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前沿

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和超越--兼批马门列夫

2017-01-22  作者:知原  来源:中华复兴网  

 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和超越--兼批马门列夫

作者:知原

  马克思是1818年5月5日出生于德国的一位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明年就是其两百年诞辰。在这两百年来,其影响力可能除了爱因斯坦这位伟大的科学家可以与之相比外,恐怕再没有第二人了。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极具社会动员力的学说,他的阶级斗争理论、无产阶级革命学说以及共产主义社会的理想,都极易打动广大受剥削和受压迫的社会底层人民。孙中山将自己的学说归结为"三民主义",其民权学说主要打动的是受西学影响的知识分子,其民族主义则打动了广大受满清政府压迫的汉族同胞,这两者的结合是其革命成功的基础。但其民生主义的社会动员力是比较弱的,主要是平均地权和一些发展经济、建设国家的实用建议,与马克思主义在这方面的社会动员力是远不能相比的。后来,毛泽东成功的将马克思主义的民生动员力及反帝国主义思想与抗日斗争的民族主义动员相结合,从而成功的动员了广大中国人民。

  但是马克思主义不是一门实用的治国安邦的学说,运用其理论革命成功后的共产主义领袖们都在国家建设中遇到了大问题。笔者早在十几年前就将马克思主义归为历史论证社会主义--即用历史唯物主义论证共产主义社会的必然实现性,而不是一种制度建设社会主义--即如何在现实社会建设共产主义社会。在马克思学说里,国家是应当消亡的,而不是需要治理好的。他的共产主义理想并没有摆脱空想社会主义的空想成份,只不过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加以包装吧了,从而让共产主义领袖们在革命成功后面对实际的治国安邦时不得不将这一理想越推越远,而在实际的治国之中回归本国的传统治国经验和采用资本主义的方法。

  正因为上述原因,导致共产主义革命领袖们,以及广大人民群众,感到上了马克思主义的当,受到了其诱惑和欺骗,从而对其学说产生了怀疑和动摇。因此,我们必需消除马克思主义中的空想成份,发展其制度建设的成份,让马克思主义不仅仅是极具社会动员力的学说,更是一种治国安邦、平天下的学说。

  笔者早在一、二十岁就接受了这一思想,中国是拥有悠久历史文明的国家,在鸦片战争之后,西方文明严重冲击中国传统文明的这一阶段,必将诞生一批如春秋战国时期的老子、孔子、墨子等伟大思想家,他们必将融汇中西文明的优秀成份去除其糟粕,从而为中国开创一种新的比西方更优秀的文明。而马克思主义本就是一种源自西方的学说,毛泽东思想则是它的中国化,融汇中西就必需发展和完善毛泽东思想。在这里既不可像马门列夫那样陷入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采用马八股的方式打压对手,又不可像右派学者一样全盘否定马克思主义。而是应该踏踏实实的找出它们的优点以及问题之所在,从而找出解决方法。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一定要相信中国人民的智慧,相信当代中国一定会出现比马克思更优秀的思想家、哲学家。或许这样的人物已经在当前中国的网络草根思想者中出现,只不过还没有被广大网友认可吧了。事实上,现今中国的网络草根思想者的很多思想,其成熟度已无非前一、二十年所谓左派、右派和民族主义们的思想所能比。他们中的一些优秀思想被广大网友接受和认可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吧了。

  笔者早年提出的"政治公有制"思想就被一些网友认可,认为它打开了新社会主义的大门,希望我能进一步发展和完善。在这里,笔者将所有制概念从经济领域推广到了政治领域,认为对权力,尤其是政权的占有,要比对生产资料的占有更深刻地影响着人类社会。另外,笔者区分出了"个人性质的所有制"与"家族性质的所有制",认为反对权力和财产的血缘世袭,要比反对单纯的权力和财产的私人占有更有意义。

  关于现实的社会主义建设,笔者给出的模式是"政治公有制+经济公有制"。苏东社会主义着重建设"经济公有制",却忽视了"政治公有制",结果建立的是领袖独裁的政治模式,到朝鲜更是建立了"家天下"的政治制度。西方国家虽然在经济方面保护私人财产,认可资本主义,但在政治领域却建立的是宪政民主这种"政治公有制"。我们要建立的现实的社会主义,就是在政治领域搞宪政民主,在经济领域消灭资本主义。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