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开国将帅 > 十大元帅 > 刘伯承

战神刘伯承如何失去了一只眼?

2014-08-20  作者:  来源:  

   丰都战伤眼

  1916年3月中旬,24岁的刘伯承指挥川东护国军第四支队,约400人,在丰都、涪陵一带侧击北洋军,截断长江交通,策应在泸州纳溪与北洋军激战的护国军。

  17日凌晨,刘伯承率领护国军第四支队抵达丰都县城郊的新城,与北洋军遭遇,展开激战。

  敌军受到痛击,死伤百余人,向城内溃逃。

  拂晓,护国军第四支队攻城,在城内哥老会武装和预伏的护国军士兵配合下,里应外合,打开西门。

  8时许,守敌溃逃出城。

  刘伯承问大夫:打了麻醉药针,日后对大脑神经功能会不会带来不好的影响?德国大夫很难明确回答这一问题。

  刘伯承的担心没有得到可靠的解答,他考虑了一阵,坚定地向德国大夫要求,给他动手术不能用麻醉。

  德国大夫惊疑不已,急忙嚷道:“不行,不行!不麻醉,这种手术我是不敢做的。

  万一发生了意外怎么办?”

  “大夫,请你放心好了。

  不管发生什么意外,都不要你负任何责任。”

  刘伯承的态度非常坚决。

  这位德国医生连连地耸肩、摇头说:“真的吗?真叫我不可思议!”“真的,请你不用怀疑,我们中国人向来是言而有信的。”

  面对坚强的患者,德国大夫想出了一个妥协方案,他提出:“刘先生,不全身麻醉,就局部麻醉吧。

  不然,你会痛得受不了的。”

  “不用,一点都不用。

  不管痛得怎么厉害,我都能忍受。”

  德国大夫一时说服不了这位从未遇到的患者,就想通过刘伯承的三弟刘叔禹去说服他。

  德国大夫从医以来还未曾有过不用麻醉施行眼眶手术的先例。

  刘叔禹听了德国大夫的一番话,感到向大哥阐明麻醉必要性是自己的责任。

  刘伯承坦然说道:你们的好心我完全懂得。

  不用麻醉做手术当然是痛苦得多。

  但是,一个人被用了麻醉药,无论如何对他的大脑神经总是有损伤的。

  德国大夫自己也不否认。

  老三,你想过没有,要是我这次因为麻醉伤害了脑神经,失去了思维能力,成了一个只能吃饭穿衣,不能为国家民族和黎民百姓出力做事的废人。

  不,这还算什么人,是行尸走肉!是社会负担。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战国时的孙膑被砍断了双足后,由于他身残志坚,有韬略智谋,后来能率领千军万马,布阵用兵,克敌制胜,成为我国古代杰出的军事家。

  我这次虽然失去了一只眼睛,但我救国救民的决心丝毫没有改变。

  今后我还要为国为民带兵打仗,尽革命军人的天职。

  所以,无论如何我是不用麻醉药的。

  古往今来,多少仁人志士为了救国救民不惜抛头颅、洒热血,我难道不能忍受一时的疼痛吗?俗语说,长痛不如短痛嘛!只有忍得今日之痛,才能免除终身之痛啊!说到这里,刘伯承斩钉截铁地吩咐刘叔禹说:老三,你去向德国大夫好好恳求恳求,请他千万不要给我用任何麻醉药。

  如果他一定要使用麻醉剂,我只能转到别的医院去了。

  面对刘伯承如此顽强的决心,德国大夫只得同意。

  手术前,大夫来到病房,对刘伯承说:“我从欧洲来到亚洲,为各色人种动过无数次的手术,可是像你刘先生这样的手术不肯用麻醉,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呢。”

  “那请你在我这个中国人身上试验一次吧。”

  “好,让我试试吧。

  当然,我们两人一定要很好地合作才行啊!”显然,德国医生不免心有余悸。

  “我们俩一定会合作得很好的。”

  医生赞“军神”手术开始,只见刘伯承双手紧紧地握住手术台的小柱子,牙关咬得牢牢的,强忍着钻心的疼痛,汗水从额头上、鼻梁上和全身的毛孔涌出,透过内衣把铺在手术台上的毯子也浸湿了。

  德国大夫为了缩短刘伯承痛楚的时间,他聚精会神地使用锋利的手术刀,先将腐烂了的眼球挖掉。

  然后,精心细致地将眼眶里的腐肉一点一点地清除。

  整个手术过程有两三个小时,刘伯承自始至终同德国大夫配合得很好,连呻吟一声都没有。

  手术比预期的要好,德国大夫在手术前准备的意外措施全没有用上。

  手术结束,德国大夫和助手们把刘伯承从手术台上扶起来,看到湿淋淋的毯子和手术台小柱子上的指痕,德国大夫不由得激动得热泪盈眶,颤抖着双手感慨不已:“佩服!佩服!我衷心佩服刘先生的坚强意志和无比毅力!”后来,这位德国医生常对别人夸奖青年军官刘伯承的勇敢,赞扬道:“刘伯承真不愧为英雄,是军神!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外科医生,还没有遇见一个像他这样的顽强者!”刘伯承眼手术的非凡事迹,长期在民间广为流传,同《三国演义》中关羽刮骨疗毒的故事相比美。

  古今两英雄都成为人们摆龙门阵的传奇人物。

  恒练免曲腿7年之后,刘伯承在再次治疗重伤的过程中,又创造了奇迹。

  1923年2月,孙中山在广州设大元帅府,熊克武被任命为四川讨贼军总司令,第二混成旅是这支军队的主力,其实际指挥官是刘伯承,名义上他是第二混成旅第一路指挥官,一到作战,刘伯承就被授权指挥全旅。

  几个月来,刘伯承打了好几个胜仗,他已经掌握了同敌军大部队作战的指挥本领,消灭敌军有旅和团的建制,并且将其旅、团的敌指挥官击毙,甚至一次包围了十二个营的敌军,将其全部缴获,刘伯承成了四川讨贼军最有威望的指挥官。

  9月10日下午,讨贼军分三路进攻大足,刘伯承正用望远镜观察七星庵的敌情、地形时,忽然,这时从简家坡顶前面的和尚坡脚下来了三个人,刘伯承一惊疑,在刚放下望远镜的瞬间,对面敌方枪响,一颗子弹打穿了他的右腿,鲜血喷流。

  随行副官立即组织还击掩护。

  与此同时,向导张树庭扯下头上白布缠帕,一撕两半,代替绷带进行包扎,另一位向导张秀庭赶紧背起负伤的刘伯承回到了前进指挥所--张家大院。

  11日凌晨,刘伯承被送到了内江野战医院,医生们采取了各种抢救措施,可是刘伯承仍旧昏迷不醒,伤势十分危急。

  在成都的熊克武忧心如焚,他一直守在电话机旁,关注着刘伯承的伤情,并把成都北门外法国医院院长艾毓梅接到官邸,请艾毓梅通过电话指示抢救,内江野战医院一一照办。

  刘伯承终于苏醒了过来。

  接着,熊克武接受艾毓梅的建议:命令内江的部下,不分昼夜,火速送刘伯承到成都继续抢救治疗。

  刘伯承经过法国医生的抢救,脱离了危险。

  但伤口因天气炎热,感染后又红又肿。

  艾毓梅主张:必须进行截肢手术,以免血液中毒危及生命。

  刘伯承坚决不从。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