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事观察

财幂:为什么传销只在中国这么盛行

2017-08-11  作者:张洁  来源:北京时间财经频道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为何传销就像杂草一样难根除呢?23岁大学生李文星之死,令“传销”再次走入人们的视线,触痛公众神经。

  随后,8月7日,天津警方通报了另一起年轻人误入传销死亡案件,被害人为25岁的山东青年张超。据不完全统计,从2010年到2017年有33人死于传销组织。从东北、华北、长江中下游平原,一直到两广,每年都有年轻人踏入传销身亡,几乎每个东部省份都会摊上几桩命案,其中江苏6起,浙江、福建和湖南各4起。

  传销受害者李文星

  传销也叫金字塔式销售模式,俗称老鼠会,还有人称之为“经济邪教”、“经济毒瘤”。传销是舶来品,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传入中国,传销以“暴富”为饵,诱使一批又一批人误入歧途。28年来,这种“庞氏骗局”的手段、包装,经历了种种演变和升级:从南派北派升级到网络传销等。

  传销传入中国之后,由于种种原因,在中国红红火火,渗透到中国的每一个角落。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中国式传销如此盛行?三类人告诉你原因。

  底层财富缺乏者的渴望

  传销在中国以赤裸裸的欺骗,挑战着人类的道德极限。传销和中国的哪根神经一拍即合,才如此无法控制的疯长呢?中国贫富差距让底层人民对财富充满渴望,他们希望某一天能发财,发大财,最好是能一夜暴富那种,但这样的事情就像天上掉馅饼一样难于预知,也难以想象。对财富的渴望让他们养成了贪便宜的毛病,而传销也恰恰迎合了穷人快富、暴富的心理要求。正是因为如此,才着了传销人员的道。

  总部设在美国的中国劳工观察组织调查显示:“是中国社会中弥漫的拜金主义的风气导致传销骗局盛行。传销活动的受害者和参与者很多是下岗职工等中国社会的弱势群体。”

  以大学生群体为例。大学生是社会弱势群体,没有钱、没有权、没有工作……而贫穷的压力驱赶他们进入传销队伍,让他们成为传销受害的主要对象。

  没有钱导致拜金主义盛行。在贫穷压力下,本就没有社会经验的大学生很容易受到诱惑,这就驱使他们在没有任何心理防备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误入传销组织。与此同时,也不乏那些想不劳而获的人,正如大学生“裸贷”风波一样,他们将自己的照片抵押给了数个陌生人。本以为还清本息就可以脱身,没想到竟然还被放贷人要求“介绍下家”,要求是愿意接受“肉偿”,这其实也是在效仿传销发展下线。这样的代价足以让人痛心,但传销的诱惑可能更让他们无法抵抗。

  就业的巨大压力。大学毕业生初入职场,面对许多的未知,或许揣着热乎乎的梦想想要施展,他们对工作的渴求可想而知。然而中国就业压力却十分严峻。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中国普通高校毕业生人数高达795万人,中等职业教育毕业生有500多万,海外留学归国人员超过40万,还要考虑100多万去产能行业职工安置和三四百万新增农民工就业问题,就业压力不容忽视。传销组织就是抓住了他们急切就业的心理,在通过网络招聘的形式,骗取大学生的信任,李文星便是最好的实证。

  搞传销的大多是社会底层的人,在底层能够获得金钱的机会不多,取得所谓的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不可能。现在,终于从传销中找到了发财的机会,尽管这样的发财要损害其他人的利益,也不是他所关心的。因此,传销在中国才会屡禁不止,越演越烈。

  中层财富拥有者的焦虑

  如果你是一个一夜暴富的人,你是否对天上掉下的馅饼倍加珍惜?你是否会焦虑刚得的财富会付之东流?你会让你一夜暴富得来的钱财再生钱财呢?所以,如果还认为传销团伙都是忽悠没钱人的,那你就错了,他们正把魔爪伸向急于投资的有钱人。传销组织对外宣传的“快致富、回报高”的口号,也很容易成为那些有钱人盲目投资的对象。

  传统的传销有南派、北派之分,均属于异地传销。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介绍,北派传销发源于东北一带,由“传销教父”杨玉勇传入河北、天津、山东等地,后来逐渐扩散至其他地方;南派传销发源于广西,后来蔓延到云贵川、湖南、湖北、江西、安徽等地。

  有一句稍显夸张的话,叫‘北派打地铺,南派住别墅’。”李旭说,北派传销属于低端传销,打着“直销”、“人际网络”等旗号,上当受骗的以年轻人居多,主要特征是吃大锅饭、睡地铺、集中上课,有的组织出现控制手机、非法拘禁等情况。

  南派传销则属于异地传销的升级版,往往打着“连锁销售”、“资本运作”、“民间互助理财”等旗号,以考察项目、包工程、旅游探亲为名把新人骗到外地,然后进行一对一洗脑。参与者大多有独立经济能力,来去自由,吃住条件较好。

  传销组织就是抓住了这类人群对拥有财富的焦虑心理,对这些中层财富拥有者进行洗脑,是钱生钱?还是少了根线?

  高层财富占有者的贪欲

  莎士比亚的喜剧作品《威尼斯商人》中的夏洛克,他是高利贷资本的代表,是一毛不拔的守财奴。爱财如命的夏洛克在这场戏的开头却一反常态,不要比借款多几倍的还款,而要一块无用的人肉,可见其心胸狭窄,复仇心极重,一遇机会便要疯狂报复对他不利的人,非要置对手于死地不可,可见其冷酷无情。败诉以后他又想要三倍的还款,贪吝的本性又复原了,守财奴的本相暴露无遗。有着“夏洛克式贪欲”的人就是传销组织的诱骗对象。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运用的普及,传销也呈现“互联网+”的特点。“相比传统传销,网络传销发展速度更快,更能空手套白狼。”而在这样的背景下,新时期的传销在传播力度、参与人员和涉案金额等方面,都获得不可思议的“升级”。也就意味着资本大鳄或许也会在这场传销战中扮演着某个角色。

  入伙时先交69800元会费,此后发展下线,当发展到29人时,你便可晋升为老总,开始每月拿“工资”,直到拿满1040万元出局。这就是传销领域著名的“1040工程”,2007年至2015年在南宁、武汉、合肥、贵阳等地盛行。

  “实际上就是拆东墙补西墙,空手套白狼。”有中国“民间反传销第一人”之称的李旭认为,传销的本质是“庞氏骗局”:利用新投资人的钱向老投资者支付利息和短期回报,通过制造赚钱假象骗取更多的投资。

  曾经,“腾讯五虎将”之一、现为天使投资人的曾李青发朋友圈,称乐视为庞氏骗局,认为目前的投资人如果不能看出此庞氏骗局,“不配在投资圈混,也不适合创业”。庞氏骗局就是利用新投资人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利息和短期回报,以制造赚钱的假象进而骗取更多的投资。因为这种骗术被一个名叫查尔斯·庞兹的意大利人玩得是“出神入化”,所以又叫“庞氏骗局”。这跟传销有何区别呢?小编不是很懂。

  地方政府打击监管不力

  除此之外,地方政府的不作为也让传销得以乱草式蔓延。“传销难打,但并非没有治本之策。”李旭说,地方政府要拿出政治智慧,真打严打,“我最担心的是,地方政府为了短期利益,对传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靠传销带动当地经济的一时发展。默许、纵容的态度,必然是饮鸩止渴、养虎为患。”

  地方官员不作为,让传销在全国各地泛滥。当前,在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思想指导下,地方官员满脑子都是GDP,都是财政收入。地方要发展,发展要税收,税收就要有赢利企业,而传销公司多数都是赢利的,只要传销公司不是惊天动地的搞,地方多数都会睁只眼闭只眼,因为传销组织也能为这个地方带来税收,带来资金,带来人气,几千人、几万人积聚在一个小城市,要吃要喝要住要消费,至少可以给这个地方的第三产业带来繁荣景象。还有可以罚款、雁过拔毛等好处。传销能为地方带来一定程度的繁荣,所以地方政府无心打击传销,只是偶尔严打一下罢了。这就是他们不作为的根本原因。

  当然,传销人员,除了一些被骗进去胁迫的人以外,大多数人都是心甘情愿加入的,传销利用的就是这些人好吃懒做但又想发财的心理特点,而且这些传销人员大多不是真傻,他们知道自己卖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他们只是相信有比他们更蠢的人会成为下线而已,在这点上,这些传销人员跟那些买e租宝的人,没什么区别。

  在中国,无论是拜金主义、财富焦虑还是夏洛克式贪欲,不过是贪便宜的大与小。这里挑战着人类的道德底线,充斥着无处不在的信任危机,当这一切消失的时候,会是怎样一番情景?从国民的习惯上升到道德的拷问,不过是在为制度买单,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怎敌得过当地政府追求GDP数字的渴望?相比历史上的苦日子,如今又会好多少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