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事评谈

因莫迪访问西安限制我自由质问赵正永书记(旧文)

2019-01-15  作者:赵东民  来源:赵东民  

  尊敬的赵正永书记:

  你好!

  印度总理莫迪访问西安,和 会见前夕,我接到西安一个不明身份人的电话,问我知不知道中央首长要来,在哪下榻?我说不知道,对我的事情没啥意义,所以也不关心那个。谁知这短短不到二十秒的通话,被你领导下的“有关部门”监听到,并作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反应。阎良区政法系统在您的命令下,连夜晚紧急行动,先是警方传唤“审讯”,再就是主管政法的干部带队对我24小时全天候贴身监视……

  记得2011年初我出狱后,电话联系原来法律服务所的同事聚会,要大家到西北三路集合,结果等我到西北三路时,青年路派出所王兵等大批警察在君悦酒店楼下“恭候”着,路边停着警用大轿子车,虽然警方发现不是我组织维权职工集合,是一场“误会”,让民警们不动声色,低调撤离,却在我心理给我留下深深的阴影。

  早在看守所里,我探视不幸亡故的爱妻的权利,和通信自由被非法秘密剥夺之后,就有人提醒我将来通讯也会被24小时监听。现在看来的确是这样了。2009年8月19日,在您参与指示下,陕西警方对我诱捕,并经历长达一年多的调查,证明了我坚定信仰共产主义,爱党爱国之志有目共睹!2011年5月上旬,主抓我案子的原省政法委书记宋洪武,通过省政府法律顾问给我传话,让我有困难可以给他或副书记寇昉写求助信,我当即照办。我在《帮助申请》中给宋洪武等写道:“无论是出于共同信仰共产主义的政治感情,还是出于对一个在主观上抱定维护党和政府利益初衷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公民,施以人道主义,我想省政法委领导是否都能够考虑帮助我进行自食其力的谋生?”然而信以特快专递寄出后,却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事实证明,宋洪武实际上对我既不想讲共产主义,也想不讲人道主义!这就不难理解,我被诱捕后,尽管陕西警方全力调查,最后证实了我们维护《党章》、《宪法》、《工会法》的真实动机,宋洪武仍然采取以权压法的手段,强令政法机关迫害的我身陷囹圄,妻死儿残。他传话让我向他求助,只不过想拿到他用专政手段未能逼我“认罪”的证据,为自己逃脱将来追责找挡箭牌而已。

  宋洪武已经下台“失踪”了,但是现在我无论如何坚持以言行努力证明我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却仍然得不到到赵正永书记领导下的陕西省委的个别大员的信任,这是什么原因呢?

  5月17日,陕西咸阳发生特别重大道路交通事故,被认定为重大责任事故。惊动国家安全监督总局,和最高检。那么你领导下的“有关部门”事先为何没有丝毫察觉?能否认为您指示他们把监听的高科技用错了地方?

  党的十八大以来,陕西省级官员里,仅有原发改委主任祝作利落马,还是被中央直接拿下的。其他省级官员都如处女一般纯洁无暇?您领导的省纪委和“有关部门”,之前也没有通过监听等高科技技术察觉蛛丝马迹吗?因为“赵东民事件”曝出的陕西省总工会原常务副主席顾东武涉嫌贪腐,违规带病提拔下属等问题,您没有指示省纪委和“有关部门”, 动用监听等高科技进行调查吗?还是您根本就是想庇护这些不法官员?我一直认为您是个务实干部,所以我宁可怀疑陕西既得利益的势力之强大迫你无奈,也不愿意怀疑您对党中央和 是口是心非,阳奉阴违的政治态度。

  2012年05月,原省委书记赵乐际在省委十二届一次全会上的讲话说:“要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实事求是、坚持真理、修正错误,认真落实民主生活会制度,正确对待他人,将心比心、换位思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始终保持坦诚、宽厚、公正待人”。很可惜在您领导下没有很显著的落实下来。这次您指示对我的监听监视,说明根本没有“修正错误”的迹象!

  赵书记,对我的这次监听监视事件,我能否认为在陕西,只有宋洪武、顾东武式的官员践踏《党章》、《宪法》、《工会法》的自由,没有我这样理性的民间共产主义者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力所能及维护《党章》、《宪法》、《工会法》的自由?这个局面还要延续多久?等您升迁或退休吗?我希望您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回复我。

  当然,如果七日内未收到您回复,或者地方政法机关替您给我“回复”。我视为您对我此信中,对您提出所有问题持肯定态度。我将考虑以法律范围内所有形式,信访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

  陕西毛泽东思想学习小组临时负责人赵东民2015年5月19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红色故乡网公众号 关闭 赵东民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