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事评谈

赵东民:重走长征路的感想

2019-06-03  作者:赵东民  来源:强国论坛  

  重走长征路的感想

1.jpg

红军长征走过的大草地。

 前一阵子我从几个网站微博上看到了一则《<抗美援朝>禁播始末》的消息,说是在中央电视台前台长杨伟光的主导下,于2000年封镜,原计划2001年播出的《抗美援朝》,因为个别大领导看法不一致而遭到禁播。认为,“抗美援朝的历史意义早已过时”是禁播《抗美援朝》重要的一条意见。抗美援朝战争,说它是新中国立国之战一点不为过。没有这场战争的胜利,可能连我们当时的社会主义老大哥苏联也不会真正把新中国放在举足轻重的地位,更不要指望以美帝为首的西方列强们会瞧得起我们。这场付出近二十万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生命,对和平建设新中国具有伟大历史意义战争,过去了不过七十年而已,就有高官认为其“早已过时”,那么距今八十多年的长征精神是否也“早已过时”?毛主席有一句名言:“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所以说,建国之初的抗美援朝战争也即是长征精神的继续。目前没发现有哪位官方大员公开认为长征精神过时,实际上在我们现实社会里,在人们心目中,长征精神的地位远不及“孔子思想”是普遍现象。孔子死了几千年了,他弘扬复辟奴隶制度的思想和受其复古思想主导的封建儒家文化在中国流传了几千年,到了现代仍然 被朝野官民们追捧着,国学学校遍地开花,尊孔拜孔热衷一时,兴盛繁荣的程度不亚于儒家文化在封建社会最鼎盛的时候。由此看来,一段历史承载的精神和思想过时不过时和时间没有关系,而是和当代社会人们流行的价值取向以及在此基础上的社会意识形态有直接关系。改革开放四十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沉浸在生活水平大涨的表象中醉生梦死,贪图享受大地主大资本家式的贵族生活,渐渐淡忘了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奋发图强的建国之本为何物,从灵魂深处排斥共产主义信仰,排斥长征精神,排斥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精神。 只有专为剥削阶级服务的孔老夫子思想才能满足他们的虚荣心理,和让他们找到脱离工农甚至凌驾于工农之上的,心安理得的过骄奢淫逸生活的理论依据。

2.jpg

“大渡桥横铁索寒”的泸定桥。

      我从小就从电影里,从课本从老师那里知道红军长征。我也从小被长征故事中的红军英雄们深深地影响着。飞夺泸定桥、翻越大雪山、走过大草地……红军经历的那一幕一幕艰难曲折的影响,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然而,当我今年5月下旬重走长征路,身临当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遗址现场,看到的和听到的红军长征历史故事,给我的震撼却是前所未有!为了夺取泸定桥,确保中央红军顺利渡过大渡河,红四团官兵在天下大雨的情况下,在崎岖陡峭的山路上跑步前进,一昼夜奔袭竟达240里。要知道,红军长征走过的地方基本上是平均海拔四千多米的川藏高原,道路崎岖、空气稀薄,天气潮湿阴冷。我们坐着大巴沿着当年红军长征走过的地方都感到腰酸背疼,高原反应明显,呼吸困难,穿着羊毛衫和三条裤子还冻得哆嗦,想想缺衣少食的红军是怎么一昼夜奔袭240里?还要和占据优势地理位置以逸待劳,装备远胜于己的国民党军作战。如果红军官兵没有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没有这种信仰基础上形成的钢铁意志和纪律,战胜这种非常行军和其他一切困难是绝对不可能的。

e54cc0cb-1c61-49d0-a846-2b9d8730d866.png

《七根火柴》故事发生地。

      这次幸运的瞻仰了我在小学课本里知道的《金色的鱼钩》和《七根火柴》故事发生地。《金色的鱼钩》里的“老班长”,明明把钓来的鱼给有病的小战士吃了,自己啃他们吃剩下的鱼骨头。却骗小战士们说自己刚做好鱼就先吃过了。当知情的小战士坚决反对他的做法时,“老班长”盛怒的行使自己干部加党员的“特权”,他对坚决想帮他分担钓鱼困难的小战士严厉的说:“小梁同志,共产党员要服从党的分配。你的任务是坚持走路,安定两个小同志的情绪,增强他们的信心!”长征途中,象老班长这样“欺骗”战士,在生死关头,用“欺骗”或强硬行使“特权”的方法,千方百计的把生的希望留给战友的干部党员数不胜数,这就是为什么红军打不垮、跑不散的原因。过雪山途中,有的红军战士知道自己快不行了,趁着能动,艰难的脱下自己所有的衣服,叠放得整整齐齐,留给其他战友。过草地途中,有的体力不支的红军官兵为了不拖累搜救队的战友,爬到水塘草地里,用泥草盖上脸装死……《七根火柴》中那位躺在又冷又脏的污水里连挪动身体的力气都没有的红军战士,信仰的力量在支撑着他的奄奄一息的生命,一直等到有其他红军战友路过,当他鼓足全力,把珍藏在自己腋窝党证里保存完好干燥的属于大家的七根火柴交给路过的红军战友时,终于安心的告别了这个世界……

微信图片_20190601222015.png

夹金山,红军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

   1935年8月,当红军长征穿越草地,来到班佑村时,不少红军战士缺乏食物,体力不支,在此等待后续部队。就在等待中,700多名红军战士,背靠着背坐着牺牲了。手握数百条枪的七八百人的军队,宁可集体饿死冻死,也绝不去打家劫舍,侵犯藏民财产,这在人类社会产生军队以来是第一次。也只有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的中国工农红军才能够做到这一点。牺牲在班佑的红军官兵,集体用生命诠释了什么叫工农子弟兵,什么叫为人民服务!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讲:“长征永远在路上。一个不记得来路的民族,是没有出路的民族。不论我们的事业发展到哪一步,不论我们取得了多大成就,我们都要大力弘扬伟大长征精神,在新的长征路上继续奋勇前进”。中国共产党如何走好今天的长征路?2015年5月5日下午,习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指出:“勇于自我革命,敢于直面问题,共同把深化改革这篇大文章做好。”党的十九大报告更是明确指出,勇于自我革命,从严管党治党。“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走好今天长征路的法宝。发起于2008年8月10日的陕西毛泽东思想学习小组,在其倡导工农维权实践中也总结出,陕西毛学组倡导的工人维权“所体现出来的原则,绝不是一种维权方式的改良,而是工人在维权思想上的自我革命!”就是要通过自我革命实现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反对贪官污吏,捍卫《宪法》原则,确保劳动者的生存和平等权,克服妥协投降和自私自利的思想,团结起来,实现工人阶级大联合(陕西毛学组:《企业工人维权手册》2008年11月3日陕西工人维权研讨会内容,陕西办赵东民案的公检法机关有存档资料。)。

6.jpg
 

    2014年3月9日,陕西毛学组临时负责人赵东民在人民微博中留言:陕西毛学组从2008年8月发起后就一直把“坚持自我革命”作为基本原则。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今年把“自我革命”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可以证明,“自我革命”是中国发展大势所趋,是解决中国所有问题的最好方法。而且就此观点已经在党内外产生了共识。我们都可以预言,“自我革命”必将是政治领域的流行语。而历史发展到今天,自我革命不仅写进政府工作报告,而且写进党的十九大报告,成为指导全党的政治原则。谁能用事实指出陕西毛学组坚持的“自我革命”和党中央提出的“自我革命”有什么本质不同呢?我认为党群在“自我革命”的问题上形成了初步的默契和共识,这就是党在新形势下,领导中国各族人民在新的长征路上,经历新的艰难曲折,走向最终胜利的最强烈的希望!
 

                                                                                                                    陕西毛泽东思想学习小组临时负责人

                                                                                                                                            赵东民

                                                                                                                                        草稿完成于2019年6月1日

                                                                                                                                         定稿于2019年6月3日

 

7.jpg

8.jpg

                                                                 红军翻越第一座大雪山夹金山的起点。       

9.jpg                                     

梦笔山,红军长征翻越的第二座大雪山。

10.jpg

红军长征强渡大渡河的渡口。

11.jpg

12.jpg

在泸定桥上。

13.jpg

14.jpg

中国工农红军班佑烈士纪念碑。

15.jpg

新长征。

16.jpg

再现2008-2009年陕西毛学组引导工农维权的书画艺术作品《三秦红潮》。

001v4WmTzy7l0bZWKK3ff&690.jpg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红色故乡网公众号 关闭 赵东民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