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事观察

杨连宁:另一只超级大老虎吃肉不吐骨头

2014-07-31  作者: 杨连宁  来源:  

    杨连宁:另一只超级大老虎吃肉不吐骨头





    中国看客喜欢围观街头打架,更爱围观武松打虎,但入戏太深会忘了自己的包袱,甚至丢了孩子都不知道。林语堂说:“中国就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阶层,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在动物世界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

    如今就算你是一个富人,就算你怀揣一千块钱开车出门,加一箱油,再吃一顿饭,你那一千块钱还能剩下多少?再说一个穷人,你怀揣一百块钱进了菜场,买两斤肉,买两斤菜,再买两斤水果,你那一百块钱破开后,还能剩下几块钱?

    没错,通胀猛于虎;肆虐了8年的通胀是只超级老虎――每个人的利益每天都被这只猛虎吞噬着。你能记得2006年起米价、油价上涨,低收入人群涌进超市,抢购散装米与桶装油。也记得2007年苹果涨价,2008年肉价、奶价齐涨。继2009年菜价、蛋价补涨之后,进入了涨价势不可挡的2010年之后,即便你忘记了有哪些食品价格在轮番暴涨,你也忘不了“蒜你狠、姜你军、豆你玩、油他去、苹什么、糖高宗、向钱葱、猪坚强、牛得贵、奶不菲、耍酒疯、火箭蛋”的全民吐槽吧?

    朱基说过通胀猛于虎:“靠通货膨胀来刺激经济发展是“饮鸩止渴”,我认为是非常确切的。骑上了虎背以后,就很难下来了。”温家宝也说过通胀猛于虎:“通货膨胀就像一只老虎,如果放出来就很难再关进去。”然而抗战8年也没打赢,通胀变成了滞胀,变成了吃肉不吐骨头的超级大老虎。

    大老虎的狰狞獠牙,首先撕掉了中国人乍富还穷、假富真穷的外衣――存款多了,吃肉吃菜吃水果却少了;穿金戴银多了,用水、用电、用气、加油却少了;房子大了,汽车新了,低廉充裕的生活必需品却少了。玩着5千元的iPhone手机,却不敢多打5分钟电话;住着市价3百万的房子,却要为5毛菜钱讨价还价;开着几十万的车子,却要为5元停车逃费。看到身旁这些奇葩景象,谁敢说自己身上没有呢?

    “什么都涨了,就是工资不涨”,“什么都降了,就是物价不降”――什么叫滞胀?你常说的这两句话已经说破了――放眼望去,滞胀是一连串倒下的多米诺骨牌:投资收益下降了,投资率却降不下来;企业盈利下降了,企业成本却降不下来;就业率下降了,工资却降不下来;实际收入下降了,实际支出却降不下来;消费下降了,物价却降不下来;经济增长下降了,货币投放却降不下来。所有这些悖反现象,都表明投资的“一顿吃伤”,加剧了消费的“三顿喝汤”。

    财富被充气注水了,真金实银缩水干瘪了――“人们要花出越来越多的劣币,才能买到越来越少的货物”(周其仁语),正是普及化、持续化、长期化的滞胀,如超级食肉虎般吞噬了中国人的财富。试想,假如这种印钱越多,缺钱越多,消费率越低,储蓄率越高,政府越是大笔花钱,家庭越是小心攒钱,物价越高,花钱越少的隐性通胀长期持续下去的话,谁能受得了?

    各地政府债台高筑,大项目都叠加成堆儿了,但也只管一股脑儿把钱花出去,不计回报,不怕透支,真的把高投资当成了高负债、高消费。于是,一边是国家资本严重过剩,被挥霍滥用,产能发生闲置;另一边却是民间消费严重不足,不得不省吃俭用,消费发生了萎缩。走遍各地,你随处可见投资亢进,公共部门一直在大把花钱,甚至突击花钱;你也随处可见消费低迷,大多数家庭不得不节省开支,刻意攒钱。

    我国民生消费的“五大贵”:中国的房价全球最贵,车价与养车全球最贵,娶媳妇全球最贵,供孩子全球最贵,水电油气电话网络食品等基础物价全球最贵。而民生消费的这“五大贵”,派生于国家“高增长、高投资、高产能、高储蓄、高通胀”的“五大高“,对应的又是民生的“五大低”:“低消费、低收益、低工资、低福利、低保障”,不是吗?“什么是痛苦指数?就是失业率与通货膨胀率之和”(菲利普斯语)!

    滞胀像是人的浮肿或虚胖,而浮肿或虚胖的病理,正是并存着营养过剩与营养不良的极大失衡:高投资的营养过剩,对应着低消费的营养不良。国有资产、国有企业的营养过剩,对应的是民间资产、民营企业的营养不良。而高储蓄的营养过剩,对应的也是低消费的营养不良。由此可见,财富一旦被权力错配,会错得过分,错得出格,呈现出一副涝的涝死、旱的旱死的两极化、极端化样子。

    国计与民生之间两相对比,国内创造出公共投资与私人消费之间的最大奇葩,也是最大规模的资源错配:政府的投资过剩与投资浪费,导致了家庭消费被挤压、被盘剥。一旦把“满城挖”的“推土机经济”,与中低收入群体的省吃俭用对比起来,你就不难发现,高投资与低消费,不过是同一枚硬币的正反两个面像罢了。

    比方说,高铁采购9万元1个抽水马桶,1•7万元1个感应水阀,对应的就是接近飞机票价的高铁票价,对不对?高速公路1公里1个亿的注水投资,对应的是80元两斤注水牛肉,对不对?边建、边改、边拆、边修补的公共工程,甚至建了塌、塌了又建的大桥,对应的就是1个西瓜30元,1斤菠菜10元,1斤豆角8元,1根萝卜6元,对不对?

    1套小房子的天价,对应的是1个工人100年的工资或30辆轿车或1000台平板电视,不是吗?1套小房子的高租金,对应的就是1个白领每个月的工资差不多都白领了,不是吗?1个10平米店面每月1万元的租金,对应的就是小餐饮店、小杂货店、小修理店、小裁缝店的倒闭关张;同时对应的,还是这类小店被房产中介店逐一替代的可怕景象。各类民生必需的小店,纷纷改换门庭成为房产中介店,所展现的,不正是一副省吃俭用倒腾房子的可怕景象吗?

    你还看到,沿街比肩而起的高楼大厦,有意无意地遮蔽了背后的穷街陋巷。艰辛困苦的大众民生,总是被遮蔽在楼高车多、张灯结彩的亮灯工程之后。与此同时,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甚至吃不起肉的弱势群体,也被遮蔽在包装炫丽的面子工程之后了。显然,用政府投资替代民间消费去维持高增长,这种高增长就是“一种病态渴求”,是离开民富而追求国强的拔苗助长。

    我国历史上,原本就有一个“国富民穷、城富乡穷、官富民穷”的财富分配格局。如今,被“富者越富,穷者越穷”的马太效应放大之后,国内的贫富分化已经升级出一个世界级的版本了――我国已跃居世界最大债权国、最大贸易顺差国、最大外汇储备国与经济规模第二大国了,不能说国不富;可国内人均工资与GNI(人均国民总收入)不但分别排名世界100位之后,而且,平均工资所占人均GDP水平仅为全球平均水平的43%,GNI则仅为全球平均水平的40%,这不能说民不穷。

    应当说,政府期望的政策效应,原本是“加印货币→强化投资→促进就业→增加收入→扩大内需”的逻辑假设。然而事与愿违,真实的市场却早被弄成一个“货币超发→投资过度→通货膨胀→消费萎缩→失业增加→收入下降→内需不振”的劣性逻辑了,不是吗?

    显而易见,我国的通胀不但是刚性的,而且是粘性的,已经造成了我国经济的“五个大”:全球最大的印钞规模,全球最大的过剩产能,全球最大的债权国,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国,全球最大的外贸顺差国。五个大也同时表明,我国有着全球增长最快的GDP,全球最高的投资率,全球最过剩的产能,全球最高的储蓄率与全球最高的通胀率。这“五个高”,同时又表明我国发生了全球最大货币泡沫,最大资本滥用,最大资源错配,最大资产泡沫与最大投资风险――难怪8年持久抗战,也打不赢这只超级食肉虎呢!

    通胀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我国政府祭出的全方位吸金机器,全覆盖抽血唧筒。为什么政府一直要用通胀来壮大国家资本?因为“政府往往并不打算真正偿还其积累的债务,而常常只是虚假地偿还其巨额债务,通胀就是唯一的应对方式,就是通过通胀来变相地向全民加税。但通胀是一种最有害、最恶劣的加税,通胀是催眠术和麻醉剂,能吸食鸦片般减轻受害人的痛苦,是对民众的超额榨取”(黑兹利特语)。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