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开国将帅 > 十大元帅 > 林彪

70年吴法宪与张春桥的哪次争吵让林彪感觉将有大斗争

2014-06-03  作者:  来源:凤凰网  

  核心提示:林彪又暗中叮嘱黄永胜、吴法宪等,要多小心,这件事没有完,到庐山会有大的斗争。

 

  (林彪与吴法宪等四大金刚合影,图片来源: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作者:水新营 刘中锋,原题:《四届人大会议为何屡次延期》

  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历史上,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下简称为四届人大)是历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筹备时间最长的一次代表大会。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是1964年12月21日至1965年1月4日召开的,根据1954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为四年(1975年后宪法将任期改为五年)。四届人大本来应在1968年底或1969年初召开。但是,那时正值“文化大革命”期间,党和国家的正常工作秩序被严重打乱,使得当时不可能把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从1969年中共九大之后,四届人大的筹备几经波折,实属来之不易。

  第一次计划于1970年9月召开:因中共九届二中全会暴露出来的问题而推迟

  1970年3月8日,经过长期考虑后,毛泽东向中央提出召开四届人大和修改宪法的意见,并提出改变国家体制、不设国家主席的建议。8日晚上,受毛泽东委派,汪东兴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正式传达了他的意见。与会的政治局成员一致拥护毛泽东的意见,并商定组成工作班子,立即着手进行四届人大的筹备工作,主要有:(一)成立由周恩来、张春桥、黄永胜、谢富治、汪东兴组成的工作小组,负责四届人大代表名额和选举事宜;(二)成立由康生、张春桥、吴法宪、李作鹏、纪登奎组成的工作小组,负责修改宪法;(三)由周恩来、姚文元主持起草政府工作报告稿,集中讲当前政策和计划问题。

  3月中旬,周恩来连续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四届人大代表名额和选举的决定》《关于修改宪法问题的请示》等文件,并报送毛泽东批准。3月17日至20日,在由中央及地方党政军负责人参加的中央工作会议上,大多数与会者表示同意毛泽东关于不设国家主席的建议,但也有些人仍希望毛泽东重新担任国家主席。中央政治局还商定在近期内召开中央工作会议,进一步讨论四届人大的筹备工作。

  周恩来委托叶群将有关情况向正在苏州养病的林彪通报后,林彪让秘书给毛泽东的秘书打去电话,说:“林副主席建议,毛主席当国家主席。”4月12日,周恩来主持中央政治局讨论林彪意见,多数政治局成员同意仍由毛泽东担任国家主席。周恩来向毛泽东写了报告。毛泽东在报告上批示:我不能再作此事,此议不妥。4月下旬,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再次提出不当国家主席,也不设国家主席。他还借用《三国演义》中的典故说:“孙权劝曹操当皇帝。曹操说,孙权是要把他放在炉火上烤。我劝你们不要把我当曹操,你们也不要当孙权。”4月30日,美国军队入侵柬埔寨、扩大印度支那战争。随后一个阶段,中央为此做了大量宣传和应对工作,四届人大会议的筹备进度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7月10日,周恩来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传达毛泽东关于修改宪法、召开九届二中全会和四届人大会议的指示,审议《中央准备召开党的九届二中全会和四届人大的工作计划(送审稿)》。工作计划包括:(一)建议成立由毛泽东、林彪分别担任正、副主任的中央修改宪法起草委员会;(二)7月11日至8月20日,完成宪法修改的准备工作,讨论通过四届人大代表名单,同时准备政府工作报告、国民经济计划等文件;(三)8月21日至28日,召开九届二中全会;(四)9月15日至24日,召开四届人大会议。次日,将工作计划稿分别报送毛泽东、林彪。根据毛泽东批准的计划,将在同年8月下旬召开中共九届二中全会,9月举行四届人大一次会议。

  修改宪法,是四届人大准备工作中的一件大事。中央成立了一个宪法起草委员会,毛泽东是主任,林彪是副主任。8月13日下午,也就是九届二中全会开会前十天,在康生主持下,中央修改宪法工作小组召开会议,讨论宪法草案稿。会上,吴法宪同张春桥就草案稿再次发生激烈争吵。草案稿序言部分有一段话:“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全国一切工作的指导方针。”张春桥提出:“已经有了理论基础一句,后一句可以不写了。”又说:“天才地、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列主义是讽刺。”吴法宪不知道后一句话是毛泽东在会见罗马尼亚外宾波德纳拉希时针对赫鲁晓夫说的,而以为这下可抓住了张春桥的把柄,找到了对他们发动猛烈攻击的突破口。吴法宪反驳说:“要防止有人利用毛主席的伟大谦虚贬低毛泽东思想。”会后,吴法宪通过黄永胜将情况报告了林彪。

  14日,周恩来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商定宪法修改草案。会前,叶群分别打电话给陈伯达、黄永胜,要他们准备有关“天才”和“四个伟大”方面的语录,以便在政治局会议上继续同张春桥等“斗争”。但出乎他们的意料,张春桥没有再作争辩,宪法草案稿顺利地通过。林彪又暗中叮嘱黄永胜、吴法宪等,要多小心,这件事没有完,到庐山会有大的斗争。

  1970年8月23日至9月6日,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召开。林彪一伙通过称颂毛泽东为“天才”的办法,借以吹捧林彪,鼓吹要设国家主席,想以此达到其夺权的目的。8月24日,陈伯达在华北组宣讲由他编选经林彪审定的《论天才》的材料,煽动华北组通过决议:坚决要求设国家主席。8月31日,毛泽东发表《我的一点意见》一文,揭穿了“称天才”的骗局,指出了他们在庐山搞突然袭击,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的阴谋和野心,指出不要再提设国家主席的问题,从而挫败了林彪集团向党发起的有组织、有预谋的进攻。为此,全会宣布对陈伯达进行审查。

  9月10日,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公报发表。尽管公报公布了要召开四届人大,但是,由于庐山会议上暴露出来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因此,四届人大的准备工作实际上已被搁置起来。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