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事观察

中兴研发工程师在深圳中兴通讯跳楼身亡

2017-12-15  作者:整理  来源:网摘  

  网友寒夜来客12月14日发在美篇上一篇文章称,她老公欧建新于12月10日在中兴通信跳楼身亡。欧新建出生于武冈市的一个农村家庭,从小学习成绩优秀,本科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曾在深圳华为公司工作8年,在此期间又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南开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如突然发生这种悲剧,令人婉息!

  我曾经有个美满幸福的家庭,老公忠厚善良、一对儿女乖巧听话。我老公欧建新本来就职于中兴通讯下属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也是某研发组的主管,更是我们一家四口的精神和经济支柱。可是12月10日这天他竟突然在中兴研发大楼坠楼当场死亡。我们的家庭支柱倒了,留下我和9岁的儿子以及2岁的女儿、四个年迈的老人茫然失措,让我天崩地裂!!完全不知将来该怎么办?怎么办?

  

 

  我的老公—欧新建出生于湖南省邵阳市武冈县的一个农村家庭,从小学习成绩优秀,本科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曾在深圳华为公司工作8年,在此期间又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南开大学的硕士研究生。

  

 

  

 

  

 

  这是深圳中兴通信有限公司

  2011年跳槽到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签下劳动合同的时间是从2011.4.18至2019.8.18。具体工作在研发部门搞研发工作。从2011起在中兴网信的这六年多来他一直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部门多次产品升级的时候,他经常夜以继日、加班加点的工作。有时做不完的事情还经常带回家通宵达旦完成后,第二天又继续去公司上班。他为这份工作尽心尽力,为人也忠厚老实,从不与人为难,也是同事眼中的好员工、家人眼中的好儿子、好丈夫、好爸爸。通过他的努力工作和我们平日朴素的生活,我们两个来自普通家庭的人也得以在深圳安家落户,过上了小康生活。

  

 

  这是欧建新工作的办公室。

  

 

  然而,谁知道家庭和睦的我们竟然被牵涉到了中兴网信内部的矛盾和结构调整中。而我家老公欧建新更是不幸地成为了他们之间权力抗衡的牺牲品。

  2017年12月1日这天,欧建新的直接领导王某某找他谈话,期间流露出劝退的意思。当时我家老公完全没有预见到这个局面、一时无法接受要被公司辞退的决定。加上他一直工作勤恳,业务能力也不错,他本能地向公司提出是否还有挽回的余地、能不能内部调换岗位?王某某直接回复说:"上面领导已经决定的事情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我老公难以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回来后闷声不坑,脸色非常难看。我发现后问他怎么了,他只是简单的跟我描述了事情的过程就再不支声了。

  以后几天的时间内,人事部刘某(HR)和张某(HR和规划部)找我老公欧建新沟通,直言N+1补偿的方案。12月7日部门负责人郭某某又找到我老公与他谈股份转让的事情。本来对公司辞退方案已经不满却无法辩驳的老公,只能寄希望于公司念其苦劳能在股价上有所补偿。他之前了解到去年离职的员工股份转让价为4块多,内心深处希望这次公司能以更高的价钱回购。谁知当天郭某某态度冰冷而强硬,不仅不同意以去年的价格回购股权,还强行压低到2元一股回购。本来就没有多少股权的我们,这下几乎得不到任何额外补偿。无比吃惊和愤怒下,我老公只能坚称不卖。郭某某言辞激烈地说:"你要离职这个股权也必须卖,否则后果自负。"公司领导表现如此冷漠无情、态度无比恶劣,完全从劝退变成了逼退。12月10日上午九点多欧建新对我说:"领导要我去公司"。走之前说:"我们公司有内部矛盾,我很可能成为牺牲品"。我说:"你都快离开公司,对你有什么影响?"他说,"就是因为他们的矛盾,才影响要我走。"我说:"你这么优秀,南开的硕士,华为做了八年,中兴做了六年再换一个更好的。"他默许的点了点头走了!

  

 

  

 

  

 

  这是我老公—欧建新坠楼一周前我们一家四口在儿童乐园欢乐玩耍的照片。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