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开国将帅 > 十大大将 > 粟裕

再谈鲁南战役,兼评粟裕的战功及指挥权问题

2014-12-13  作者:  来源:  

  1947年1月2日至20日,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第8师,鲁中、鲁南军区第4、9、 10师,华中野战军第1师共28个团。当面国军为整编第26师、第51师、第52师、第59师、第77师、第一快速纵队。“此役我歼敌整编第26、第51 师师部、4个旅、一个快速纵队及第52师一部,共5.35万,缴获长短枪7000余支,轻重机枪1000余挺,坦克24辆,汽车470辆,各种炮200余门,炮弹1万余发。解放军伤亡8000余人,使华东我军首次获得与敌机械化部队作战的经验。”

  整编第52师(33旅、82旅),汤恩伯中央军,国械,战斗力较弱。虽属徐州序列,但直到去大别山围剿刘邓之前,几乎看不到和华野作战的记录。

  宿北战役还没有结束,毛泽东于12月18日即给陈、粟等人发报:“似以集中主力歼击鲁南之敌,并相机收复枣(庄)、峄(县)、台(儿庄),使鲁南获得巩固,然后无顾虑地向南发展。”此时的毛泽东虽然还在惦记着“收复失地、向南发展”,但是已经明确了重点方向,无疑是正确的。

  宿北战役(或说苏北会战)后,虽然整69师被歼,但国军除整11师暂时在曹八集、宿迁休整外,其余三路继续向北进攻。其中鲁南一路推进到卞庄(今苍山)、向城、长城一线,距临沂仅30公里,并就地转入防御,企图等待援军,会攻临沂。这时,摆在我军面前的有三种选择:一是歼击推进至沭阳以南的整74师;二是出击淮北;三是求歼鲁南之敌。

  本来在宿北战役之前的宿迁会议(12月12日)上已经决定:宿北战役后立即组织鲁南战役。不料宿北战役后我军内部关于我军下步行动再起争议,华中的粟裕等人突然“变卦”,仍然主张打击苏北的整74师或出击淮北,尤其是前者,更是数月以来一直念念不忘,图报涟水之仇。但山东的陈士榘、唐亮等人坚决主张先集中兵力打鲁南之敌,再向南发展。认为“如果鲁南之敌大胆东进,与海州敌人连成一片,将隔断我军主力与山东根据地的联系,在部队机动、兵源补充以及物资供给等方面给我们造成极为困难的局面。而打74师的条件并不成熟,该地区十分狭窄,其两翼有第7军和整28师保护,又有溯水、沭水及六塘河等交错其间,大兵团无法展开,而投入兵力较少又吃不掉对方,与苏中战役使用小部队打击小股敌人不同。但74师是蒋介石五大主力之一,战斗力较强,如果一时吃不掉它,旷日持久,背水作战,鲁南之敌又占我临溯、郯城等,我军便北无退路,南进不能,西面是运河和津浦路,向西机动也很困难,东面是大海。那时我们还得组织突围,整个华东的局面将十分困难。”

  由于双方意见相左,互不相让,再次使陈毅感到十分为难。

  12月20 日,陈士榘、唐亮打电话给临沂的张云逸和黎玉,征求他们的意见,双方意见一致,于是在当日以张、黎的名义给中央发报:“建议在宿北战役后,抽1纵和8师回鲁南歼灭敌人26师。”可以看出,山野内部对华中主力参加鲁南作战已不抱幻想,即使华中方面不“入股”,山野也要单干了!但是无奈之下,战役的规模不得不缩小。

  在焦急的等待之中,两天过去了。陈士榘和唐亮毅然决定以两人名义直接向军委发报,力陈自己的意见,同时向陈、粟作了汇报(陈毅当时还在华中军区驻地阴平做粟裕等人的工作)。陈毅听说此事后还很生气:“你们有电台,能发报,向中央告我的状!”陈士榘忙不迭地解释……“这不是你我个人之间的问题,先打两淮的74师,这个方案确实不可行啊!……我们之间没有恩怨,都是为了战争的胜利,……特别是我看到打74师的方案有重大缺陷,我们如果不提出来,那是对战争不负责任啊!”

  又是两天过去了。12月24日,军委终于来电:“敬电悉。主力不宜分散,宜集中25个团左右,于鲁南歼敌26师,迫退冯治安部,相机收复台儿庄、峄县,尔后无顾虑地向南发展,以利于改变战局,再相机出击淮北。”并指出:“要打一个比宿北战役规模更大的歼灭战,鲁南战役关系全局,此战胜利,即使苏北各地全部丧失,也有办法恢复。”电报还要求在南线的华中野战军主力迅速北移,以便统一组织鲁南战役。至此,争论才结束。毛泽东在完全倾向于鲁南作战的同时,也适当照顾了粟裕等人的情绪,仍然将收复苏北、向南发展、出南淮北等粟裕所关心的问题在电报中有所显示。但谁都看得出,那是“以后再说”的事了。

  第二天(25日),陈毅赶回山野码头山指挥部,要求陈士榘立即拟定作战方案。很快,陈士榘率参谋主任王德的参谋班子将“峄东作战计划”制定出来,经陈毅批准后,以陈毅、粟裕、谭震林、陈士榘四人名义下发各参战部队。

  直到12月29日,姗姗来迟的粟裕才抵达山野指挥部,准备开始“负责战役指挥”了。

  虽然有毛的“最高指示”,但粟裕等人的思想工作并没有完全做通。当陈士榘征询粟裕“华中野战军可以抽调多少部队投入鲁南战役”时,粟裕提出只调“华中1师 (陶勇部,8个团)参加,其余2纵(6个团)、6师(8个团)、7师(3个团)、9纵(5个团)等,因宿北战役、涟水战斗伤亡较大,要由谭震林指挥在陇海路南休整。粟似乎一心要看山野的热闹。于是,陈士榘只好另抽调鲁中军区第9师、13师各3个团,滨海警备旅(3个团),鲁中军区炮兵团来参加战役。参加鲁南战役的共28个团(含炮兵团),以山野为主,在沭阳东西地区休整并准备阻击南线敌军增援的共24个团,以华中野战军为主。

  12月30 日,山野、华中野举行联合作战会议,由陈毅主持。会议决定:以第8、第9、第10师、第4师一个团及滨海警备旅共12个团加上炮兵团为右纵队,由鲁中军区司令员王建安、政委向明、鲁南军区政委傅秋涛、副司令员郭化若指挥,负责切断整26师与整51师的联系,并歼灭石城崮、太子堂地区的敌第44旅;以1纵、 1师共15个团为左纵队,由山野参谋长陈士榘指挥,负责切断整26师与冯治安部的联系,并负责歼灭卞庄、向城地区的敌第169旅;左右两纵队在达成上述任务后,再会歼整26师师部及第1快速纵队,尔后向峄县、枣庄地区扩张战果;第2、9纵队,第6、7师等共24个团,由华中野战军政委谭震林指挥,在苏北准备阻击由涟水、盐城北犯之敌;鲁南军区部队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战争,袭扰国军后方。

  1947年1月2日晚,战役打响。

  整26师师长马励武在1月1日回峄县后方过元旦去了,由副师长曹玉珩指挥。战至4日晨6时,整26师师部被重创,第44旅被全歼,旅长蒋修仁、副旅长于显文被击毙。王建安的右纵队占领太子堂,切断了第一快速纵队和整26师残部退回峄县的公路。上午10时,第一快速纵队和整26师残部开始向峄县突围,时值雨雪交加,道路泥泞不堪,国军坦克等重装备行动十分困难,乱作一团。激战至下午15时,除7辆坦克载着整26师副师长曹玉珩、参谋长郑辅增等逃回峄县外,其余基本被全歼,由峄县、枣庄地区增援的整51师、52师被击退,冯治安的整59师、77师自然也仓皇撤退到台儿庄及运河以南地区。这些杂牌部队只是“做了些增援姿态,但都不积极。”鲁南战役第一阶段结束。

  为扩大战果,陈毅决定立即发起第二阶段战斗,由右纵队攻峄县,左纵队攻枣庄。这时,由于胶济线战局吃紧,王建安率9师、4师1团北返,改由陈士榘指挥右纵队,粟裕指挥左纵队。

  1月9日,陈士榘指挥右纵队向峄县发起攻击,在第一阶段缴获的4门美式105榴弹炮组建的重炮连参加了战斗,连长、炮长、计算兵都是解放战士。战至11日拂晓,全歼守敌整26师师部、整51师114旅旅部及341团、整52师第98团共7000人,整26师师长马励武、副师长曹玉珩、参谋长郑辅增及战役第一阶段逃脱的7辆坦克均被俘获。

  与此同时,粟裕指挥的左纵队攻击枣庄之敌,歼灭了齐村的整51师113旅旅部及337团、郭里集的114旅旅部及342团,但在攻击枣庄时未果,伤亡很大,不得不停止攻击。1师师长陶勇报请粟裕批准,暂停攻击4日。陶勇亲自坐车来到峄县向山东部队“取经”,临时办起集训班,学习爆破攻坚技术。生动地体现了陈毅在战役开始前夕提出的“以战教战,打一仗进一步”的口号。

  1月17日,4天的学习期未满,粟裕却病倒了,“高烧不退”。陈毅得知后,连夜将已经入睡的陈士榘叫了起来,命已完成任务的陈士榘接替粟裕指挥1纵、1师,并率8师进行配合。陈命人将粟裕护送回指挥部。

  19日18时,我军再次对枣庄发起攻击,105榴弹炮连又一次发挥了威力。陈士榘命令炮兵集中使用,仅8师就有大口径火炮30多门。“我军的炮火猛烈、准确,出乎守军意料之外……”战至20日13时,全歼守敌整51师师部及113旅338团,俘其师长周毓英。

  至此鲁南战役胜利结束,华野着实发了一笔小财。在这次战役后,经陈士榘提议成立了特种兵纵队,并推荐陈锐霆任司令员,下辖榴炮团、野炮团、骑兵团、工兵团、坦克大队、汽车大队等。不过即便是有快速纵队这样的“运输大队”提供装备,华东国军的炮兵火力比起东北国军来也还差得远,四保临江战役歼敌6.3万人,但缴获各种炮达790余门,几乎是鲁南的4倍,莱芜的2倍半。(《全史》第8卷658页)

  皮定钧在47年1月15日的日记中对鲁南战役也感到非常满意:“这是他(指蒋介石)最好的嫡系了,挡不住我们的攻势,其他的根本不用再提了。”

  在鲁南战役中,山东解放区组织支前民工60万人,大小车辆1500辆。

  在宿北和鲁南这两个扭转整个华东不利战局的关键性战役中,粟裕都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在战略上一再犯错误,且固执已见,拒不接受正确意见。在兵力使用上,不把华中野战军主力投入正确的方向,严重影响了战役的最终效果。在“战役指挥”上也只是负责其中一个方面的一个阶段而已。粟迷总以老毛46年10月16日的电报来证明这些战役都是粟裕谋划指挥,中回忆录的毒太深了。实际上老毛在电报中经常明确一些临时性的指挥关系,以刘邓和陈粟为例,一般是刘邓指挥陈粟,而且这样的指示有好几次。粟裕也早就应该“一切听陈、舒指挥了”,陈、唐也指挥过陈、谢,但这些能说明什么问题?关键还是要看每件事情本身的来龙去脉。老毛根本就没有说华野将来的战役也始终由粟裕指挥。

  可笑的是,粟裕在回忆录中依然对其战役谋划阶段坚持错误意见的行为只字不提,一如既往地用“我们”来掩饰自己当初的错误,甚至不提陈士榘指挥左纵队,也不提他病倒后由陈士榘接替其指挥攻克枣庄的战斗。还大言不惭地自夸“我便向陈毅同志提出战役第二阶段攻取峄县、枣庄的建议”、“我便分别同叶飞、陶勇、何以祥同志商量……”向峄县、枣庄扩张战果是战役之前就定下的计划;二打枣庄时他又在何处?粟裕在回忆宿北、鲁南战役时始终刻意回避陈士榘,看来对当时两种意见斗争的历史一直耿耿于怀。毛泽东在战役结束后的1月21日致陈毅、粟裕、谭震林的电报中指出:“庆祝……取得空前大捷。……主要缺点是未能在宿北、鲁南两役中集中山野、华野于一个战役,否则胡琏、冯治安两部已被歼灭。今后打欧震(整编第 19军军长)必须集中50个团于一个战场上作战。”可谓是一语中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