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开国将帅 > 十大元帅 > 彭德怀

彭德怀起义前曾认为自己最像《水浒》中的谁?

2014-08-30  作者:  来源:  

  核心提示:公略还关心地问:“最近看什么书”?我说:“看三本书:《共产主义ABC》(布哈林著)、《通俗资本论》(李季编)、《水浒传》。”“你像《水浒》上的谁?”“有些类似李逵。”

  

 

  本文摘自:《彭德怀自述》,作者:彭德怀,出版社: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一九二八年二月中旬,黄公略由粤回南县团部,使人高兴。顷刻李灿等闻讯跑来,交谈了一年多来的情况。晚饭后除谈团的情况外,又谈到随校筹备工作快完毕,周兼校长,黄公略为副校长,实际周不会来校,对工作反而会有好处;军事教科书以湖南讲武堂的教材为准,正在翻印。讲到学校宗旨章程时,其中有打倒新军阀,黄石突然发问,新军阀指谁呀?我说:“当然是指蒋介石。”黄公略突然发怒说:“我们的校长”如何如何……大家也突然失色:一切秘密工作都告诉了他,这还了得!大家气愤到不可形容。我说:“公略呀!我们多年友好,过去你说,对革命事业如何如何,现在一反过去,那就好吧!你走你蒋介石的阳关大道,我走我艰难险阻的独木桥。”张荣生拿了一条毛巾在他嘴上一封,颈项上一缚,黄石脸上立即发白。张荣生、李力都说:“绞死他,今晚抛到南县河中去灭迹。”这时,黄石手指着皮鞋后跟,被邓萍察觉,邓说:“慢一点,放松一些,等他好出气,跑不了的。”把皮鞋后跟扦开,发现了广东省委的介绍信。大家猛吃一惊,半小时后,他才清醒过来。我说:“公略!你这是干什么?开这样大的玩笑!”他说:“你现在当了团长,谁知道你是真革命还是反革命。”又说:“还有黄纯一同志一道来的,在外面伙铺里,请派人接他进来。还有一个贺国中同志,候补党员,不知他今天到了没有,请到伙铺里查明一下。”幸而当即弄清了真相,马上消除了误会,免除了意外的损失。

  翌日早餐后,我和公略到团部门外柳阴堤上席地坐下,看了一会儿渔民拔钩收鱼。他谈到广州暴动的意义和失败后的那种白色恐怖,杀人之多之惨,真难以令人置信。路过上海、汉口、岳州,旅馆到处写着“休谈国事,宽饮自乐”。南县空气没有那样紧张。他问我近几月来在想些什么?我说想的可多呢。去年一月你去黄埔学习我不高兴,二三月,三十五军和一师,先后即开澧水下中游,何键大搞佛法运动,什么“佛法无边,与三民主义殊途同归”

  呀!受戒呀!开佛会念经呀!戴斗垣旅驻慈利县,杀死江垭区农民协会常务委员,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反革命在准备是很明显的。我们到了岳州不久,夏斗寅军进攻武昌,马日事变时,我两次向周磐建议消灭夏斗寅、许克祥,挽救革命危机,他都不干。唐生智东征失败后,第一师退回南华安,才摆脱何键控制。我们也谈了各次武装起义的问题,觉得在现代技术发展情况下,根据地是重要的,没有根据地是不行的。我们还谈了蒋介石并没有统一中国的问题。他只控制江、浙、闽、淮四省,对湘、鄂、赣、豫四省只是半控制;东北易帜而未改制〔38〕,西北仍属冯玉祥和地方军控制,西南原封未动;两广勾结法国,实行割据。中国的局势是:任何一个帝国主义独霸中国固不可能,和平瓜分也不可能。实际是帝国主义国家各自勾结一派军阀,狼狈为奸,扩大势力范围。因此,军阀战争是不可免的。为了巩固周磐办随校的决心,我把上述看法和周谈过。把士兵会章程略加修改成随校宗旨,其中打倒新军阀一句,周很感兴趣。黄问:“周磐这个人有什么打算?”我说:“才比袁植小,野心比袁植还大。利用我替他练兵打仗,利用你替他办学校培养走狗。打倒新军阀,目的在代替蒋介石,充分暴露了他的野心;马日事变他袖手旁观,暴露了他反共的本质。”

  我还谈到自成立党的支部后,救贫会即停止活动,今后党支部直接领导士兵会。公略说:“救贫会还保存着吗?”我说:“是的,还保存着。去年‘六一惨案’〔39〕时,李灿、张荣生来长沙就是来讨论救贫会如何配合反日运动。你当时劝我不要再搞这个,说作用不大且危险,故以后的活动未通知你了。那次我们决定秘密活动,支援学生禁止日货的运动,抗议日本人打死中国工人的残暴行为,达到在一连内对士兵进行爱国教育的目的,没有公开行动。现在士兵会也由公开转入秘密了。过去全体官兵皆是会员,已宣布解散。又秘密进行登记,保存约六十人,全在一营和团特务连、机关枪连。清算委员会名义还公开存在。对士兵教育,除士兵会章程外,还有为工人农民服务的口号,仍照常进行。三营一个会员也没有,二营仅有两个对象,军队组织严密,很不易接近士兵。原想团办一个学兵连来开展二、三营士兵会工作,周磐说要办师随营学校,我们即取消了办学兵连的意图。现在造就了三十个班长和上等兵,均是秘密士兵会员,准备送随校,在基层中秘密开展士兵会的工作。”

  他写了一首诗递给我:“广暴〔40〕失败旗帜在,树立红军苏维埃。旅沪武岳语弃市,乌云蔽日只暂时。欣谈时局喜春风,柳絮飞舞庆重逢。锦绣洞庭八百里,四江精粹在湖滨。”当天上午约谈四小时。我不会作诗,编了几句顺口溜给他:“求知心切去黄埔,夜梦依依我不然。马日事变教训大,革命必须有武装。秋收起义在农村,失败教训是盲动。惟有润之工农军,跃上井冈旗帜新。我欲以之为榜样,或依湖泊或山区。利用周磐办随校,谨慎争取两年时。”他看完后,我说:“关键在‘谨慎争取两年时’。一旦暴露,周磐必下毒手,我们就会遭到损失。”公略还关心地问:“最近看什么书”?我说:“看三本书:《共产主义ABC》(布哈林著)、《通俗资本论》(李季编)、《水浒传》。”“你像《水浒》上的谁?”“有些类似李逵。”

  还在闲谈其他时,张荣生跑来说:“黄纯一、贺国中都到了团部,等你们吃饭,已十二时了。”我起身回团部,看见黄像一个文雅书生,贺是一个豪放的白胖青年。我当即通知师部杜参谋长说:“黄公略和另两位已到团部,明天到师部来看你,请电告师长吧!”杜说:“很好,很好。学校准备已大体就绪了!”饭后,我把随校规模,准备概况,周办学校的目的,杜参谋长为人性格都谈了一下。第二天,他们三人见杜后,彼此印象很好。周磐接电后,第三天由长沙赶回南县主持开学。

  在开学典礼上,宣布黄公略为校长,贺国中为教育长,黄纯一为大队长。对他们的工作安排出乎意外的满意。黄公略为少校,其他为上尉。周磐这天讲话,除继承北伐那些政策口号外,还强调打倒帝国主义、贪官污吏、土豪劣绅,特别强调打倒新军阀,几乎完全是按照随校宗旨讲的。

  开学典礼后,我约公略、纯一、国中三人到团部我处商量今后工作,开了一次党的会议。时间是一九二八年四月底左右,特委张匡出席。谈论周磐变化为什么这样大呢?找不到原因,留待以后事实去分晓吧!又谈到这次随校章程,实际上是一九二七年元旦一营士兵会章程,只加上了打倒新军阀。如果能坚决贯彻,工作方法又对头,在随校中每期毕业时,能够吸收三分之一为秘密士兵会员,到年关做到二、三两团每连平均有个会员;明年按情况,再发展一些,做到每个团中有一两个进步连为核心,全师以一团为核心,在情况有利时,就可争取全师起义。从一营经验来看,争取军队进步,使其成为革命的军队,为工人农民服务,是很不容易的。军队中的秘密工作,没有进步军官作掩护是难以开展的;在一个营里的连、排长

  中,如没有一两个进步的、具有为革命事业奋斗到底决心的人,是不行的。前年在嘛嚎口营部会议时,有同志提出工作要突出,不突出不能带动落后;但不要孤立,孤立就会遭到破坏。他们要我多做军官工作,他们多做士兵工作,上下配合,才能有成效。近年来这方面有成绩。

  在这次会议上,决定贺国中由候补党员转为正式党员。此时,我们有了八个党员。特委出席人张匡指示成立团党委,随校成立分支,黄公略为分支书,受团党委领导。团党委书记仍以彭为适宜。当时无人反对也无人复议。张荣生说:“我们应当特别注意秘密,凡属党内来接头的人,应先找邓萍,不应先找团长,以免暴露。”大家表示同意。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