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事观察

法学博士因批评报道竟被锁定行踪,人身安全难保

2017-07-22  作者:吴法开  来源:网摘  

   ​

  

在微信公众号“天下说法”(wulaws)中刊出后,在即将达到10万+时被删除

在微信公众号“天下说法”(wulaws)中刊出后,在即将达到10万+时被删除​

 

  

文章被删除的通知。这已经是我第200多篇被删文章了

文章被删除的通知。这已经是我第200多篇被删文章了​ 这篇文章发出后,宁乡县现任主要领导辗转通过人联系我,想让我删帖。我向李辉雄本人核实,他说反映情况全部真实,问题也没有解决。我于是坚决不删帖。但文章在阅读量即将突破10万+时还是被删了。我的几百篇文章陆续被删,皆收到违规处理通知,但却都不知道何处违规。

 

  

640.jpg

(图为湖南宁乡县政府)

 

  编者按

  诗人、法学博士、人民日报社新闻信息中心编辑部原负责人李雄辉2月9日发表了一篇批评性报道《“骗子官“咋当上了全国优秀县委书记》(见微信公众号《健谈论》),几天来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与热烈反响。作者为匡扶正义、不畏权势,顶着各种压力,通过大量调查,以事实为依据,在媒体披露了全国经济百强县——湖南省宁乡县原主要领导为凸显短期政绩,大量占用基本农田搞建设,肆意侵害群众利益不补偿等违纪违法行为,造成其“边腐边升”的怪现象的事实真相。这本是件好事,没想其后却引来诸多麻烦。作者其间出差长沙,手机即被锁定跟踪,电话约其到宁乡县委领导处约谈。很快文章即被删除。作者担心人生安全无保,一方面坚力拒绝,一方面依靠组织,迅即报告了湖南省纪委和省公安厅有关负责人。据最新情况进展,举报材料已报湖南省纪委五室并报转中央纪委八室。湖南省纪委第五纪检监察室主任李建成巳接待作者,听取了情况汇报。表示立案查处并将回复办理结果。

  在这件举报与反举报的事件上,要么是作者失实诬告,要么是确有其事。我们将拭目以待。众所周知,在揭露贪官污吏,举报邪恶势力的路上始终遇到重重险阻,以至于更多的人害怕举报、不敢举报。这给弄清真相,正义战胜邪恶带来了难度。如今,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在从严治党,以法治国的今天,我们需要更多像诗人李雄辉这样,以豪放的气概、无畏的精神,不怕艰险和困难,坚持为匡扶正义而挺身而出,为扫除党内的败类而竭尽全力。如此,才能改变人们的看法,还天下一片光明,增人民信心和希望。

  宁乡县公安局刑侦人员凭什么约谈我?

  文/李雄辉

  2月14日,西方的情人节。笔者早早起床,正在撰写一国家级文化活动的新闻通稿。九点左右,有电话打来,我粗略一看来电显示,原以为是长沙市中医院的周磊院长,因他约请我中午聚餐,所以就很客气地接听了,并问候“周院长好!”

  始料未及,对方戏谑地说,我也姓周,是宁乡县公安局的,有件事要到长沙来找我,带我去宁乡县委书记周辉的办公室。我一愣,我刚从宁乡老家到长沙,没犯啥事呀,再说我也不认识这个什么周辉,就问他啥事需要县公安局派人来找我。

  对方首先是遮遮掩掩,不愿说具体的事。我也就与他虚与委蛇。趁说话空档,我用备用手机迅速查询了宁乡县公安局人事信息。吓我一大跳,对方竟然是刑侦大队视频中队队长周正林,一名80后年轻警官!

  我凭着20多年与政法机关打交道的经验,心中非常明朗他是因啥子事找我的不是了。我故作惊恐,语调颤抖,反复地说,“周局长,我在宁乡没犯啥子事,您来长沙找我,我不敢见您。”

  对方与我纠缠了近半个小时,才奔入主题,说2月9日我写的那篇批评性报道《“骗子官“咋当上了全国优秀县委书记》(文章附后),他们书记看到了,很震怒,要他们想办法找到我,把我“请“回宁乡去。

  我心中如明镜,又哪怕鬼与魈呢?反复强调我在宁乡既没有刑事犯罪前科,又没有刑事犯罪嫌疑,不麻烦他们刑警来请我回家乡,再说我也不认识什么县委周书记李书记,两个字“不见“!

  我犯嘀咕,我13日下午从外地来到长沙,14日上午宁乡县公安机关就直接联系上我,这里面大有玄机!凭着与国家某部委多年工作交往的敏感,说明他们刑侦人员已经通过技侦手段跟踪了我。于是,我迅速作出应对,以人民日报社新闻信息中心原任工作人员、一介文人学者的名义,向中共湖南省委办公厅信息处报告了此事,并向湖南省公安厅报告,向该厅纪委投诉举报宁乡县公安局违法违纪违规出警,造成当事公民恐慌,特别向省纪委办公厅机要处报告,该处接待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向分管长沙地区的第五纪检监察室报告。当天下午,我专程去湖南省纪委汇报,要求省纪委并省公安厅纪委就我那篇批评性报道所反映的系列腐败问题、宁乡县公安局滥用职权非法出警问题,给我本人及社会公众一个合理合法的答复。

  (作者系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

  下面是作者分别写给湖南省纪委第五纪检监察室主任李建成和宁乡县农业局局长彭力强的信一一

  尊敬的李主任:

  您好!

  我是人民日报社新闻信息中心编辑部原负责人李雄辉,邓广雁的同学。现有一事专此向您报告,请您关心支持为盼。

  2月9日,我综合来自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县的信息资料,编发了一篇批评性报道《“骗子官“咋当上了全国优秀县委书记》(见微信公众号《健谭论》),几天来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与热烈反响。

  今天上午,宁乡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视频侦查中队队长周正林同志打我手机,约我长沙见面,并请我到县委书记周辉的办公室说明情况与问题。由于我跟该县公安局、县委没有工作交往,遂拒绝了他们的约请与要求。

  我昨天刚从外地来到长沙,今天该县公安机关就直接联系上我,说明他们已经通过技侦手段跟踪了我。我一介文人学者(《国家金融安全法治建设概论》的作者),素未与公安机关交往,因此十分紧张,万分恐惧,担心他们把我抓起来弄死。我上有老下有小,不能就因为编发了一篇批评性报道而遭受来自公安机关或社会上黑恶势力的惊恐与不可预知的后果。

  鉴此,我立即向湖南省委办公厅信息处报告了此事,并特别向省纪委办公厅机要处报告。该处接待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向您汇报。我现在惶恐不安,衷心请求您安排工作人员与我衔接,到我住宿的宾馆来接应我,或者您安排时间,我下午到省委大院来找您,向您面陈有关事宜。

  特此报告!

  祝您

  政安!

  李雄辉

  2月14日

  

4444.jpg

 

  

5555.jpg

 

  李主任:

  您好!

  昨天晚上八点半,宁乡县委、县政府各派一名副主任来长沙与我在湘汇大厦一楼茶馆见面,省纪委驻侨联纪检组原组长肖泽华、省农委纪检组调研员杜一民陪同我与他们谈了一个半小时。他们代表县委、县政府领导,要求我作为宁乡人,不要与县委、县政府作对,要我尽快删除那篇文章,同时他们对我以前正面宣传宁乡等工作表示感谢。我表示,作为中央党报曾经从事新闻信息工作的编辑业务人员,近20年来,我一直关注湖南,关心家乡的建设发展。这次,宁乡县数十名报料者反映县委原主要领导的系列腐败问题,作为一名长期战斗在反腐败一线、得到中央纪委宣传部、新闻处支持与表扬的新闻调查人员,我有良知、有义务、有责任编发这篇文章,并向有关部门报送。会谈不欢而散。

  为了防止在长沙发生不可预知的意外,我昨晚住到了九所,计划今天择时回北京。

  深切感谢您对我工作的特别关心与大力支持!

  祝您

  政安!

  李雄辉

  2月15日

  彭局长:

  你好!

  感谢宁乡县的“县令“以及你们,又重新激起了我在湖南匡扶正义、反击奸邪的决心。5年前我在郴州曾经跟李长清同学彻夜交流,现在我真的不想重操旧业。没有办法,是宁乡的政治生态太差!习总书记在中央纪委全会上的重要讲话我们还是要听的,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我们还是要执行的,至于宁乡的“县令“如何另搞一套,专横跋扈,营建“独立王国“,这绝对是个重大的政治问题,不仅是毛主席时代绝对不允许,习主席时代同样不允许!对不起了,彭局长,等我们先向中央纪委八室(负责中南地区六省纪检监察工作)汇报宁乡县近十年来汇总我处的重大腐败问题,煤炭坝、大成桥、灰汤、花明楼等地重大群体性涉法涉诉涉国资流失上访材料,上级纪检监察机关净化宁乡的政治生态以后,我们再来做现代农业产业工作,发展绿色食品产业。

  顺颂

  政安!

  李雄辉

  5月17日

  李主任:

  您好!

  这是去年5月17日我收到宁乡县委办复函后,写给宁乡县农业局局长彭力强的信。

  去年5月1日下午,我去宁乡县横市镇炭和里古城参观,镇长贺向阳及当地数十位村干部、村民集体向我反映炭和里古城投资项目中,时任县委书记谭小平及其家族势力插手工程建设、绿化树木供应等,

  抬高价格、强制供应、吃取回扣,非法获利上千万元之巨!当地群众信访到乡、县、市,均无结果。他们诉说,谭小平仗着是贺国强的远房亲戚,在宁乡和望城当书记,有恃无恐,为所欲为,宁乡县公安局原任局长为人耿直,看不下去,为群众说话,没过多久就被谭小平撤职赶出宁乡。还有宁乡县城的市政建设、园林绿化等工程,大多是谭小平家族把持发包或直接承建,县城信报人员向我反映,谭家获利上亿元!

  即此报告。

  敬颂

  政安!

  李雄辉

  2月15日

  附批评报道原文——

  封面题 “骗子官”咋成了全国“优秀县委书记”

  原题: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竟是这样得来的

  文/李雄辉

  编者按

  全国经济百强县湖南省宁乡县原主要领导曾被授予全国“优秀县委书记”,其在任时特别注重发展能凸显短期政绩的大工业、大园区、大城建、全域旅游开发等。大量占用基本农田搞建设,肆意侵害群众利益不补偿,搞得当地民怨沸腾,举报不断。可上级组织部门闭目塞听,对其在宁乡的口碑民意不闻不问,并造成其“边腐边升”的怪现象。中央媒体资深编辑通过对宁乡县原主要领导违纪违法行为的深入调查,比较深刻的反映了在我国当前县委书记这一实权人物的是与非,提出了“郡县安,天下治”的传统吏治要义。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对县委书记的任用与管理,宁乡县原主要领导之所以敢于自行其是、恣意妄为,我们可以合理质疑,也许其就是习近平总书记在中纪委全会上所指出的“集政治蜕变、经济贪婪、生活腐化、作风专横于一身,在其主政的地方建“独立王国“的一类人,对这类人,中央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那就是一个也不能留。

  据人民网“强国社区”2016年5月16日刊文《宁乡县委书记谭小平大面积违法占用良田搞形象工程》,笔者当日看完该文,不禁悲愤交加——原来,这名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竟然是这样得来的!

  2015年6月30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决定对在县(市、区、旗)委书记岗位上取得优异成绩的102名干部授予“优秀县委书记”称号,习近平总书记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这批“优秀县委书记”。当时,笔者看到家乡的县委书记谭小平在从长沙市望城区委书记任上调任宁乡县委书记仅仅2个月18天就获此殊荣,既感到惊讶,又感到振奋,为家乡出了这样的“父母官”感到自豪!

  然而,去年“五一”假期笔者来到宁乡县考察投资项目,所见所闻、所接触到的人和事,却让笔者感到党中央、全国人民都被谭小平欺骗了,其口碑在湖南宁乡人民中传播的并不是“优秀县委书记”,而是相当恶劣的“土霸王”、“土皇帝”!应该说,他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所深恶痛绝的“骗子官”,是一个集政治蜕变、经济贪婪、生活腐化、作风专横于一身,在其主政的地方建“独立王国”的人。

  笔者将人民网“强国社区”刊文详录如下:

  近年来,湖南省宁乡县经济得到较快发展,但是一些违纪违法违规问题也十分突出。最为严重的是大肆违法占用基本农田搞开发建设,侵害群众切身利益,使大面积的稻田变成无益“古城”、荒废工厂,给群众生产生活生存带来严重的影响,老百姓敢怒不敢言。

  宁乡县在违法占用土地问题上有三个突出表现:

  一是未批先建。如“炭河里古城”项目,投资5亿多元,对外号称总投资过百亿元,所占用土地除遗址公园几十亩经过了立项审批外,其余1700多亩稻田尚未办理国土审批手续即被占用,其中黄材镇黄材村1000余亩、炭河村500余亩。笔者专程参观该项目时,现场目击项目工程建设情况,当地几个村的全部稻田被围墙圈占,且大部分处于荒废状态。据当地村民反映,时任县委书记谭小平通过自己的侄子等亲戚买进绿化大树几万颗栽在稻田里。再如“道林古镇”项目,占地1600多亩,全部是村民流转土地,没有办理任何征收手续就被强行开发了。农民田地被占了,失地村民无地可耕、无粮可种、无业可就,今后生活靠什么、吃什么啊?

  二是少批多占。宁乡县近年来在小城镇建设和城市开发中,用打“擦边球”的方式占用土地,将农村居民集体土地在未经上级国土部门审批的情况下,由县领导以文件“会签”的形式处理此类土地3014亩,仅由县国土局办理出让手续,收取出让金,而未上报上级国土部门办理审批手续。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仅“双凫铺鞋城”就有450亩,此项目有关乡镇领导持有时任县长周辉(谭小平在长沙市政研室以及望城县(区)工作时的老搭档、老部下)、常务副县长刘亮签批的内部文件,就办理了1900多户的土地征收手续。

  三是边批边占。在宁乡县有一个国家级开发区宁乡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谭小平兼任党工委书记,管委会内设国土局办理土地征收等手续,盖章为“宁乡县国土资源局(2)”,立项审批盖章为“宁乡县发改委(2)”。在该县还有一个省级开发区宁乡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以及宁乡金洲工业园、宁乡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宁乡县新城开发建设有限公司等,其所有建设用地都是边申报边使用,用了的其实相当一部分没有获得批准。据笔者了解,该县目前有8000亩左右的土地没有从省国土厅拿到审批手续就被占用了。

  按照时任宁乡县委书记谭小平在望城任书记时大拆大建的老套路,在宁乡美其名曰“加快实力园区、新型城镇化和美丽乡村‘三大建设’”以及去年上半年提出的“全域旅游”发展思路,其大肆违纪违法违规占用土地搞开发建设,劳民伤财,其实并没有取得多少实效。如“炭河里古城”仅仅是一个旅游开发项目,就毁坏稻田2000亩,至今还是个“半拉子”工程,当地村民没有得到任何征地补偿和安置:“双凫铺鞋城”占地450亩,仅仅建了几百户私房,几栋厂房尚未进行生产。宁乡县有关部门还弄虚作假,把基本农田在国土地籍图上移动,将山地调为基本农田。

  时任宁乡县委书记谭小平虚构政绩捞取国家级政治荣誉,为了表面政绩大兴土木、罔顾民生、损公肥私,违纪违法违规占用农田损害群众利益的恶劣行径,其在任时到了近乎疯狂的程度。现在,该人已调任长沙市委常委、统战部长,“边腐边升”,建议有关部门好好管一管、查一查。

  截图说明:这是作者在2016年5月12日写给中共长沙市委书记易炼红的信。

  

6666.jpg

 

  

7777.jpg

 

  

8888.jpg

 

  主编:范建

  责编:静涵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