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事评谈

赵东民:“撤离”战场的恐惧与希望

2018-06-04  作者:赵东民  来源:赵东民博客  

 “撤离”战场的恐惧与希望

赵东民

af247e2a5a3c0db533c54d161a936df6.jpg

我,

十年来,自我革命,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谁知,

病魔来得如此突然和迅猛!

医生,

虽然没有当面“判”我死刑,

但是谁也不保证手术后的情景。

没办法,

暂时无奈的停下奋斗的脚步,

企盼治疗能让我获得重生。

忆往昔峥嵘岁月,

心情无法平静。

2008.08.10,

陕西发起毛泽东思想学习小组的日子。

从此,

我和战友扛起陕西毛学组的大旗,

坚持自我革命,把学习毛泽东思想结合于工农维权运动。

任凭内外敌人疯狂围剿,

我不屑一顾。

任凭手铐牢房和脚镣,非法羁押,

我初心不改!

晴天霹雳,爱人饮恨离世,幼儿摔残

我撕心裂肺也不改初衷!

放眼全国,

无论是省内西安、咸阳,还是渭南、韩城……

省际四川、江苏、山西和山东……

几乎工农维权的地方,

都闪烁着毛学组的身影。

毛学组的基本原则,就是自我革命!

工农只有抛弃资本主义思想,

才能获得阶级彻底的解放而获得新生。

为此,

我在牢房中立誓:

想做一根燃烧的火柴,希望能牺牲自己来把燎原的烈火点燃,照亮这个世界每一个阴暗的角落,让人间的一切腐朽,在烈火中化作云烟!

如今,

未知的健康前途,

让我不得不停下奋斗的脚步,

撤离战场的恐惧,油然而生。

资本主义思潮笼罩下的中国社会,

矛盾重重,危机四伏。

内外敌人借此大举反党复辟的疯狂,

非常人所能想象。

我恐惧,

怕无人批评我错的,坚持我对的,

毛学组的运动就此消亡。

2014.8.19,

我向各级党组织,

公布了《我的入党申请书》。

我恐惧,

我的入党仪式,

只能到马克思的天国实现。

……

人,

终究不能违背自然法则,

也许前景不那么糟糕,

做最坏打算总没有错。

这次,

不幸又荣幸的去见了马克思,

衷心希望生者和后来者,

有人记得我为之奋斗的事业,

吸取我失败的教训,

总结我成功的经验,

把自我革命的原则,在工农维权运动中继续传递。

倘如此,

九泉之下,我也安息。

陕西毛泽东思想学习小组临时负责人

赵东民

2018年6月4日星期一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