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影音 > 影评

电影《1984》中的资本主义罪恶

2014-05-16  作者:何钧  来源:  

  托派乔治·奥威尔的小说《1984》一直被反共人士奉为圭皋,资产阶级窃喜于奥威尔对苏联官僚体制的批判,将其翻译成多种语言,并拍成电影大肆宣扬,企图借此否定20世纪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打破人们的乌托邦梦,接受“资本主义虽然不完美,但共产主义比这更糟”,从而使人们接受“最不坏”的资本主义现实。然而,这岂是作为左派的奥威尔写作的初衷?笔者看完电影《1984》固然震惊于苏联集权体制的罪恶,但是,仔细想来,我们身处的资本主义社会不也同样如此吗?只是形式不同罢了。

 

  一、《1984》故事梗概

  在《1984》的故事背景中,世界被三个超级大国所瓜分——大洋国、欧亚国和东亚国,三个国家之间的战争不断,国家内部社会结构被彻底打破,均实行高度集权统治,以改变历史、改变语言(如“新话”—Newspeak)、打破家庭等极端手段钳制人们的思想和本能,以具有监视功能的“电幕”(telescreen)控制人们的行为,以对领袖的个人崇拜和对国内外敌人的仇恨维持社会的运转。

  主人公史密斯所在的大洋国实行等级分明、严密控制、惨无人道的集权统治,社会被分为内部党员和非党员两个阶层,内部党员拥有一系列特权,如享受豪华办公室、特供商品、控制电幕等等。非党员则不得不终日在劳动营(劳改营)中按照老大哥(党)的计划进行集体劳动,所有人穿同样的制服,一举一动都被无处不在的电幕监视,电幕播放的内容永远不外乎:老大哥(党)伟光正、工农业产量增加、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前线战事胜利、抓获叛徒等等。老大哥有专门的部门根据现实需要修改历史,人们必须学习、服从老大哥的宣传,最佳的状态就是无知,只有无知才能达到老大哥说什么就是什么的目的。一切有独立思考的人都被视为犯有思想罪,必须接受残酷的肉体折磨直到爱上(而不仅仅是服从)老大哥及其体制,否则将被肉体消灭。

  二、资本主义同样罪恶

  奥威尔对苏联官僚体制的批判在很大程度上符合事实,但是,20世纪的社会主义运动在产生官僚体制、特权阶层的同时还极大地提高了社会主义国家劳动者的社会地位和物质生活条件,甚至对资本主义国家的劳动者也产生了巨大的外部性,使得这些国家的资产阶级被迫对本国的劳动者作出让步,从而促成了二战后资本主义向福利社会的转变。因此,如果将苏联(以及中国等)官僚体制及其罪恶视为20世纪社会主义运动的唯一结果就是极其片面且有害的,正中资产阶级妖魔化20世纪社会主义运动史的下怀。

  同样,如果认为苏联官僚体制的罪恶是社会主义国家独有,而资本主义社会则没有这些问题,那就是极其幼稚和无知的。事实上,如同任何一个阶级社会一样,资本主义社会的压迫和剥削与官僚体制的压迫和剥削并没有本质区别,官僚体制的罪恶同样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只是表现形式不同罢了。

  1.等级特权

  大洋国将人分为内部党员和非党员,内部党吃的是纯牛奶,健康的食品,而非党员吃的是看起来象肉吃起来也像肉,但是并不是肉的垃圾食品。内部党员还享受真正的咖啡、糖、茶叶等特供商品,而其他人则想都不敢想。电影中有一幕:党员关掉电幕和主人公谈话,主人公诧异于原来电幕是可以关闭的。然后,党员说了一句:我们有这个特权。

  事实上,官僚体制按照权力分配社会产品,而资本主义按照金钱分配社会产品,官僚体制中权力是集中的,所以,社会产品的分配就是不平等的,而资本主义社会的金钱是集中的,社会产品的分配同样是不平等的。

  就拿我们身边的事例来说,资产阶级可以支付得起高价去高级酒店吃山珍海味、有机食品,而穷人就只能去路边摊吃廉价的地沟油、农药菜。土豪可以出天价参加海天盛筵,屌丝就只能YY一下游艇、嫩模了。诸如此类的事例根本不需再加赘述。

  要知道,在资本主义社会,无论是享受高级食品还是服务,并没有某种政治权力限制,只要有钱都可以参加,但问题在于资本主义体制导致财富(货币)分配的两极分化,市场的“自由”表象下是实质的不自由,无产者没有钱,也就不可能购买相应的商品和服务。因此,资本主义社会同样是等级、特权分明的,资产阶级属于上等阶级,享受特权,无产阶级属于下等阶级,甚至没有基本的生存权。

  2.控制思想、思想罪

  一个非常令人反感的地方是,大洋国的电幕无处不在,不仅日复一复地宣传党的核心思想、倾销令人作呕的谎言,还时刻监视人们的一举一动,一旦人们有任何出格言行立即就有思想警察将其带走,通过酷刑拷打改造异议人士的思想,或者肉体消灭。

  这或许是资产阶级最津津乐道的地方,因为,在资本主义社会,人们基本“想说什么就可以说什么”,言论高度自由,甚至可以骂总统,更不存在什么思想犯。很多人也被这似是而非的假象所迷惑。其实,这只能说明资本主义的思想渊源更加深厚,思想控制更加成熟,而不必采取过于激烈的身体强制措施。但是,这决不能说明资本主义社会的思想就是自由的,甚至可以说,资本主义的思想控制远比老大哥高明、严密,竟使得被统治者乐于按照统治者的思想行动,以至于常常站在统治者的立场考虑问题。

  资本媒体不是每天都在宣传大佬“艰苦奋斗”、“白手起家”的发迹史吗?不是同样日复一复地给屌丝灌输鸡汤吗?无处不在的媒体不也像《1984》里面的电幕一样令人无处躲藏吗?棱镜门恰恰不就是美国给全世界人民安装的电幕吗?很多公司不是照样强迫员工背诵总裁语录吗?(更别提传销组织的思想控制了)教科书不是告诉你工资由劳动力供求决定,并且,不照此答题就不能得分,从而影响毕业吗?真正敢于为底层说话的记者、学者不是同样不能得到媒体、学校的青睐,甚至丢掉工作吗?

  姑且不谈资产阶级同样采取过严厉的强制措施控制思想(如美国麦肯锡主义时期、国民党的报刊审查制度等等),其实,大多数时候我们不是已经潜移默化地接受了资本主义思想的控制甚至经常地站在资产阶级立场考虑问题吗?不用说社会主义运动中存在的修正主义思潮,大量军迷、小资整天在网上大谈大国战略、党内高层斗争,好像自己就是运筹帷幄的总司令,吃着民工的饭操着习近平的心,不正说明了这一点吗?这都是人人能够感受到的。

  3.禁欲主义

  很多人惊诧、厌恶于大洋国竟然破坏家庭,要人们断绝性生活,通过人工授精繁衍后代。资产阶级说:要知道,性欲是人类的天性,社会主义简直是灭绝人性。事实上,这一桥段在很大程度上歪曲了事实,中苏等国在社会主义实践中从没有真的要求拆散家庭,更没有要求人们断绝性生活。大概有点脑子的人就会想:新中国从建国之初的四亿人口迅猛增加到70年代末的八亿人口,不是通过自然方式而是通过人工授精实现的?这显然已无需再辩。

  或许,真的让人感到某种禁欲主义的是社会主义国家的社会氛围,比如,主流宣传的雷锋、铁姑娘、焦裕禄等人物在人们眼里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大全形象,报刊杂志也很少像今天的媒体那样刊载暧昧、情色信息以博取眼球和点击率。姑且不谈性放纵不仅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所摒弃也为很多其他文化如佛教、儒教、基督教、伊斯兰教所抛弃(甚至有过而无不及)——自有先进文化都追求人类进化而不愿停留在猪狗阶段之道理——即使资本主义社会就真的实现了人们的性自由吗?

  我们看到的是,资产阶级可以包养二奶、小三、牛郎,而无产者却常常被迫独身或分居,性资源的分配极度不平等,资产阶级的淫乱是以无产阶级事实上的性压抑为代价的。君不见,土豪除了包养情妇外,还可以合法地“轮流与多名女性发生性关系”,甚至可以参加海天盛筵,在豪华游艇上大玩性派对。君不见,屌丝只能在丈母娘的要求和高企的房价之间“擦干眼泪站起来撸”,大量民工为了讨生活不得不夫妻两地分居,甚至不得不拼凑临时夫妻。资本主义社会一面大肆宣扬淫乱文化(不过是花花公子、色情网站等资本媒体赚钱的需要),提供大量无产阶级青年男女的肉体给资产阶级蹂躏、挥霍,一面却是无产阶级无法满足正常的性需求以至于暴力强奸频频发生(孟买不是强奸之都吗?)。反倒是从经历过社会主义中国的大人那里我们从没有听到二奶、小三、卖淫,也很少听到城里人穷到娶不起老婆(在农村此现象稍多,但必须结合新中国的工业化战略和城乡二元体制加以理解)。

  4.其他

  残忍、酷刑、杀俘虏——片面理解历史,通常来讲,资本主义政党比共产党残忍的多,更何况对一些罪大恶极的反动分子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国民党如何管理士兵,自己人尚且如此残忍,更何况敌人、老百姓。

  人与人之间相互揭发、陷害——首先,批评是帮助不是陷害;其次,揭发敌对分子是义所当然;再次,资本主义社会中,企业、政府里人们为了晋升普遍存在着搜集材料、勾心斗角、相互陷害,以我工作以后的情况来看,同事之间别说互帮互助了,只要不害你就算万幸了,下班后大家就形同陌路,如果相互之间存在竞争关系,就更加糟糕,人际关系十分冷漠。

  限于时间和精力,其他指控就不一一反驳了。总之,《1984》描绘的集权主义罪恶几乎都以不同形式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赞同《1984》对集权主义的批判不等于否定20世纪的社会主义运动史,更不等于承认资本主义的优越性。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