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事观察

吴法天:给河南一位警察的回信

2017-08-05  作者:吴法天  来源:红色故乡  

   与我素不相识的蒋某,

  你好!这是一声出于礼貌的问候,虽然你根本不配这样的问候。

  从7月27日起,你就持续不停地骚扰我,给我发邮件,给我打电话,给我发短信。去我单位,去律所,去找我家,甚至去骚扰我老家的朋友。这一切,源于我曾经转发过的一份实名举报信里,提到过你的名字。于是,穿着警服的你,开始了疯狂的举动。

  你连续几天给我发了二十多封邮件,每一封邮件都极尽侮辱、谩骂之能事,满篇粗口脏话,甚至连我父母都在你的咒骂之中。从你粗鄙不堪的文字中,我大概知道了你找我的原因,是因为刘玉舟和打黑民警的那封实名举报信中,提到了你的违法犯罪行为。

  按照你的逻辑,我“不是权威性的媒体和国家机关”,无权发布那样的言论,“公然污蔑代表党和人民执法的人民警察”。我想请你搞清楚,你不代表人民警察这个群体,就像你们已经被双规的许大刚局长代表不了正义一样。你说污蔑,可是那封举报信,每一个事实后面都有详细的证据,你大可以指出哪里不实,哪里造谣,如果构成诽谤,可以追究举报人的刑事责任,也可以去法院起诉我,让法院审查是否构成民事侵权。但是,你作为一个警察,却选择了去单位找领导、拉横幅、电话骚扰这种下三滥的手法,何苦?

  你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警界楷模,可是你敢否认你没有参与刑讯逼供吗?商丘市睢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05年5月,“5•4命案”发生后,商丘市公安局梁园分局成立由你参与的专案组。四名警察在对嫌疑人丁某某审讯过程中,以殴打、捆绑等恶劣手段,对丁实施刑事讯逼供,迫使丁某某作出故意杀人的虚假供述,导致丁某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等罪名被错误逮捕,并被判刑。次年,“5•4命案”告破,真凶张某某被抓获。庭审中,你对检察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并且供述,你们几个警察对丁打过背铐、抠过肋骨、把瓶子塞到丁后背铐子下、用铁桶套丁头上敲、打他的耳光、揉捏丁的睾丸,你还给丁打背铐并将丁吊挂,直到丁某某疼得受不了,违心承认杀人是他干的。因为你投案自首,悔罪态度好,法院给予了你免于刑事处罚,你得以继续当警察。这份七年前的判决书,你不会忘了吧?

  如果你记忆力不好,那么提醒你一下,是否记得荣令坤这个人?他被重伤案,就发生在刘玉舟任梁园公安局长之前的2002年,刘任局长后的2005年接待过荣家人上访。荣是商丘市双八镇人,当年19岁。因怀疑他涉案,被你和同事将其腿打断,鉴定为重伤。除医疗费外,赔偿荣30万元,你因负主责,拿了20万元,把事情了结。有这事儿吧?

  你还记得刘华吗?2005年,你因怀疑曾在站前派出所帮过工的刘华涉案,无任何手续将刘华控制,架着刘趟镣子,被市检察院立案,后来由反渎局长蒋孝民亲自负责。最终此案协调了事。

  你还记得霞光洗浴中心组织卖淫案吗?是省政法委要结果的案件。梁园分局查办此案,证据证明是你。查获后,你向许行贿,在许的包庇下,你让帮你打理的表弟顶了罪,把组织卖淫变通为容留卖淫,判5年刑。这事儿有吧?

  2009年,你散发市领导和刘玉舟的诽谤信息被市公安局立为寻衅滋事案,是市局副局长汪东升负责查办的,办案民警为李顺杰等人。根据刘提供的线索,很快查出是你及司机杨海林、女友晨晨所为。汪局长准备抓现行时,被二许压了下来,因为二许正是幕后指使者。 这事儿你当然不会承认,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当然,还有一起持枪强奸案,细节就不说了,反正你也不会承认,不过知情人还活着呢。

  关于你涉黑的部分就不赘述了,举报材料里有。你因涉黑问题被刘玉舟带队查出而恨之入骨,并对袒护你的“二许”感恩戴德,令你继续为虎作伥。今天你恐吓威胁我,乃至骚扰我的生活,嚣张跋扈,都是在延续你一贯的作风而已吧?

  我虽然没见过你,但我想起了《人民的名义》中的祁同伟和程度,你就是许局长的一条狗,任他驱使。你的人格何在?

  

 

  4月份,河南省公安厅督导组来学校找我时,我跟他们提供了所有举报材料的证据和线索,他们也记下了我的电话,但至今为止,却没有给我一个正面的答复。公安部纪委成立的调查组在调查此案,尚无结果。许某人拿了2009年商丘市检察院的一份调查结论给开封市纪委,我对省厅的调查不抱乐观的期待,因为当年正是二许呼风唤雨的时候,那些被调查者都噤若寒蝉。如真想调查,对实名举报人进行保护,再重新进行调查。

  我今天写了一封遗嘱,给我在杭州的姐姐。她也知道了我最近的遭遇,很为我担心。以前举报腐败也好,为民请命也好,我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安危担心过。但今天,我发现骚扰加剧,而且还有追踪定位,有点后背发凉,因为依仗公权力的警察,可以滥用人民赋予他的权力,为所欲为,由保护公民生命财产安全,变成威胁和报复者。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因此必须对身后事有个交代。

  这是我在世界上的第39个年头,正像我在《我的道歉信》中所言,作为法治理想主义者,我不屈从于任何黑恶势力,不与任何反法治的行为妥协,结果把现实生活过成了这个熊样。所以你不用怀疑,转发这些举报信,完全出于公义,出于对冤假错案的痛恨,我个人没有收过尚在监狱服刑的刘玉舟一分钱。因此,我现在两袖清风,才能无愧于心。

  我只有一个请求。如果你们这些警队中的败类,尚有良知,请不要骚扰我的朋友和家人,不要打扰到我亲爱的同事。还是那句话,如果我犯罪了,拿正式的刑拘和逮捕手续,如果我侵权了,去法院起诉我,别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让我瞧不起。黑社会也堕落至斯?

  让守法者不再孤单,让违法者心有畏惧!——这是我的信条,也是我的期待。希望在法律的天空下,邪不压正。

  祝你每天晚上睡得安宁。

  一介以法为业的书生

  2017年8月4日于旅行途中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