出站起来的中国人能够在新中国经济最困难的1960年发愤图强,艰苦创业,在新中国最需要石油的年代,用大庆油田“为国争光,为民争气!”——在1966年大庆石油年产量突破1000万吨,1976年大庆石油年产达到5030.5万吨,在1985年大庆又创造年产石油5528.9万吨的新纪录:

  表1,1960~1976年,大庆油田在中国原油总产量中的比重

  年份⊥ 中国原油产量 ⊥大庆原油产量 ⊥大庆原油比重

  1960⊥  520.0 万吨⊥  97.1 万吨⊥  18.6%

  1961⊥  531.0 万吨⊥  274.3 万吨⊥  51.6%

  1965⊥  1131.0 万吨⊥  834.2 万吨⊥  73.7%3老君庙8海相沉积2

  1966⊥  1454.1 万吨⊥ 1060.0 万吨⊥  72.9%

  1970⊥  3064.6 万吨⊥ 1767.0 万吨⊥  57.6%

  1975⊥  7706.0 万吨⊥ 4626.0 万吨⊥  60.0%

  1976⊥  8716.0 万吨⊥ 5030.5 万吨⊥  57.7%

  1978⊥ 10405.0 万吨⊥ 5037.5 万吨⊥  48.4%

  1980⊥ 10595.0 万吨⊥ 5150.1 万吨⊥  48.6%

  1982⊥ 10212.0 万吨⊥ 5194.0 万吨⊥  50.9%

  1984⊥ 11461.0 万吨⊥ 5356.0 万吨⊥  46.7%

  1985⊥ 12489.0 万吨⊥ 5528.9 万吨⊥  44.3%

  在大庆油田大会战结束后,中国突破了惟海相生油论,从实践上证明了陆相盆地,尤其是大型湖泊沉积物不仅能够生油,而且可以形成大型油田。这极大地解放了中国油气地质学家的思想,开创了在陆相盆地寻找大油田的新历程。

  从上世纪50年代后期至60年代,在国家建设急需能源的时候,新中国的地质勘探部门相继找到了大庆油田、大港油田、胜利油田、华北油田等大油田,并迅速使中国地下的石油源源不断地冒了出来。致使新中国成立后很快就摘掉了“中国贫油”的帽子,也使中国人李四光提出的陆相生油理论和创立的地质力学理论,得到了最有力的证明。

  在上世纪60~70年代,新中国在松辽、渤海湾盆地勘探和开发取得重大进展;同时,全国其他地区的石油勘探工作也蓬蓬勃勃展开。在四川、江汉、陕甘宁、苏北等盆地相继进行了较大规模的石油勘探,发现了一大批油气田……

  在上世纪的1979年,新中国没有进口“洋油”——这是中国人在近百年历史上从未有过先例的丰碑!

  表2,新中国在1949~1979年的石油产量和石油进出口数量

  1949年原油产量:  12.1万吨‖进口石油: 14.3万吨‖出口石油:   0吨;

  1950年原油产量:  20.0万吨‖进口石油: 28.1万吨‖出口石油:   0 吨;

  1951年原油产量:  30.6万吨‖进口石油: 72.9万吨‖出口石油:   0 吨;

  1952年原油产量:  43.6万吨‖进口石油: 60.8万吨‖出口石油:   0 吨;

  1953年原油产量:  62.2万吨‖进口石油: 83.4万吨‖出口石油:   0 吨;

  1954年原油产量:  78.9万吨‖进口石油: 90.6万吨‖出口石油:   0 吨;

  1955年原油产量:  96.6万吨‖进口石油: 158.3万吨‖出口石油:   0 吨;

  1956年原油产量: 116.3万吨‖进口石油: 173.3万吨‖出口石油:   0 吨;

  1957年原油产量: 145.8万吨‖进口石油: 180.6万吨‖出口石油:  2.5万吨;

  1958年原油产量: 226.5万吨‖进口石油: 251.0万吨‖出口石油:  1.5万吨

  1959年原油产量: 373.4万吨‖进口石油: 307.5万吨‖出口石油:  1.9万吨

  1960年原油产量: 521.3万吨‖进口石油: 303.1万吨‖出口石油:  0.3万吨

  1961年原油产量: 531.4万吨‖进口石油: 303.2万吨‖出口石油:  无数据

  1962年原油产量: 574.6万吨‖进口石油: 197.9万吨‖出口石油:  4.2万吨

  1963年原油产量: 647.8万吨‖进口石油: 158.1万吨‖出口石油:  1.0万吨

  1964年原油产量: 848.1万吨‖进口石油: 74.8万吨‖出口石油: 13.4万吨

  1965年原油产量: 1131.5万吨‖进口石油: 24.0万吨‖出口石油: 23.2万吨

  1966年原油产量: 1454.2万吨‖进口石油:  5.0万吨‖出口石油: 37.3万吨

  1967年原油产量: 1387.7万吨‖进口石油:  2.0万吨‖出口石油: 35.9万吨

  1968年原油产量: 1599.2万吨‖进口石油: 13.1万吨‖出口石油:  7.7万吨

  1969年原油产量: 2174.7万吨‖进口石油: 24.5万吨‖出口石油:  6.5万吨

  1970年原油产量: 3064.7万吨‖进口石油: 48.9万吨‖出口石油:  9.0万吨

  1971年原油产量: 3941.5万吨‖进口石油: 47.8万吨‖出口石油: 29.8万吨

  1972年原油产量: 4567.2万吨‖进口石油: 65.2万吨‖出口石油: 80.6万吨

  1973年原油产量: 5361.4万吨‖进口石油: 13.8万吨‖出口石油: 181.9万吨

  1974年原油产量: 6485.0万吨‖进口石油: 11.3万吨‖出口石油: 518.0万吨

  1975年原油产量: 7705.9万吨‖进口石油: 20.3万吨‖出口石油:1057.9万吨

  1976年原油产量: 8715.6万吨‖进口石油: 20.1万吨‖出口石油: 930.0万吨

  1977年原油产量: 9363.8万吨‖进口石油: 30.1万吨‖出口石油:1069.1万吨

  1978年原油产量:10404.9万吨‖进口石油:  0.1万吨‖出口石油:1133.3万吨

  1979年原油产量:10614.9万吨‖进口石油;    0吨‖出口石油:  无数据

  红马大叔对“表2”的简单解析:

  1,“表2”中的数据,全部来源于《中国统计年鉴》中的“石油平衡表”;

  2,1950~1958年期间,新中国在把石油年产量从1949年的12.1万吨提高到373.4万吨。这十年的增产率高达30.9倍,年均增长率为3.1倍。新中国在这十年共生产石油1193.9万吨,是旧中国42年共生产石油278万吨的4.3倍。新中国在这十年共进口石油1469.3万吨,出口石油5.9万吨,净进口石油1463.4万吨;石油进口进口依存度由1949年54.2%下降到1959年45.0%。新中国在1957~1959年共出口石油5.9万吨,在历史上首次成为能够出口石油的国家。

  3,“1959年9月26日16时25分”——“松基三井” 大量喷出的黑色原油,彻底否定美国地质学家认为“中国决不会生产大量石油”的谬论,迅速改写了中国石油工业发展的历史!

  4.在新中国经济最困难的1960年,从全国各地石油部门抽调3万石油工人和干部,从解放军成建制复员转业数万军人,在滴水成冰的季节迅速汇集到黑龙江松嫩盆地一个小镇附近,进行中国历史从未有过的“石油大会战”,这无疑是大跃进年代发愤图强的创举!

  5,在大庆油田钻出高产工业油流后,在1961年渤海湾盆地凹陷的“华8井”也开始喷油,接着又在1962年从“营2井”获高产油流,发现和证实了胜利油田。

  6,在发现和证实了胜利油田后,新中国的石油勘探主力在1964年从松辽盆地转移到渤海湾盆地,相继发现和建成了胜利、大港、辽河、华北、中原等石油生产基地。特别是1975年华北任丘油田的发现,打开了石油勘探的新领域。

  7,在新中国经济最困难的1960年,中国农村中数以万计的复员转业军人和年轻农民离开农村奔赴松辽盆地和渤海湾盆地,在新中国接连开展的“石油大会战”中,被石油部门和各大油田接纳,成为新中国快速壮大的石油大军的生力军!

  8,“1960~1969年”,是新中国建国的第二个“十年”。 新中国的石油年产量,就从1960年的521.3万吨,迅速突破2000万吨,1969年达到2174.7万吨;在这十年,新中国的进口石油数量也从 303.1万吨迅速下降到24.5万吨;在这古潜山东营十年,新中国还出口原油129.5万吨!——在那个历史时期,长时期被视为“贫油国”的中国,竟然能够在新中国建国20周年前向国外输出原油135万吨,不仅震惊世界,还告诉那些妄图用石油卡新中国脖子的反华反共国家:已经站起来的中国人,正在发愤图强,迅速把新中国变成生产石油的大国!

  9,“1970年~1979年”,是新中国建国的第三个“十年”。新中国的石油年产量由1970年的 3064.7万吨,迅速提高到1979年石油年产量10614.9万吨;进口石油也从1970年的48.9万吨,快速下降到1979年无进口!——新中国在这十年,实实在在地从石油净进口国变成石油净出口国!站起来的中国人仅用了30年,就实实在在地摆脱对进口石油的依赖,做到了石油完全自给!并且在这十年中出口石油数量超过4000万吨,为新中国石油工业的快速发展,写出了最华丽的乐章,留下了最辉煌的史诗!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