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开国将帅 > 十大大将 > 许光达

三年饥荒哪位开国大将的弟弟因饥饿而去世?

2014-12-14  作者:  来源:  

三年饥荒哪位开国大将的弟弟因饥饿而去世?

 

发布时间:2013-07-05 17:16:25  来源:《淄博晚报》

导读::两兄弟仅在大院里住了两天,就带了一些衣物和50多斤全国粮票踏上了返乡的列车。让大将难过的是,两天以后弟弟许德强病倒在返乡的车站上,并因饥饿去世。

许光达.jpg

许光达大将

自请:“授我上将衔,另授功勋卓著者以大将。”毛泽东说:“共产党员的明镜。”

许光达大将自请降衔的事,传为美谈。大将授衔时,许延滨只有16岁。正在北京101中学读书。他记得在授衔之前的一天,当得知自己将被授予大将军衔时,时任装甲兵司令的许光达十分焦急。他立即跑到贺龙家里去,当面提出降衔要求,但遭到了贺龙的拒绝。看看降衔要求没有得到老上级的支持,大将又专门给毛主席写了一份“降衔申请”。

许延滨至今还记得信的内容:“军委毛主席,各位副主席:授我以将衔的消息,我已获悉。这些天,此事小槌似地不停地敲击心鼓。我感谢主席和军委领导对我的高度器重。高兴之余,惶愧难安。我扪心自问;论德才资功,我佩戴四星,心安神静吗?……为了心安,为了公正,我曾向贺副主席面请降衔。现在我诚恳、慎重地向主席、各位副主席申请:授我上将衔。另授功勋卓著者以大将。许光达1955年9月10日。”

接到大将的这封特殊申请后,毛泽东感慨万千,他说:“这是一面明镜,共产党人自身革命的明镜。”面对朱德、陈毅等人,主席越说越激动,大步走到窗前,双手用力一推,两扇窗户敞开,说道:“五百年前,大将徐达,二度平西,智勇冠中州;五百年后,大将许光达,几番让衔,英名天下扬。”

大将的降衔请求没有被批准,他为此内心很不安,要求行政降一级,报告被批准了。就这样,我国10位大将中,其他9位都是行政4级,唯独许光达是行政5级。

父亲去世,哥哥们想让大将回家主持丧事。他只派了一名干事

1956年,大将的父亲去世。

许延滨记得,当时在父亲的桌上放着一份电报,是叔伯们拍来的,电文大意是让大将立即回去主持丧礼,并带去供众多的家人和亲属们做孝服用的白布。

“爹爹去世,我真想回去最后再看上他老人家一眼。”许光达对邹靖华说:“按理说,我是应该回去,帮助哥哥们把爹爹安葬好,这是做儿子的责任。可是,哥哥们要大搞排场,点名让我回去主持丧礼,光是白布就要带回几十匹,这怎么行啊!”

邹靖华不无担心地说:“这可不好,中央号召我们移风易俗,从简办丧事。你不回去,从维护党的威信来讲,是应该的。可是,就怕哥哥和乡亲们不理解,骂你六亲不认,是不孝之子,这……”

“骂就骂吧。”许光达叹口气,下定了决心。后来,他只指派了一名熟悉湖南风土人情的政治干事回了家乡。临行前,他向那名政治干事交代三条:“一、不准搞迷信活动;二、取得地方党的帮助,做好亲属的工作;三、带500块钱,你去安排,该用的还是要用一些。”

没想到,大将的行为让以大将大哥为首的一些亲属们大为不满,他们质问那名干事:“许光达为什么不回来?家里等他回来主持丧礼,他不回来,老爹爹就不出殡了。”

政治干事没办法,只好给许光达挂长途电话,说明情况,但大将却在电话里告诉他:“继续做工作,按我原来说的办!”许光达的哥哥和亲属们没有办法,只好从简办丧事,安葬了大将父亲。

父亲“冷调”对待家人的这种处事方式,许延滨后来悟出:“只有心里装着国家和军队,一个将军才会真正无私,才会对家人‘冷漠’得不近人情。”

饥饿年代,两个兄弟逃难到北京。大将说:“执行党委的决议,司令员的家不能例外。”

父亲坚持原则的秉性对许延滨的成长有很大的影响,1960年,许延滨只有21岁。那年,我国的经济形势也进入困难时期,由于连续两年的自然灾害,粮食减产,我国城乡陷入了空前的饥荒之中。

当时,军队的条件稍好一些,所以装甲兵机关好多干部的亲属从四面八方拥进北京,在装司大院长吃长住。为此,许光达主持装甲兵党委制定了一项决议:困难期间,装甲兵司令部机关的干部要动员亲属不要来北京;已经来的,要动员其尽快回去;以后,凡是来探亲的,只允许其住3天,就动员他们返回原籍。

没想到这个决议刚颁布没几天,许光达的四哥许德富和六弟许德强也来到了装甲兵机关大院,他们也是在饥饿难耐的情况下来投靠许光达的。

一石激起千重浪。整个装甲兵机关大院的军官和家属们,瞪大了眼睛,注视着许光达。

许光达和邹靖华热情地接待了两兄弟。当时,许德富和许德强还想,到了将军家里,一定会有丰盛的美餐。可没想到,炊事员端上来的只是两菜一汤。这顿饭吃得很冷清,大家相对无言。

妈妈邹靖华为难地对父亲说:“四哥和六弟这次来,不但不能留他们长住,还得撵他们走,我这心里……”

许光达也有同感:“是呀!堂堂的装甲兵司令员的家,竟不能容哥哥和弟弟多住几天,这叫世人无法理解。可眼下又是这么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只能这样做。”

当天,这件事由邹靖华向两兄弟提了出来。许德富火了,对许光达说:“这个地方,顶数你官大,你不发话,谁敢要我走?”他赌气地走了出去。随后,两兄弟悄悄进了厨房,把厨柜一一打开查看了一番,当他看到家里确实没有多少东西时,就问厨师张进保:“张师傅,他们平时就吃这些东西吗?”

“实话跟你们说吧,首长家里也吃上了小球藻。”张进保指着门口的一只大缸里养的绿乎乎的东西让他们看,“这就是邹主任养的小球藻。”

许德富、许德强看着缸里的小球藻,心灵受到了震动,大将军的家里也吃上了代食品,这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两兄弟沉默了好长时间。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