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开国将帅 > 十大元帅 > 刘伯承

“军神”刘伯承的经典之战

2014-04-01  作者:  来源:  

  破禁用兵重叠设伏

  1937年10月,日寇占领石家庄后,为了配合其晋北战局的行动,以两个师团的兵力,沿正(定)太(原)路向西进犯。我八路军一二九师师长刘伯承率领师部及三八六旅东进迎击日军。到达平定地区后,为了打击日军的嚣张气焰,决心侧击西犯之敌。10月25日,刘伯承获悉日军第二师团的迂回部队已向平定地区开进,其辎重部队约千余人在测鱼镇宿营时,他料定敌人第二天必经七亘村给平定之敌输送军用物资,于是命令陈赓带领的七七二团三营利用七亘村、南峪之间的有利地形伏击该敌,夺其辎重,以牵制日军二十师团的西进行动。10月26日晨,测鱼镇的日军辎重部队果然在两百多名步兵的掩护下向西开进。9时许,敌先头部队已进入了我伏击圈,我军按兵不动。当敌先头部队见没什么情况继续前进,其后续部队缓缓而来时,我军一声令下,枪声骤起,顿时打得敌人措手不及。一场短促的伏击战,毙敌三百余人,缴获骡马三百多匹和大批军用物资,而我军仅仅伤亡十余人。

  这次伏击战得胜后,按兵法要求应立即撤离战区,另寻战机再歼敌人,以便不违反兵家“战胜不复”的禁律。可是,刘伯承却认为:一方面,平定之敌急需作战物资,七亘村是日军前运后送的必经之路,虽然这次遭到了伏击,但今后仍需通过这里;另一方面,日军的指挥官多是中国通,对《孙子兵法》研究较深,他们很懂“战胜不复”的道理,必然会以为我军战取胜后早已远走高飞,决不可能再留在原地,更不可能在七亘村再次设伏。于是他指挥伏击部队佯装撤退,以便顺应敌意。待敌军收尸完毕的第三天,刘伯承命令第三营再次悄悄入七亘村,在距上次伏击敌人不远的地方摆好了伏击阵。28日上午,日军真的又从测鱼镇出动了,这次是一百多名骑兵和三百多名步兵护送其辎重部队。11时许,敌先头部队的骑兵首先进入伏击圈,我军不动声色。等敌骑兵过后,我伏击部队扔掉身上伪装,猛烈打击敌辎重部队,重演了“打头、截尾、斩腰”战术。战至黄昏,我军以伤亡十多人的代价,毙敌百余人,缴获骡马数十匹。3天之内,同一地点两次伏击,打击同一敌人连战连捷,创造了战争史上“重叠设伏”的奇迹。

  打敌弱点连破三阵

  1947年6月30日,刘邓大军突破黄河天险后,蒋介石急调十五师退守郓城,吸引我军屯兵城下,然后集中重兵分左右两路钳击我军,迫我背水作战。刘伯承看出敌人是个“跛足”的钳形攻势:左路之敌只有驻守菏泽的六十八师、五十五师两个旅和新调来的一五三旅。于是将计就计,发起鲁西南战役,采取“攻击一点(打郓城),啃其一边(吃掉敌人左路)”的战法,粉碎敌人企图。我各路纵队根据刘伯承的作战计划,迅速展开。一纵迅速攻克郓城,歼敌五十五师两个旅;六纵以每小时20华里的速度直奔定陶,出其不意围歼了敌一五三旅;二纵攻战曹县,吃掉了左路余敌。

  敌左路军被吃掉后,右路之敌的三个师,分别摆在各自相距15公里左右的六营集、独山集、羊山集一线,成了一条孤立的长蛇阵,侧翼完全暴露。刘伯承抓住敌人弱点,采取“夹其额,揪其尾,断其腰”的战法,令4个纵队以隐蔽勇猛的动作,直扑长蛇阵,将敌一切三段。敌军为避免被各个击破,急令其三十二师出独山集接应六营集的七十师南下,一同突围。敌三十二师一出独山集,便遭我痛歼,只得同七十师一起龟缩在六营集。六营集是一个有两百多户人家的小镇,敌三个半旅加两个师部挤在此处,混乱之状可想而知。我军为了避免被围之敌做困兽之斗,采取“网开一面,虚留生路,暗设口袋”的战法。敌人果然中计,在向东突围的途中,被我军一夜之间全部歼灭。

  敌长蛇阵的三段,已被我军吃掉两段。据守羊山集的六十六师虽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装备精良,但面对优势的我军,已是孤军一支,强敌变弱。蒋介石此时坐卧不安,急忙飞到开封亲自指挥,并从陕西、山东、中原等战场抽调8个师加两个旅前来增援。我军按照刘伯承的部署,已做好打援准备,在距羊山5华里的地区,又全歼援敌一个旅。在打援部队的有利配合下,我二纵、三纵、十六旅及军区榴炮营于7月27日黄昏向羊山集再次发起总攻。经夜激战,全歼六十六师,俘敌师长以下九千余人,毙伤五千余人,胜利地结束了鲁西南战役。整个战役历时28天,歼灭4个整编师共五万六千余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