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前沿

中国迁都:"新中原"PK旧"中原"

2017-01-15  作者:知原  来源:中华复兴网  

 中国迁都:"新中原"PK旧"中原"

作者:知原

一、《南风窗》建议迁都"襄荆宜三角地带"

  如果有人建议迁都钟祥,包括许多钟祥人都会认为是笑话,但他们不知道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新闻杂志《南风窗》就有类似的建议。

《南方窗》在2000年、2006年、2007年多次提议迁都,在2000年第10期《北京累了,迁都吗?》(作者:汤爱民)一文中建议迁都"襄荆宜三角地带":

  "再过30多年北京将面临沙漠化的危机……中国未来的新都应选址在哪里?从大的地域来看,新都应选址在长江和黄河之间、汉水流域附近比较适中。通过对不同区域的对比分析,笔者认为:由襄樊、荆州、荆门、宜昌4座城市相围而成的一片三角地带可为首选,我们可称之为"襄荆宜三角地带"。这块两万多平方公里的地域内地势平坦,水源充足、气候温和、工农业基础雄厚、资源供应充足。更重要的是,这一地带处在中国南北和东西相交汇的地理中心,是联接华北、西北、西南、华东和中南地区的战略枢纽地带,开放性大,四面连通性好,真正据东进西出、南来北往之要冲,其独特的区位优势目前全国没有任何其他地带能与之相提并论。"

二、另一著名的迁都方案--迁都南襄盆地

  在网上可以见到的最流行、最著名的迁都方案是迁都南襄盆地,这是由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和河南省新乡市民间学者秦法展共同推动的。

  秦法展在《作者解读<中国迁都报告>之一》一文中说:

  "过去对中国迁都诸多专家学者只是简单说说,泛泛谈谈,没有上升到理论的层面,上升到国家战略。本人在集中诸多专家学者提出迁都课题的基础上,通过两年多大量的研究加上自己的思考,将这一重大课题进行了比较系统地分析、归纳、疏理、创新,全面、深入、系统地提出和回答了"中国迁都"这一重大课题。2008年2月,我的这一研究《中国迁都报告》一书初步告成,但鉴于她首先是一部书(当时共13篇70节,24万字),章数多、篇幅长,阅读不便等诸多因素,于是我将其主要内容压缩成一篇1.5万字的《中国迁都南阳动议》的长篇文章,发给了胡星斗教授。该文章受到了胡教授好评,将其改为《中国迁都动议》,于是以我俩的名义在互联网上发表。该文发表以后,立刻引起媒体和网友广泛关注,迅速在国内外掀起一轮迁都舆论潮。"

三、中国应认真考虑迁都

  北京当前面临着水资源严重缺乏、沙漠化等问题。现在,很多人把南水北调工程看成解决北京缺水难题的良方。但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2020年才能全部竣工,即使到那时北京可分得的水量也不过12亿立方米,与缺水30亿立方米仍然相差很远。何况,中线工程流经的河南、河北等省份都是缺水大省,如何分配这些水资源将会大有争议。现在,中国的沙漠化、荒漠化国土不断扩大,沙漠离北京越来越近,最近的沙丘离市区仅 70公里。而且,沙漠处在北京的上风口,一遇刮风,黄沙便直扑京城。前总理朱镕基对北京的沙尘天气一直忧心忡忡,眼看着沙漠在一天天地逼近,他感叹中国有可能因此而迁都。

  如果说中国古代早期定都在河南的郑州、安阳、洛阳、开封等地,陕西的咸阳、西安等地,是因为这里是中华民族的摇篮、中华文明的发祥地。自元、明、清三朝定都于北京,则主要是因为北方游牧民族入侵中原(如元、清),以及汉民族为了抵御北方游牧民族的入侵造成的(如明)。新中国定都北京则有接近当时的社会主义老大哥苏联之意。但现今这些因素已不存在。

  北京地理位置偏北、偏东,易于受到攻击,也不利全国的平衡发展和统一。北京还是一座纯粹的消费性城市,即消费宝贵的经济财富。远离富庶的江浙地区和水资源丰富的长江流域,供养极其艰难。古时需要修建京杭大运河调江南的物质,现今则要搞南水北调调汉江的水,正如有人所说,与其南水北调,不如北人南迁,将首都迁往水资源、物质财富丰富的地区。

四、迁往哪里?--旧中原和新中原之争

  目前关于迁都后的新都选址五花大门,各地"抢都"之势一度如火如荼,"抢都"大战中明显占上风是中原派。为何偏偏是南阳?胡星斗说,南阳地处中原,是中国南北、东西的分界线,也是中国版图中心。如果定都南阳,能最大程度辐射全国,有助于开发落后地区,能起到促进中西部地区发展的作用。

  "中原"主要指河南省,古有"得中原者得天下"之说,除了中国南北朝外,皆认为把中原纳入版图的王朝才是中国的正统王朝。中原自古以来就是主导整个中华文明发展的核心地域,是中国历史上绝大部分时间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所在地。

  但是唐宋以降,东南地区逐渐成为天下财赋之所区,有所谓"天下大计,仰于东南"的说法。中国的经济文化重心也从"开封--长安"东西向轴线彻底移向江南地区,最终落在"杭州--苏州"南北向轴线上。文人学者提及"江南"一词之时,大多指称的即为东南地区。在历史上,江南是一个被文人墨客美化了的地区,它反映了古代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人们心目中的世外桃源。

  在近现代,由于黄河流域的衰落,长江流域的开发,以及海权时代的到来,科技的发展,中国的经济重心更是集中在以上海为龙头,以江苏和浙江为腹地,由东部沿海地带和长江中下游地区组成的"T"字型区域。笔者认为,由东部沿海地带和长江中下游地区组成的"T"字型区域才是今日之中国当之无愧的"新中原"。

  由此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主张迁都南阳的以胡星斗、秦法展为核心的旧"中原"派是缺乏历史发展视野的,其思想还停留在古代。新都的选址应该以"新中原"为视野,并兼顾北方和西部地区。

五、迁都襄荆宜三角地带的钟祥为最优选择

首都的选址是个很重要、很复杂的问题,不仅仅要考虑经济因素,更重要的是还要考虑军事安全、地理中心、全国人口重心、资源分布等因素。上海虽贵为中国的经济龙头,但位置过于偏东,位于沿海,容易受到攻击,防守性也不好,万不可作为首都。与之相隔不远的南京虽然防守性好一些,也做过首都,但同样偏东,只利于东部沿海地带的发展,而不利于中西部的发展。

而襄荆宜三角地带远离东部沿海,有利于国家建立军事上的多重防御体系,要安全的多。毗邻中国的战略大后方--四川,进可攻,退可守。又正好处于"T"字型区域--"新中原"的深入内陆地区的部分。中国是海洋国家,但更是陆地国家,迁都于此有利于以上海为龙头的海洋经济辐射到内陆地区,也有利于中西部的内陆资源输送到东部沿海地带。这一地区又基本上位于中国的地理中心,四面连通性好,据东进西出、南来北往之要冲,有利于节省国家管理成本、地区发展平衡和拉动全国的总体发展,从而有利于全国政治上的团结统一。

而钟祥又地处襄荆宜三角地带的中腹,汉水流域的中游,如果说长江起到了贯通东西的作用,那么汉水则起到了兼顾南北的作用。这里水源充足、气候温和、资源供应充足,可以作为迁都到这一三角地带的首选。钟祥的客店镇地处大洪山风景旅游区,环境优美,是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地区之一,位置又较高,汉水和长江水淹不到,可以作为中央政府办公地的选址,中央领导的休闲地。

钟祥在春秋战国时称之谓郊郢,是楚国陪都,明朝是全国三大名府之一承天府所在地,是著名的长寿之乡、旅游天堂,人杰地灵之地,迁都于此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六、以"水患"之说否定迁都钟祥是无理的

  许多人会以"水患"之说来否定迁都钟祥或其它一些大江、大河流域的中下游城市,特别是那些大坝下的城市,我认为这一说法是无理的。因为我们只要看看人类文明的起源和发展就会知道,人类文明本身就是"依水而生,依水而发展"的,就是在不断的与"水患"作斗争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

  因担心水患而将首都定在远离大江、大河的地区是荒唐的,北京虽不担心水患,却严重缺水,需要通过抽干地下水、千里迢迢的南水北调这样的工程获取水。正确的作法是把首都定在大江、大河附近的高地,可以就近取水,水又淹不到的地方。

  另外,将首都定在大江、大河附近的高地,国家可以投入更多的资金用于治理水患,有利于这一地区的发展。国家可以投入大量的资金用于防止北京沙漠化,同样也可以投入更多的资金用于治理水患。水患需要的是治理,而沙漠化更需要的不是治理,而是人类减少对自然的过度开发,让自然得以自我修复。

七、新都不应建成北京似的超级大都市,而应建成华盛顿似的宜居中小城市

新都不应建成类似北京那样的集政治中心、经济中心、文化中心、科技中心、教育中心、交通中心等多中心于一身的超级大都市,而应建成像华盛顿那样的宜居中小城市,仅为政治中心。其他中心可以分散到全国的其他地方,经济中心非上海莫属;文化中心可以在郑州和洛阳选择,因为中原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是华夏民族的摇篮,今日绝大部分中国人的祖居之地;交通中心可以定在武汉,因为武汉是"九省通衢"之地;科技中心可定在西安;军事工业、军事科技中心可定在重庆,因为西南是中国的战略大后方;教育中心可在襄阳、荆州、宜昌三地选择。

  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都之初,著名建筑学家、北京市副市长梁思成先生就建议把首都建设成为类似华盛顿那样的,风景优美、高度绿化、最适宜人居住的旅游城市;其次,巴基斯坦建都的理念对我们有重要的参考价值,1960年5月24日,巴基斯坦通过了迁都总体规划,其中特别指出:"首都不应当是工业或商业中心,只应当是首都",应该把新首都建成"一座花园和花的城市,使全城看起来像一块美丽的地毯",即"花园城市"。

  而钟祥的客店镇恰恰具有这样的得天独厚的优势,风景优美,隶属大洪山风景旅游区,是最适宜人居住的地区之一。如果迁都钟祥,个人建议整个汉水流域应尽量少布置大工业,尤其是污染性企业绝对不允许建在这一地带,应将这里建成类似清江的山清水秀之地。

八、笔者关于迁都钟祥的思考过程

  早在2001年上网初期,笔者曾发表过一篇关于《如果有一天世界统一了,首都应该定在哪儿?》的文章,当年在网上产生了较大影响并由此结交了一些朋友。

  2002年,我、鸿鹄和当前汉网的站长李理三人相聚在北京曾讨论过中国迁都的问题,我倾向于迁都南京,主要原因是南京靠近中国经济的龙头上海,有经济中心和政治中心相合一的态势,位于富庶的长江三角洲,是中国"T"字型发展战略的核心地带;鸿鹄倾向于北京,并于后来写了篇在网上流传很广的文章--《北京是中国无可替代的天然首都》;李理则说中国定都于以襄樊为中心的十字型的四个角之一最合适,他还说他专门到襄樊考察过。我当时听了李理的论述说,那不是在我家乡那里吗?他说,是的,那个位置比较好。

  后来网上逐渐出现了迁都南襄盆地、襄荆宜三角地带等等迁都论,南襄盆地和襄荆宜三角地带都属于李理所说的十字型的四个角。这促使我逐渐放弃了我以前的迁都南京的观点,转而思考迁都襄荆宜三角地带,乃至钟祥的观点。现越来越觉得这一观点合理、正确,随写此文以励同乡及为中国未来的发展提供个人的一点参考意见。

微信号:zyctk3 QQ:171550578 E-mail:ctk3@qq.com

知原学说:www.ctk3.cn/ctk3/ www.ctk3.com/ctk3/

中华复兴网:www.ctk3.cn www.ctk3.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